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别和那个医生谈恋爱!》(11)

黑帮小弟Farrier/急诊医生Collins
搞笑傻白甜OOC
前飞行员为爱舍命终成功倒插门,大金毛得意忘形惨遭鹅毒手
晚上再更一发完结,我必须得在十一结束前搞完它才能安心_(:з」∠)_
————————
Collins的车彻底失控了。
他先是庆幸这里是市郊并没有太多行人和汽车,紧接着又考虑起把油耗尽再停下的可能性有多大。
过了一会儿耳机里响起Farrier的声音,Collins才想起来他和Farrier还通着电话。
“Collins,你现在在哪儿?”
“我不知道,大概就是……呃……某个湖的湖边吧。这湖还挺大的,我想能不能绕着它把油耗完。”
“……我看见湖了。”
Farrier简短地回答了一句。
“什么?你看见湖了?怎么回事?”
“我刚找了一辆车,现在在找你。”
“谢谢……但我觉得除非你起飞否则大概不太容易会追上我。”
“你的速度现在多少了?”
“130迈,而且还在继续加速。”
“现在用你的车身往树上蹭,别用车头撞,保持车子蹭着周围的东西来减速。”
“这听起来有点难度……感觉我太容易撞到树上了。”
“快点Collins,我不想去撞得稀巴烂的车子里把面目全非的你拎出来。”
“我的油箱快耗完了,我感觉我能坚持到没油。”
Farrier知道Collins有多倔,同时也觉得不出意外Collins应该能把方向盘控制得很好,就没再和Collins争辩,只是一直踩着油门尽力跟在Collins身后,虽然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总不能先Collins一步把一切突然出现在路上的汽车行人都撞飞给他开辟一条平坦大路出来吧?

“还有多少油?”
“很快了,油表灯在闪了,估计还有——操!”
Farrier听见那边突然有急转弯的声音,然后一片混乱的嘈杂。
“Collins!”
“我没事……只是突然出现了一辆SUV。”
“你现在怎么样了?”
“打了一个急转向,没撞到树上,但是冲过灌木丛……掉进湖里了。”
“跳车!立刻,马上!”
Collins没有回答,但Farrier听见了他动作的声音。
Farrier开了快绕湖半圈才发现了Collins冲下公路的痕迹,他把车停在路边,跳下车往湖边冲去,直到看见湖水淹没了Collins的车顶Farrier才意识到:Collins的车速太快了,巨大的惯性让他一下就冲进了湖中,湖水的压力让他从一开始就没法打开车门了。
耳机里还有Collins奋力敲打玻璃的声音。

要是说前RAF王牌飞行员Farrier人生中有什么杀了他都不可逾越的阻碍,那前两名一定是:骑自行车和游泳。
自行车排在前面是因为他以前因为不会骑被朋友嘲笑伤害了他玻璃一样的少年心;但很明显游泳对他才更为致命:Farrier小时候被水淹过,在水中什么都抓不住两只手只能乱挥的感觉可真是够人半死一次,从那以后他看见小水坑都绕着走,现在他的眼前有这么大一个湖,湖里有他单方面承认的男朋友正在为了活下去死命挣扎。
这一刻Farrier突然明白了:
他这一辈子都要栽在黑发蓝眼睛的男孩身上。
这不是谁的话,不是什么梦,这他妈是个诅咒,一个该死的诅咒。
第一个男孩他毁掉了他的后半生,而这次他连性命都要搭进去了。

去他妈的,去他妈的,去他妈的。
去他的操蛋的生活。
去他的该死的爱情。
他当初真应该听家里的话乖乖地去读大学。

Farrier摘下耳机扔在一边——他不能再去听Collins越来越吃力地用枪托砸玻璃的声音。然后他到车里取了最大的一把机枪,回到岸边脱掉外套。

希望他死后能上天堂,下地狱也无所谓,只要别把他留在这荒郊野外里当水鬼就行,他是真的太他妈讨厌水了。

Farrier深呼吸了几次,咬紧牙关跳进了深秋寒冷的湖水里。

“Farrier……Farrier……”Collins使尽力气对着玻璃猛砸了两下,发现玻璃上除了表面的裂痕毫无反应后,他放弃了,湖水从车的缝隙里渗进来,很快地淹没到他的脖子。
他的身体在发抖,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对死亡的恐惧。
最后他给自己留了一些力气讲遗言。
“Fallier,你在听吗?从今以后你就听不到别人这样叫你了,Fallier,你回英国以后别把我忘了。我死后要是变成美人鱼了就游过北大西洋去找你,但我要是没去你就找别人吧,因为我大概就是死透了。”

水位很快涨到Collins的口鼻,Collins努力仰起头才能艰难呼吸到一些空气供他说完那些话。

“别回去找你的前男友,他是个混蛋配不上你,也别找个苏格兰小子,他也会叫你Fallier的,可我不喜欢,我不希望别人这样叫你。”

“Fallier,你怎么不说话?是我的要求太多了吗?那别的都算了,你别忘了我就行。”

“Fallier,和我说点什么,我想再听听你的声音。”

“是我的耳机坏了吗?天啊别是这样……这太糟了……”

“Fallier……你能不能再说一次爱我?上次其实你的声音太小了我没听清,我只有这一个愿望了……我以后不会去你梦里纠缠你的……”

“算了,我刚才说的都不算数了,你还是忘了我吧。”
Collins终于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他还没来得及告诉Farrier他是个满嘴跑火车的混蛋,在他临死前都吝啬一句爱他,但他又希望Farrier真的是这样一个混蛋,这样自己死后他不会为他悲伤,他会回到英国,再找无数个金发碧眼的床伴,偶尔会想起他是因为他是Farrier第一个为了装漂亮结果被烟呛哭的情人。
然后他会非常非常想要念Farrier,但是没关系,他已经死了,这都无所谓了。

他只希望Farrier能好好的。

Collins的头完全浸在水里,车里也快被水灌满了,他曾经那么渴求死亡,现在他真的要死了,他的眼泪却和湖水混在一起。

“砰!”
Collins听见闷闷的声响,费力睁开眼睛,看到的是Farrier正在砸他的车玻璃。
很明显这把机枪无论在哪方面的战斗力都要好过自己那把尺寸可爱的小手枪。两三下的功夫车玻璃就裂开,最后完全碎掉。
Farrier把手伸进车里打开车锁,把Collins拖出汽车。
Farrier的肺活量只够支撑到这一步了。

Farrier醒来的时候躺在草地上,Collins双手交叠放在他胸口,泡过水的短效染发剂褪了色露出一头湿淋淋的金发,他浑身湿透跪在Farrier身边,看见Farrier醒过来Collins立刻激动地拍了拍Farrier的脸。
“Farrier!你能听见我说话吗?”
“Collins……”
“太好了,太好了你没事……”Collins抹了一把脸,突然手足无措起来。
Farrier坐起来,夜里的风吹过他浸饱了水的衣服冷得像要结冰。
他四下寻找了一下,发现自己扔下的外套就在几步远处,他站起来捡回外套,回来的时候Collins不知怎么的背过身子对着他,Farrier把外套披在Collins肩上,自己跪坐下来,从背后把Collins紧紧抱进怀里。
“我有点冷,借我取下暖。”

“你的耳机呢?”Collins突然冷不丁地问道。
“下水前扔在岸上了。”
“那你听见我对你说的那一大堆话了吗?”
“什么?”
“没听见算了。”
“你对我说了什么?”
“没说什么。”
“Collins。”
“就是些絮絮叨叨的事,我不想再重复了。”
“可是我感觉好像错过了一个世纪。”
“你错过的可远比一个世纪还要多。”
“再给我说说,好不好?”Farrier收了收手臂,他快要被冻成冰块,但他还是希望自己能帮Collins挡一些风。
Collins握住Farrier在他身前交握的双手,把它们包进自己也没高多少温度的手心。
“那我简而言之再说一次,完整版你是听不到了,怪你的蓝牙耳机不防水吧——”
Collins向后仰头,把后脑勺靠在Farrier肩膀上,在Farrier耳边低语了一句很短的话:


“我爱你。”

————————

他们回到Collins的酒店房间,等待衣服烘干的时候做了一些太过腻歪的事来彼此取暖。
后来他们懒散地躺在床上吃客房服务送进来的夜宵。
Collins问Farrier之后他要去哪儿,Farrier回答说他得回伦敦去给教父复命,无论他的任务完成与否,他总得回去给个交代,否则他以后就别想在伦敦混了。
“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呢?”
“那我要靠什么谋生?”他在英国就已经做起了过街老鼠,他不指望美国能让他翻身。
“我养你。”
“养我?”
“嗯,我可以养你。我有房子,虽然是租的,我还有车,虽然报废了但我可以报保险用赔偿金再买一辆。我还有工作,每个月有固定收入。而且我有身份,是个医生,你一个飞行员跟了我也不吃亏。”
Collins把面包片塞进嘴里,含含糊糊的说:“虽然我现在挣得少,但我是个潜力股,等我考到主治医师我就有钱啦,别等到我年入十几万再后悔。到时候肯定有的是帅气多金的漂亮小伙子想扑我,等那个时候就轮不到你啦。”
Farrier哧笑出声:“那他们得先打得过我才能扑你。”
“你只是个退役空军,万一到时候有现役空军,穿着整齐的军装向我求婚呢?我还是劝你珍惜这个宝贵的入赘的机会。”
“我入赘以后都需要做什么?”
“嗯……每天扔垃圾,给我洗衣服,遛狗,做好晚餐等我回家,睡前再给我捏肩捶腿,我做了一天手术太累了,太需要一个人给我捏肩捶腿了。哦,对了,你还可以给我送饭。医院里有一个日本同事,每天中午都吃他妻子给他做的便当,可让人羡慕了,到时候你也给我做,我再吃鸡肉三明治就得吐了。”
“你怎么不让我跟你姓呢?”
“对对对,你还得改姓,我都忘了。到时候医院里人人见了你都要叫你Mr. Collins,嘿嘿嘿。”
Farrier看着Collins得意忘形的样子两只手狠狠地揉乱了他的头发。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梦里什么都有!”

—————TBC—————

评论(10)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