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水中仙

渔夫Farrier×小王子Collins
一篇单身傻爸爸法带小孩儿的流水账
只是为了满足我underage的恶趣味和超想揉甜甜小宝宝才写的养成
纯糖小甜饼
——————————

Collins是被Farrier买回家的。
那时候Farrier也才是个二十出头的青年,攒了很久才攒够结婚的钱,本来是要娶同一个镇子一位朴实可爱的女孩儿的,两个人修葺一下自己的小房子,能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最好了,他们会拥有一个幸福温暖的家。就在他开开心心地筹备求婚的时候,却被一场大雨打乱了整个人生计划。

如果不是那场大雨他就不会在小饭馆里遇见抱着孩子进来躲雨的一个佝偻着背的老妇人,他不明白在那喧喧嚷嚷的饭馆里那老妇人是怎么就偏偏盯上他,老妇人神神秘秘地抱着婴儿坐到了Farrier的桌边。
“您看他,多可爱。”
老妇人把抱着婴儿的毯子掀开一个角,露出婴儿白嫩泛红的脸蛋和淡金色的发丝。
Farrier不明所以,没有作声。
“这是个可怜的孩子,他妈妈抱着他坐船从首都逃难过来,结果也不知道是害了什么病,在船上就病死了,我看这孩子孤苦伶仃的肯定也活不过几天,就先照顾了他一段时间。现在的世道可真可怕啊,真可怕啊,连国王的脑袋都在断头台上让人砍下来了,还有什么政府军,起义军的,首都都乱成什么样子了!我这么大年纪还得离开家出来避战!真吓人呀。”
老妇人看Farrier还不接话,话锋一转直奔主题——
“你看这孩子长得也好看,又年幼得什么都不懂,我年老体弱了,背井离乡出来手头也拮据,再养不动孩子了,您要是心肠好的话 就收留下这个孩子吧,上帝会保佑您的。”
Farrier皱着眉头,他可没有什么收养战乱孤儿的计划,站起身刚要走,老妇人一把拉住Farrier的衣袖,凑在Farrier耳边说:“这孩子是个美人胚子,您把他养大,到了年纪您自己留着或是卖到妓院里都可以,他能带给您的乐子和金钱会远比您付出的金钱多得多,我见过许多孩子从小长大,这模样将来肯定会是个极品美人儿,您就信我吧,我的眼光不会错的。”
这些话让Farrier觉得胃里一阵恶心,他坚决地挣脱了老妇人就要离开,但那老妇不知为什么锲而不舍地追着他到了门口。
“您再看看他,您再看看他,不然您一定会后悔的。”
老妇人急切地把孩子硬塞进Farrier怀里
Farrier厌恶地别过头去,不是对那个无辜的孩子,而是对那个卖别人孩子的恶妇。他刚想把孩子塞回去,但婴儿被这一来一回的折腾吵醒了,他难受得皱起脸,看起来像要哭了,Farrier心里一哆嗦,他可最怕孩子的哭闹尖叫了。但是那孩子没有哭,他紧皱的眉头缓缓平复,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那眼睛的颜色是蓝色,是天气最晴朗时海天相接处的蓝,让人一见到就觉得欣喜又平静。
Farrier不确定这么大的孩子是不是能看见东西,但是他懵懂的大眼睛盯着Farrier,从毯子里挣脱出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在空中挥舞着,像是想抓住什么。Farrier不自觉的伸出一只手指给他,立刻被那温热软绵的手紧紧握住。
“呀。”小孩儿开心地发出一个音节,然后甜甜地笑了,脸上印着两个深酒窝。
手指上的温度传到心里,那可爱的样子让Farrier的心都化成了一汪水。
老妇人看着这孩子讨Farrier喜欢,立刻接着说到:“这孩子喜欢您,您也喜欢这孩子 不如就把他留下吧,您心地善良,我怕是再也遇不见比您更适合收留他的人了。但是您也要知道……我孤身一人,带着这孩子一路上不容易,几乎花了我大半生活费!您看在这孩子的份上,能否给我这可怜的老人一点生活费呢?”

最后Farrier用了一半的积蓄留下了小孩儿。

所以,现在该给你起个什么名字呢?

Farrier把小孩儿抱在怀里,小孩儿一个劲儿地冲着他笑。后来他累了,哼哼唧唧两声就睡着了 。
这时候Farrier才终于能把他放在床上,腾出手来找一条干净的毯子。他尽可能轻柔地解开裹着小孩的破毯子,他身上穿的衬衣也脏得不行了,很明显没人在乎他舒不舒服,干不干净,只在乎他能卖几个钱。
小孩脏兮兮的衬衣摸起来像绸缎,Farrier本来当是个错觉,但他在解开上衣扣子的时候发现胸襟处除了几个脏手印留下的灰黑色的印记,还有用金线绣上的名字:Collins

“Collins。”
Farrier的手抚过金线的质地,以及柔软的衣料,他还从来没拥有过这样好料子的衣服呢,镇子上怕也少有人穿。
小孩儿可能是首都里哪个逃难贵族的孩子。

Collins是个好名字,非常好,他的父母一定很爱他。
Farrier决定尊重小孩儿父母的意愿,叫他Collins。
Farrier用干净毯子把熟睡的Collins包起来,没有惊醒他。然后他扔掉了破毯子,但留下了衬衣,Farrier把衬衣洗干净,用肥皂来来回回搓了好多遍,直到它干净如新。Farrier还有些笨拙地补上了衬衣上的几处磨损的漏洞。

Collins醒来的时候满屋子都是肥皂的清香和雨停后洒进窗户的温暖阳光。

后来Farrier找了医生给Collins做了身体检查,还拿了小本子认真的记下了医生的叮嘱,因为卫生差,Collins有一些轻微的皮疹,但不碍事,只要好好注意卫生很快就会自行痊愈的,还有营养不良,但这都是可以好转的。Farrier对带孩子一窍不通,但好在老医生耐心,给Farrier仔细讲了该怎么照顾孩子,喂他吃什么;
Farrier仗着自己长得好看嘴还甜,去磨了一个在别人家做保姆的女孩儿教他怎么给Collins洗澡,怎么判断他哭是饿了还是困了;
他还找裁缝给Collins做了几件小衣服,光是把那些衣服摆在手里就让人觉得要被萌化了;
衣服玩具食物,折腾一趟下来,Farrier的积蓄也不剩多少了,但他也不觉得发愁,他乐观地觉得没钱还可以再攒,只要自己勤快点,很快就会重新攒够修葺房子的钱了。
Collins又甜又讨喜,周围的邻居也都喜欢,所以Farrier白天出海的时候可以放心地把Collins托给几家邻居的夫人照顾。
Farrier站在甲板上,天气很暖,哪怕风大也不觉得冷。他觉得现在的日子愉快舒服,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他没办法向别的女孩儿求婚了。
Farrier看着晴朗天空下与海平面相接的那片蓝色,想起Collins,他很快把婚姻抛在脑后傻笑起来,已经开始期待晚上去接Collins回家,抱抱那个香香软软的小宝贝儿了。

————

Collins长大以后果然更好看了,他穿着在裁缝那儿新定制的最新款式的衣服,金色的头发带着顺滑的光泽,脸上白白净净的,真的像一个小天使了。
这么漂亮的男孩儿总是会遇上充满恶意的人,Collins七岁的时候不知道在哪被人盯上了,然后那人直奔Farrier家就和Farrier谈起价格。来的时候Collins躲在厨房里偷听,听见那人说要给Farrier好多好多钱然后带走自己,能比Farrier一年挣得都多。Farrier拒绝后那人也没有放弃,他说当初Farrier花大价钱把Collins买回来,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卖更多的钱吗?现在他出的钱比Farrier花的多二十倍,再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买卖了。
有一句话Collins听得真切:“你看你现在住的是什么房子?把他给我,你就能买一套更好的带花园的房子啊!”
听见全程的Collins吓坏了,虽然他知道Farrier并不是他的爸爸或是妈妈,但是他从来没想到自己是被买来还要准备卖掉的。他眼睛里浸满了泪水,躲在厨房门后发着抖,用手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早就顾不上Farrier之后说什么了。
Farrier把那人轰出去后心里还是满腔怒火,他不会卖了Collins,也不想卖掉他,毕竟他当初把Collins买回来就是害怕他会落到这种人手里,他一直把Collins当成小王子养,没想到居然还会有人来打他宝贝的主意。
Farrier撒气似的猛地拉开厨房门,直接就看到那个蜷成一团,一个人闷声流着眼泪瑟瑟发抖的Collins。这让Farrier的心一下就碎了。
“怎么啦,我的小王子啊……”
Farrier把Collins抱起来,轻轻拍着他的背,帮打着哭嗝的Collins顺气。
“不要……不要卖掉我。”Collins抽抽搭搭地说,鼻涕眼泪蹭了Farrier一身。“我会,出去工作,我会像Farrier一样努力工作,攒好多好多钱买有花园的房子……不要卖掉我,我不想离开Farrier。我不要漂亮衣服了,也不要玩具了,我会挣好多钱,比那个人的钱还多的钱……我……”
“别傻了。”Farrier把Collins的头摁进自己怀里,然后用袖子擦了一下自己的眼角。
“我不会卖掉你的,无论如何。”
“哪怕,没有……大房子?”
“我们的家已经很好了。”
“我会努力赚钱的。”
“不用,没关系,你现在每天开心幸福就足够了。”
“所以你不会把我给别人?”Collins抬起那张布满泪痕的小脸。
“我发誓,永远不会。”
“那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当然。”
“永远,永远不分开?”
“永远不分开。”Farrier握着Collins的小手,放在唇边亲了一口。“我向你保证。”
Collins终于破涕为笑,搂紧Farrier的脖子。
Farrier嗅着Collins身上的气息,觉得自己心中的怒火已经完全平复了。

晚上的时候Collins抱着一本童话书就钻进了Farrier的被窝,他在里面拱来拱去好久也没找到Farrier的胳膊,最后还是Farrier看着被子下鼓起来的那一大团东西再乱窜可能就要憋死了,直接掀开被子暴露了Collins。
“呀!”被发现了。
Collins自以为的“潜行”被发现让他觉得有点失落,但是Farrier一把就把他拎到自己怀里,抽出他手里的故事书,开始看上次读到哪一个。
Collins缩在Farrier的臂弯里,期待地等着。
Farrier很快找到了上次读故事结束的地方,收了收手臂把Collins抱得更紧,下巴抵在Collins的头顶,开始讲一只小狗的故事。
故事是一只孤独的流浪小狗,被很多人厌恶嫌弃,但他最后找到了一个小男孩,一个真心喜欢他,愿意照顾它的孩子,从此它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故事讲完了。Farrier把书放在床头柜上,刚要熄灭台灯哄Collins睡觉,却被Collins扯了扯衣襟。
Collins抬起头,一脸忧心忡忡地问Farrier:
“Farrier,我真的是你买来的吗?”
“当然不是。”为了保护Collins,Farrier想都没想就否认了。
“那我是像小狗一样被你捡回来的吗?”Collins看起来轻松了一点,但还是有些忧虑。
“不,当然也不是……你是……”
糟了。
Farrier从没想过怎么向Collins交代他的身世,他的大脑一片空白,偶尔有零星的念头都是他小时候看的童话书里的。
Farrier只能决定硬着头皮用童话蒙混过关。
“你是水里的精灵托付给我的。”
“啊?”
“那天我出海的时候天气非常不好,遇到了大风浪,我本来想着赶快回去,结果最后收网的时候发现网里有个特别好看的小孩儿……”
“是我吗?”
“是你。”Farrier亲了Collins一下。“然后啊,从水中出现了一个精灵,她说希望我能把你养大。”
“那我也是水里的精灵吗?”
“是啊,你就是小精灵。那个精灵还说,你会带来许多许多的幸福快乐。”
“所以Farrier现在幸福快乐吗?”
“当然。我现在幸福极了。只要能看到你,我就觉得非常幸福了。”
Collins捧着Farrier的脸,“啾”地在他脸上啄了一下“现在你有没有觉得更幸福了?”
“我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Farrier用鼻尖蹭了蹭Collins的脸,“现在睡吧,小精灵。”
Collins乖乖点头,小手臂紧搂着Farrier的脖子,又在Farrier的脸上亲了几口:“我希望Farrier能一直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带孩子比Farrier想象中费钱,直到Collins八岁的时候他才勉强重新攒够了修葺房子的钱。
Farrier拉着Collins的手带他去看新装修好的家,Collins一看到重新漆了外墙的漂亮房子兴奋地大叫起来,他张开双臂跳进Farrier怀里,在Farrier脸上使劲亲了一口,糊了Farrier一脸口水。

Farrier想,虽然是个哄Collins的小谎言,但“Collins能为他带来幸福快乐”对他来说却千真万确。

————

Collins14岁的时候已经长成了个纤细漂亮的少年,收到过无数姑娘的玫瑰花和飞吻,但他从没有心思去亲吻哪个姑娘,每天除了和朋友踢足球,就是穿着没有过膝的短裤和白色短袜在学校和家之间的那条路上奔跑往返。
没有人不爱Collins,整个小镇上的人都喜欢他,他已经不是那个奶里奶气地跟在Farrier身后跑的小团子了,但被人夸可爱的时候还是会红着脸害羞地躲到Farrier身后。
他已经不需要Farrier费力地熬米糊喂他,他不但能自己准备食物,还可以给Farrier做一些简单的东西,虽然只是些煮烂的豆子或是切得大小不一的土豆,但Farrier从不挑剔。
他十岁的时候Farrier就腾出了一间储物室,好好打扫置办后成了Collins自己的房间。但Collins只有在写作业的时候才在自己房间,直到现在他也习惯在晚上的时候钻进Farrier的被窝和他一起睡。Farrier要赶他回去就会委屈巴巴的说自己一个人睡会做噩梦,久而久之Farrier也由着他去了。

Dawson家的长子结婚时邀请了Collins和Peter一起做他的小伴郎。婚礼结束后男孩子们又闹了很久才在晚上乖乖回家,Farrier本来在家等得着急了,想着应该等Collins一起回来的,正担心的时候就被蹦蹦跳跳跑进家门的Collins吓了一跳:
“你怎么带着新娘的头纱回来了?”
“小Dawson夫人送我的!”
“上帝啊,你们可真能胡闹。”Farrier摇摇头,但还是拍了拍Collins的背。
“快去洗手,记得明天把头纱还回去。”
“嘻嘻。”Collins站在原地不动,拉住Farrier也不让他走。
“你看看我,好看吗?”
“好看好看。”Farrier敷衍地答应了两句,锅里还炖着奶油浓汤呢。
“Fa——rrier,你仔细看看我,像不像新娘子?”
“说什么傻话。”Farrier皱着眉头往厨房瞄了一眼,看汤还没有扑锅,就转回来看Collins,Collins金色的小脑袋蒙着两层薄纱,纱边还有精致的蕾丝花边,Collins的头发不算短,花环样式的发卡可以把头纱固定住。
那层白纱隔开了Collins和Farrier,Farrier觉得自己看不真切他的面容,让他觉得那不像是“他的”Collins,带着几分陌生的感觉。Collins的脸第一次看起来这样模糊却迷人,就像他们之间是林间迷蒙的雾气,自己是四处漂泊的旅人,而Collins是他在林间迷路时见到的神鹿——Collins的皮肤白得圣洁,那双他最喜欢的蓝眼睛就是纯透无瑕的蓝宝石。Collins是这样纯洁懵懂,童年之后未脱的稚气和少年蓬勃的生命力在他身上混在一起,诱发出一种青涩的魅惑气质。像是传说里被献祭给海怪的少女新娘,对一切一无所知:对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诱人气息,对他人注视着他的滚烫目光,和自己的一言一行将会引发的疯狂风暴。
“好看。”Farrier觉得自己口舌发干,像是要从喉咙里冒出火来。
“那你愿意吻我吗?”Farrier昏头昏脑地俯下身,隔着白纱吻了一下Collins的侧脸,就像他们一直做的那样。但那薄纱再柔软细致也抵不上Collins皮肤的触感,Farrier觉得嘴唇滑擦那纱的感觉留在了唇上,很烫,甚至是疼。
“Farrier,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什么?”
“你之前答应过我永远永远不会和我分开。他们说,结婚就是两个人在一起,连死后都会被肩并肩地埋在一起,这样连死亡都没法分开他们。所以我们应该结婚,然后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了!”
Collins边说边向前逼近Farrier,Farrier步步后退,直到撞在餐桌边上无路可退,这下他们的距离才真正意义上的缩短。
Farrier听见奶油浓汤“咕嘟咕嘟”沸腾的声音,也可能没听见,或许是那锅好喝的汤在Farrier脑子里沸腾了。
“Farrier,你不想永远和我在一起了吗?”
这还是那个“他从水里捞起来的小精灵”吗?这分明是个披上Collins的皮囊的塞壬。
“我想……但不是以这种形式,Collins……”Farrier喃喃地说。
“所以你不能吻我。”
“我已经吻你了。”
“我是说嘴唇相触的那种。”
“那不可以。”
“那我可以去吻别人吗?我可以吻Peter吗?还是Tommy?Alex?”
“停,停。”Farrier赶紧打住了试图用自己所有朋友举例的小孩儿“不可以,你不可以吻你的朋友们。”
“可是我看见Peter的哥哥吻新娘子了。”
“因为他们结婚了,只有结婚的人可以接吻,明白了吗?”
Collins眨巴眨巴眼睛“所以接了吻就是结婚了?”
“对。”Farrier又想起没关火的奶油浓汤,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闻到糊味,所以分了心去顾及其他,一不留神被小孩儿钻了空子。
Farrier推开Collins急着去厨房,还没走进厨房门就被Collins三步并作两步追上,Collins想拦住Farrier,结果一个用力过猛直接把Farrier推倒在地上,自己也失去平衡摔在Farrier身上。

Farrier看着半撑起身体,和自己距离近得鼻尖相碰的Collins,隔着两层纱都能看清他整张脸都涨红了,Farrier觉得自己也脸上发烫,甚至忘了磕到后脑勺的疼痛。然后Collins抓起Farrier的一只手,让他握住白纱边,引着他把他们之间唯一的阻隔揭开。
Farrier又能看清Collins的脸了。

这是我的Collins。

得到确认后Farrier没来由地松了口气,之前被蒙着纱的Collins搅得不得安宁的心神也平静下来,心里异样的感觉也很快消散了。
“Col……”
Collins很快用食指摁上Farrier的唇,把那些无关紧要的话挡在唇瓣之后。
然后他闭上眼睛,用自己的嘴唇替换了食指的位置。

过了半晌Farrier还没有动作,没有抱住他也没有推开他,Collins悄悄睁开一点眼睛,发现Farrier正困惑地看着他。
大概是青少年的羞耻心突然爆炸了,Collins的脸又红了几个度,然后他捂着脸发出一声哀嚎,一把扯下头上的头纱扔在Farrier脸上就跑了,留下Farrier一个人躺在地上,脸上盖着头纱,不明所以地听见小孩儿逃跑的脚步声和重重摔上房门的声音。

最后那锅奶油浓汤还是糊了。

晚饭的时候Farrier去敲Collins的房门叫他吃饭,结果换来的就是Collins隔着门骂的几句脏话,还说他是混蛋,是笨蛋。

Farrier一边刷着留下黑糊糊痕迹的汤锅,一边怎么也想不明白Collins怎么就突然开始骂他了,而且有时间他得和Collins谈谈他的言辞问题了,从Collins嘴里蹦出来的那几个词可不怎么好听。

青春期的孩子真是让人搞不懂。

Farrier叹了口气,更用力地去和那些粘在锅底烧焦的胡萝卜和土豆做斗争。

——————FIN——————


柯宝色诱失败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太熟了……就,亲情占的份额太大了所以……GG了
想把Farrier的心态从慈祥老父亲扭转成未婚夫还需要继续努力呀Collins【doge】
没有后续了_(:з」∠)_成年人谈恋爱哪有逗小孩儿有意思( ´艸`)嘿嘿嘿

评论(10)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