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Teenage dream(1)

搞笑言情【×】

OOC

年龄操作

部长和Credence同龄都是18
————————————


Percival Graves其实是个丧心病狂的叛逆少年。

这一点除了现任美国魔法国会的Graves部长也就是Percival的父亲以外无人发现过,连在母亲面前Percival也是一副乖乖的温顺样子。早在Percival还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熊孩子时,只要犯了事一被亲爹暴揍就跑到母亲房里哭哭唧唧的装可怜告状时Graves部长就意识到:年纪小小就是个心机表,自己的儿子一看天生就是块搞政治的料。

Graves部长抽了根烟冷静了一下,看着眼前刚和麻鸡小孩打了群架灰头土脸的自家儿子,也知道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想打他的时候飞得快了,自己也已经失去了在Percival冲进妻子房间前把他摁在地上的体力,只能无可奈何的慈祥地问道:“打赢了吗?”

“要不是Theseus拦着……”

“就赢了?”

“就挨人揍了。”

“……”

没那金刚钻还瞎特么拦瓷器活。

Graves部长又点了一根烟,站在一旁的Theseus以为是自己在场让Graves家不方便了,就搓了搓手:“叔叔那个要是没啥事我就回家吃饭了……”

“今天晚上留下住吧。”

“不了叔叔,谢谢叔叔,叔叔再见。”然后一溜小跑钻进了壁炉。

Graves部长惆怅地看着Theseus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

多好的孩子啊。

上个礼拜Percival跑到Newt那里在没有说明用途的情况下租了一只嗅嗅,用来暂藏私房钱,结果嗅嗅阴差阳错地从飞路网跑回斯卡曼德家,年幼的小Newt一看嗅嗅肚子里多了那么多钱当时就吓哭了,还以为嗅嗅去抢银行了,自己可能会被抓进监狱。

最后还是Theseus又任劳任怨地跑来把钱还给Percival。

“Percy,你今年也18岁了,到底为什么会和麻鸡打架呢?”

Percival用手指蹭了一下嘴角的伤口,有些不屑地说:“他们平白无故欺负人。”

和几年前一样的理由,他们平白无故欺负人。

“怎么会有人平白无故的欺负你呢?”

“他们没欺负我,但是他们欺负Credence。”

Credence……

第二塞勒姆收养的孤儿,饱受虐待,是个哑炮。

Graves部长对Credence的名字和经历早就烂熟于心。

一年前Percival也不知道从哪拿回来一张反对巫师反对魔法的传单,总有极端麻鸡对五十充满敌意,Graves做部长这么多年早就见怪不怪了,也不生气。但是当他发现自家儿子天天往家里带传单,还越拿越多的时候他就觉得出问题了。

所以他挑了一个晚上,在Percival又拿了一大摞传单回来时让儿子到沙发坐下。

“Percival,这是什么?”

“传单。”

“什么传单?”

“第二塞勒姆的传单。”

“你为什么要一直拿这些传单?还越拿越多?”

听到这句Percival突然低下头羞涩地嘿嘿一笑,知子莫若父,Graves知道,儿子恋爱了。

“他发传单太辛苦了,我想让他早点回家吃饭,就故意路过好几次,多拿了几张。”

Graves觉得血压一高,有点缓不过来。

“他”就算了,还是个麻鸡?还是个反巫师的麻鸡?啊?

Graves部长抽了一宿的烟,然后第二天一上班就顶着黑眼圈把那个“Credence”查了个底掉。

第二塞勒姆收养的孤儿,饱受虐待,是个哑炮。

明明是巫师的后代却被反巫师的残暴继母收养,怪不得是个哑炮。


Percival不听父亲的警告,依旧我行我素地每天跑去找Credence,两人很快熟识了。两个青春期的男孩每天躲在暗巷里聊天,大部分时间都是Percival在讲,Credence在听,因为Credence自知除了挨打挨饿自己没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可讲。

Credence心情低落时卖友求荣的Percival就会给Credence讲斯卡曼德兄弟的糗事逗他笑。他们的关系近了又近,事情很快向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着:Percival不顾自己从出生时就被耳提面命教导的戒律,因为心疼Credence被打的伤口,给他用了一个治愈魔法。

现在Credence知道Percival是个巫师了。

在那之后Percival肆无忌惮起来,换着花样变些小把戏讨Credence欢心,Credence对Percival又羡慕又崇拜,小心翼翼地保存着Percival送他的所有小礼物。

老Graves不能对儿子的性命安危置之不理,他毫无办法只能把Percival带在身边跟着他办公,只有自己一直盯着他才能不让他借机跑出去。

Credence连续几天等Percival他也没来,后来他发传单的时候开小差太严重,Mary Lou罚他在房间里反省一天,一整天什么也没吃。Percival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逃出来,半夜在楼下用小石子打Credence的窗户,然后窗户打开他幻影移形到楼上,给Credence带了面包和干酪。

后来的几天他们为了防止被发现一直晚上见面,那天Percival一幻影移形到Credence房间就栽倒在地。Credence赶快去扶他,结果Percival脸红红的一直傻笑。

“Percy你喝醉了?”

“我也想你,Credence!”

Credence费劲地把Percival拖到床上,两人虽然同龄,但Credence瘦弱又偏矮小,Percival长得高身材也结实。

Percival躺在床上,直直地盯着Credence。

“Cre,快点长高吧。不然我真担心你,如果我不能帮你打架了怎么办。”

“你会一直和我在一起的,不是吗?”

Percival的眼神游离到天花板。

“我马上要走了。”

“你要去哪儿?”

“去上学,暑假的时候才能再回来。”

“我能和你去吗?”

Percival摇摇头。

“那儿不是你能去的。”

“虽然我不想离开你,可是只有几个月,很快就会过去了。”

“可我会想你。”

“你不能带我走。”

“我不能……但是我担心你,Credence,我太担心你了。我想好好照顾你,可是我现在做不到。”

“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然后等你回来。”

“Cre……”Percival掐了掐Credence的脸,他看着他的眼睛,他有很多话想说,一直说到天明也说不完的那么多。Percival突然笑了,眼睛笑得弯弯的,然后他撑起身子坐起来。

“我想快点长大。”

……

“爸爸说长大会很累。”

……

“可是我希望能让你留在身边。”

……

“我会想你。”

……

“我爱你。”

然后他们的嘴唇轻蹭了一下,是他们的第一个吻。

TBC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