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Teenage dream(2)



Percival为Credence打过好多次架,最严重的一次是因为Mary Lou把Credence的后背用皮带抽得血肉模糊,血痕印透了白衬衫。Percival一个气不过,冲到第二塞勒姆就闹起来,打翻了家具,还指着Mary的鼻子骂了几句难听的糙话。但好在都是物理输出,所以Graves去警察局把儿子提出来时脸色也没有太难看。

最后Percival被摁着头道了歉,赔偿了经济损失,回家罚跪了三天,事情才算完。

Credence为此也受了牵连,又是一顿训斥不说,更是被关在家里勒令不可以再和外面乱七八糟的人接触。

三天后的一个晚上Percival又去敲Credence的窗子。

“Percival你快走吧,要是让母亲知道了……”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你的伤好些了吗?”

“好多了,我没事。”

“让我看看。”

“不……”

“Credence,让我看看,我可以给你用治愈魔法。不然我不放心,你伤好了我就走。”

Credence从来没法拒绝Percival。

他转过去背对Percival解开了上衣的扣子,脱下那件衣物露出自己伤痕累累的后背。

几天前的血痕已经结了痂,剩下几道歪歪扭扭的狰狞的痕迹。Percival看着那苍白皮肤上的疤痕,感觉自己心跳的每一下都阵阵作痛。

Percival的手心覆在Credence的后背上,嘴里轻声念出咒语,血痂就脱落下来留下几条淡红色的新生皮肤的痕迹。

“是我的错。”

“不,Percival,这和你没关系,你什么都没做错,是我做错了事才挨了打。”

Credence背对着Percival,感觉他的额头抵在自己背上,然后有温暖柔软的轻吻从颈椎到肩胛骨再到腰窝。

Percival半跪下后踉跄一下,又重新站起来,

几天的罚跪让他的两条腿酸疼得发抖,膝盖也青了一大块。他的两只胳膊自Credence身后伸出环住他瘦弱的腰。Percival的吻在Credence锁骨上、颈窝里拂过,眼泪也蹭在Credence后颈上。

“对不起,对不起。我本应该救你出去,可是我没办法……我多想带你走啊……”

但他却一无所有,金钱,权力,连他的姓氏带来的荣誉都与他毫无关系。

离了家,离了自己姓氏的光环,Percival连自己都无法周全,更何况Credence了。

“Credence……我真的爱你。”

Percival又把眼泪蹭在Credence的肩头。交叉在Credence小腹上的手向上抚摸,触到Credence的两肋,肋骨在缺少脂肪的皮肤下感觉清晰又突兀,他的手再向上,抚摸到Credence胸前,又紧紧搂住Credence。

他曾经害怕成长,现在又害怕不能成长。

Percival临走前褪下自己手上的一枚戒指,这是他之前随便买来戴着玩的,但现下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能给Credence。那枚戒指只是规矩的样式,银制的细环里面刻着一串花体字母:你是我被命运赐予存在的意义。

“等我下次来,再拿更好的东西给你。”Percival自觉礼物太敷衍,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这个就很好了,谢谢你。可我总是什么也给不了你……”

“我不需要你给我什么,只要这样看着你就很好了。”

两人鼻尖相抵着笑了,依依不舍地告别后,Percival从窗户幻影移形离开。

Credence在床上坐了一会儿,就着月光细细地看戒指里的那句话,然后为这话脸红了好一会儿才准备关上窗户睡觉。

他走到窗前,看着Percival来时常走的那条路现在寂静无人,他有点落寞,但又安慰自己Percival明天还会来的。

Credence刚要关上窗子就被冲进来的一股力量撞翻在地,睁开眼睛看见Percival气喘吁吁地俯在他身上。

“我能……从你这儿讨一个晚安吻吗?”


Credence从来没法拒绝Percival。

——————TBC——————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