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蒂凡尼的早餐AU(完结)

事情发展到这里已经和电影情节没啥关系了😂
本来想先填别的坑没想到一口气把这个大纲文搞完了😂(还搞了这么多ORZ
说是大纲灭文也已经成为半成文了😂
无论如何还是沙雕文的本质,图个开心,没啥逻辑,疯狂OOC,望食用愉快✧٩(ˊωˋ*)و✧
一个沙雕小品文希望大家都能看得开心呀~

——————————

后来过了一段时间,Collins和Farrier的关系也更近了些,会邀请彼此去自己举办的聚会,平时见了面也会多聊几句。要是赶上有几天白天没在走廊碰见,Farrier就在晚上和金主吃过晚饭后从窗户翻到Collins家,也没啥事,就是撩闲。
他们俩的关系很微妙,不只是邻居,却又不知道该把对方放在哪个位置上合适。他们没睡过,但是接过吻,第一次是因为Collins被催稿催得头秃,Farrier坐在书桌上悠哉地说你太紧张了,越焦虑越写不好。Collins还冲Farrier摔笔,然后Farrier放下剥了一半的橘子,猝不及防地捧住Collins的脸就吻了他,是一个货真价实的深吻,Collins被吻的头晕目眩,感觉自己像融化了似的。
“再往下就是付费项目了。”
Collins还没从这样充满勾引和诱惑的吻中回过神来,Farrier已经像个没事人似的继续剥橘子吃了。
有了第一次之后第二次第三次就容易得多,甚至没有什么缘由,只是他们想接吻,或是想把接吻当做他们见面的固定环节。Collins觉得Farrier像没有度过口唇期似的,他吻自己并不是因为喜欢自己,他只是喜欢亲吻。而自己也正好不讨厌。
有的时候Farrier一跨进Collins的窗户就急吼吼地不管Collins在干什么就摁着他亲吻,有的时候却一直都不提,只是临走前才轻轻亲他几下作为告别。
日子一长Collins也依赖起这种感觉来,Farrier的吻技精湛,他写过那么多善于亲吻的男男女女,自己确实第一次真切知道这种感觉有多醉人。
后来Farrier有连续几天都没来找他,Collins本来没什么感觉,却在一个赖床的周日清晨在迷迷糊糊间就按捺不住从消防楼梯跑到Farrier的窗前从窗户翻进去,他穿着扣子系错的睡衣,顶着乱糟糟的鸟窝头就径直奔向Farrier的卧室了。Farrier也还没醒,他的床上虽然没有别人留宿的气息,但床头放着一张支票。Collins尽量控制自己不要去看那张支票,但他却有些清醒过来,他站在Farrier床前许久,正想要不要悄悄离开,Farrier突然从被子下面伸出一只胳膊把Collins拉到床上,还非常贴心地用被子把他裹起来防止他迅速逃跑,然后他扳过Collins的脑袋,接连亲了好几口。
“满意了?”
“我不是因为这个才来找你的,我是想……”Collins的脸发烫,他不想显得自己欲求不满,于是挖空了心思想找个借口遮掩过去,但Farrier根本没心思听他拙劣的借口。
“睡吧。”
然后Farrier搂着Collins,很快又陷入睡梦,Collins先是为自己的不争气生气,但他还是靠着Farrier温暖的胸肌稀里糊涂地睡着了。

一段时间相处下来让Collins在面对Farrier的金主时会有点小得意,因为他觉得Farrier待自己同别人不一样,自己走得和Farrier更近些,哪怕他们并不上床。Farrier对别人都是逢场作戏,只有对自己的时候才是真实的(烦人)样子。
但这种Collins以为的“特殊”没能持续太久,有一天Collins出门的时候发现大门外站着一个面生的男人,两人明明素昧平生Collins却整个人警觉起来,他整了整衬衫,走到那男人面前,主动开口道:
“你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我……我在等人……”
“你在等谁呢?”
“Farrier。他也住在这栋公寓里,我摁了门铃但他现在好像不在家,所以我想不然在这里等他一会儿。”
“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一点私事。”黑发男人说过这句话就别开眼神不再看Collins。
“我叫Collins,也住在这栋公寓里,你一定是Steven。”Collins努力扯出一个他自以为最友善的笑容。
“你怎么知道?”
“Farrier经常提起你。”Collins想了想,还是做了个补充“还有Reggie。”
Collins不太会提起话头,Steven又是严重社恐,两个人就沉默地在路边站着,都想说点什么却都没先开口,一直到Farrier回来才打破了僵持。
“Steven?你怎么在这?”
“我刚去见过Reggie,我们做了一个决定,Reggie希望你能第一个知道。”
“那……我带你去吃点什么吧。你刚从Reggie那儿回来肯定还没吃午饭。”
Steven点了点头,然后Farrier就带着Steven走了,像是完全没看到Collins。Collins站在原地,一阵冷风吹过来让他打了个哆嗦,Steven穿得也单薄,Collins远远看见Farrier脱下自己的外套给Steven披上。

那天晚上Farrier想从窗户去找Collins的时候发现他家早早的关了灯,但窗户没锁,于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翻了进去,发现Collins已经在床上睡熟了,还很乖的自己把被子捂得严严实实。
Farrier直接打开了灯。
“醒醒,小家伙。Collins,Collins?快起来。”
“什么事……”Collins的上下眼皮像是被粘住了,虽然他被Farrier拖起来了,但他的眼睛还是睁不开。
“没事。”
Collins喝多了,刚回家的时候吐得昏天黑地,好不容易在几个半梦半醒的间隔换了衣服爬上床,还没安稳睡一会儿就又被Farrier吵醒,心里一股火“腾”地就起来了,恨不得跳起来把Farrier掐死。
“你有病啊!”
“别生气啊,我给你五十块钱,你陪我待一会儿。”说罢Farrier还从胸前口袋掏出一张崭新的整齐对折过的五十钞票放在Collins的床头柜上,还认真的把钱抹平。
“我不要,你出去。我要睡觉。”
“就待一会儿。”Farrier恳切地看着Collins,Collins难得见Farrier求自己,琢磨了一下,冲Farrier昂起下巴:“既然你都这么求我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好了。但是你得听我的。”
“行。”
“你把衣服脱了。”
“什么?”
“把上衣脱了,让我摸摸你的肌肉,要不我就睡了。”
Farrier无奈地脱下了上衣,裸着上身钻进Collins的被子里,Collins立刻贴到被窝里唯一的热源上。
Farrier今天好像不怎么急切地想吻Collins,正好Collins也没什么兴致。
Farrier很久都没有说话,Collins渐渐昏昏欲睡起来,他不怎么想问Farrier今天和Steven的事,也想不出别的可说。
“Steven说他和Reggie决定结婚了。”
“什么时候?”
“下个月,下个月Reggie就出狱了。我估计我也不用去接他了,他俩怕是一见面就要去教堂然后直接蜜月。”
“挺好的。”Collins的鼻子有点堵了,他用力吸了吸鼻子。
“你还好吗?”
“有点感冒。”
“你应该多穿件外套,我早就告诉你该穿外套了。”
“是啊,我该自己带件外套,而不是等着别人借他的给我。”
Farrier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Collins话里的含义,然后他低下头,想亲亲Collins,但是Collins躲开了,Farrier吃了一嘴头发。
“我答应过Reggie要好好照顾Steven,他那么瘦弱,如果感冒了兴许会得肺炎。”
“等Reggie出狱就不用你这么费心了吧?”
“那是当然……他们俩黏黏糊糊地掰都掰不开,到时候连我是谁估计都要想不起来了。”
“但愿如此……”Collins小声嘀咕。
“我从小几乎没和Reggie分开太久过。除去他进监狱的时候,但我总是每周去看他,也差不太多。后来Reggie遇见了Steven,一头扎进疯狂的爱情里,两个人成天黏在一起……他们就像永远不会腻一样一直待在一起,Reggie有的时候甚至还会一直傻笑,我本来压根理解不了他们这种傻瓜行径……”

但是现在却又觉得十分十分地羡慕和孤独。

Collins撑起身子,像个大人一样呼噜呼噜了Farrier的头毛:“乖。”
Collins还在他弄乱的Farrier的头发上亲了一口。
“你不会孤独终老的。”
“这听起来不太像安慰。”
“这是个安慰。”
“谢谢……”

在那之后过了很久Farrier也没有再来骚扰Collins,直到Collins参加了一个出版商举办的聚会,意外发现Farrier在场,Farrier是陪着他的一个老主顾来的,作为一个极有职业操守的好应召,Farrier全程笑容满面表现的英俊潇洒,把远远看着他的Collins都迷得愣了半晌。Collins本来想和Farrier说话,但是看他在工作中就没去打扰。
看着那么春风满面的Farrier,Collins觉得心里像是不太舒服似的,索性不看他了,自己去吃吃喝喝。

Collins正从大厅角落的甜品台上拿了草莓准备去沾巧克力喷泉,Farrier就幽灵似的突然出现在他身后。
“小家伙,你也来啦?”
Collins被吓得手里的草莓掉到地上。
甜品台边只站了Collins一个人,位置也不拥挤,但Farrier就非要站在Collins身后紧贴着他,从他身侧伸出胳膊去取甜品台上的东西。一手拿着盘子一手拿着一把甜品叉,姿势就像从背后抱着Collins。
Farrier叉了一个草莓,沾了巧克力,凑到Collins嘴边。
“你不是在工作?”Collins担心被人看到砸了Farrier的这单生意(搞不好Farrier还会迁怒他)
“她和别人谈事情去了,放我自由一会儿。”Farrier瞟了周围一眼,视线又落回手里的草莓上。
听到这里Collins才安下心来,毫无顾忌地吃掉了面前的草莓,也不觉得有哪里越界。
“还要吗?”
“你怎么不趁现在再去多揽几个金主?过来缠着我干嘛?我可没钱付你去男厕所。”
“我可以让你免费体验一次,怎么样?”
Collins给了Farrier一个“你有病啊”的眼神。
“我看了你的小说。”Farrier放下盘子,手掌若即若离地覆在Collins的腰上。Farrier把下巴搭在Collins肩上,他用鼻尖蹭了蹭Collins的耳朵,呼吸喷在Collins耳后。
“嗯?”
“我自己去书店买的。基本都看了,你知道你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
“什么?”
“缺乏真实感。”
“啊?”
“字里行间就能看出来你基本没什么可以称为‘好’的经验,完全就是你做在桌边冥思苦想绞尽脑汁才编出来的玩意儿,也就是骗骗小姑娘和小处男吧。”Farrier的手伸进Collins的外套下面,手掌的热度透过Collins的薄衬衫传递到他的腰上。
“我经验丰富着呢!”Collins恼羞成怒地瞪了Farrier一眼。
“你骗得了别人也骗不了我”Farrier意味深长地说“你也就有点自慰的经验吧,而且对自己身体的了解程度太少,每次都敷衍了事,明明人身上可以有好多个敏感点,但你一个也不知道。”Farrier的手指缓缓向上,手指轻轻拂过Collins的腰线,像羽毛一样抚过他的身体,Collins只觉得有点痒痒的,却在Farrier的手停在某个位置抚摸的时候觉得浑身都麻酥酥的。
“怎么样,嗯?是不是以前不知道的地方?”
这时Collins还可以维持镇定自若的样子对Farrier说:“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但他很快就因为经验确实不足但Farrier又对此不能更熟练而几乎要瘫软在Farrier怀里。他有点微勃的时候Farrier甚至都还没有碰到过关键部位。Collins咬紧牙关面红耳赤Farrier还故意一个劲儿地提些无关紧要的问题却逼着他一定回答出来。最后直到Collins从钱夹里拿出五十块钱塞进Farrier胸前的口袋里Farrier才露出了一种带有胜利意味的笑容。

后来Farrier在厕所隔间里只用手就让Collins体验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剧烈高/潮,Collins靠在门板上气喘吁吁地缓了很久也没能完全缓过神来,他以一种迷离的目光看着Farrier,不像是刚刚得到释放,反而像是正陷在情//欲的泥潭中急需人拯救,Farrier当然明白Collins的意思,于是适时地补充了一句:“包夜二百。”

“但你得等聚会结束,我答应她陪她到结束的。”Farrier扯下一截卫生纸慢条斯理地清理着。
“我给你四百,现在就跟我走。”Collins的脑子要被情//欲烧糊涂了,像一锅浓汤咕噜噜地沸腾着,理智早就被煮得完全融化了。
“好。”看着Collins脸颊脖颈绯红的样子,Farrier丝毫没有犹豫地答应下来。

Collins第二天早上从自家床上醒来时发现Farrier已经走了,昨天他几乎是刚结束最后一次就昏睡过去不省人事,这对Collins来说可是绝无仅有的体验。他一边撤下昨天弄得一塌糊涂的床单,一边思衬着应该把Farrier写进他的小说里去,还有他的那些让人欲罢不能到手法和技巧。

中午Collins想出门吃午饭的时候,一开门就听见楼下吵吵嚷嚷,主要是女人的声音,最后以一声响亮的耳光作为一切的终结,Collins在高跟鞋的声音还没完全消失在走廊前往下看了一眼,想起那个女人就是昨天带Farrier去聚会的女金主。

Farrier刚要关上门,Collins就从楼上下来了,他看见Farrier脸上清晰地留下了一片红印,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昨天半路把你劫走,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大麻烦。我陪了她好几个月,她是个挺好的人,从来不会向其他疯女人似的追到门口纠缠不休,也不会对我大吵大嚷,今天还是第一次。而且出手阔绰,我几乎不接别人的活了,完全是靠着她生活,但是现在全都完了,我没钱了,甚至可能要搬出公寓。”
“那你怎么不去挽留她?”
“已经不可能了,她昨天发现我突然消失气得快疯掉,她以后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我很抱歉,我得承认我有责任。”
“这全都是你的错,所以得由你来补偿我的损失!”Farrier看起来怒气冲冲。
Collins完全理解Farrier的怒气来源,虽然是他对待工作不够专一,但也毕竟是自己硬要立刻拖走他的。于是Collins没还嘴,也没敢讨价还价,只是心虚地低着头等着Farrier开价给他。
“她都是按月结给我费用,所以你也是。”
“啊?”
“你让我丢了一个大客户,当然得赔我一个客户。”
Collins木头似的杵在原地,带着仿佛背上了天价债务的绝望神情,他对Farrier说:“给我点时间……我得打算一下……”

Farrier一直等到了傍晚Collins才又来敲他的门,他一打开门就看到一脸愁苦相的Collins,带着苦恼了一整天的疲惫神情对Farrier说:
“我实话和你讲吧……我没有那么多钱。我算了一整天,哪怕是把所有的存款都取出来加上手头所有的稿子都卖掉我也支撑不了太久你原本的生活。我不可能像她一样随手就签一张大额支票给你让你拿去吃早餐,我也供不起两套公寓……我不是想抵赖,我的意思是,我确实得对你负责,至少在你找到下个能负担你生活的金主之前。但你不能指望我负担得起那么高的生活成本,没有稿费的时候我也饿过肚子,但只要我不饿肚子我也不会让你饿肚子的……还有……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搬来和我一起住,这样你又不会无家可归还能省一套公寓的钱。等我多赚了稿费就会尽量多给你一些!我将来要是成为有名的作家,赚好多钱,我也不会抛弃你去包养别人!我会一直养着你的,这点你放心。除非你想找别人了。”
Farrier手臂交叉在胸前,依旧没什么表情:“我搬去和你一起住,你负担我的生活,等你有钱的时候就给我结工资,是这样吗?”
“对对对,就是这样。”Collins点头如捣蒜。
Farrier带着如同上午一般的严肃并有一丝怒气的表情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行。”
“那你下个月就可以搬过来,我会留出一半衣柜的位置给你。”
“还有一半床的位置。”
“对,还有一半床的位置。”
然后Farrier当即拿起手机,和房东打电话说好了下个月退租的事情。
“我还有一个事情想问你……”
“什么事?”
“她每个月给你多少钱啊?这样我好估计我应该每月结多少给你。”
Farrier伸出手比了个手势,Collins差点眼前一黑晕过去:
他得卖多少小说才能养得起Farrier啊!!!
一想到他这辈子都要沦为Farrier的金钱奴隶,Collins嘴角一瘪差点哭出来。
“可是我这个月的钱只有这个数……”Collins比了个可怜巴巴的数字手势“你觉得给你多少合适呢……在我不被饿死的前提下……”
Farrier终于憋不住了,他嘴角抽动了一下,然后就像戴着的面具裂开了一样,靠着门框低声笑个没完。
“你在笑话我钱少吗……”
Collins的尊严受到了精准强力打击,他是真的要哭出来了。
看着Collins的蓝眼睛里都要盈不下那么多眼泪了,Farrier赶紧止了笑,在Collins脸上不算重地掐了一把:
“不要你的钱,傻瓜。”
“啊?”
“我有钱,还用不着你这个穷酸的三流作家养活我。”
“……”
“我不想孤独终老,所以我决定从现在就开始为以后打算。”
“哈……?”
“你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退了公寓,只能和你一起住了。”
“我……”
“现在我们已经同居了,如果在一年之内结婚,我还能赶上‘拒绝孤独终老计划书’的日程。”
“你等等……”
“来不及了,没有时间再等了,你已经浪费了一整天的时间,我订了餐厅,现在立刻回去换衣服我们去吃晚餐。”
“你这是中年危机吗?”
“……”
“?”
“Collins,你能进来一下吗?我有些事想和你说,对,是很认真的事情,但是你得进来,我在卧室里和你说。”

最后他们没能出去吃成晚饭,因为Farrier要和Collins严肃地讨论一下“中年”的定义并用实践向他证明自己到底有没有中年危机。

——————happy end——————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