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Theseus/Graves】晕倒练习法

傻白OOC小短篇
文风不正经
一切故意往暗恋对象怀里倒的行为都是耍流氓【x

————————————

如果夏天是一部充满着热汗与西瓜的浪漫爱情小说,那Theseus就是里面那个成天躺家里睡觉压根没出场过的NPC。

Theseus的愿望是世界和平,没有战争,没有黑巫师,没有有敌意的麻瓜,这样他就可以按时休假,然后躺在家里一睡不醒。

夏天年复一年的过去,Theseus也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盹,然后突然在一个夏天,在一个普通至极的日子里,Theseus发觉他恋爱了。

对象是与他结成友谊十年有余的他的挚友Percival Graves。

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从何而起的,是在某个会议上的初次相见,还是战争中他将后背彼此托付,是两人窝在沙发里一起看电影时靠的太近,是不小心用了同一个水杯喝水,是Graves从来不嫌弃他做的黑糊焦煎蛋,亦或是有一天他在家睡到一半,他热得像被水浸了一样浑身是汗,实在受不了想爬起来擦擦汗的时候,一抬头看见Graves正毫无预警地坐在他家地板上,汗湿了一半的衬衫被丢在一旁,只穿着一件白背心,一边不停地扇着扇子,一边抱着冰淇淋桶埋头大吃的时候。

Theseus不知道,他只知道等他发觉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他控制不住自己在会议上盯着Graves的脸移不开眼,他控制不住自己在普通的日常交往中与Graves产生不必要的肢体接触,他也控制不住自己成天胡思乱想,时而悲伤时而傻笑,被自己最亲最爱的弟弟当成智障。

“我到底要怎么才能吸引他的注意力呢?”

Theseus怀揣着少女式的苦恼去翻爱情小说和电影,最后敲定了一个几乎是百战百胜的办法:晕倒。

电影里都是这么演的:女主动不动就晕倒,表面上是身体虚弱其实都是套路,一倒就倒进男主的怀里,多倒几次总会有感情,然后就可以一起睡……牵手了。

Theseus拿定主意,算准了美国的午休时间兴冲冲地钻进壁炉特意去找Percival一起吃午餐,Graves白了他一眼说你可真是闲的,但Theseus美滋滋地不以为意还自作主张订好了餐厅。Graves只能把手头事务处理完跟着他出去。

就在魔法国会午休时间空无一人的走廊里,Theseus觉得机会来了,他故意踉跄了两步,突然向Graves的方向倒去。Graves下意识地向后一个闪身,Theseus就整个人直勾勾地摔地上了。

“你没事吧?”Percival蹲下,拍了拍Theseus的脸。

“你为什么不扶我……”本来没什么事的Theseus冷不丁摔了这么一下意识倒真有点恍惚起来。

“我就是习惯了,毕竟要是一个攻击咒语飞过来我得躲开又不能接住是吧。要我扶你起来吗?”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然后Theseus垂头丧气地自己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垂头丧气地去吃午饭了。

首战惨败并没有打击到Theseus的自信心,他就像传销组织洗脑一样自我催眠着:“下次他一定会扶我的,下次他一定会扶我的。”

然后他在Percival来家里喝酒的时候,在美国魔法国会里,在大街上,在Newt的皮箱里,前前后后假摔了十多次,不是Percival闪避过去就是他被别人接住,比如上次在国会里被Picquery主席手疾眼快一把揪住领子,虽然最后没摔倒,但也觉得像是上吊掉了半条命。

“Newt你说我是不是摔得太假了啊他才不愿意扶我?”

“是你摔得太猛了。那些贵族小姐是什么身段,你又是什么体格?”

“那是什么意思?”

“没事,你多练练就好了。”

Theseus后来还是没能领会Newt的精神,但是他另辟蹊径练就了摔到一半发现Graves没打算扶他就自己站好的技能。也算练习小有成就。

“你最近很虚弱啊,Theseus,总是站不稳。”

“哦。”Theseus整个人散发着颓丧的气息,坐在吧台边喝着酒。

“你要不要去看看医生?”Percival察觉出了Theseus的不快,小心地观察着Theseus的脸色。

“不用。”Theseus把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你是在生我的气吗?”

“没有。”

“其实我……不是故意不去扶你的,我只是下意识地……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本能似的,就是会下意识地退缩。”

Theseus表面上“是是是”的迎合了一下,但他心里知道,Percival压根就不想去扶他,他反应那么敏捷,动作那么迅速,如果他想,怎么会来不及扶自己。

四舍五入一下,Percival心里可能压根对自己就没有啥越线的好感,要不为什么连多碰自己一下都不愿意……他才不信什么洁癖的邪,Graves用自己的手帕给女下属擦嘴的时候倒是自在得很。

Theseus站起来,结了帐后准备离开,心里想着其实做朋友也挺好,至少俩人还能一起喝喝酒,偶尔在对方家(不同的床上)过夜,也没什么不好的。

Theseus喝得迷迷糊糊,脚下自己绊了一下,整个身体立刻失去平衡,向前摔去。

“Theseus!”

Theseus猛地清醒了一点,然后他看见Percival伸出手去捞他的腰,冲到他面前想支撑住他。

就在自己的身子完全压在Graves身上的时候,Graves发出一声压抑的闷哼,然后他被Theseus的重量压得直接倒在地上。

Percival不是不想去扶Theseus,是他根本扶不住。

一个肌肉健硕的男人猛地倒下去,凭谁都是撑不住的。

“Percival?Percival?你刚才是扶我了吗?天啊我好高兴,原来你不讨厌我!其实我对你一直都……”

“醉话留着一会儿再说……”Percival表情狰狞地推了一把Theseus“现在快点他妈的从我身上起来,我好像让你压断了一根肋骨……”

Percival Graves真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战争结束后他请的第一次病假居然拜他曾经最可靠的好战友所赐。

“对不起,Percival。”

“没关系,毕竟也没骨折。”

就是摔脑震荡了。

还有胸口被Theseus压的肋骨处淤青了一大块。

Percival去扶Theseus的时候可是视死如归,这样的结果算是比较好了。

Theseus陪着Percival在楼下的花园逛了有一会儿了,他觉得Percival不应该在外面呆这么久,走这么多路,他该卧床休息,不然身子会吃不消。但是Percival就是执意想在外面再待一会儿。

他们并肩走着,Percival突然拉住Theseus的袖子,Theseus回头看见他站得有些不稳,刚要问他还好吗,Percival的头就脱力地靠在Theseus肩膀上,Theseus转过身去扶他,他的身子软绵绵地倒进Theseus怀里。

教科书般经典的晕倒。

“Percival你还好吗?”

“我有点头晕。”Percival有气无力地回答。

“你还能走吗?我背你回楼上吧。”

“不……我胸口还有伤,会碰到……”

“那我抱你。”Theseus没多想就把Percival横抱起来。Percival的头靠在Theseus肩膀上,口中呼出的热气让Theseus脖颈发痒,心里也痒痒的。

Theseus走到半途,突然想起了什么。

“Percival?”

他看起来像是睡着了。

“你刚才是故意的吗?”

“Percival,Percival,Percy?我看见你在憋笑了。”

Percival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我喜欢你叫我Percy。”

“Percy,Percy,Percy,Percy,Percy……”

Theseus差不多叫了20多声Percy,而Percival笑个不停,Theseus也跟着他笑了,一边笑一边继续叫他Percy。

最后两人的笑意在唇边相融,笑声在风中飘散。

如果能配一首轻快甜蜜的钢琴曲做背景音乐就是个完美的爱情喜剧结局了。

——————FIN——————

评论(3)

热度(36)

  1. Stray☆呜昂汪 转载了此文字
    好可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