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5)

现代AU
地下拳手Farrier/高中生Collins(暂时)
随着时间发展人设还会有改变,目前的剧情人设是这样

希望他们都能好好的。
(老妈子式的关心)

————————
后来,Collins的整个十七岁里都是Farrier,他们几乎每晚都一起吃饭,但大多数情况下Farrier会送Collins回家睡觉,除非Collins在Farrier发现前就已经困倒在沙发上。
结果有一次Collins装睡被Farrier发现,然后被Farrier拎着领子丢到车里送回了家。之后Farrier都很警觉,Collins被连续抓包四五次后才终于放弃了,他只能更加珍惜从放学到回家这段一天中唯一可以和Farrier腻在一起的时间。
但随着冬天的到来,很快他连这点可怜的时间都没有了。圣诞节的时候Collins姨妈的女儿,也就是Collins的表姐从外地回来,和她的男朋友一起。姨妈强烈要求Collins必须整个圣诞节假期都留在家里,帮忙家事是一,二是不想他在圣诞节的日子出去惹出什么麻烦。
但圣诞节那天Collins还是偷偷跑出来见了Farrier一面,哭丧着脸说今天早上他没在挂在壁炉上的袜子里找到圣诞礼物,以前明明每年都有的。圣诞老人大概觉得他今年是个坏孩子。
Farrier心疼地摸了摸Collins的脸,把在路上仓促买来的一小袋柠檬糖塞进Collins怀里,Collins立刻打开口袋拿了一颗糖含进嘴里。
“就这样?”但是他并没有开心起来,看起来反而更失望了,嘴一瘪像是立刻要哭出来。
“你、你突然叫我出来,我走的急就忘了带给你的礼物了……下次见面的时候会带来给你的。”Farrier看Collins要哭了也着急了。
“没有补偿吗?”
Farrier有些窘迫地挠了挠耳朵。半小时前Collins突然发短信给他说自己有了一点点时间可以溜出来见面,在这种和家人团圆的日子孤身一人的Farrier也确实更加想见见他的Collins。可昨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马路上积雪太厚甚至没法开车,路上除了那家糖果店其他的店铺全都关门了。他是一路踩着雪走过来的,寒风冻得他耳朵通红,甚至都开始有些失去知觉了。
“你别真的难过啊,我开玩笑的。”
Collins搓了搓手,往掌心里哈了一口热气,然后稍微踮起脚用两只暖暖的手捂住了Farrier的耳朵。
“很暖和吧?”Collins傻笑起来,嘴里的柠檬糖让他的腮帮子鼓起来一块。
可是他连傻笑都那么甜。
Farrier觉得暖和极了,不只是耳朵,连心里都暖和起来。
Farrier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笑了。
Collins看着不自觉露出微笑的Farrier自己反而笑不出来了。他怔怔地看着Farrier,时间像静止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但Collins还是觉得太短了,太短了。他希望这一刻能是永恒。
Collins很少看见Farrier打从心底地开心,Farrier本就很少流露出感情,笑也很少,每次他看见Farrier的时候Farrier总是在工作后,看起来很疲惫,但还是会勉强对他笑一笑,但那笑容太勉强了,Collins不能确定那是因为Farrier太累了还是面对他本就很勉强。

一年了,Collins还总是惴惴不安着。

但至少在这一刻,他能确定Farrier现在心中所想和他是一样的。

至少在这一刻,他可以放心地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因为他知道Farrier不会拒绝。

所以他更努力地踮起脚尖,去亲吻Farrier。Farrier配合地低下头,顺理成章地回应他的索吻。

Farrier尝到Collins嘴里的柠檬味,他们碰到彼此冰凉的鼻尖,唇舌纠缠间Collins嘴里的糖被Farrier的舌头勾走,然后Collins听见他含了半天还没怎么化掉的糖被Farrier咔嚓咔嚓地嚼碎了。
“我的糖!”Collins装作委屈地瞪了Farrier一眼。
“补偿你,会补偿你的。”Farrier吻了吻Collins的鼻尖,然后毫无章法地在Collins脸上乱亲一通,没刮净的胡茬蹭到Collins白净的皮肤上,惹得Collins笑出声来,没使什么力气地推着Farrier。
“这才有点像圣诞节的气氛。”Collins说。
他们像两块在太阳下晒化了的牛皮糖,黏黏糊糊地粘在一起不想分开,虽然现在外面的温度大概比冰箱的冷冻室还要低。
他们粘在一起腻歪了很久,Collins突然惊呼一声,他差点忘了他得在午餐前赶回家。然后他赶快抓紧时间在Farrier的嘴唇上多亲了几下,才依依不舍地和Farrier道了别。

Collins很快地往家走着,虽然他知道Farrier就在身后看着自己的背影,他也真的很想回过头跑回去重新扑进他怀里,但是如果他被姨妈发现偷溜出去就真的惨了,他只能努力让自己不要回头,不要去看Farrier,这样他就不会意志动摇了。

幸好他从窗户翻进自己房间的时候外面还全是准备午饭发出的声响。
Collins长舒了一口气,关好窗子,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他把鞋子留在窗户外了,想等着什么时候没人注意再悄悄放回玄关。
他还有足够的时间缓缓自己快要冻僵的身体。
Collins从外套口袋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他早上没铺床,所以他又钻回被窝里。他盯着那个小盒子看了一会儿,几乎是第1036次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块手表,金属表带,表盘是黑色的。
Collins是在一家钟表店的橱窗里看见这块表的,他在看到这块表的瞬间眼睛都亮了,就像是冥冥之中的定数,Collins看见这块表的一刹那就立刻下定决心要把它买下来送给Farrier,他坚信Farrier戴着一定会非常非常合适的。
然后他跑进店里询问了价格,一个昂贵而又合理的价格,它值得这么多钱,就像Farrier值得这块表。
这对一个上班族来说是一个还算恰当的支出额度,但对一个在咖啡店兼职的高中学生来说也就比天文数字好上那么一点。Farrier不许他逃学,所以他能工作的钟点十分有限。但Collins想买下这块表的意愿太强烈了,他决定用不吃午饭的方式省下伙食费,再在周末尽可能地多做一些时间,加上他之前攒下的一些私房钱,他希望自己可以尽快攒出足够的钱。
那时夏天才刚刚开始,等Collins如获至宝地把它从钟表店的橱窗里领出来时,离圣诞节也只剩下四天了。
即便如此Collins也觉得自己幸运至极,因为没有人在他攒钱的中途买走这块表,他16岁之后头一次觉得命运是如此眷顾于他。

他之前明明是这样兴奋激动,总是看着Farrier空荡荡的手腕,美滋滋地想象起他戴上那块表会有多好看。他每天都恨不得圣诞节早点来,甚至在圣诞节当天不惜冒着被抓的风险跑出去,但等他真正面对Farrier的时候,他却连拿出那块表的勇气都没有了。因为他突然觉得,Farrier太好了,比他想象里还要好太多,他开始怀疑这块表是否能配得上Farrier。
他从来没有想过一个货车司机是否需要这么好的表,在他心里Farrier不是货车司机,而是他的爱人,他最喜欢,全世界最好的Farrier。他值得所有最好的东西。
Collins叹了一口气,又拿出一颗柠檬糖,放进嘴里含了一会儿就没什么耐心地咔嚓咔嚓地嚼碎了。

——————TBC——————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