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colezra拉郎】Endless Romance(3)

吸血鬼Jerry×《包法利夫人》Leon
算是包法利夫人AU……吧,但基本都是瞎特么写_(:з」∠)_
——————————
在里昂心里,杰瑞是这个镇子上唯一懂他的人,能聊的来的人。他英俊,富有,才情兼具,他有时候真的偷偷想过,如果杰瑞是位大小姐,那他肯定是愿意赴汤蹈火地和她谈一场浪漫小说似的轰轰烈烈的恋爱。

他们在傍晚太阳落山后偶尔会一起骑马出去,在森林里穿梭,直到月亮升到树梢头,两个人下马,一起散散步,或是靠坐在一颗大树下说点话,月光又轻又柔,好几次都把里昂哄得偎在杰瑞肩上睡着了。

杰瑞看他睡着了也从来不急着叫醒他或是催他走,就那么让他偎着,静静地等他醒来,两人再骑马回庄园。

只有那么一次,里昂被马的嘶鸣吵醒,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靠在树干上,两匹马都还栓在一边,可杰瑞却不知踪影。他站起来拍了拍猎装上的灰土——这件猎装也是杰瑞送他的,(“骑马怎么能没有一套猎装呢?你陪我骑马消磨时光,这件衣服作为给你的答谢也远远不够呀。”)

“杰瑞?”

里昂安抚了一下有些焦虑的两匹马,还没来得及去四处寻找杰瑞,就听见不远处传来靴子踩着枯叶杂草的声响。

“杰瑞?”

“我在这儿。”

杰瑞从声音来源的方向走出来。

“你去哪儿了?”

“四处走走。我很喜欢这片森林,有空就来走走,”杰瑞看起来很依恋地抚摸着旁边的一颗大树“如果我再有钱一点,可能就会把这片森林买下来了。”然后他笑了笑。

里昂走向他:“我们走吧,不知道为什么我有点害怕……感觉太糟了,我们现在回去吧。”

“好。”

杰瑞刚要去解开马,那两匹马就又焦躁起来,挣扎着往相反方向挪。

杰瑞皱了皱眉,抬起手去抚摸其中一匹马的鬃毛:“嘘,好姑娘。乖乖的……”

“你受伤了?”里昂的声音把杰瑞吓了一跳,他也这才发现自己猎装外套下的白衬衫右手袖口沾了血。

杰瑞冷静了一下,不动声色地用长指甲划破了左小臂,从猎装到皮肉都划破了。

“刚才让树枝划了一下。”杰瑞苦笑着绕过马,走到里昂面前把伤口展示给他。

“我当时有点慌,用右手捂了一下,可能是那时候蹭上的。”

“那我们得赶快回去了,给你找医生!”

“只是划伤而已,包扎一下就没事了。只是可惜了这套衣服……我还挺喜欢的。”

“不会伤到骨头吧?”

“真的只是划了一下,只不过划得有点深,伤到骨头倒不至于。”

“你得去让医生看看。”

“真的不用了。”杰瑞怕他还没到医生家,伤口就已经自愈了。

“听我的,去医生家,骑马很快的,消毒包扎。听话,我明天去城里买糖果给你吃。”

“比起糖果你倒不如给我……”杰瑞离里昂很近了,他甚至能感受到里昂的鼻息,再向前一点,如果里昂没有反抗,他就可以得到一个计划中的吻。

“什么?”里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杰瑞靠得太近了,有些不舒服的向后撤了一步。

“没什么。”杰瑞立刻扭过头,退出了里昂的安全范围。

杰瑞后来又把自己划伤了一下,才没有在医生家被识破。而里昂信守承诺,趁第二天是星期日去城里买蜜饯果子,他知道城里有一家的糖渍葡萄特别好吃。小时候每次他生病或受伤的时候母亲都会给他买一小袋糖渍葡萄,他也就愿意乖乖吃药休养了。

驿车“燕子”早上出发,要晚上才从城里回来,里昂下了驿车直奔杰瑞的庄园。进门以后被告知杰瑞身体不太舒服,要一会儿才能下来。

没过多一会儿,杰瑞就下楼来,还穿着睡袍,看起来悲伤而忧郁,而且他这次见到里昂也并没有像以前那样高兴了。

“你生病了?”

杰瑞还没下到一楼,里昂就已经冲到楼梯上问询道。

“差不多吧。”

“是什么病?叫过医生了吗?”

“医生治不了我的病。”杰瑞走到沙发边,看起来非常难受地窝在一个角落。

“你到底是哪儿不舒服啊?”里昂紧跟着他,半跪在地上,双手覆在杰瑞的膝头。

“可能是心脏……”

“心脏?我知道鲁昂有一个特别好的外科医生,让他来看看你,你会好的,他是个博士呢。”

杰瑞终于扭过头来看里昂,他充满着哀伤的眼睛一望向里昂,里昂就觉得自己好像也难过起来。

“不,没有用的。但我想时间会结束这一切。”

杰瑞又把头转过去,不忍心再看里昂担忧的神情和天真无邪的眼眸,他的睫毛又长又翘,脸颊上都是年轻的生气。他是那么真切地担心着自己,而自己却要掩藏不住眼睛里疯狂的欲望——食欲和情欲兼有。

杰瑞觉得他从没见过长得这样美的男子,连那个贵族少年也难以比肩。他盯着里昂嘴唇的时候几乎不能自持。

“告诉我,你怎么了。”里昂的语气几乎是哀婉的恳求了。

“不,里昂,你不能知道。”

“为什么?”

杰瑞的内心像是陷入了激烈的争斗才艰难开口。

“你会因此远离我的。”

“我不会!”

杰瑞面露难色。

“你等我一会儿。”

然后他上了楼,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他摇铃让一个佣人上去,佣人进了他的房间很快又出来,最后从厨房里拿出一篮杏子。

“布朗皆先生说这是给您的。他不舒服,不能出来送您了。我已经让人去套马车,您马上就可以回去了。”

里昂丧气地把糖渍葡萄交给佣人,拿着杏子走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要给他这么一篮子杏。

然后他回家,在床上坐了很久。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把一篮子杏子全扣在桌子上,篮底的信也跟着掉出来。

与其说是信,不如说是一张便条,连信封都没有只是随便折了几下。里昂的心砰砰直跳,手指有些哆嗦着打开了便条。

那上面只有一句话,字迹有些潦草,看得出写下这话时那手是多么颤抖:

没有你的爱我将一文不值。

————————————————

“嗨呀太可怕了!”几天后的晚上里昂一进金狮客店,就听见药剂师在那里吵吵嚷嚷。

“发生什么事了吗,郝麦先生?”

“里昂,里昂!你不知道,在牧场附近森林那边发生了可怕的事!牧场的狗在那里掘出了尸体!”

“尸体?”

“是啊。你说说,多可怕!警察去了,医生说那人才被埋几天,脖子上有个野兽似的牙印。

“那他是被野兽袭击了?”勒福朗丝瓦夫人问。

“可怕就在这儿,他身上居然一点血都没有了!简直就像是吸血鬼干的,啊,吸血鬼。法医说他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情况。”

“真可怕,真可怕!”勒福朗丝瓦夫人嘟囔着,一边摇头一边回了厨房。

里昂觉得背后一阵冷汗,自从他收到杰瑞的字条他就再也没有穿过森林去找他,如果自己还照旧穿过那条路的话被吃掉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里昂之前办好了手续,还有几天他就要去鲁昂做练习生,所以他可以躲得远远的不用再去那儿了。

但是杰瑞要怎么办!杰瑞就住在森林的另一侧,离森林更近。如果半夜有野兽冲进他的房子要怎么办?

一想到杰瑞练习生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他不能接受那份爱意,但是他还是担心起来。犹豫再三,他想他得去告诉杰瑞小心,顺便告别,毕竟他们也是朋友,不告而别也是让人神伤的。

现在天已经半黑,里昂第一次徒步到徐赦特去,天气有点阴,月光也穿不透乌云,里昂看不清路,走得有些磕磕绊绊,树杈和荆棘划破了细嫩的皮肤。风吹起来,温度突然低得让人打寒颤。

里昂扶着一棵大树休息一会儿,他喘得厉害。风更大了,吹开了盖住月亮的乌云,月光照下来,里昂发现自己走错方向了。他刚想沿着正确方向走回去,突然听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声人类的惨叫。

野兽!

他正想往反方向跑回去,突然耳边有一阵很快的沙沙声,他感觉自己在被追赶,竭尽全力地跑。

风停了一会儿,月亮又被乌云遮住,他几乎是在完全的黑暗里奔跑,摔倒了一次,又有几次身子擦到树上,但他还是不敢停下来,只能一直跑,看不清方向地往前跑,身后的声音越来越快越来越近,慌乱中他直直撞上了一棵树,然后就被什么东西抓住手。

“啊!”里昂尖叫一声。

“里昂!是我!”

“杰瑞?我刚听见惨叫……”

“好像是猛兽袭人……快过来。”

里昂的腿几乎都软了,杰瑞连拉带抱的才把里昂拖进庄园里。

进了门厅杰瑞一松手里昂一下就跪倒在地上。

里昂受了惊吓,躺在床上发着烧说胡话。

“别过来!……走开。”

“已经没事了……嘘……里昂,我在这儿呢。”

“啊!别过来!”里昂不时地发出几声尖叫。他额头上直冒虚汗,杰瑞一边哄他一边用冷毛巾给他敷额头。

他差了佣人去请医生,可是医生要从永镇赶过来还需要时间。他不让佣人碰里昂,只让他们去倒水或是拿些东西。

在他把仆人都打发出去之后,里昂虽然清醒了一小会儿,但很快就继续开始说胡话,频率越来越高,最后身体突然抽搐起来。

杰瑞下意识地把手指放进里昂嘴里防止他咬到自己舌头,但他只来得及把拇指塞进去,里昂的牙关就紧紧闭上。

里昂在昏迷中毫不留情地狠狠咬住吸血鬼的手指,还咬破了自己的嘴唇。杰瑞咬牙切齿地盯着眼前的青年,不是因为疼痛,而是那血的气味刺激得他头昏脑胀。

最后在吸血鬼的血液落进里昂嘴里时他突然平静下来。吸血鬼不知道是时间赶巧还是自己的血起了镇定作用,反正里昂就是停止抽搐,平静了下来。

杰瑞又等了一会儿,确认这并不是一次抽搐的间歇后,小心翼翼地把手指抽出来,下意识地含住拇指上的伤口。

舌尖上里昂的血液混着自己的血液疯狂地刺激着杰瑞的味蕾。虽然他今天晚上刚吃过了,但他还是不知餍足地舔舐着那个小伤口,直到里昂的气息完全消失只剩下自己血液的味道。但是他还没有满足,像是饿了三天三夜一样,顾不得可能会被人撞见或是被发现,扑到里昂身上,手指捏住里昂的下巴强迫他在昏迷中张嘴,舌尖顺着血液的气味追进去,吮吸里昂口中的伤口。

那个伤口太小了,杰瑞的尖牙本能地暴露出来,但他还忍着没去划开那个伤口,可是伤口小得可怜,能喝到的血也极其有限。杰瑞觉得他可能喝不到什么东西了,只能依恋地吻着里昂的嘴唇,希望能再搜刮出一些多余的血液。最后他终于什么也舔不到了。

医生到了,他说里昂受了惊吓,给他开了一些药水要他按时服用,多休息,应该就不会有事了。

“他需要放血吗?”杰瑞看似漫不经心地问。

“不需要。他只需要多休息或是洗樟脑浴,对他也很有好处。”

“放血不会让他恢复的更快吗?”

“放血对受到惊吓并没有什么帮助。”

失去了一个大快朵颐的机会。

杰瑞痛心疾首。

医生走了以后,房间里又只剩下杰瑞和里昂。

如果现在,趁着没人把里昂转化了呢?

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如果里昂像他以前转化的男人女人那样大喊大叫 ,尖叫着跑出房间被太阳晒成灰烬怎么办?

他可以把他关起来。这么大的庄园里有很多空房间,把窗户用木板钉死,把里昂关进去,直到他变得乖乖的不再吵闹再放出来?

那他一定会变得扭曲又疯狂的,或是奄奄一息,没什么活力了。

那不好,那就违背了杰瑞耐着性子猎食的本意。他希望里昂可以像那些浪漫小说里写的那样,心甘情愿地求他吸他的血,转化他,心甘情愿地依偎在他怀里,但不是病怏怏的,而是依旧健谈,依旧喜欢出去散步,只是他没法再看日落了。

为了里昂,杰瑞可以不再去养别的吸血鬼。

天啊,

杰瑞绝望地想。

他怎么突然开始相信浪漫小说了呢。

————————TBC————————

评论(4)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