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8)

现代AU
地下拳手Farrier/高中生Collins(暂时)

恭喜柯宝成年~

恭喜两人关系发生实质性进展~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章就有【咳咳咳】了

 

——————————

 

Farrier错过一次Collins的生日,他不想再错过第二次,尤其是这次还是Collins的成年生日。

Farrier为Collins的生日礼物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想那些礼品店里的小玩意儿对成年礼来说未免太轻;一块手表倒是不错,但是Collins送过他了,如果再回送一次总会显得有些敷衍;他还想过带Collins去订做一套高级西装,可是一个预备大学生又用不上那么高级的西装,Collins工作以后再带他去买就来得及;

Farrier的十七岁是一团乱麻,母亲再未归来的离家出走,父亲每况愈下的身体状况,过重的生活负担猛地压垮了Farrier,以至于他现在已经回想不起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最想收到的生日礼物是什么,或者说他想要的太多,又太简单,太多太多简单的愿望却交织成一张致密的网,困住了少年的满腔热血,困住了脑海中构想了无数遍的远大前程,最后那网越来越紧,像扼住他的灵魂那样狠狠扼住所有的可能性,直至他不再有反抗的力气,直至他的心彻底窒息枯萎。

Farrier趴在方向盘上,抓了抓头发,他觉得十七岁之前的人生是那么简单,简单得能让他每周都攒下一点打工的工资,在空闲时间幻想那些零钱变成一辆新的摩托车的样子。

啊,摩托车。

有哪个小男孩会不喜欢摩托车呢。

 

 

 

 

“不可以,这是给明天准备的。”Farrier一到家就惊恐的发现早已放学的Collins翻到了他藏在家里角落里的葡萄酒。

“又不是去酒吧,在家的话提前几个小时也不会有人发现的!”Collins抱着酒瓶隔着餐桌和Farrier对峙。

“这是原则问题,Collins,把酒放下,明天会给你喝的。”

“去他的原则问题,我现在就想喝!”

“注意你的言辞,高中生。”

“马上就是大学生了!”

“Collins,听话。”

“我十八岁了,是成年人了,才不要听你的。”Collins做了一个鬼脸,一闪身躲开了Farrier伸过来抢酒瓶的手。

“还有至少六个小时才是十八岁,所以我建议你在未成年的最后几个小时里安分守己,小先生。”

“我真的不想再喝什么果汁或是碳酸饮料了,为什么不能在晚饭的时候喝一点呢?就喝一杯?一小口?”

“你应该珍惜碳酸饮料,我早就想把冰箱里你的碳酸饮料供应给断掉了,你喝得太多了。”

“不要啊。”Collins哀嚎了一声。

“现在交出你手里的‘人质’,我可以考虑放你的可乐们一条生路。”

小绑匪先生咬着下唇犹豫了很久,最后决定拼死抵抗到底,扭头就往卧室里钻,结果房子太小,Farrier又太过敏捷,一脚还没来得及迈进门,就被Farrier中途截住,人赃并获。

Farrier一只手就把Collins扛在肩膀上,另一只手悠哉地拎着抢回来的葡萄酒,绕着小房间转了一圈,最后把酒瓶放进一个有点高的橱柜里——对Collins来说有点高的那种。

“无耻!”Collins因为羞愤涨红了脸。因为Farrier放好以后还不忘提醒Collins:你已经知道酒放在哪里,可惜的是你够不着。

“你这是人身攻击!”

“我只是陈述客观事实,一点主观臆断都没有。如果你不服气,大可以自己够一下试试看,够到就给你喝。”

Collins气得直踢他,可是Farrier一只手就能把他治得服服帖帖,Collins只得在Farrier放他下来的时候泄愤似的在他的肩膀上狠狠咬了一口。

 

 

他们嘻嘻哈哈地打闹了半天,直到Collins的手机铃声响起来,Collins才打了个滚从Farrier身下钻出来去找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时Collins打了个手势让Farrier别出声。Farrier知道大概是Collins的姨妈打来的。

“怎么了?”看着Collins很不高兴地挂掉电话,Farrier其实也能猜出几分原因。

“姨妈要我现在回家,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讲。”Collins不情不愿地一边收拾包一边抱怨道“她要我无论如何都得现在回去,也不知道到底是有多重要的事,我明明之前告诉她这周末去同学家了……”

Farrier在Collins的头顶亲了几下安慰他。

“没关系,我明天去接你。”

“本来我们今天晚上就可以一起度过的……”Collins噘着嘴,一头倒Farrier怀里。

“别耍赖皮了,你姨妈还在等你。我明天一早就去找你,带你出去玩,好不好?”

“去哪儿玩?”Collins的眼睛都亮了。

“你想去哪儿?”

“游乐场?去游乐场好不好?我想坐过山车。”

“好,你想的话,我可以陪你坐一整天过山车。”

Collins雀跃起来,他在门口紧紧拥抱了Farrier十分钟才离开,Farrier看着跑起来的Collins很快消失在夜色里的背影,突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里仿佛只剩下了两件事:和Collins在一起,等Collins回来。

 

 

 

半夜的时候Farrier被电话吵醒,他迷迷糊糊地接起来,听见那边是Collins发闷的声音,Farrier立刻清醒过来:“怎么了?”

“Farrier……”Collins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把头埋进被窝里在说话。

“发生什么事了?”

“姨妈说,让我明天就搬出她的房子。”

Farrier愣住了,多狠心的人啊,毕竟是亲戚,居然这样欺负一个孤儿,连一天都不愿意多留,成年当天就让他卷铺盖走人。

“你现在来接我好不好?”

Farrier往窗外看了一眼,外面还一点天光渐亮的迹象都没有,手机上显示的时间也才刚过零点。

Collins紧咬着嘴唇也再压抑不住哭声,他的话和呜咽声一样含糊不清,Farrier努力分辨了很久才听清Collins一直重复着的,被不停流下的眼泪打碎的话语:

“带我走吧,Farrier,现在就带我走……”

Farrier没再说别的,他立刻起身换好衣服就往Collins那里去,一路上他一直在对Collins说话,他说:“别担心,我这就去找你。我马上就到了,很快了……再过一条街……”

哪怕Collins一句也没有回应,他还是一直反复地说着这些话,他知道Collins在听,他知道Collins需要这些。

最后他说:“我到了,在你窗前,出来吧。”

房间里黑暗而安静,附近所有的房子几乎全熄了灯,眼前的房子就像一个安静的黑洞,吞噬了一切声音和光亮,也吞噬了Collins,Farrier觉得自己甚至有一种打破窗子的冲动,只要能把Collins从这可怕的寂静中拯救出来。

窗户很快被打开了,Farrier看见Collins,像黑夜之中唯一的光亮,挣扎着想在被吞噬腐化之前逃离无底的漩涡。

Farrier接过Collins先递出来的一个小行李箱,不重,这就是一个孩子的全部的生活用品了。

Collins的眼神是混沌的,杂糅着恐惧,无助和迷茫,他红着眼睛踩上窗框,Farrier立刻把手伸给他,Collins握住Farrier温热的手掌,他的眼前不再是每个夜里都不得不对着的黑压压的天花板,而是Farrier和他背后的荧荧星光,这让他的眼神中闪现过一丝微弱的希望。

面前的窗框就像黑暗中的裂缝,让外面的光芒透进来,而这房间是一个壳。借着Farrier胳膊的力气,Collins脚下用力一蹬,像是从内而外打破蛋壳获得生命的雏鸟一样,整个人扑进Farrier怀里。

终于稳稳当当地抱住Farrier的一瞬间Collins就大哭起来,

“现在我只有你了,我再没有别的地方可去了,现在我在这世界上只剩下你了。如果连你也抛弃我,那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没事了,我在这儿,Col,我在这儿,不用担心了,我就在你身边。我绝对不会离开你的,我保证……别害怕,我的Col……Col……”

Farrier一遍又一遍地唤他“Col”,一遍又一遍地向他承诺着自己能承诺的一切。繁星为证。

 

“我想回家……带我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偌大世界之中他们只剩下彼此。

 

 

大概是被一夜间发生的事情折磨得太过疲惫,Farrier把Collins带回去之后两人倒头就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过了早上九点。

什么事都不能影响Collins要去过生日的激动心情,他像是完全把半夜前的事情忘了,早餐时就兴奋难耐要拉着Farrier出门。

“等等,等等……”Farrier把Collins摁回椅子上。“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什么问题?”

“你……会骑自行车吗?”

“当然。”Collins仰起头,看着好像有什么话堵在嗓子里的Farrier,眉毛一挑,就看透了Farrier的心事。

“你送我一辆自行车做生日礼物?”

“不完全是,”Farrier有些紧张地揉了揉鼻子“跟我来吧。”

Collins跟着Farrier到了楼后,摩托车放在那里,用一块黑色的防水布盖着。

“去看看。”Farrier轻轻推了下Collins的背。

得到许可后Collins立刻激动地跑过去,扬起胳膊掀开了遮得严严实实的防水布,

“哇!”

Collins大叫了一声,随手扔掉了那块布,他兴奋地扑到那辆黑色的摩托车上,左摸摸右看看,喜欢得不得了,车把上还挂着一个头盔。Collins把头盔戴上,转过头对着Farrier:“怎么样,是不是很酷?”

“太酷了,先生。”Farrier靠着外墙站着,他知道自己选了个特好的礼物,他为Collins的开心而开心。

Collins兴奋地绕着车转了好几圈才反应过来差了点什么,他又跑回Farrier那里,笑嘻嘻地伸手。

“钥匙!”Collins的声音甜得像是被糖水渍了一整夜。

Farrier摘下Collins的头盔,低下头就把Collins揽进怀里拥吻,Collins带着早餐喝的牛奶的奶香味儿,Farrier痴迷这样的Collins,他禁不住一直说着:Col,我喜欢你,我真是太喜欢你了。

“我也喜欢你。”Collins摸到了Farrier手里的钥匙,也不在乎Farrier还放在自己后腰上的手,拿到钥匙转身就要走,十分无情。

真是个没良心的小混蛋啊。

Farrier苦笑,但一点儿也不真生Collins的气。

 

Collins把车推到路上,试着发动了摩托,发动机的轰鸣声让Collins更加蠢蠢欲动,Farrier帮他把头盔戴好,低声叮嘱了几句小心汽车和行人,鼓励得拍了拍他的背,然后就向后退到路边。他蹲在路边看着Collins骑着摩托绕着整个街区转了一圈又一圈,那股兴奋劲还是一直没消退。

他看起来像是能一直转三天三夜。

Farrier觉得高兴又无奈,Collins这样喜欢这份礼物当然是好,但再这么下去他们怕是连午饭都赶不上吃了。

趁着Collins沉迷的工夫,Farrier又回想起昨天夜里的事情来:现在Collins算是正式搬到自己家和自己同住了,突如其来的同居让Farrier担心,他不知道他们的关系是否已经稳定到了可以一起生活的程度,如果他们的爱情不足以承受琐碎的磨合导致关系破裂,那Collins要怎么办?他就真的无家可归了。但他随后又安下心来,他们白天去往学校和工作场所各奔东西,只有晚上会待在一起,时间并不会比以前长很多,更何况Collins马上就要去念大学,他们还有距离和机会可以慢慢摸索很多事。 

除此之外他要担心的就是开销问题了,一日三餐多一副餐具,双倍的水电费,这些他还能勉强应付得来,可是Collins的其他开销要怎么办?添置衣服鞋子到底是小数目,但是大学学费可不是。

Farrier十分怀疑Collins的姨母在这个时候把他扫地出门就是为了免去自己给Collins付大学学费的责任,谁都可以对他和他的前途不管不顾但是Farrier不能。Collins的成绩优异,Farrier不可能会劝他因为拮据放弃这个太过宝贵的机会,他将来可以成为建筑师,可以成为律师,甚至可以在华尔街工作,这一切都是无限可能。Farrier不知道Collins的父母留下多少遗产,有没有给他准备大学信托基金,但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会想办法供Collins读完大学。

但是想得容易,他去哪儿能弄到足够的钱呢?

 

摩托车的轰鸣声由远及近,Collins又兜了一圈回来了,但这次他停在了Farrier面前。

“我能骑摩托去游乐场吗?我可以载你。”

“如果你载得动的话。”Farrier心里清楚知道,自己比Collins重不少,Collins的胳膊又不够健壮,自己坐上去的话Collins肯定握不稳车把。 

果不其然,Farrier刚坐上去,Collins手里的车把就有点飘了。

“你载不动我。”

“可是我很想出去炫耀一下这辆车,它太拉风了!”

“那我来载你。”

Collins虽然知道这是个更为合理的提议,但他还是为此小小地伤到了自尊心。不过最终他还是同意了。

Farrier回去取了另一个头盔来,这本来是作为头盔坏掉后的替补,或是Collins想载同学一起的时候准备的,没想到他是第一个用上的。

 

 

Collins真的拉着Farrier坐了五次过山车,Collins心满意足直呼过瘾,Farrier倒是差点把刚吃的热狗吐出来;然后倔强的Collins在射击摊位打了二十分钟靶子愣是没拿到一个安慰奖,最后Farrier面对Collins可怜巴巴的期望眼神,硬着头皮接过Collins双手呈上的枪,包圆了一二三等奖。

Collins把二等奖的独角兽玩偶作为报酬慷慨地给了Farrier,自己抱着半人高的毛绒绒大熊玩偶嘿嘿笑着不撒手。

三等奖是一个熊耳发箍,Collins戴上的样子毫不违和,就像是本来就存在一样那么可爱。Farrier只顾着用手机偷拍他小熊软糖似的男朋友,随口应了Collins想再坐一次过山车的请求,结果等Farrier第六次从过山车上下来的时候,他整个人头晕脑胀地瘫倒在长椅上,Collins买了冰矿泉水给他,可是他看起来还是脸色苍白。

“你还好吗,Farrier?”

并不好,亲爱的。

Farrier脸色难看,甚至说不出话来。

Collins陪着Farrier坐了一会儿,他让Farrier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他希望这样能让Farrier好受一些。

“爸爸妈妈的律师刚才给我打电话了,就在我去买水的时候。”

Farrier动了动,这是他目前能做出的最大的反应了。Collins知道Farrier想知道详情。

“他说我今天成年了,姨妈对我的监护关系也已经解除了,这是她之前就告诉过他的——她只做我的监护人到十八岁。”

Collins被迫想起昨天夜里的事,他还不得不去重新面对被抛弃的恐惧和对突然发生的一切的难以置信。

“但好事是没有监护人后我就可以自己处理自己的财产了,准确地说,是我父母的财产。我其实并不是很清楚财产的问题,一直都是那个律师代为打理,他让我今天去找他,好把遗产的事情给我交代清楚。毕竟从今以后他的委托人就是我了,而不是我的父母。”

Collins并没有因为即将得到遗产有一丝兴奋的迹象,他的语气很平淡,甚至是低迷。

“那很好……”Farrier稍微缓过来一些,能说点话了。

“我本来想今天就去找他,可是现在你这么不舒服……他等会儿就要下班了,我打个电话给他改约明天吧。”

Collins刚拿出电话,手就被Farrier摁住,力道很轻,但是他明白了Farrier阻止的意思。

“你去吧,我好多了,不用管我。”

“可是你的脸色还这么不好……”

“我会缓过来的。你快去吧。这也算是你的成年礼物,去把属于你的东西拿回来吧。”

“我不想去……Farrier,我以前总是骗自己,假装爸爸妈妈没有真的离开,他们只是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接我,或许就在哪个我意想不到的时刻,我就能回家了……但是现在我得去接受他们的遗产了……他们不会再回来了……我没有家了,我再也没有依靠了,我再没有可以后退的地方,不会有任何人能像爸爸妈妈那样永远支撑着我的后背……我真的没有家了。”Collins在Farrier耳边小声说着,眼泪随着他睫毛的每一次扇动滚落下来,泪水很快再次浸满发红的眼眶。

“Farrier……我害怕见律师,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没有人陪着我,没有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做,我不想去面对这一切……我连突然被扫地出门都会完全不知所措起来……我不想独自面对这个世界,我宁可永远都是未成年。”

Farrier握紧了Collins的手。

过了很久,直到Collins在Farrier耳边的呼吸恢复平稳,Farrier把Collins的头摁进自己怀里:

 

“你总得长大。”

 

“必须是现在吗?”

“成长的时机从来不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如果我逃避呢?”

“它会追上你。”

“这太可怕了。”

“很可怕,但不会有你想象的那么可怕。这只是一个小考验,通过了以后就不会为此烦恼了。”

“如果我没有通过呢?”

“那你就要一直被这样的恐惧折磨,直到你通过。”

“我不觉得我能通过,不管什么时候。”

“Collins,你得面对它,站起来,直面它,然后击败它,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难。”

“你会陪着我吗?”

“我会陪着你,可我没办法替你打败这一切……你要知道,如果可以,我真的很想替你解决一切难题,好好地保护你,哪怕天塌下来我都想帮你顶着,可是……可是我不想你一生都这样做高塔里的公主,你可是王子不是吗?你是手持利剑,要去和巨龙搏斗的勇士啊,只有你能打败你的世界里的恶龙。”

“让恶龙把我吃了吧。”

“别说傻话……”Farrier揉了揉怀里的小熊。“你得独自一人面对世界,很残忍,但是你会习惯的。”

Collins握紧了拳头,他点点头,终于下定决心。

“那我现在去见律师。你一定要好好休息,一定要休息到一点儿也不难受了才能起身,不然很危险。”

“我知道。”Farrier摸了摸Collins的脸蛋,这没能抹去一点Collins的担忧。

“我能照顾好自己,放心吧。我已经照顾自己这么多年了。”

Collins抵住Farrier的额头:

“在家里等我。”

“好。”

得到肯定回答后Collins露出一个微笑,他捧住Farrier的脸,亲吻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开,Farrier知道Collins会成为一个勇敢坚强的小王子,或者他已经是了。

 

 

 

Collins是跑回来的。

傍晚的时候Farrier在楼下一边抽烟一边等Collins回来,他发给Collins的短信都没有收到回复,他有些着急,但不担心,他知道Collins能处理好的。

Farrier远远地看见Collins在往回跑,他也往对向走着,他的脚步越来越快,直到Collins一头撞进他怀里。

“你忘带钥匙了吗?”Collins气喘吁吁地问。

“我在等你回来。”

Collins笑了,他把额头上的汗蹭在Farrier衣服上,然后紧紧抱住Farrier。

“好消息:爸爸妈妈之前一直在给我存大学教育基金,那里面的钱足够我整个大学期间的学费。”

“那太好了。”Farrier打从心底替他高兴,没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好的了。

“现在我是个成年人了,真正的成年人。”

“当然。”

“所以我能喝昨天晚上的那瓶酒了吗?”

“想喝多少都行。”Farrier理了理Collins汗湿的短发,霞光映在他的金发,他的额头,他的鼻尖,他的脸颊,还有他的眼中。Farrier清楚地看见,他的眼睛里有明亮的光,像是燃烧着的火光,那火光来自他的成长,来自他的心,来自他的灵魂深处,光芒灼人,能照进所有黑暗的角落,也足以将背后一切噩梦似的过往焚成灰烬。

 

————————TBC————————

 

 

 

 

 

 

所以那天晚上他们什么都没发生的原因是因为Collins喝多了直接倒了OTZ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