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colezra拉郎】Endless Romance(4)

吸血鬼Jerry×《包法利夫人》Leon

——————————
里昂在庄园修养了几天,恢复不少。他虽然想离开,但是身体支撑不住只得住下。有人伺候他在床上吃早餐和午餐,他有几次提出想在白天见杰瑞,家仆只是冷冷地说:老爷在休息。

他试着白天自己出去走走,可是除了他的房间有窗帘拉开,剩下的走廊和房间的窗户全都遮得严严实实,白天暗得像黑夜,走廊里点着几支蜡烛照明用。仆人来来回回的脚步轻轻的,整座宅子压抑得毫无生气。

后来他再康复一点了,晚餐的时候他会下楼去,杰瑞陪他一起吃。晚饭后两人会去花园里散步,在一个生着粉白色小花的藤蔓攀成的凉棚下坐一会儿。

两人都绝口不提之前的字条,只谈一些最近的见闻,像是过去一笔勾销,两人重归于好了。杰瑞会说哪个公爵办了舞会,里昂会说永镇里大家都在谈论那个被发现的尸体。

“可能真是遇见什么猛兽了吧。”杰瑞轻描淡写地说。

“郝麦先生还说可能会是吸血鬼。”

“你相信有吸血鬼?”杰瑞笑了一声。

“我不知道……我听过一些传说,但我从没见过。”

“你要是见过了还能活到现在?”

里昂看着杰瑞,可能是错觉,但他在夜色之中恍惚觉得杰瑞的犬齿好像有点太尖了,指甲有点太长了。

杰瑞一时没得到里昂的回复,扭头看过来。里昂才像回过神了似的,舔舔干燥的嘴唇:“我听说吸血鬼都怕阳光,从来不在白天出来。”

杰瑞点点头,含着笑盯着里昂,像是看他还能说出什么新花样。

“不能进入没有受到邀请的房间。”杰瑞一直受到欢迎,没有人会不愿意邀请他进到房间里。

“不能跨越河流,”

里昂吞咽了一下,语速越来越慢,

“还畏惧十字架……”

然后他向下看,看见衣着华丽的庄园主脖子上挂着一条长项链,垂到胸前的吊坠是一个镀银十字架,月光下明晃晃的。

他松了一口气。

“但那可能也只是个传说罢了。”里昂的语调轻松了不少。

杰瑞只是笑了笑,没再接话。

但他在心里几乎是在放肆地大笑:他没有信仰。说来可笑,给他这十字架的牧师也没有信仰。这十字架对他来说也只是个能帮助他摆脱嫌疑的小装饰罢了。

后来的一个傍晚镇上的警长来调查问询,因为之前在森林里发现尸体的事。

杰瑞表示他毫不知情,但是以防万一,最近他在晚上会拴好门栓的。

里昂从二楼窗户看见警长来,虚弱地扶着墙走到楼梯口,他看到杰瑞正准备送客。

“已经有快半个月没有野兽再出没了,这不符合一般野兽袭人的常理,可能是已经死了或是去了别的地方。”警长一边穿大衣一边说。

“我听见了!”里昂双手扶着楼梯扶手,脸色苍白地说。

“这位是里昂•都普意,我的朋友。”杰瑞对一脸疑惑的警长解释到。

“那么,都普意先生,请您说说您听见了什么吧。”

“就在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从永镇穿过森林到徐赦特,在半途中听见了人的惨叫。”

“您能确定?”

“千真万确!绝对是人的惨叫!你们应该加强巡逻!或是找人击毙它!”

警长看起来有点为难。

“都普意先生,您是布朗皆先生的朋友,我无意质疑您,可是这几天我们都有派警员在森林巡逻,并没有发现什么人的尸体。”

“那医生呢?你问过医生了吗?”

“我们和永镇的包法利医生联系过了,但凡有因猛兽受伤的人都要给警局报备,当伤亡人数增多后我们就可以向政府申请派出搜查队寻找并击毙这只野兽。但是最近医生那里的确没有因野兽受伤的病人。”

“怎么可能……”里昂的脸色更白了“一个人怎么就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呢……”

当然能了。

在一边旁听的杰瑞腹诽道。

那人早就在阳光下灰飞烟灭了,这会儿估计早连灰烬都找不到了。

“警长,非常抱歉,我的这位朋友前几天受了些惊吓,现在可能有些神经衰弱,出现幻听也是有可能的。”

“我想他需要好好休息,那我就不再打扰了。”

“杰瑞你明明也听见了!”警长迈出大门时,里昂尖叫道。

面对警长眼神里的些许质疑,杰瑞回头看向里昂:“不,里昂,我什么也没听见。”

“可你明明听见了!你还对我说好像是猛兽袭人!”

里昂尖叫得更厉害了,可是警长没有因此驻步,里昂只能眼睁睁地从刚打开遮光板的窗户看见警长跨上马离开。

杰瑞跑上楼梯,想去拉里昂。

“你得回去休息。”

“你明明听见了!你明明也听见了!刚才为什么说你没有!”

“我不能说我听见了!他们没找到伤员也没找到尸体!他们不会相信这些话的!”

“可是明明有人受伤了,或是死了!有可能被野兽拖回洞穴了……难道就要这样让那东西放任下去吗?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去走那条路就算结果了吗!我被吓得卧床不起这么久,现在却被当做精神病人看待!”

“没有人把你当做精神病人看待,里昂。我知道你听见了,你也受怕了,可是事情不是这样办的!你冷静下来。”

“要么你从来没相信过我,要么你就是希望别人把我看成个疯子!”

“我为什么要那么做!那对我有什么好处?”

好处大了。

“别靠近我!”

里昂向后退了几步,暴怒之中把手边柜子上摆的花瓶用力摔在他和杰瑞之间。

可惜了,那是顶好的中国瓷器呢。

“我要离开这儿!既然这里没人相信我那我也没有必要在这儿‘装病’打扰你了!我现在就离开这儿!我真是个傻瓜,怕你受伤才跑来提醒你,想和你告别!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想我的!我就不应该来这儿!”

杰瑞看着一地摔得粉碎的碎瓷片,心头有些恼火。不是因为心疼钱,而是里昂这个不温顺的样子让他心烦。

他想要的是之前那个喜欢害羞,性格懦弱,连样貌也柔弱的里昂,而不是现在这样失去理智大喊大叫的疯子。

一阵阴风过去,突然吹灭了走廊上的蜡烛,整个宅子又完全陷入黑暗。

里昂害怕极了,退后两步,连呼吸都发抖。

然后他像被一阵强劲的风冲击摔倒在地上,虚弱和恐惧让他的四肢都动弹不得。然后他感到有人压覆在他身上。

那人没有打他,没有咬他,只是吻了他。

里昂从来没有和谁有过用上舌头的深吻,除了几日前在昏迷中的一个迷迷糊糊的梦。他虽然想过,但他胆小得不敢越矩。

“杰瑞?杰瑞?”里昂怕极了,他努力地在唇舌纠缠间呼喊杰瑞的名字。他宁可那人是杰瑞,也不要是什么其他的妖魔鬼怪。

对方没有回应,也不打算放过他。

里昂虽然没有经验,但他还是觉察出了不对,他们只是接吻,而他却为一个吻软了腰,浑身上下从恐惧的冰冷变得暖暖的,还想要拥抱更多的暖意。

“杰瑞……”最后他唤杰瑞名字的声音都变得软绵绵的,还带着几声酥酥麻麻的轻喘。

“我在这儿……”那声音沉稳得让人安心,里昂放下心来,手臂缠上杰瑞的脖子,学着杰瑞的样子回吻起来。

吸血鬼的血液能不能起镇定剂作用杰瑞不清楚,但他能确定自己的唾液可以催情,也算是用另一种方式的让里昂安静下来了。

杰瑞喜欢用“欲壑难填”来形容人类。他们已经可以果腹却还渴求更多的金钱,已经有了一棵树还想要森林,已经有清水还想要美酒,已经有了亲吻还想要登极的快感,感受过快感就想要那快感永无止歇。

那天晚上在杰瑞的床上里昂表现得像个窒息的人渴求空气一样渴求着杰瑞的全部。杰瑞不否认自己唾液的功效,但他觉得远不至于此,因此认定要不是里昂对催情剂敏感,要不里昂本质上就是个贪婪的小婊子。

第二天里昂清醒过来,看着自己身上的痕迹,看着床单上的污斑,看着躺在自己身侧的他的“好友”杰瑞•布朗皆。

他全部的惊恐、悔恨和不知所措都被装睡的杰瑞收入眼底。然后他看着里昂慌乱地抓过自己的衣服穿上,跌跌撞撞地跑出门去。

————————TBC————————

评论(6)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