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colezra】了不起的青春期(2)

本体Colin×欲海医心Tucker
傻白甜OOC
热得没法学习所以又码了字_(:з」∠)_
太热了好绝望_(:з」∠)_
——————————————

Colin进门的时候Tucker在自己家里的巨幕小影院看电影,沙发大得像张床。Tucker侧躺在上面靠着抱枕,一只手拿着遥控器另一只手放在嘴里在咬指甲。


荧幕上的人不用猜Colin也知道是自己,只是影片播的断断续续,一会儿就停一下,过后再继续播放。


“Tucker。”Colin从背后轻唤了一声。


“Colin你可来了!你快过来我害怕。”


Colin绕到座位正面和Tucker坐在一起,Tucker立刻滚进Colin怀里,两只胳膊紧紧抱住他的腰,半张脸埋在他胸前。


“怎么啦?”Colin柔声细气地问到,顺便亲了亲Tucker的脸,手指插进软软的发丝里随手捋着。


“这个片子太压抑了。”


Colin抬头,屏幕上正在播《卡珊德拉之梦》。


“告诉我他们最后没杀那个人。”


电影演到走投无路的兄弟俩拿着自制的木头枪第一次潜行进了伯恩斯的公寓等着他回来。


Colin没做声,只是又亲了亲Tucker,把他往怀里抱得更紧了。



“太好了他们没杀他!”


伊恩和泰瑞离开伯恩斯的家的时候Tucker长舒了一口气,刚才抓紧Colin的手也松开了。


但没过一会儿Tucker就明白了兄弟俩不得不杀那个男人。


“他们是好人,他们明明于心不忍,他们本可以做好人。伯恩斯……伯恩斯还有个老母亲,但现在却让那可怜的女人接受自己儿子的死讯?而且伯恩斯很有礼貌,看起来像个好人。”


“但他们欠了一大笔钱,亲爱的。非常,非常多的一笔钱。”


“嗯……钱总能还上,可是死人不能复生。”


“可是那就……”


“伯恩斯出来了!嘘!”



伯恩斯死了。


干净,快速,没有目击者。



Tucker摁了暂停,一头扎进Colin怀里。


“别看了,Tucker。我们看部喜剧吧。”


“不用……”


“可是你很害怕。”


“我不害怕,这都没有血腥的镜头,我只是……”


“你在害怕,宝贝,别再看了。”


“我只是接受不了……他们真的走上这条路。”


Tucker缓慢地从Colin怀里钻出来,摁了遥控器上的播放键。


“但这是你的电影……我想把它看完。”



在泰瑞深夜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海里响过两声枪响时,Colin很明显地感觉到Tucker的身体抖了两下。


电影后段,在泰瑞陷入恐惧与悔恨的泥沼中时Tucker抓着Colin的手就从来没放开过。他暂停过好几次,每次都要深呼吸几次才能继续往下看。Colin几次想阻止他继续看了,这电影压抑得让Tucker窒息。
Tucker从小被金钱娇惯得可爱,从来没有接触过那些“下层人”的生活,下层人的苦难,下层人对金钱的迫切。如果不是这部电影,Tucker以后可能也永远不会见到,永远不会明白,如果不是Colin,Tucker可能也根本不会看这部电影。


他天真漂亮的眼睛黯淡下来,神情那么难受,他还不明白两兄弟为什么要去杀人,或者说他能理解泰瑞,但不能理解伊恩,伊恩不欠谁的钱,也不会被打断腿,但他却是更“热衷”的那个,也是更心安理得的那个。


他问Colin,可是Colin没法让一个从不理解金钱匮乏对生活的意义的孩子明白。Tucker只知道,如果没有钱,他就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开不了这么好的车,但那又怎样呢,他可以住小一点的房子,可以开不那么好的车,他总不至于去为了钱杀人。


“你只是想想而已,如果你真的住不了这么大的房子,开不了这么好的车,你会非常非常难受的。或许更糟,你会没有房子住,没有车开。”


Tucker露出了一副不可置信的惊恐表情。


“那太可怕了!”


“就是这样。”


“可是……可是伊恩从一开始就没有大房子住啊,他甚至没有车,可是他却……”


“听我说,Tucker,不是所有人都甘于自己出生的阶级的。有一些人为温饱感到满足,可是也有很多人争着抢着,极尽全力希望能拥有你现在拥有的。甚至只是你所拥有的一小部分都好。”


“所以伊恩为了自己甚至可以牺牲别人的性命。”


Tucker不满地说。


“这只是一种讽刺。”


Colin苦笑了一声。他可爱的小男朋友从来没有受过金钱的苦,怕是很难理解这件事了。


一直以来,他想要的东西应有尽有。所有金钱能买到的东西,他都能买到,金钱买不到的爱情和他人的喜爱,那张漂亮的脸蛋和天真善良的小脑瓜会让他全得到。


除了父母的关爱,Colin想不到Tucker还缺什么。可能也是因为如此Tucker才找了一个比自己年长这么多的人做男朋友吧。


“等等……伊恩是要杀了泰瑞吗?”


Tucker突然坐直了。眼睛紧盯着前方,他看见伊恩把泰瑞的药倒进一个信封,然后他们乘着“卡珊德拉之梦”出海了。


“他想为了自己的‘远大前程’杀掉同胞弟弟?”


Tucker向后挪了挪身子,他有点害怕了,怎么会有人为了钱杀掉自己的至亲。


Colin把Tucker拉回怀里,用手捂住Tucker的眼睛。


“别看了,Tucker,别看了。”


“伊恩杀了泰瑞吗?”


“不,Tucker,他没有,他最后没能下手。”


“真的吗?可是泰瑞还是要去自首,他会被杀掉的。”


“他没有,我向你保证,他没忍心对泰瑞下手:伊恩到船舱里,往泰瑞的啤酒里下了药,可是他最后还是没能过心里那关,摔碎了那瓶啤酒。”


Colin从Tucker手里拿过遥控器,关掉了正在播放的电影。


“然后呢?他们言和了吗?”


“是的,他们一起去警察局自首了。他们的霍华德舅舅也进了监狱,皆大欢喜。”


“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让我继续看呢?”


Colin看着Tucker的眼睛,那双水汪汪的眼睛像一面玻璃,干净透彻却也易碎,而且再也不能被毫无裂痕地修补好。

“这电影让你难受,让你那么不舒服,你为什么还要看?”


“因为这是你的电影,而我对你了解太少了。”Tucker无意识地嘟着嘴。


“我就在你面前啊,你可以问任何你想问的问题,了解任何你想知道的事。”


“你演第一部电影的时候是1998年,而那时候我只是个小婴儿。我不在你生命里的时间太多了,多得我永远也追不上。我想要尽可能的多了解你,假装自己很早就在你的生命里出现过。”


Colin用嘴唇在Tucker脸上摩挲,没有回答他。


Tucker也没想得到回复,抬起头拍了拍Colin的脸。


“你会为了钱杀人吗?”


“不会,那是一个人最后的底线,底线破了,一切就都会没有止境地坍塌下去。”


“嗯……”Tucker思考了一会儿,又紧紧地抱住Colin,耳朵贴在他的胸口,好像在听着他的心跳测谎。



“如果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有什么扛不动的担子……来找我吧,我希望能帮你分担些什么。哪怕有一天我身无分文,住不了大房子,买不起车了,也来找我,我会尽全力帮你……一切都行。”


“如果有一天我惹了大麻烦,我可能会逃走,逃得远远的,离你越远越好,我不希望你因为我受到任何牵连……我咎由自取。


你不欠我什么,没有义务分担我的错误。”


“可我是你男朋友啊!我想和你一起帮你渡过难关。别把我当小孩,我成年了!你要是去了我看不见的地方我肯定发了疯的找你,卖掉所有资产把美国翻过来也要把你找出来!”


“你刚才不是在假设你没有资产了吗?”


“那我就徒步走去找你!一直走一直走,直到找到你为止。”


“别这样,我会心疼的。”Colin只是想到Tucker那双几乎连茧子都没有的脚可能会红肿磨破就心疼得不行。


“那你就别逃跑,别逃离我身边……留下来我们一起承担。”


“你怎么那么想承担我自己的的责任啊。”Colin觉得好笑,有的人听见责任两字拔腿就跑,连自己的那份都不愿意承担,更何况他人的那一份了。


“因为我爱你,Colin。我知道你以前有过……非常难过非常痛苦的日子,我多想那时候就能帮你分担那些事,陪在你身边,可是我不能……所以我想以后尽可能帮你去分担,让你再也别那么辛苦了。”


Colin不再觉得可笑了,他想他可能要哭了。


再早十年他可能已经哭了。


最后他清了一下嗓子,尽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发颤。


“Tucker,你不需要承担我的过去,过去的都结束了,你是我的未来,你是我最美好的未来。”
“嘿,要是未来里我们能一起手拉手去买冰淇淋就好了。”


“上次我们不是去过?”


“可是遇到了狗仔,然后你脱下外套就盖在我头上,急匆匆地拉着我走了。我不想要这样,我希望以后看见狗仔了你也不害怕,还能继续坦荡地拉着我的手,我也不用遮遮掩掩了。”


“说起来,上次你真的买下了那个狗仔所在的杂志社?”


“是啊,你不希望照片发出去,那我就想办法让他发不出去。”


“你那次生气得太厉害,我还以为你会和我分手呢。”


“你不想让我在公众面前站在你身边,我要是真和你分手了,不就遂了你的愿?我才不要呢。哼,我就等着,总有一天你会想让我在全世界面前宣告我的男朋友是Colin Farrell。虽然我上次真的挺生气……我还以为我们的关系能就此公开了呢。”


“要是你一直都等不到呢?”


“那我就一直等,一直等,我比你年轻,比你有时间,也比你有耐心。”


Tucker信心十足地放出话,抬头看到Colin似笑非笑的表情,又有点心虚起来。


“你不会……真的会让我等很久吧?”


Colin拍了拍Tucker的后背,又掐了掐他的脸蛋。


“我一会儿就得走,今天晚上有工作,一个脱口秀。”


“我跟你一起去,我爸认识那儿的制作人。我能拿到最好的位置。”


“好。”




那天晚上是Colin经历过的最疯狂的一夜。当Colin对主持人说到“我的男朋友Tucker Bryant”时Tucker突然站起来尖叫了一声,冲到台上捧住Colin的脸就不顾一切地亲起来,Colin不觉得窘迫但他还是无数次暗自庆幸幸好Tucker认识制作人,不然他可能直接被警卫拖走了。


Tucker旁若无人的亲够了,但身子还挂在Colin身上,他听不见台下几乎疯狂的尖叫,笑嘻嘻的,鼻尖抵着Colin的。


“你刚才说我是谁?”


“我的男朋友Tucker Bryant。”


“我没听清,你刚才说我是谁?”


“我的男朋友Tucker Bryant”


“谁的男朋友?”


“Colin Farrell的男朋友Tucker Bryant”



——————TBC——————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