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别和那个医生谈恋爱!》(6)

黑帮小弟Farrier/急诊医生Collins
这章涉及一些火车组Alex/Tommy
搞笑傻白甜OOC
本章要点:男子被黑心医生骗财后心有不甘上门讨说法
下章预告:结果被骗色

——————

他们在天黑后到了市区,丢下自行车后两人顺着人行道往市中心走。Collins要回了他的白大褂,但是没有穿上,只是拿在手里。
走了几步Collins就嚷嚷着饿,而Farrier除了白天Collins强势塞进他嘴里的薯片,一整天都没好好地吃过东西,现在他也想吃些真正的食物了。
餐厅对Farrier来说除了食物的味道好坏没什么区别,但是在Collins的极力要求下两个人还是选了一家很有格调的餐厅。
“他们不会再追上来了吧?”Collins切着盘子里的牛排小声问道。
“应该不会了,我们已经清理了够多的人,我觉得不会再有比这更多的人数了。”Farrier刚把一口意面塞进嘴里,就看见Collins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盘子,手上切牛排的动作也停下了,握着叉子的左手似乎跃跃欲试。
“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应该不会有人再追上来了。”
“那太好了。”Collins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咬着自己的叉子,一会儿盯着那盘意面一会儿盯着Farrier,Farrier被盯得浑身发毛,最后不知道第多少次选择了向Collins妥协。
他把盘子往Collins那边推了推,Collins开心地卷走一叉子意面。Farrier看着这个为了一口意面开心到抿出两个漂亮酒窝的男人突然想到:
他莫不是个傻子吧。

“我吃饱了。”Collins用餐巾擦了嘴笑眼弯弯地看着Farrier。
“那我去买单。”Farrier别开Collins的视线,像是怕被那双迷人眼睛勾去了魂。
“我去吧。”Collins站起来,他吃得好像很开心,笑得连尖尖的小虎牙都露出来。
“你带钱包了吗?”
“没有,但是医生的白大褂里什么都有。”
“比如洗碗布?”
“信、用、卡。”Collins咬着牙,他好像本来想和Farrier较劲,但脸上的表情很快又恢复成完美的笑容。
“我走啦,Fallier。”

Farrier等Collins结账回来,等了半天也不见人影,他想去先取大衣,走到衣帽区时发现Collins挂在他外套旁边的白大褂没了,刚想追出去就被服务生拦住:“请您先结账再离开。”

Farrier终于明白为什么Collins今天晚上看起来那么傻气兮兮的了。
他们第一次见面Collins想跑路前也是这副人畜无害的傻样。
其实他一点儿都不傻,不但不傻,还是只顶狡猾的小狐狸。

现在那只小狐狸跑了。

还他妈没结账。

——————————
“Farrier,你那边情况还好吗?你24小时前就应该到伦敦了。”电话里Alex的声音听起来其实并不怎么关心他。
“那小医生跑了,我压根就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他,不如我在这随便找一条河跳下去好了。”其实Farrier现在就在河边,靠在栏杆上吹着冷风。他已经在洛杉矶因为突然跑路的Collins滞留了32个小时还要多,毫无头绪,希望渺茫。
“别这么悲观,”嘴里叼着抹着果酱的面包,那混小子不痛不痒地安慰道“你可是Farrier,你总会有办法的。”
“哦,你的话对我真是莫大帮助。”Farrier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只是个小医生,而你是退役空军,你想收拾他还不容易?”
“收拾他前我得先找到他,Alex,你到底知不知道那小子的其他信息,关于什么都好。他父母在哪个医院工作都可以。”
“那我得问问Tommy……嗯?嗯,好,我告诉他……亲爱的你真是太厉害啦,什么都知道。”
Farrier把手机拿开耳朵半米远,防止自己听到Alex缠着Tommy索吻的声音。
“Farrier,你还在听吗?”
“嗯,我在。”看来是腻歪完了。
“Tommy说待会儿发给你一个地址,这房子在Collins名下,你可以去那儿碰碰运气。”
“谢了,顺便帮我谢谢Tommy。”
Tommy的父亲是帮里的元老级人物,他从小就在帮里长大,年纪虽轻但是知道的内幕远比大部分人都多。
明明是一个大概会很可怕的存在,在Alex眼里却是个思想单纯不善言辞的小可爱——明明他自己就是被Tommy哄骗进帮派的。
爱情使人脑萎缩啊。
Farrier感慨。
手机里很快来了条短信,Farrier打车到达那个地址后直接傻了眼——一栋座落在高级小区里的独栋别墅——

——Collins不会真是个小王子吧。

房子装了严密的安保系统,Farrier不太擅长和这种高科技产品做斗争,所以直接放弃大门,从后院翻进去,顺着屋顶排水管爬到二楼翻入本来就开着的窗户。
Farrier进入房子后有点懵,房间里的一切家具都用白布蒙上落满了灰尘,Farrier掀起了几块白布,有很大的双人床,梳妆台,这间屋子大概是主卧。
主卧在二楼的尽头,隔壁是书房,也都蒙着白布,这里看起来许久无人居住。别墅是个跃层,Farrier扶着二楼的栏杆往下望,偌大客厅里的沙发茶几和电视同样被蒙着,

看起来就像在为谁服丧。

这个突然冒出的想法让Farrier不寒而栗。
Farrier推开靠楼梯的那扇门,里面就像是另一个世界——墙壁漆成浅蓝色,墙上的挂钟是云朵形状,连天花板上吊着的灯都是可爱的飞机样式。
这里像是刚刚被打扫过,没有一样家具被遮盖。
书架上整齐摆着一些高中教材和小说,还有一架精致的spitfire的模型。Farrier认得这机种,他在RAF服役的时候见过真家伙,只是不能开了。
钢琴的琴盖是开着的,上面放着翻开的乐谱,像是刚刚有人弹过曲子没有收起来。
书桌上随手扔着几本笔记本,还有一个相框——天啊,里面这个穿着学校制服的可爱的金发小宝贝是Collins吗?
Farrier正要感慨Collins从小就是个美人胚子,楼下传来开门的声音,Farrier把房门打开一个缝,看见从玄关进来的是抱着两个大牛皮纸袋看起来刚从超市回来的Collins。
Farrier小心翼翼地掩上门,环顾了一下房间寻找能派上用场的东西,他的目光落在搭在书桌前椅背上的Collins的白大褂上。

医生的白大褂里什么都有?
让我看看你能排上什么用场吧。

——————TBC——————



评论(12)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