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空军组】《别和那个医生谈恋爱!》(10)

黑帮小弟Farrier/急诊医生Collins

开头有柯仔的回忆杀小虐,后半段就甜啦

自我感慨一下高产

明天就完结啦~


————————

Collins从机场打车到市区后租了一辆车,以防Farrier突然反悔他决定先在纽约待几天观察一下情况再回家。

他找了一间不起眼的小旅馆订了两个礼拜的房间,他吃喝都在旅馆里躲了几日后壮起胆子出门了,起初一切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渐渐的他就发现不对劲了:一天晚上回到旅馆的时候旅馆老板对他说今天有个他的朋友打来电话询问他的事,Collins回房间后给Peter打了电话可是Peter说他一直在试图联系Collins可并不知道他在哪个旅馆也没有打过电话。

Peter是Collins工作的医院院长Dawson先生的儿子,Dawson先生对Collins非常好,经常邀请他到家里吃晚餐。大概是Collins长得太像Dawson家年纪轻轻就意外去世的大儿子,他们都有一头明亮的金发,Peter则完全把Collins当哥哥看待。

这也是为什么Collins在路上一直都没有联系过他们的原因,他不希望这么好的一家人因为他受到牵连。

Collins安抚了Peter让他放心并答应他自己很快就回去上班,挂掉电话后Collins认真担心起了自己是否还能有机会回去上班——打电话到旅馆不是Farrier的行事风格,如果是他的话多半会到Collins的房间来堵他。

如果是Farrier来Collins有千万种方法让他乖乖听话,但如果是别人的话——Collins觉得自己只能生死由命了。

尤其是在他失去了Farrier的保护后。

Collins害怕起来,Farrier能被他唬成那个样子是因为Farrier想让他活,所以他才有机会说那么多话。但要是追上来的人像之前在公路上和Farrier枪战的那些人似的,疯狗一样活要人最好死要尸也行那他就毫无办法了。

Collins犹豫了一下,用最快的速度打包行李连夜换到了一家位于市郊的豪华酒店入住。

起码高级酒店安保严格,那些人很难随便进来,出了事还有人能帮他挡一下。

 

Collins的预感没错,他没有退房悄悄搬走的第二天晚上就有人闯了他的房间,好心的旅馆老板还特意打电话给Collins告诉了他这件事还要他注意安全。

 

Collins整日躲在房间里不敢出门,连叫客房服务都要谨慎地确认了服务生的身份才开门,生怕打开门缝面对的就是黑洞洞的枪口。

最可怕的是,这样的日子一眼望不到边。

Collins不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会结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用避人耳目光明正大的走出房门,未来是一片白茫茫的迷雾。Collins什么都看不见。

恐惧和焦虑让他心里的伤疤撕裂开来,从裂缝里喷薄而出的绝望快要摧毁他了。

Collins没办法再冷静地思考,他在屋子里漫无目的地打转,他坐在地毯上咬手指甲,他打开浴缸的水龙头却忘记关掉,他有好几天几夜无法入睡,偶尔的打盹还会让他从噩梦中惊醒,最后他颤抖着手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安眠药,就像五年前一样,就像他最开始失去一切时那样。

 

一切又回到原点了。

 

Collins意识到这一点,这让他痛苦不已,于是更像是鸵鸟一样把头埋起来,继续靠安眠药让自己陷入昏睡忘记眼下的这一切。

但梦境比现实更残酷的一点就在于,在现实中你可以控制自己,在梦里你却不能控制自己的潜意识。

他的梦里都是Farrier。

他梦见Farrier哄他,梦见Farrier吻他,梦见Farrier说爱他,他梦见他和Farrier在他原来的家里,在那栋别墅里被人用枪指着头也要把他护在身后,下一秒枪响他就倒在血泊之中了。

Collins想尖叫,想去救Farrier,想逃出这个梦境,可是药效却把他困住了。最后他在傍晚冷汗湿透衣服的时候从床上爬起来,他想找Farrier,想问问他现在是不是没事,但他却连Farrier的一个联系方式都没有,一直都是Farrier找他,一直都是他想逃脱,现在他真的彻底摆脱了Farrier了。

过去的阴影彻底笼罩了Collins,他为失去Farrier而懊悔,Farrier抛开性命去保护他他却做得那么过分;他为没能在飞机上救回那个心肌梗塞的病人而懊悔,如果他能再快一点,如果他跑过去的时候能再快一点,或许那人的女儿就不会哭得那样悲伤绝望了;他为他五年前没有在法庭上请求陪审团重判他而懊悔,如果当初他坐了牢那这一切都不会发生;他为他二十五年前没有死死拉着母亲的衣服哭喊着哪里也不去而懊悔,如果他当时那么做了母亲大概会像以前一样心软把他留在身边;

 

他为他的出生感到懊悔。

 

这一切都是错的,他不该出生,他不该被现在的父母收养,他不该被陪审团判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他不应该成为医生,他不应该在使用药物过量后被Dawson先生救回来。

 

Collins蜷缩在浴室里,扯着自己的头发,他想起母亲亲吻他白白软软的脸蛋,他想起养父母对他说他是让他们骄傲的儿子,他想起那位女警官说我知道你是不得已,他想起Peter抱着他的腰说Collins有你在真好,他想起Farrier对他说“这不是你的错”还给了他一个可以放声大哭的怀抱。

 

现在他把这一切都毁掉了。

 

 

 

Collins突然听见有敲门声。

 

Collins警觉地爬起来,他没有叫客房服务,他从门镜往外看了一眼,什么也没看到,这让他心里更加恐慌。

Collins去拿他的背包,里面有一把小手枪是他从Farrier装枪的袋子里偷偷拿出来的。

敲门声还持续响着,Collins举起手枪对着门口,如果对方破门而入他就开枪。

敲门声又响了几次,外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来了。

Collins心想。

他今天会死在这儿,或是在这儿被警//察逮捕。

这里就是他的终点了。

 

敲门声再次响起来。

“开门,Collins,我是Farrier。”

 

 

 

Collins的腿都要软了,如获大赦一般急忙跑去开门,看到门外的Farrier立刻红了眼眶,把他扯进来就整个人挂在他身上吻他。

“等等……Collins,等一下……”Farrier难得拒绝Collins的主动亲密接触

“除了你门口的那个现在还有十来个人在外面等你,这个吻先欠着,等我们安全了再兑换行吗?”

 

————————————

 

Farrier拉着Collins从消防通道跑楼梯下去,在七楼和四楼Farrier分别一枪一个解决掉两个人,到了地下停车场有四五个人在等着他们,这花费了Farrier一点时间,而且他的肩膀被一颗子弹穿透,Collins手边没有纱布,只能扯坏了自己一件衬衫给Farrier简单包扎了一下。

“他们还是你说的那些……‘伦敦南区’那边的人吗?”

“他们一次不死心,一定还要来第二次……”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你离开机场的时候我发现有人跟着你,我没法放心把你留给这些疯子,他们可不像我会纵容你絮絮叨叨说这么多话……”

Farrier脸上突然露出歉疚的神情

“我把你送到机场以后我就再也不跟着你了,你不用担心。”

“等我们到了机场再谈这件事。”

Collins扯着Farrier的领子给他兑现了那个延迟签收的吻。

 

 

 

Farrier的计划是让Collins去引开那辆车,绕附近一圈再回到这里,而他自己利用时间差到楼上找一个制高点,等他们再经过的时候把驾驶员一枪毙命。

Collins开车离开停车场后果然吸引了等在酒店门口的两个人的注意,他们立刻驱车追上去。

Collins的车技比Farrier想象中好,Farrier看着扬长而去的Collins想着搞不好这家伙真有当飞行员的天赋。

 

他们俩开着蓝牙耳机联络,Collins的声音听起来兴奋得不行,连被人追杀这一事实都堵不住他的嘴。

“Farrier!他刚才差点就追上我了,但是我猛打了一下方向盘就把他甩开了。”

“Farrier我觉得我现在像在拍特技电影一样太酷了!”

“Farrier我正在往回绕,应该快到了。”

Farrier一直没搭腔,他找了一个很好的位置,架好枪,等着Collins的车冲进他的视线内。

“Farrier!”耳机里突然传来Collins的一声惊叫,Collins从后视镜里看见身后追着他的车里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伸出机枪瞄准了他。

“He's on me!”

“I'm on him.”

Farrier沉稳的声音让Collins放下心来,虽然身后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已经准备开枪了。

然后Collins听见两声枪响,一声来自耳机里,一声来自空气中,Farrier打中了。

“Farrier你打中了!”

“再绕一圈,我把驾驶员解决了,绕个小圈就行,尽快回来。”

Farrier本来是想先打驾驶员,剩下那个停了车就好解决了,可是副驾驶的那个先瞄准Collins是他没想到的,他只能先解决当务之急。

“遵命,长官。”

Collins虽然对这里的街道不熟悉,但是他的观察力很好,他能很快注意到哪里有他可以钻进去的小路,而且反应也快得足以经常急打方向盘转弯。

“我过来了。”

Farrier听见Collins的话,屏息凝神地等待着,两辆车都出现在视线里后,Farrier又听见耳机里传来Collins不自觉的嘟囔声:

“Come on,Farrier,come on。”

 

又是两声枪响。

 

Collins从后视镜里看见后面那辆车晃晃悠悠地撞在路边兴奋地叫出声来。

“干得漂亮,Farrier,我现在调头回去接你。”

“你做得也很好。”Farrier收拾好枪,刚要下楼突然发现Collins的车像是有哪里不对劲。

“Collins,发生什么事了吗?”

“Farrier……”Collins颤抖的声音让Farrier想起他脸色苍白时候的样子。

 

 

“我的刹车坏了。”

 

 

——————TBC——————

 

 

 

 


评论(12)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