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6)

现代AU
地下拳手Farrier/高中生Collins(暂时)
随着时间发展人设还会有改变,目前的剧情人设是这样

我自己真的好喜欢这章啊……我好喜欢青少年啊……啊……可爱的青少年……

————————

 

他们再一次有机会腻在一起就是在圣诞节假期结束之后了。

那天是Farrier在假期之后第一天上班,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总是让人疲倦不堪,Farrier借着路灯的光找钥匙的时候,突然感到后腰被一个钝物抵住:

“如果你不想受伤的话最好别乱动,先生。”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你想要什么?”Farrier刚试图回头就觉得腰上的东西顶得更紧了。

“我让你别动!别回头!”

“好的好的,我不回头,你想要什么?”

“打开门,进屋去!”

“好的,先生。”Farrier顺从地用刚找到的钥匙打开房门,然后进了门,身后的劫匪先生进门之后还不忘贴心地带上门防止暖气散出去。

Farrier走到餐桌旁突然停了下来:

“等一下。”

“什么……啊!”

Farrier猛地转身,卡着身后“小劫匪先生”先生的腰就把他扔到餐桌上。Collins被吓了一跳,连Farrier把他推倒在餐桌上都没能反应过来防御,然后他就毫无防备地被Farrier挠起了肚子上的软肉。

“我今天要替法律制裁你这个挟持人质的小坏蛋!”

“等等……诶……别……”Collins痒得要命,笑得上不来气,沙哑的嗓音里不时混进几声咳嗽。

“怎么了?”

“我感冒了……咳……所以声音才变成这样了。我还以为能唬住你呢。”

Farrier拉了他一把,让他坐起来。

“我是怎么暴露的,福尔摩斯先生?”

“哪怕你感冒了你的声音对一个绑匪来说也太甜了点。”

“啧,”Collins不屑地咂嘴“如果你突然一回头发现不是我而是一个两米高的壮汉,指着你的也不是个矿泉水瓶而是真枪你该怎么办啊?”

“你的声音我无论如何都不会认错的。”

Farrier为自己说了一句好听的情话感到满意,并准备向自己的小男朋友索取一个奖励……可是Collins却捂住了他凑过来的嘴唇。

“不行,我会把感冒传染给你的。”

Farrier只得退而求其次地亲了亲Collins还有点凉的手心。

Collins笑了笑,两只手捧住Farrier的脸:

“天知道我有多想吻你,我都不敢想象我居然能忍这么久见不到你,而且还是圣诞节。”

“我也是。”

“我真希望我能有机会和你一起过一次圣诞节,那样的话我一定把家里的天花板上全挂上榭寄生,这样我就可以亲吻你一整天了,不管你躲到哪里都逃不掉。”

Farrier“扑哧”一声笑了。

“我为什么要逃啊,我巴不得呢。”

“说话算话?你可别真到了那一天反悔。”

“不反悔,说话算话。”Farrier蹭了蹭Collins的鼻尖。

“我真的不想再这么长时间见不到你了。”

Collins的眼睛垂下来。

“不会有很多次的,一年也不过这一次?”Farrier用额头抵着Collins的,试图安慰他。

“要不咱俩私奔吧?你把我带走,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去,没人能再管我们,我们可以成天待在一起。”

“然后很快花光积蓄一起饿死?”Farrier挑眉。

“噢,”Collins扫兴地哀叹了一声“你怎么这么讨厌,就不能往好的方向想想?”

“刚才还要和我私奔,现在又说我讨厌了,要是你很快就把我甩了可怎么办啊?”

Collins瞪了Farrier一眼,Farrier赶紧闭嘴了,他以为这下口无遮拦肯定惹Collins生气了,结果Collins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主动在Farrier的唇上亲了一口。

“你不是怕传染给我感冒?”

“传染上了也是你活该。”

Farrier笑着揉乱了Collins的头发“去洗手然后写作业,我去做晚餐,冰箱里有苹果,想吃的话自己洗。”

 

 

Collins进屋里写作业去了,Farrier想先简单整理一下房间,Collins有一阵没来,他就真的有一阵不收拾屋子了。

他把茶几上的啤酒罐和食物餐盒扫进一个大垃圾袋,扎好口放在门口等明天早上出门时带走。

等他把沙发上堆成一团的衣服抱起来一股脑地塞进衣柜,客厅看起来已经整洁了不少。然后他把Collins随手扔在沙发上的外套捡起来,刚想挂到门口的衣帽架上,大衣口袋就有个什么东西掉出来滚到地毯上。

Farrier捡起来,看清楚是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礼盒时,他几乎连呼吸都滞住了——上面扎着的蝴蝶结是红色的,还是圣诞节的礼物包装风格。Collins一整个假期都在家里,不会是家人送的,那只能是他在圣诞节假期见不到的人现在才能送出的礼物……那只可能是他的同学。Collins终于在学校交到好朋友了,这是好事,自己该为他高兴,Farrier自我安慰道。可是Collins又从来没有和他讲过在学校有谁和他交好……是Collins觉得没什么可说还是不愿意告诉自己。

Farrier觉得焦虑让自己的血压都要升高了。

Farrier的手不自觉地想要去打开那个精致的小盒子。

就看一下,打开再合上,Collins不会发现的。

他知道自己正在试图侵犯Collins的私人空间,但他控制不住,他头一次觉得自己的嫉妒作祟得那么厉害。

反正只是一个盒子,又不是上了锁的日记本什么的……

Farrier屏住呼吸打开那个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块手表:金属表带,黑色表盘的。

这看起来不便宜,甚至昂贵。

用来作为送给学校同学的圣诞礼物是不是有些太过贵重了?

 

Farrier把盒子盖好放回大衣口袋,发觉自己突然手足无措了:

 

Collins那么好。

他怎么能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可能性呢。

 

Farrier在原地怔了很久,直到Collins踮着脚凑到他身后。

“干什么呢!”Collins突然大叫一声,着实把Farrier吓了一跳,回头看见Collins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咯咯地笑着。

Farrier用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松过一口气的时候手上的力气也一松,手里拿着的Collins的大衣掉到地上,在地毯上发出闷闷的撞击声。

Collins的脸色突然变得惊恐,他立刻扑过去把大衣捡起来,神色紧张地摸了摸口袋,然后像是才反应过来Farrier还在身后看着他,回头瞥了Farrier一眼就抱着大衣慌张地跑进屋里。

Farrier觉得嫉妒的地狱之火已经烧到了心口。

 

 

Collins坐在床上,拿出手表盒子,紧张地仔细确认了没有摔坏一点,才终于松了一口气。他本来想进门的时候就给Farrier的,结果Farrier猝不及防地把他抓住了,话题还越扯越远。

今天晚上临走前必须给Farrier。

Collins暗暗下定决心。

 

“你在干什么呢?”这次换突然走进房间的Farrier把Collins吓了一跳,Collins赶紧手忙脚乱地把盒子扔进书包里。

“没、没什么。我就是找不到铅笔了。”Collins装模作样地在书包里随便翻了两下。

Farrier看了他一眼,把刚才Collins落下的的苹果放在桌子上,他还帮他洗过了,他的手上和苹果上都残留着凉水的水珠。

其实Farrier一眼就看看到桌上放着的铅笔了,但是他没戳穿Collins。

 

Farrier临走前摸了摸Collins的头,柔软的金色发丝好像立刻缠绕住手指似的,Collins舒服地蹭了蹭,他喜欢Farrier揉他的头发,就像喜欢被顺毛的小奶狗,毫无防备,充满信任。

他是只对自己露出这种样子,还是对所有人都是?

Farrier不自觉地收紧了手指,借着指缝中握紧的头发微微使力让Collins仰起头来,这让Collins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但他还只是睁着无辜的双眼看着Farrier。

这个表情让Farrier想要咬他,在嘴唇上,在侧颈上,在肩膀上,像个标记领土的野兽一样在他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别走。

求你别走。

为了留下你我可能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最后Farrier还是没有失控做出会让他后悔的事情来,他不能伤害Collins,无论如何都不能。

然后他松开Collins,在他的头顶上亲了一口就走了。

 

 

吃过晚饭后,Farrier去洗碗,而Collins坐在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吃冰淇淋。

Farrier用擦碗布把盘子上的水都擦干,又顺手擦了擦手,往客厅里张望:

Collins抱着冰淇淋桶蜷在沙发里,小勺子含在嘴里,不时被脱口秀逗得嘿嘿笑。Farrier趁他看得专心,轻手轻脚地从水池边走到屋里,把书桌最下层抽屉里乱七八糟的草纸都拿出来,拿出那下面掩着一个盒子,又回到客厅,悄无声息地出现在Collins背后,成功偷袭到Collins软软的脸颊。

“圣诞节快乐,虽然有点晚太多了。”

Collins惊喜地叫了一声,赶快接过了自己的圣诞节礼物,兴奋地拉开礼盒上系成蝴蝶结的深蓝色丝带,打开盒子后眼睛都亮了,拿出丝绒内衬垫着的钢笔,笑得眼睛都弯弯的。

“喜欢吗?”

“喜欢!”Collins搂住Farrier的脖子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

Farrier看他喜欢,也笑起来。

“我觉得你可能会用得到,所以……”

“当然!我明天就把它带到学校去!以后去上大学也要带着它,一直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你喜欢就好。”

Collins满意地在手里摆弄着新钢笔,他用拇指摩挲着银色的笔夹,周身黑色的笔身上的笔环也是银色的,他完全被这太漂亮的钢笔吸引了注意,以至于又被Farrier在唇上偷走了一个吻。

Collins佯装生气地用肩膀撞了Farrier一下:“不是说了怕把感冒传染给你吗!”

“是你先勾引我的。”

Collins扭过头不理Farrier,过一会儿又憋不住笑,把脸凑过去让Farrier亲了几下。

“我也准备了礼物给你。”Collins终于欣赏够了,把钢笔装回盒子里,“但我担心没有你给我的好。”

Collins看起来有些苦恼。

“你给我的都是最好的。”

“嘻,东西在我书包里,你抱我过去。”

Collins撒娇地朝Farrier张开双臂,Farrier一手从Collins腋下穿过去环住他的背,俯下身用另一只胳膊揽住他的腿,直接把他抱起来。Collins立刻搂住Farrier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笑着。

“你是不是重了?”Farrier虽然还抱得动,但又隐约觉得比之前稍微费力些。

“是长高了。”Collins不满地纠正。

“好好好。”

 

Farrier把Collins扔到床上,自己也在旁边坐下,他看着Collins在包里翻找着,拿出了个什么东西迅速藏到身后,然后他转过来,脸上因为喜悦和紧张微微泛红。

“猜猜看,是什么?”

“嗯……手工课做的飞机模型?”

“我又不是小学生了!”

“那,A+的成绩单?”

“你是我爸啊?”

Collins想踢Farrier,结果被他躲开了。

“我猜不出来,Collins,我真的猜不出来。”Farrier抓住Collins的脚,在脚心里轻轻挠了几下。

Collins看起来有点得意,他背在身后的手把玩着手里的盒子,看着Farrier实在是猜不出是什么东西才心满意足地递到Farrier面前。

“圣诞节快乐。”

Farrier看到那个盒子的时候直接愣住了:扎着红色蝴蝶结的方形盒子。

“怎么了?你不打开看看吗?”

Farrier发愣的反应出乎Collins意料,他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谢谢……”Farrier的声音有些嘶哑,他接过盒子打开,里面的手表和傍晚时他所看到的没什么两样。

“你不喜欢吗?”Collins绞着手指,他说不好Farrier心里在想什么,但他知道这反应应该不算太正常。

过了一会儿Farrier吸了吸鼻子,手在脸上很快地抹了一把,然后重新抬起头,他的眼睛红红的,让Collins的心抽疼了一下。

“Farrier,你怎么了?”Collins心疼地摸了摸Farrier的脸,帮他揩掉眼尾残留的泪水。

“谢谢你,Collins。”Farrier抓住Collins抚在他脸上的手,十指相交地紧紧扣住,另一只手抚摸着Collins的背。他又凑上去吻Collins,Collins刚想躲开,但是Farrier耐心地劝诱着:“嘘……别动,别动……”

“可是你会感……”

“没事的,没事,现在别动……我等不到你感冒痊愈了……嘘……”

然后Collins不再推拒了,他温顺地允许Farrier的舌头进入他的口腔,并柔柔地回应着,Farrier放在他后背的那只手移到他的后脑勺上护住,然后身体稍稍向前用力,就压着Collins躺倒在床上。

Collins的背接触到床垫时身体突然抖了一下,他十七岁了,还有不到六个月就满十八周岁了,有些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也不是没有想象过,他想过,但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做好准备了。Farrier二十七岁了,如果他提出这种要求合情合理,自己也不至于去警察局举报他,但是自己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Collins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太大声了,好吵,让他没法好好思考。

他可以为了讨好Farrier给Farrier解决生理需求,可是他不想,他是在认真地和Farrier交往,他不希望把自己的位置摆得那么低,青少年也是有自尊心的!

那他应该推开Farrier吗?应该告诉他不行,自己还是未成年,也还没有准备好吗?

如果Farrier生他的气了该怎么办?

Collins的脑子像一团浆糊,甚至都没办法好好地回吻,只是胡乱地缠着Farrier。他该怎么办?推开Farrier吗?可是他的右手还和Farrier十指交叉着呢!

这时候他听见Farrier低低的笑声,把他拉回了现实。

“对不起,吓到你了,别害怕。”

然后Farrier从Collins身上翻下去,躺到他身边。

Collins如梦初醒地定了定神,转过头和Farrier四目相对,Farrier笑着,像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那样。

“你看起来吓坏了。”

就像差点被狮子咬住喉咙的小鹿,惊慌失措,眼睛都湿漉漉的。

“我……没有。”Collins试图表现得镇定自若,但他的心里着实松了一口气,幸好Farrier没有强迫他也没让他为难。

Farrier用手背抚了抚Collins的脸,把他搂进怀里。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想做的事,我保证。”

Collins点了点头。

 

“所以,你到底喜不喜欢那块表啊?”Collins还为Farrier没能给他一个正面反馈感到不安。

“我喜欢,我太喜欢了……不过,这看起来可不便宜。”

“那当然了!我攒了好久的钱呢,想着怎么也得这样的东西才能配得上你。”

Farrier把在他怀里扑腾起来的Collins摁住,另一只手在身后摸索,终于摸到了那个盒子,他把它递给Collins:“帮我戴上?”

“好!”Collins欣然答应了,他把手表拿出来,套上Farrier的左手腕(Collins莫名觉得这一步有点神圣的意味),扣好搭扣。

尺寸正好,Collins满意极了。那块表套在Farrier腕上的样子比Collins想象中还要好看十倍。他开心地在Farrier的掌心啄了好几下。

“真好看……”Farrier看着戴在自己手腕上的表,不自觉地感叹道。

“我还怕你不喜欢,你要是喜欢就太好了。”

“我怎么会不喜欢。”

 

两个人安静地躺了一会儿,Collins突然一个激灵起身:“我忘记把冰淇淋放回冰箱了!”

“我再买新的给你。”Farrier又把Collins拉回床上,从背后抱着Collins,现在他只想这样安静地抱着Collins,什么事都不能让他放开手。就好像Collins突然成了他的氧气,离开一会儿都可能会让他死掉似的。

“唔……”Farrier一只胳膊给Collins枕着,另一只揽着他的腰。Farrier的手表有点硌到Collins了,但Collins觉得这感觉还挺甜蜜的。

“我今天晚上可以留下来吗?”

 

“就这一次。”

Farrier把怀抱收得更紧了,就像是紧握着失而复得的珍宝。

 

 

第二天不只是Collins,连Farrier都开始咳嗽起来,整个早餐时间Collins都在埋怨Farrier不听他的话。然后Collins上学去了,Farrier在收拾盘子的时候发现了Collins留在餐桌上的感冒药,上面还用油性笔写了用量。

Farrier笑着摇摇头,按照Collins的留言按量吃了药后在杂物箱里翻翻找找,好不容易找到了几乎从没用过的家里的备用钥匙放在餐桌上,想着等晚上的时候好把它栓到Collins的钥匙圈上。

 

 

————————TBC————————


评论(15)

热度(57)

  1.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九十柴犬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