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的手(9)

现代AU
地下拳手Farrier/高中生Collins(暂时)
一口气更了1w2+累的吐血_(:з」∠)_大家久等啦。
写了一个礼拜终于把车开起来了,但是肉好柴,不好吃_(:з」∠)_那些能炖出鲜美可口的肉的太太一定都是仙女下凡_(:з」∠)_
后半部分的车在评论的wb外链里
写试衣服的时候我脑子里全都是P6里BAFTA红毯的老邓以及那个紧绷的衬衫,我疯狂嚎叫。

——————————

“我觉得它们看起来都差不多。”
“差得多了,年轻人。过来试试这件?”
Collins瘫倒在商场的沙发椅上,他身上已经穿着一套礼服,而且刚才被Farrier逼着换过五六套了。他觉得反正都是白衬衫黑外套有什么区别,但是Farrier对礼服的执念比他想像得要深,他觉得第一套就已经很好了,可Farrier说这个版型的礼服应该全部被非人道毁灭。
Collins莫名庆幸自己不是个小姑娘,女孩儿的礼服款式多得眼花缭乱,Farrier可能会把自己摁在这里试十天半个月。
“只是参加毕业舞会的礼服,不用费这么大力气找也可以的。”
Collins有气无力地说。
他十分钦佩Farrier一手拎着两套选出来的礼服,另一只手还在衣架上不停翻找,他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审美疲劳,而且耐力惊人,毕竟他已经连续找了一个多小时还没有一丝需要休息的意思。
希望他在床上也能有这么好的体力和耐力。
Collins的想法不自觉地就往危险的地方滑去。
原谅他还是个处男就满脑子污秽想法,毕竟他已经满了十八周岁,但他的男朋友却在这方面比虔诚的基督徒都老实,连一点动手动脚的意思都没有,更别提他期待已久的“性骚扰”。
就像那个圣诞节后把他摁在床上急切亲吻的人不是Farrier似的。
Collins一想到这事就要翻眼睛,这时Farrier突然转向他,幸好Collins的表情管理足够快,没让Farrier看到他色咪咪地盯着他的猎物流口水的样子。
“过来。”Farrier看着小孩儿撅着嘴,一副撒娇似的耍赖样,要不是手里东西太多,他现在就想过去把Collins举起来抱着他转圈。
Collins不情不愿地挪过去,接过Farrier递给他的衣服,他抱着衣服磨磨蹭蹭地不动地方,等着Farrier给他一个安抚性的吻,可是Farrier很快就把他忘了,转过身重新去翻那些衣服。
Collins觉得妒火中烧,是的,他嫉妒那些吸引了Farrier全部注意的衣服,嫉妒每一个被Farrier碰过的衣架。
“你看起来就像在选结婚要穿的礼服。”
Collins原本只是想呛他认真投入得过了头,但这话在Farrier听起来就像他们要结婚了似的。
Farrier没说话,也突然不动了。Collins还以为Farrier生气了,刚有些后悔地想哄一哄他,结果一抬头就看到Farrier的耳朵尖红得像要滴血,窃喜立刻取代歉意占满了整个心房,Collins赶快在自己还能憋住得意的笑的时候抱着衣服跑进了试衣间。
Collins从试衣间里出来的时候Farrier就在外面等他,手里没再有其他的礼服了。
“我猜你已经挑光了店里所有好看的礼服了。”
“差不多。”Farrier的耳朵不再红了,他看起来十分平静。
“这套怎么样?”
“很好看。比之前的都要好。我觉得这套就可以了。”
“衬衫会不会有点太普通了?”
“普通?”
“就是……不怎么修身。你记得Alex吧?我看过他选的礼服了,张扬得像只开了屏的花孔雀。”
“你想比他还惹眼一点?”
“谁不想在毕业舞会上多出点风头呢?”
Farrier笑了,拍了拍Collins的头。
“等着。”

过了几分钟Farrier就拿着一件衬衫回来了,Collins在试衣间里鼓捣了好一会儿,终于探出头来“Farrier,这有点太紧了。”
“出来看看。”
那件衬衫非常,非常紧地贴在Collins的身上,紧紧勒住他的腰腹,Collins痛苦地咧着嘴,像要哭了。
“你为什么不穿外套?”
“你想让我死吗?”Collins想立刻逃回试衣间,但是Farrier及时揪住了他。
最后Collins在Farrier的威逼利诱下穿上了外套,Farrier露出惊喜的神色,他把Collins拖到全身镜前面,
“哇哦。”
Collins的眼睛都亮了。
不是他自恋,但是,这也太他妈帅了吧。
“好看极了,小王子。”
“可是这……真是太紧了……我都要喘不上气了。”
“你以为花孔雀是那么好当的吗?”Farrier笑出声,把下巴抵在Collins头顶,手臂圈住他的腰。
“别,别碰我的腰,我怕我会崩掉扣子。”
Farrier的手不再乱动了,但是他还是迷恋地看着镜子里映出的Collins,他从头到脚地打量着,似乎在努力记下每一个细节,挺直的肩膀,腰线的弧度,露出的一段衬衫袖口,服帖的领带,还有那双很细很直的腿。
Farrier竭力去记住这一切,希望能把Collins这个样子永远刻在自己的记忆里。
“你真好看。”
“谢谢,我能把它换下来了吗?”
Collins真的觉得自己要死了。
“希望婚礼那天你也能穿得这么好看。”Farrier在他耳边说。
Collins的脸立刻烧起来,从耳朵尖红到脖根,Farrier挺想解开他衬衫的两颗扣子看看他的锁骨和锁骨以下是不是也一样染上淡粉色的红晕。
他居然说得真像有婚礼那么一回事似的。
“去换下来吧,然后我们去给刚才那套结账。”其实Farrier还没看够,他大概永远都看不够,但是Collins看起来那么可怜兮兮,他不能为了对美丽一时的贪婪让他的小可怜现在就被衬衫勒死。

Farrier手里抱着Collins的牛仔外套等他出来,想起刚才在外面给Collins买冰淇淋找的几张零钱。
他从Collins外套的口袋拿出钱包,把那些纸币折起来放进里面——Collins从不要他的零花钱,所以Farrier有机会就在他的钱包里偷偷塞几张零钱进去。他不知道Collins拿到多少遗产,不知道那些钱够他花多久,但对于一个孤儿来说当然是尽量省着花,能撑的时间越长越好。
无论如何,Farrier希望Collins能过得不那么紧巴巴的,哪怕只是能让他多买点零食。
小男孩儿永远记不住钱包里剩下多少钱,一直都没发现过。

Farrier无意窥探Collins钱包的内容,但除了钱和银行卡,那里面多出什么都突兀得太过显眼——
比如安全套。

Farrier两支手指把安全套夹出来,认真看了包装上的字才敢确认这真的是套子而不是什么同学故意放进来的整蛊道具。
Farrier的手都发抖了,他们还没做过,为什么Collins会随身带着套子,他们又不会用上。
这是给谁准备的?
一个礼拜前还没有,大概是新放进去的。
Farrier的整个身体都在发抖,他努力回想这一个礼拜Collins有什么异常,把每一个细节都翻出来反复琢磨。他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干了,他几乎要直接跌坐在地上。
Collins,Collins,Collins。
他那样珍视,那样爱护的小王子,他最珍贵的宝贝。
Farrier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他有过小嫉妒,但从未有过真正的怀疑和动摇,他像是第一次意识到这点似的:他的世界里只有Collins,但Collins不是。
Collins才18岁,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才刚刚开始,五彩斑斓的未来巨幕才刚刚向他展开,绚烂的世界等着他去探索经历,凭什么现在就要被束缚住手脚。

Farrier觉得自己正在失去理智,虽然他在这段感情里畏手畏脚,生怕自己投入过量的感情压垮眼前泡影似的美好——一旦Collins离开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但是他似乎又从未真正相信过这种可能性。他一边假装大度地觉得自己可以接受一切,但事实他根本接受不了。只是想想就要嫉妒得发疯了。

“Farrier?”
Collins从试衣间里出来看到Farrier脸色苍白地靠在墙上,伸出手想去摸摸Farrier的脸,结果被他一个偏头躲开了。
“你怎么了?”Collins觉得奇怪,几分钟前Farrier还好好的,然后他看见了Farrier拿着他的钱包,手里紧紧捏着他前几天刚放进去的那片安全套。
“有什么我该知道的事吗?”Farrier的声音都在颤抖。
“提前准备充分总好过临场手忙脚乱。”Collins看见Farrier眼中的愤怒和难以置信。但他很冷静,完全没有秘密被撞破的羞耻感。
“我知道,我们现在挺好的,已经有了一个安逸的舒适圈,每天都很快乐,好像一切都不会有什么改变,可以一直这样下去似的。但是……但我觉得,我们不可能维持住现在的样子,我们不能原地踏步,我们只能更加亲密,或是慢慢厌倦疏远。而现在我们很好,很稳定,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向着更好,更亲密的方向发展。
我考虑了很久,不是一时冲动那种,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可以接受更进一步的关系了。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Farrier,我不知道你一直迟疑的理由,但我想让你知道,在你也觉得可以接受的时候,你随时都可以使用它。”
他从Farrier手里拿回安全套和钱包,把它重新装回去。

他说准备好了。
Collins的话像一股凉丝丝的水流流进Farrier心里,熄灭了他心里所有的嫉妒和怒火。
Farrier一直把Collins当小孩儿了,他觉得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太容易鲁莽行事,不希望Collins因为一时昏头做出会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他在安全距离之外给Collins冷静的空间,希望他能考虑清楚后再做选择。
就好像Collins是一枝美丽却幼嫩的玫瑰花,而自己是一只骇人的凶猛野兽,那口尖利的牙齿能太轻易地把他最珍爱的玫瑰撕成碎片。为了保护Collins,Farrier用玻璃罩把他的小玫瑰罩起来,不管是风沙飞尘还是狂风骤雨,任何来自外界的伤害都别想触碰到他,包括Farrier自己。

“无论如何我们总得有这么一天吧,还是说你有什么毛病?”Collins瞟了一眼Farrier两腿间。
“我还以为……”Farrier有些尴尬地蹭了蹭鼻尖。
“以为什么?”
“不,没什么。”
“告诉我,你以为什么?”
“我还以为……这是你给别人的……”Farrier声音弱下来很多。
Collins差点就要揍Farrier了。
Farrier清楚地看见Collins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连拳头都握紧了,仿佛随时都会砸在自己脸上。
Farrier知道自己就算挨揍也是活该。

但Collins的拳头在最后落到Farrier脸上的时候还是缓缓地松开了,他摸了摸Farrier的头,轻声说道:
“对我有点信心,也对自己有点信心。”

他的小玫瑰长大了。
他的话里充满着坚定的力量,又是这样温柔。

在那之后Farrier陷入了一段惊慌期,已经持续将近一个礼拜,Farrier一直以为只有快要结婚的人才会有这种焦虑感,他晚上故意回来得很晚,说是有工作,Collins想等他回来,可总是熬不到后半夜就睡着了。后来事态变本加厉,Farrier早出晚归,一天之中Collins甚至一眼都见不到他了,这让Collins近乎崩溃:只是想更进一步就焦虑成这个样子,将来他们要是真的要结婚了可怎么办!
Collins想要帮他疏解这种紧张,他觉得他们可以好好谈谈,就算谈到最后Farrier无论如何都接受不了下一阶段,大不了他们可以再缓缓,可Farrier根本都抓不到人!
Collins最开始觉得有点好笑:当初是谁要给自己空间,结果最后最需要空间的还是Farrier自己。但渐渐的Collins动摇了,他开始怀疑起来,怀疑自己也怀疑这段感情,或许Farrier根本不是什么焦虑逃避,而是本来就没有想过认真,又被逼到这一步,没有办法只能用冷处理告诉Collins自己的答案——我觉得还不是时候。
傍晚的时候Collins给Farrier发短信问他什么时候回来,得到的答复依旧是会很晚回来,让他自己先睡。
Collins订了披萨外卖,他一般都是留一半晚饭给Farrier,但是他今天突然没了胃口,他在想Farrier,他想等Farrier回来和他一起吃晚饭。
他只能陆陆续续地给Farrier发了一堆短信。
Collins把披萨放在桌子上,坐在沙发上盯着盒子发愣了很久。他以前不是没等过Farrier晚归,但是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过。最后他终于忍受不了客厅里的寂静,Collins跑进卧室,扑到床上,紧紧搂住床上摆着的上次在游乐场赢回来的等人高的大熊,把头埋进熊的怀里。他对这只熊说过很多心事,包括他有多喜欢Farrier,这只熊是他唯一的朋友了。
他有时会偷偷叫这只熊Farrier。
“Farrier,和我说说话好吗?”
毛绒绒的熊当然没有回应。
短信也没有收到回应。
刹那间Collins全部的委屈和担忧涌上眼眶,他攥紧了熊的毛:
不行就不行,有什么可怕的,我又不会吃了你。只要你别丢下我一个人。

Farrier后半夜回家的时候卧室的灯还亮着,从门口看Collins已经抱着熊睡着了。

没有吵醒他。
Farrier松了一口气。

Farrier坐到沙发上,翻手机里Collins发给他还没来得及看的短信:

“今天能不能早点回来?”
“我想和你谈谈。”
“我好像已经有一个世纪没有见过你了。”

“FARRIER!!!!”
“你为什么故意躲着我?”
“别这样丢下我一个人在家。”

“我离家出走了,高地人永不为奴,再见!”
“FREEEEEEEEEEEEEDOM!!!!”

“我留了披萨给你,放在桌子上了。”
“我都回家了,你怎么还没回家啊?”

“你不想更进一步也没关系,我们可以维持原样的。”
“你不用觉得有压力,我不会给你压力的。你只要回家,然后我们就继续保持从前的关系就好了。”
“还是你在为我那天开的玩笑生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很抱歉。”

“就算你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也不会介意的!你不要自卑,没关系的!”

“早点回家吧,我等你回来。”
“你再不回来我就要被外星人抓走了!!!!”

“我很想你。”

Farrier觉得又好气又好笑,他打开桌子上放的披萨盒,发现里面已经冷掉的披萨一口没动。
他把披萨盒合上,想去悄悄地亲一下他差点被外星人抓走的Collins,所以他踮着脚凑过去,刚低下头就发现Collins在睡梦中小声抽泣了两声,他的脸颊上还留着泪痕。

Farrier的心突然像被揪住一样疼了。

他不敢想象Collins一个人缩在房间里一边憋着眼泪一边假装出可爱开心的样子给他发短信的时候心里有多难过。

他让Collins独自一人承受太多了。

Farrier关上卧室的灯,尽量安静地进了卫生间,他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有汗迹,还有已经凝血的伤口。
他撩了一泼冷水,再抬起头的时候,仿佛能在镜子里看到之前许许多多的清晨和夜晚:Collins非要在他洗漱的时候也挤进来,过一会儿又嫌两个人在一起地方太小转个身都费劲,嘴里咬着牙刷就去骚扰Farrier,作势要把Farrier赶出去,可是等Farrier真的要出去的时候他又踩住Farrier的脚不让他走,然后Farrier就会用冒出胡茬的脸用力去蹭Collins娇嫩的小脸蛋,蹭到Collins哭唧唧地求饶为止,每次Collins都会埋怨地摸着脸上被蹭红的那一块瞪他。

他对他这么好的Collins做了什么啊。
Farrier扶着洗手池蹲下来,他觉得有些反胃,呼吸困难,大概是今天对面拳手下手太狠了。

Collins从来不怕什么洪水猛兽,可是那本意是为了保护他才放上的玻璃罩伤害了他。

Farrier突然迷茫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也不知道他现在做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一周去两次俱乐部,心甘情愿地挨人的拳头,在俱乐部的卫生间里呕吐,带着一身伤回家。
这周他因为焦虑甚至去了四次。
就为了打进银行卡里的那些数字吗?
只是维系生活的话,他没有那么需要它们。

他一度以为Collins是他全新的希望,是他梦境里对幸福的憧憬的具象化,他想努力赚钱,攒很多很多的钱,带着Collins离开这个地方,去哪儿都好,他已经受够这里了,不是说这里有什么不好,但痛苦回忆带来的细碎折磨才最让人绝望。
他想离开这儿,去很远很远的,有无限可能和光明未来的地方去。Collins为他的生活带来无数的可能性,除了酒精,除了枯燥得像是被复制的每一天,除了他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无数个不眠之夜。他眼前持续太久的黑暗中出现了光亮,只要Collins在他身边,他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他的世界会明亮起来,充满希翼,像是童话故事的结局,最后他会得到幸福的。
Farrier很后悔,他太后悔了,他后悔没有早点告诉Collins其实自己爱他,超越这世界上的一切,甚至愿意为此献出自己整颗跳动的心脏。
他曾经对这世上的一切感到绝望,甚至想要因此放弃自己的生命,但现在他想活,他想为了Collins而活。
他一直不敢告诉Collins这件事,他知道自己的爱太深太沉了,他担心这反而会伤害Collins,Collins会惊慌失措,无所适从,最后从他身边逃开。

他这一周都在为了这件事做心理斗争。

Farrier不想再止步不前,从最开始到现在,在这一年多里,在Collins坐在他家门口的台阶上的时候,在Collins抱着他的时候,在Collins亲吻他的时候,在Collins在他怀里睡着的时候……
他想,Collins从来不会为靠近自己而害怕,那么如果自己小心地向前挪一步,应该也不会太吓到他吧?

Farrier的膝盖压上床垫的时候Collins突然惊醒了,他一直没睡熟,一点轻微的响动都会把他吵醒。
“Farrier?”
Collins一个激灵坐起来,借着窗户映进房间的月光一把拉住Farrier的胳膊,生怕他突然消失似的。
“做噩梦了吗?”
Collins一动不动,也没有回答。
“睡吧,听话。别害怕,我陪着你。”
Farrier刚想揽着Collins躺下,Collins突然像只扑杀猎物的豹子迅猛地把Farrier摁倒在床上,他紧紧抱住Farrier,尖利的小虎牙狠狠咬住Farrier的肩膀,指甲隔着衣物布料也几乎都要陷入Farrier后腰的肌肉里。
“啧。”Farrier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他现在真像被捕食了。
“Collins,Collins,放开我。”
Collins丝毫没有松嘴的意思。
“Collins,你弄疼我了。”Collins的力道有些迟疑,然后他缓缓地松开了牙。
“你不走了?”
“我就在这儿。”
Collins压在Farrier身上不准备下去的意图很明显,Farrier觉得这个姿势不方便进行一场十分认真的谈话,所以他撑起身子坐直,卡着Collins的腰把他提起来一点,让他在自己腿上坐正。
“介意我开灯吗?我想和你认真谈谈。”
Collins摇头。
Farrier伸手打开了床头上的台灯。
看着Collins红着的眼圈和憔悴的神情,Farrier心疼得更厉害了,他的拇指指腹擦过Collins眼睛下因为缺少睡眠带来那片乌青。
“你想和我谈什么?”
Farrier想说很多,他想说你不要害怕,我的想法自始至终都和你一样;他想说能遇见你我很幸福;他想说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我想我们的关系可以更进一步。但是当他注视着Collins眼睛的时候,他突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高估了自己对情感的控制力,那些感情没有像他计划中那样点到为止地适当流露出一点点,压抑已久的感情终于得到一个小小的宣泄口,决堤似的涌出来,甚至冲破了那看似坚不可破的心理防线。
“Farrier?Farrier你怎么了吗?”Collins慌张起来,要不是他手忙脚乱地去给Farrier抹掉脸上的眼泪,Farrier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哭。
“是我把你咬疼了吗?”Collins有些愧疚地去查看Farrier肩膀上的牙印,发现上面正渗出一些细小的血珠。
“不用管……”Farrier把Collins的脸扳正,他哽咽了一下,又低下头不敢直视着Collins的眼睛。
“要是更进一步真的让你压力这么大的话……那我们原地止步也是没关系的。”Collins语气里带着掩饰不住的失落,但他还是尽力对着Farrier露出一个微笑。
“不是的,不是的……”
Farrier轻轻捏着Collins那双连茧子都没有的软乎乎的手,之前想好的说辞成了一团浆糊,脑子里像是有岩浆在沸腾。除了一个劲儿的否认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那句他想却不能说出口的话哽在Farrier喉咙里,几乎要让他窒息。
在他重新鼓起勇气面对Collins之前,Collins先把头凑过来吻上Farrier。
他闭着眼睛,长睫毛扫到Farrier脸上,只是几个很轻的亲吻,Collins牵着他的手,让他们的手放在彼此心口,Farrier怔怔地一动不动,甚至忘了闭上眼睛,然后他对上了Collins缓缓睁开眼睛时露出的第一个最温柔的眼神。

Collins明白他的意思了。

不需要一句言语,不需要白纸黑字的字据,就在一个吻之间,就在一个眼神之中,Collins就什么都明白了。

Farrier的眼神完全泄露了那个他不敢说出口的秘密。

Collins甜蜜地笑了,Farrier是通过嘴唇上的触感知道的,还有那双弯起来的眼睛——Collins的眼睛里有细碎的光,就像有人曾经把世间一切明亮的色彩都倾倒进去。
Farrier感受到自己掌心覆着那块隔着睡衣布料的皮肤,皮肤之下的那颗心脏真实地跳动着,真实得一如Collins的存在。

【后面是车,走评论里有可戳的wb外链】

评论(12)

热度(65)

  1. ash九十柴犬糕 转载了此文字
    我再次为大家表演猛虎落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