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C/F】糖果奶油之梦(完结)

注意CP是:

甜点师Collins/大佬Farrier

 

完结啦,甜饼HE~

上次更新虐到大家了抱歉QAQ我一直在努力地赶,结果还是没赶上情人节的尾巴QAQ虽然迟到了还是祝大家情人节快乐(是不是已经该说过年好了……)

还希望你们能喜欢呀~

(喜欢的话请给我评论,我会很开心的!么么哒!)

 

—————————— 

最终在情人节的时候,Collins连用来敷衍的巧克力都没有做完,只能更加随意地在所有奶油里兑上一点点红色色素,把店里所有的奶油蛋糕都弄成了情人节粉红色限定款,但其实味道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Collins能强撑着在情人节开店就已经十分艰难了,昨天晚上他一宿没睡,天光乍亮的时候他甚至冒出了逃避人生的想法,想立刻把店关掉逃回苏格兰去,忘记伦敦的一切,忘记他订的杂志,忘记他的甜品店,忘记Farrier。仿佛他回到自己长大的那间卧室窝在被窝里睡一觉之后他又会是那个对伦敦充满憧憬的十八岁少年。

但是他已经不是十八岁了,一个三十岁的已婚男人不应该做这么幼稚不负责任的事,Collins全天都在强忍住躲进角落里吃奶油的冲动,最终好歹还是挺过了这一天。

晚上Collins早早地关了店门回家,Farrier还没有到家,Collins钻进被窝里,柔软的床铺让Collins彻底放松下来,身体也暖和起来,他长舒了一口气,探着身体从床头柜里拿出自己的日记本和圆珠笔,抱着枕头趴在床上,翻开新的一页,用力把本子压平,在正中间画了一条竖线把纸分成两部分,在左边那部分的题头写了“回苏格兰”,右边部分题头写了“留下”。

然后他开始罗列他能想到的所有回苏格兰和留在伦敦的理由,回苏格兰那栏里写了不少,诸如:“回老家养老;家里人也一直想回去;Farrier和我离婚了,我也没有再留下来的理由;离婚后再看见Farrier可能会很尴尬;Farrier可能会找人来砸我的店或是收高额保护费故意刁难我;把店搬到其他地方地租会很贵,而且人生地不熟,还不如直接回老家;”

留下那栏里他也写了不少:“回苏格兰会失去我好不容易积累的客源和口碑;就算Farrier来砸店也最多是损失点钱;如果回苏格兰我就彻底没有机会再见Farrier了;就算我很想Farrier我也没有机会偷偷看他了;Farrier想偷偷看我也不行;但他对我那么失望,他大概是不会偷看我了……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啊……是他爱上别人了吗?结婚的时候说好了要一辈子不抛弃我的,为什么他这么快就反悔了……要不我也不要爱他了,我也像他一样去喜欢别人,这样我就不会难过了……可是我还不想变心,我才不像他那么花心……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我会永远爱他……”

 

等Farrier回家的时候,Collins已经握着笔睡着了。Farrier皱着眉头把Collins手里的笔和脸压着的本子抽出来,放在一边收起来前 Farrier瞟了一眼打开的那页,Collins把左边那栏划得乱七八糟,Farrier依稀能辨认出题头写着“回苏格兰”,右边那栏更容易看出来,题头是“留下”,那栏下面写满了我爱他。

Farrier挑眉,如果Collins没有出轨的话,那他应该是在说爱自己。

他谅Collins也没有冒着被他打断腿的风险出轨的胆子。

 

Farrier叹了口气,揉揉Collins的头发,用指腹蹭去Collins脸上的泪痕。他坐在床边犹豫了一会儿,最后俯下身对Collins冒出点胡茬的脸蛋亲了一口。

Farrier突然意识到他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安静地看着Collins的睡颜了。他还记得他们刚结婚的时候,家里本来就已经有两只大狗了,Collins的到来让Farrier觉得自己像是养了三条狗。

每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他都要给两只早就已经在床边等他的狗揉揉毛,亲亲它们,然后再转过头对着还搂着他睡得正香的Collins揉揉毛再亲两口,清晨的第一件事才算是彻底完成,要是赶上Collins已经睡醒了,那么他们在清晨的第一件事就要因为没完没了的腻腻歪歪多花费半个多小时。

唯一的麻烦是在出门前,以前两只大狗总是会堵在门口咬着他的衣角或是往他身上扑着不让他出门,这种时候只要稍微严厉地让它们坐下乖乖听话,虽然有点于心不忍,但是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可是Collins完全不吃这套,不管Farrier是严肃地威胁还是好声好气地哄着,Collins就是一直缠着他,抱住腰就是一通乱亲不撒手,Farrier又不能真的一个过肩摔把Collins扔地上。

好不容易等Collins不情不愿地放开他,湿漉漉的眼睛里全是委屈,简直比两只大狗不舍地盯着他的杀伤力都大。

 

每七次里就会有一次Farrier因此放弃出门。

 

 

 

Farrier换了睡衣,钻进被子里,他和Collins已经很久没有同床共枕了。但是习惯使然,他还是一躺下就顺其自然地往Collins怀里钻。他喜欢Collins身上从厨房带来的奶香味儿和甜味儿。Collins哼唧了两声,没有醒过来,但是在梦里张开怀抱把Farrier揽进怀里。

 

 

第二天早上Collins醒来发现自己在Farrier怀里的时候他是有点懵的。

是Farrier主动和他躺在一张床上的吗?所以Farrier回心转意了?

“醒了吗?”Farrier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Collins摇头。

“醒了就赶快起来,我胳膊都被你压麻了。”

Collins这才放过Farrier的胳膊,Farrier把胳膊抽回去,Collins的头还赖着枕头,他仰着头看Farrier,Farrier的手指插进他的头发,顺着发旋轻轻地揉着。

“我前天晚上喝多了,说了胡话,你别放在心上。”

Collins嘴唇嗫嚅着,最后还是把所有的问题都随着喉结滚动吞进了胃里。

那些未出口的话语像是千斤的石头坠进他的胃里。

Collins揽着Farrier的腰,一个劲儿地在Farrier怀里蹭着。

“你有什么想吃的点心吗?我今天做给你。”

“司康饼,我好久没吃过了。”

“还有呢?”

“我想不出来其他的了。”

“那就司康饼。”

Collins嘟囔着。

“那就司康饼……”

 

 

Farrier晚上回家前买了花,还带回了一本餐厅装修图鉴,他想给Collins的甜品店重新装修一下,也算是补偿周年纪念日的礼物。他全款预约了两个星期后的装修,只等Collins选定装修的样式就可以了。

Farrier到家的时候看见餐桌上放着一大篮司康饼,他试图拎了一下,货真价实地重。Collins喜欢把司康饼做成圆的,有的表面上嵌着蔓越莓干,有的是巧克力豆。

他今天早上确实和Collins说自己好久没吃司康饼了,但也不至于做这么多准备让他吃到吐吧?

Farrier看见篮子旁边放着一个白色的信封,他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几页信纸,随手拿起一个蔓越莓司康饼,一边吃一边看起Collins留给他的信。

信的前大部分絮絮叨叨了不少废话,Farrier觉得Collins的话就像在建起一座迷宫,一会儿说什么不要担心我,我自己会好好的,一会儿又说我会陪着你白头偕老,虽然你可能看不见我头发花白的样子了,但我一直就在你身边。Farrier被这些话越弄越迷糊,直到他看到结尾:

我多希望能给你做一辈子甜点,但现在你需要的恐怕不只是一个甜点师了,这些司康饼是我最后一次做给你吃的,你要多吃点,不要忘了我,以后看见司康饼就要想起我。

PS我把你的东西还给你,在司康饼里。我的东西你就留着吧,做个纪念。你不想要的话就丢掉吧。

 

Farrier有些疑惑,但他还是开始翻那堆司康饼的小山,然后他没怎么费力就找到一个既没有蔓越莓也没有巧克力的司康饼,他把它从中间掰开,看到酥的掉渣的面团里包裹着的是属于Collins的结婚戒指,戒指的内环里还刻着Farrier的名字。

Farrier被气得手都哆嗦,抓起电话就打给他的手下,让他连夜带着所有的小弟,掘地三尺也得把Collins给抓出来。

 

行啊,Collins,你行。

都敢主动提离婚了。

我看你那双长腿是不想要了。

 

 

Collins的甜品店有好几天没开门了,Collins每次趴在窗户上看到乘兴而来的顾客失望而归都会在心里默默地难过好久,但这是没办法的,他得躲着Farrier,又放不下Farrier,不能回苏格兰只能每天缩在甜品店楼上新租的公寓里,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门铃响了。

应该是妹妹来给他送东西了。

他不敢出门,怕正好撞见Farrier,只能拜托妹妹隔几天就去超市替他采购一圈。

Collins有足够的自信Farrier找不到这儿,所以他毫无防备地开了门,然后迎头就被重击了额头,直接摔坐在地上。

等Collins缓过来神,手在地上摸索了一会儿,摸到凶器以后拿起来一看——

——司康饼?

Collins茫然地抬起头,对上的是抱着一整篮司康饼的Farrier杀气腾腾的目光。

好吧,他可爱的小妹妹居然叛变了。

“Fa……Farrier?”Collins连话都说得结结巴巴的,眼睁睁地看着Farrier进了门,关上门,反锁门。

现在他彻底失去了求生呼救的机会。

“为了躲我你都藏到这儿来了?你是铁了心要和我离婚?”

Collins点点头,看见Farrier的脸色变得更黑后又使劲摇头。

“你到底是怎么想的!”Farrier没忍住,吼了Collins一句,然后他突然想起自己敲门时下定的决心,要心平气和地和Collins交流。

心平气和。

Farrier蹲下来,视线和Collins持平,他把司康饼篮子放在一边,一只手搭在Collins的肩膀上,心平气和甚至和颜悦色地对Collins说:

“Collins,告诉我,你为什么离家出走?你说实话,我不会生你的气。”

Collins咬着嘴唇不说话。

“Collins,是我哪里做得不好吗?”

Collins的眼神飘到Farrier身后,他在假装溜号。

“Collins,”Farrier的微笑已经到了咬牙切齿的地步“跟我回家吧。”

Collins低下头,去揪衣服上的线头。

“你他妈倒是说话啊!”Farrier彻底失去耐心,抽出后腰别着的枪,上了膛抵在Collins的下巴上。

“你已经变心了还把我留在你身边干什么,我都主动退出了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你想要离开我没有阻拦你,我放过你你也放过我不好吗?我为了你店也不开了连门都不敢出,你还想要什么?我又不是哪个金融帝国的继承人,和我分开我一分钱不会要你的,你也没有损失又不需要我给你撑门面何必硬把我拴在你身边给你添堵?”

Collins一口气吐出所有心里话,因为轻度窒息大口喘气。他的身体因为激动颤抖着,蓝色的眼睛里浸满了泪水,他倔强地抿着嘴,但是眼泪还是很快从眼眶里溢出来。可是这一点也不影响Collins的气势,虽然他平时总是一副又傻又怂的样子,但Farrier能看出来Collins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你等会儿。”Farrier收起枪,一只手捏着Collins的下巴,认真地看着Collins的眼睛:“我什么时候变心了?”

“我们总是吵架,你对我已经不耐烦了。”

“我只是太累了,但是我没有变心。”

“你还说要离开我。”

“那是气话。”

“为什么生气?我有哪里做得不好吗?”

“你不回家,还故意疏远我。”

“我才没有故意疏远你!倒是你,我们有多久没有好好聊天了?我知道你工作很累,可是每天吃过晚饭就上床睡觉,有的时候甚至连家都不回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Farrier一时语塞,他得承认确实之前有一段时间他累得不行,每天一回家都想倒头就睡,有的时候休息时间少,他不想深夜回去打扰Collins休息,就直接在办公室里睡了。他没想到Collins会以为他是在别的地方留宿了。

“我不是跟你说我在办公室睡了吗……”Farrier有些心疼地摸着Collins的脸轻声说。

“我最开始也是相信你的。而且我每天都有好多话想和你讲……可是你都没有心思听。我理解你,所以我也努力地给自己找事情做,不让自己给你添麻烦,但是哪怕你之后不那么忙了,你也不关心我了。我才想到别人说过,所谓的‘加班’都是在外面偷吃的借口。”

Farrier终于反应过来了,Collins其实一直在等着自己去哄他。

Farrier以为的Collins的故意疏远,只是Collins闹的一点小别扭而已,如果他能早点意识到Collins的赌气,好好地陪陪他,那他们也不必闹成现在这个样子。

Collins只是缺乏安全感,而Farrier没能及时地察觉到这一点。

“对不起,Collins,对不起。”Farrier把Collins抱进怀里,认真地道着歉。

“明明是你先说要离开我的,现在又来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的小弟,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Collins虽然嘴上说着推拒Farrier的话,但他还是搂紧了Farrier的腰,把头埋进Farrier怀里,说着说着就哭起来,Collins哭得可惨,Farrier拍着他的背给他顺气,直到他哭够了,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

“我知道你现在势力很大,整个伦敦有的是人想把女儿嫁给你好间接得到你手里的权力,你英俊风趣,善于经营,到处都有姑娘和小伙子想扑你,可是不管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合法丈夫,就算你已经厌倦我了也不能一点我的尊严都不顾啊!”

“丈夫的尊严,你指的是什么呢?”

“你说呢?”Collins泪眼汪汪地看着他。

Farrier跨坐在Collins的大腿上,他们额头相抵,Farrier一手捧着Collins的脸,他们的距离近得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们眼神迷蒙地注视着彼此,然后Farrier先闭上眼睛,Collins立刻吻了上去。

他们有多久没这样深吻过了。

Farrier揪着Collins的头发,把Collins拽过来,他尝到Collins的眼泪,但自己是罪魁祸首所以也不能有所抱怨。Collins抚摸着Farrier的后颈,手指摩挲的力度很轻,但向下的压迫倒是毫不吝啬力气,好像宁可把Farrier吃掉也不愿意让他离开自己。

快要把人逼到窒息的深吻过后他们都有些气喘吁吁,下腹也都硬得发疼。

“老天啊,我们有多久没做过了?”

“从你不理我开始。”Collins的语气还是带着怨气。

“你是在怪我疏忽你了吗?”

“我是在嫉妒那些没有被你疏忽的人。”

Farrier狠狠地敲了一下Collins的脑门。

“没有别人。我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好的甜点师,才不会出去偷吃。”

“你不骗人?”

“不骗人。”

“那要是有一天我不年轻了,不好看了,也做不动蛋糕了,你还喜不喜欢我?”

“喜欢,喜欢你,永远喜欢你。”Farrier虽然因为情欲有些心焦,但他还是耐着性子安抚Collins。毕竟他之前确实是受委屈了。

“你会离开我吗?”

“我哪儿也不去。”

Collins得到Farrier一连串的保证后安心了不少,他抱紧Farrier,用力吸进Farrier颈窝里的气息,以此获得了满足的安全感。

 

可Farrier实在是等不及了。

“Collins,你要做吗?”Farrier在他耳边低声问道。

“现在?”

“我等不到回家了。”

“可是这儿没有润滑剂。”

“橄榄油总有吧?”

“如果你可以的话……”

“我去拿。”Farrier刚要起身,Collins又突然摁着他的大腿把他压回来。

“你带套了吗?”

“没有,”Farrier的脸色有些微红,轻咳了一声“但是我可以让你射在里面一次。”

Collins的脸因为这句话涨得通红,但是他缓了一会儿就立刻得寸进尺地试探到:

“就一次吗?”

“……我能现在掐死你吗?”

“你舍不得。”

“你说得对……我舍不得。好吧,今天的话,几次都可以,只有今天。”

Collins觉得自己的理智已经炸成了一朵蘑菇云。所以他没能等到Farrier去厨房取橄榄油回来,而是跟过去在厨房就肆无忌惮地把Farrier压在料理台上做了一次。

 

后来他们把整间公寓都糟蹋遍了才满足,幸好Farrier带来了司康饼让他们可以补充体力,Collins的手艺没话说。他们偎在一起,满足地吃着点心,不时交换几个亲吻。

 

Farrier自然没忘了把Collins的婚戒套回他的左手无名指上。

 

 

————————FIN————————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