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空军组】《别和那个医生谈恋爱!》(2)

黑帮小弟Farrier/急诊医生Collins
尽力搞笑的傻白甜OOC
感谢大家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我爱你们(。・ω・。)ノ♡
——————
很好,非常好。
在Collins仿佛心碎的凄厉的惨叫声里,Farrier在停车场的拦车杆上整块撞掉了Collins已经还了4个月还要再还20个月贷款的凯迪拉克的保险杠。出停车场后在门口一个消防栓把右边的大灯撞得粉碎的时候Collins面色苍白紧闭眼睛绝望地半昏死过去。
后来Farrier很快地掌握了要领。
还不算太坏。
Farrier在心里想。
作为一个左利手他已经做的够好的了,起码这车还能开。

安全上路后Farrier瞟了一眼Collins,很明显这位车主不准备称赞他的进步,如果不是他把Collins拷起来他怕是现在就要和Farrier两人一车一起同归于尽。

Collins工作的医院在一个没有机场的小城市,如果他们想坐飞机离开美国就得开六个小时的车到洛杉矶,那里有很多小型民用机场,他来时的飞机就停在其中一个机场里,只要飞机顺利起飞,到达伦敦后就是在自己的地盘了。
Farrier心里盘算地好好的,心情也渐渐轻松起来,他单手扶着方向盘,身子放松地靠在椅背上,正当他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平坦公路心情大好时,突然觉得身侧有一道幽怨目光冲他袭来。
Farrier本来打算无视,但是那满溢的怨气让他觉得喉咙发紧。
“你盯够了吗?”
“在我为这辆半报废的漂亮宝贝还完贷款前,永不。”
“你明明是个医生,怎么挣得这么寒酸?”
“因为我才只是住院医师,我下个月就要去考主治医师执证了,我为此准备了好几个月,所以不管你要带我去哪,最好在下个月12号前把我送回来。”
“……”
“你会做到的,是吧?”
Collins看Farrier不说话,突然慌张起来。
“我不知道,我也是受命办事。”
“你……你到底准备把我带到哪里去啊?
北极圈吗?”
“伦敦。”
“伦敦!”Collins突然大叫一声,震得Farrier耳膜生疼。
“你怎么不早说!我都没回家去拿换洗衣物!难道你就让我穿着袖子上还沾着车祸伤员血的白大褂直飞英国吗?”
“你以为我他妈大费周章的跑来找你就是为了带你去小河边散步吗?”
“我还以为你要绑架我!比如说把我带到离家只有10英里可是谁也不知道的一个暗无天日的小车库关起来直到你们拿到我银行卡里的所有积蓄就把我扔出来!然后我就会在深夜饿得半死不活冻得瑟瑟发抖拦住一辆过往的好心人的车载着我直到警察局然后报警把你们全抓起来!
我甚至都想好了我出庭指认你的时候要穿哪套西装!”
Farrier听见这么长的剧本直接气笑了。
“穿哪套?”
“我最贵的,最好的,最漂亮的那套黑色的。”
“你可……你可真是个……”
Farrier尾音嘟囔了两句,Collins没听清他说什么。
“是个什么?”
“Drama queen”
“而你是个混蛋!居然让我穿着这么脏的白大褂出来和你长途旅行!”
“你能不能别把我这趟任务说得跟有多想和你度蜜月一样?还有你可以把白大褂扔了,你里面又不是没穿衣服。”
“我才不要,急诊医生的白大褂里什么都有。就像你这种人的枪弹夹,你会把枪弹夹扔掉吗?”
“那你想怎么样?”
“载我回家,我要收拾行李。”Collins理直气壮,气势汹汹。要不是Farrier理智回来得快他都要开车掉头了。
“你都被绑架了哪来那么多废话!”

两人大吵一架后谁都不说话了,Farrier专心开他的车,Collins像个受气包一样扭头不看Farrier。
Farrier再次去看Collins是因为听到了Collins细微的咀嚼声,他看过去时Collins两手被吊着还在坚强地吃一板巧克力。
“你他妈哪来的巧克力?”
“医生的白大褂里什么都有。”
“我是问你怎么把巧克力拿出来的?你两只手不是都被我拷上了?”
“这不关你的事。”Collins依旧悠闲的咂着嘴。
Farrier觉得窝火,他早上九点开始在医院蹲点,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可是他除了早上的能量棒什么也没吃过,而且他又不能打Collins。
所以Farrier伸长了胳膊,手直奔着那块巧克力去。
Farrier速度很快,但是Collins还是机警地一缩,把巧克力从Farrier手的运动曲线上移开。
“你干什么?”
“我饿了。”
“那关我什么事。”
“分我一半。”
“我不。”
“快点。”
“我不要。”
“四分之一。”
“没门。”
“我有枪。”
“只能吃一小口。”Collins悻悻地把巧克力递出去一点。
Farrier抢过巧克力,毫不客气地咬掉一大块。
“这不是一小口!”
Farrier看着Collins的表情随着他咀嚼的动作变得扭曲,再因为自己又咬了一口开始脸部抽搐,最后他把巧克力全塞进嘴里然后把包装纸团成一团丢出车窗的时候Collins已经生无可恋地看向窗外。
“Collins?”
“……”
“你在哭吗?”
“没有。”
“只是一块巧克力,别为了这种小事哭。”
“我没有哭!……算了。”Collins本来想和Farrier理论一番,但又突然泄了气:

“你开枪吧,反正我的心已经死了。”

话音刚落,从他们后方就有一辆车并行过来,打开车窗,伸出一架机枪。
Farrier迅速把Collins的头摁下去,自己也压低身体,连发的机枪子弹几乎是擦着他们的后颈和背部过去。
“你他妈也不用火力全开吧!”
顾不上Collins弹幕似的吐槽,趁着对方上子弹的空隙,Farrier直起身掏出腰间的枪回击,一击毙命。
那辆车摇摇晃晃地撞停在了路边。

Collins惊魂未定,身子蜷缩在座椅上,像看异形一样看Farrier。
“不管你惹了什么麻烦,求求你不要把我牵扯进来好不好,我还年轻,还不想被泡在福尔马林里两个月再捞出来被那些医学生当标本割来割去。”
“如果没有我,你现在在医院里也被人打成马蜂窝了。”
“所以你是来当我的保镖的吗?”
“差不多吧,那些人想让你死,而我想让你活。”
“哦,那你可真贴心。”Collins干巴巴地接了一句。

Farrier这次任务足够低调隐蔽,保险起见他连Collins的照片都没见过一张,可是Collins还是被人盯上了——多半也是一群千里迢迢从伦敦赶来和他作对和他们老大作对的家伙。
还有五个小时。
Farrier看了一眼表。
希望他真的能在五个小时后登上那架回伦敦的飞机。
————TBC————

评论(1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