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colezra拉郎】Endless Romance(2)

吸血鬼Jerry×《包法利夫人》Leon
算是包法利夫人AU……吧,但基本都是瞎特么写_(:з」∠)_

——————————

第二天杰瑞准时到了金狮客店

,来的时候里昂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他见到杰瑞,脸上的无聊一扫而光。

“你可来啦……我实在是忍受不了这地方的沉闷了。”

“这儿没有其他食客?”杰瑞坐下,简单环顾了一下四周。

“有,但是……”里昂摇了摇头“无聊透顶。呆在这儿我的灵魂都要闷死了似的。”

“你在这儿处理法律事务?”

“我在公证人那儿做练习生。但是明年就好啦……明年我就要去巴黎读完法科,到了巴黎就会很快活了。”

“巴黎确实让人快活,但也让人空虚……就好像是……无穷无尽的跳舞,一直在跳,和女人们,整宿整宿,不眠不休,再吃个宵夜,白天就昏昏沉沉地睡了。”

“我喜欢跳舞,而且跳舞总好过每个星期天只能到牧场那儿的森林边上看日落。”

“我喜欢日落,虽然我很多年没机会看了。”

“为什么?这个星期天我们就可以一起去看,没有什么比日落更好看的了。”

“我……”杰瑞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永镇的居民们都听说徐赦特新来了位庄园主,但这还是第一次见。

女店家勒福朗丝瓦夫人迎来了新客人,新来的医生和他的夫人,把他们引荐给杰瑞。隔壁的药剂师也过来凑热闹,餐厅里一下吵闹不知多少倍。

晚餐间吵得不行,药剂师一直叽叽喳喳的插进每一个话题,杰瑞为了让里昂听清自己的话,往里昂那里挪近不少,近得他的膝盖总能有意无意地摩擦到里昂的腿。

饭后他们打扑克,杰瑞轻松地赢了好几局,最后故意连输几场,在他们准备开始打牙牌的时候带着疲于输牌的微笑下了牌桌,窝在远离牌桌的沙发里看一本周刊。

里昂不爱打牌,坐在沙发扶手上倚着杰瑞和他一起看。

两个人看一会儿刊物就要嘁嘁喳喳地咬一会儿耳朵,然后“咯咯”地一起笑着。勒福朗丝瓦夫人看着他们还感慨年轻人的感情真好。

后来里昂有点困了,要杰瑞读小说给他,听着听着就靠着杰瑞睡着了。屋子里的人都累了,也都睡着了,看着这些食物毫无防备地睡得东倒西歪,杰瑞没忍住露出獠牙,很快又收回去。

还不是时候。

最好的猎物配得上最大的耐心。

后来每隔几天的晚上,里昂都会去杰瑞的庄园用晚餐并在那儿待一会儿,杰瑞派马僮驾马车接送他。偶尔赶上恶劣天气,里昂干脆就在庄园住下一夜。

有时里昂白天去鲁昂买东西,订期刊,顺便带回几本给杰瑞,而杰瑞的书房也完全随里昂意,他可以借走任何一本。

杰瑞偶尔还会去金狮客店,和永镇的人说说话打好交道,但这位怪异的先生总是晚上来,药剂师说,搞不好他白天忙着和女人厮混,没有时间来闲逛。

只有那几个庄园的家仆知道,他们的主人不管在多好的天气里白天都是蒙头大睡。所有遮光板放下来,所有窗帘挡严实,哪怕是再刺眼的阳光也照不进这座坟墓似的黑压压的宅子。

镇上的医生夫人生了个漂亮的女儿取名叫白尔特,里昂总是去看她,回来和杰瑞讲那小宝贝多么可爱,杰瑞想,如果里昂喜欢,他可以以后转化了里昂再把这小丫头转化了给里昂做伴,前提是得等到那孩子八九岁,不然就太吵了。

后来里昂生日时,杰瑞送了他一件黑色大衣,几乎是最贵的料子。里昂喜欢得不得了,年轻人藏不住骄傲和欣喜,逢人都要讲讲这件外套,到哪里都要穿着,给他的店家看,给他的上司看,给他的朋友看,还有周围的邻居。

他在穿着这件大衣时又忍不住满口夸耀杰瑞的才华和品味。他心里只顾欢喜,却不知道镇子上的人除了他都已经认定了杰瑞•布朗皆先生是位断袖,而里昂,十有八九成了他豢养的小情人。

里昂每周去城里,除了刊物还会带些小玩意给杰瑞,几块巧克力糖,一包小点心,一束报纸包着的郁金香,商店里卖的一颗小海螺——贴近耳朵可以听见海浪的声音,还有因为一本浪漫小说而流行起来的仙人掌,里昂捧着那一小盆仙人掌放在膝盖上,在驿车上因为颠簸扎破了手指,伤口很快结痂可是血液的气息却难以消散。里昂把仙人掌递给杰瑞的时候杰瑞的眼睛都直了,血液的甜香刺激得他眼睛发红,喘着粗气,他不敢说话,怕一张嘴露出獠牙,下一秒就扑倒在里昂身上吸干他的血。所以他让里昂把东西放在桌上,自己赶快转身进了卧室。

—————TBC—————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