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一个海盗的一生》

【※Collins性转注意】
海盗头子Farrier/小公主Collins
傻白甜OOC
【就是一个无脑宠柯的玛丽苏故事,是真的OOC】
——————————

Farrier觉得他这辈子栽就栽在抢了一艘皇家轮渡,他要不是抢了那艘轮渡,也不会在房间里搜财物的时候被Collins一酒瓶抡了脑袋;要不是被抡了脑袋,他也不会一怒之下像拎小猫似的把那个其实被吓得不轻的小姑娘扔到自己船上;要不是把Collins扔到船上,他也不用好吃好喝供祖宗似的伺候她,省得她发脾气绝食出点什么意外让他被皇家海军全海通缉大卸八块。

Farrier受够这种战战兢兢的生活了,Collins整天缠着他,一会儿要吃(杀了他也没有的)蛋糕,一会儿又要他给自己当模特,她要画画,画出来的还丑得她自己都没眼看,最后扔下满地的纸就找别的玩儿去了;前两天她从床底下翻出来一个玻璃球,天知道她没事去床底下干什么!Farrier去哪儿她就跟到哪儿,Farrier没说让她安静她就一直说个不停,Farrier让她安静她就一个人坐在地上滚玻璃球,玩到一半扔下地上的小球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玻璃球被Farrier一脚踩上直接摔了个大跟头;Collins跟着他烦人,不跟着他的时候更让人心焦,他们在海上漂了一个多月了,一船见不到女人的低素质壮龄男人,随便哪个都能拦腰扛起细瘦的Collins把她拖进没人的角落为所欲为,Farrier坐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还得赶紧爬起来满船去找Collins,Collins在酒窖里被Farrier找到后不但不亏心,而且毫无反思之意,看见Farrier想起的第一件事是居然玻璃球没了,她喝得迷迷糊糊的,一边摸遍全身口袋一边红了眼圈,毕竟这是小公主在无聊的船上生活唯一的玩具,最后Farrier只能背着路都走不稳的Collins回去找玻璃球。

Collins睡的是Farrier的房间,因为他的房间里有全船唯一一张可以称得上床的床板,上面还铺了床单。Collins一直抱怨床很硬床单也潮湿,每隔三天就要使唤Farrier换床单,Farrier作为船长,不但要睡地板,而且洗床单洗得腰酸背痛苦不堪言,Collins就搬了小板凳坐在他对面,一边吃他刚从邮轮上抢来的新鲜葡萄和橙子,一边笑嘻嘻地看着满手泡沫的Farrier。Farrier也不知道她笑什么,但她笑起来是真的可爱,洁白的牙齿尖尖的,像只小吸血鬼,她乖乖的把自己的小手绢垫在腿上,把葡萄籽吐在上面,虽然把葡萄籽一并扔进大海后把手绢丢给Farrier洗就不怎么可爱了,但至少她小口咀嚼的吃相是优雅的。Collins低着头,用她比Farrier小上两圈的手仔细地给手里的葡萄剥皮,葡萄的果肉晶莹剔透,饱满得溢出汁水,顺着Collins的指尖滑下,被她用舌尖舔去。她把剥好皮的葡萄放到嘴边,嘴唇很快地一开一合把它含进去,然后是牙齿小幅度的咀嚼,直到完全咽下才开始剥下一个,这一连串不紧不慢的精致动作把只见过一群男人狼吞虎咽抢食的Farrier看呆了,Farrier觉得她吃东西的样子比食物本身可口,大概是一个多月没见过女人的缘故,他对这个不说话还挺讨人喜欢的小磨人精说:“过来,让我亲一口。”
“什么?”
“我帮你洗床单和手绢,还保护你不让别人欺负,让我亲一口还不行?”
“还不是怪你把我绑架到船上。”
“如果你没用红酒瓶打我的头,我俩都会相安无事的。”
“一个陌生男人闯进我的房间,难道我要坐以待毙吗?谁知道你会做什么,我只能先下手为强。”
Farrier对这个理论翻了个白眼,然后Collins用橙子捶了Farrier的头。

Farrier送了Collins一把小刀,一是为了让她削水果方便,二是他担心万一自己有一眼没看住,Collins起码还有个防身的武器。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想多了,Collins不但不需要他看着也整天跟在他身边,而且第一次自己削苹果就割到了手,拿着苹果就哭起来,Farrier又是道歉又是哄,最后认命地拿过小刀把苹果削好切成小块,用叉子一口一口喂给她,含着手指伤口眨巴着泪眼的小公主才不再生他的气。

Farrier听那些已婚的船员说,结婚后的女人是很可怕的,打呼磨牙说梦话,和未婚男子想象中完全不一样,让人连说早安的欲望都没有。Farrier没结过婚,也没和其他女人过过夜,Collins是他唯一一个观察过睡相的女人。Collins起得很晚,通常到了吃早饭的时候都不一定能起来,Farrier会先去吃饭,把Collins反锁在房间里以防万一,然后给她带点面包和茶回来。Farrier留意过清晨时的Collins,娇小的身体缩在被单里,头发乱蓬蓬地挡在脸上,只露出一小半脸,有时候还会埋进枕头里,她的脸蛋软软的,皮肤细腻紧致,脸颊上带着一点红晕,嘴唇微张着,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虽然不像想象中熟睡的少女那样精致完美,但这一幕让从未与人共眠一夜的Farrier开始期待。
Farrier不自觉地揉揉她的头发,俯下身低声说:“早安。”
睡眠太浅的Collins一下子就被吵醒了,她皱了皱眉,然后握紧拳头——

被女人的起床气攻击过的男人,不会再去幻想什么狗屁婚姻。

Collins的指甲长长了,Farrier倚墙站着看航海图,Collins坐在本来属于他的椅子上,咔嚓咔嚓地咬指甲。Farrier不停变换着站得发酸的左右腿的重心 ,本来就累,听见咬指甲的声音更烦躁了,他走过去翻了翻抽屉,拿出一把小锉刀,抓住Collins的软软的小爪子就开始给她锉指甲。
“诶呀,你轻点。”Collins为Farrier扯她手的力气痛呼一声。
Farrier抬头瞟了她一眼,看见Collins的脸都皱成一团,笑了一声,捏着她手指的力气还是轻了不少。
Farrier本来专心致志地盯着指甲,可是那双象牙一样白的小手实在是太惹人瞩目,和Farrier风吹日晒还受过不少伤的手形成鲜明对比,Farrier每个手指上都有一层茧,而她的手上一个茧都没有,像是小婴儿的手,软乎乎的。手指纤纤的,没有一点劳作过的痕迹。Farrier想,能娶到她的人一定很幸福,能被这双手爱抚,能让这双手揽住脖子接受她主动送上的唇瓣,他将是个多么幸运的人啊。

每次Farrier去劫船之前Collins都会要点东西,最开始只是想要点水果吃,Farrier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发现Farrier答应得爽利后,Collins渐渐得寸进尺起来,第三次Farrier从游轮上带回来的就是两个鸭绒枕头和床垫了,第四次Collins列了一张清单给他,上面详细地写了从水果到针线再到红茶品种还有香水,仿佛Farrier是要去一趟集市顺便帮Collins带东西回来。Collins把香水瓶的大致样式画下来给Farrier,她说这是最新款的香水,这么豪华的游轮上肯定会有不少小姐有这瓶香水的,Farrier永远也忘不了他一手拿着清单读上面的水果种类,另一只手用枪指着船员指使他们按他的要求装好水果时船员看他的眼神。他也会永远记得那些夫人小姐躲在墙角不敢动,他却直奔梳妆台去翻香水时她们发出的怪叫。
Farrier觉得自己作为海盗头子颜面尽失,躺在房间的地板上默默心酸,这时候Collins蹦蹦跳跳地跑过来,蹲在地上给Farrier闻自己刚试过香的手腕,
“怎么样,是不是特别好闻?”看见Collins笑盈盈的脸,Farrier决定把自己在别处丢的面子从她身上找回来,于是他把Collins压倒在地板上,他以为Collins会尖叫,会挣扎,Farrier都想好了,只要Collins哭着跟他求个饶,软唧唧地撒个娇,他就放过她了。可是Collins只是疑惑地歪着头看他,完全不知道这个危险的姿势意味着什么,哪怕Farrier的手伸进她裙底,从膝窝摸到大腿上,她也只是怕痒的动了动,最后Farrier挫败地躺回地上一动不动,任凭Collins爬起来用香水嚓嚓嚓地喷了他全身,这味道直到第二天早晨也没完全消散,Farrier黑着脸把所有在餐桌上偷笑他的手下全都赶去刷甲板。
后来Collins用他抢回来的针线在他的袖口上绣了一只金色的小鸟,Farrier勉强把这当成补偿。

有一天晚上月亮很亮,Farrier躺在只铺了张床单的地板上不知怎么回事睡不着,他翻来覆去了半天,然后听见地板发出吱呀的声音,Collins裹着被单抱着枕头悄悄下了床,光着脚走到Farrier面前,犹豫了一会儿躺在他身边。
“怎么了?”
“你怎么还不睡,是不是做噩梦了?”
Collins伸出手指摸了摸Farrier的脸。
“没有。我没事,你回去睡吧。”
Collins没说话,用手指在Farrier的太阳穴上轻轻转圈揉着。
“觉得好些了吗?”
“好多了。”
“需要我唱摇篮曲哄你睡吗?”
“唱来听听。”
一分钟后,Farrier制止了她,不然他觉得自己晚上一定会做噩梦了。
“你能抱抱我吗?”
“不行。”
“我刚才做了一个噩梦,很害怕。”
“那也不行。”
“为什么?”
“你不应该和不是你丈夫的男人搂搂抱抱。”
“别人不会知道的。”
“这是原则问题,任何时候你都不应该掉以轻心。”
“那未婚夫可以吗?”
“勉强可以吧。”
“那你向我求婚吧。”
“什么?”
“你向我求婚,然后你就是我未婚夫了,你就可以抱我了。”
“可是我不能……”
可是我不能娶你。
Farrier心知肚明。
“等明天早上的时候,我们再取消婚约就好啦。”
“……”这是什么自欺欺人的小花招。
“行不行,行不行啊?”Collins摇摇Farrier的胳膊。
“行吧行吧。”Farrier被她磨得没办法,只能答应了。
“那你求婚吧。”Collins的声音听起来还很期待。
Farrier清了清嗓子,心里莫名有点紧张“Collins公主,请问您愿意……您愿意……咳……您愿意……”
“快点啊,Farrier。”
“愿意嫁给我吗?”Farrier的后半句话说得又快又含糊,Collins没听清,抱怨了一句。
“这可是我第一次被人求婚啊!”
“这也是我第一次和别人求婚啊!”
Collins嫌弃地咂嘴。
“所以你到底答不答应!我要反悔了!”
“我……我答应,我答应。”Collins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他把头埋进Farrier怀里,Farrier为了掩饰害羞也顺势揽住她的腰搂进怀里。
“Farrier,你身上有什么东西硌到我了。”
听了这话Farrier手忙脚乱起来,他觉得自己应该没有“顶”到Collins,他在身上摸了一圈,发现是腰间别着的枪硌到她了。
Farrier松了一口气,把枪摘下来,放在枕边。
“现在好了吗。”
“嗯,好了。可是你为什么睡觉都要别着枪呀?”
“因为我要随时保护我的小公主啊。”Farrier编了一句比“在睡梦中也不得不保持警惕”更温和的理由哄Collins。
“谢谢你,Farrier。”
“不客气。你刚才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我梦见你受伤了,身上都是血。然后你一直叫我的名字,我想跑过去可是两条腿不管怎么都动不了。”
“别怕,我不会受伤,没事的。”
“你会保护好你自己吧?”
“我会的,别担心。”
Collins又往Farrier的怀里钻了钻,Farrier透过薄薄的衣衫感受到怀里的温热,小公主柔软的胸脯贴在Farrier身上,Farrier只能强迫自己专注于Collins的话才能克制住生理反应。
“我看不见你的时候总是很容易担心。”Collins叹了口气。Farrier腹诽,到底是谁更让人担心啊。
“那你就别走了,一直留在我的船上看着我,这样你就用不着担心了。”
Farrier看见Collins的眼睛亮亮的,盯着自己看。
“可是一直不回家,妈妈会想我的。如果我答应你留在船上,我能每年回家待一个月吗?”
Farrier觉得心底有一股从未有过的柔情涌上来,他的心温暖得不可思议。他看着认真思索的小公主,几乎差一点就要说“可以”了。
“当然不行。”
“那……那半个月行吗?”
“不行。”
“一个礼拜总行了吧。”小公主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Farrier本来那么好,怎么突然这么不讲道理。
“不行,你要是想留下来,就永远不能回家了。”听了这句话,Collins一下就瘪了嘴,透澈的蓝眼睛泪汪汪的。
“那不行,一辈子见不到爸爸和妈妈的话我会非常想他们的。一年就只有一天也不行吗?我就想看看他们还好不好,让他们也看看我。如果将来我有了小宝宝,我也想让他们看看小宝宝,这也不行吗?”
Farrier看着Collins的眼泪接连滚下来,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逗她,太残忍了,对她和自己都是——他明知道不可能,现在却已经开始想像他们要是有了小宝宝,会更像Collins还是自己。

“别哭了,我骗你的。”Farrier温柔地用手指揩去Collins的泪珠,听见这句话Collins立刻抓紧Farrier的手:“所以我可以回家吗?”
“可以,你当然可以回家。”
Collins破涕为笑,把眼泪全蹭在Farrier的前襟上。
“你会回家,每天睡在天鹅绒的床垫上,有侍女照顾你的饮食起居,你可以每天都和父母在一起,等我在离你最近的港口靠岸,我就去看看你。”
Collins好像没听出来Farrier话里的深意,但她又若有所思地看着他,Farrier拍了拍她的背,对她说:“睡吧。”
第二天早上Collins还没睡醒,Farrier就爬起来狼狈地夺门而逃,防止自己的“枪”再硌到Collins——这次他可解释不清了。

等Collins的丑画几乎要塞满Farrier抽屉的时候,他们终于要在最近的港口停靠休整一段时间,Farrier准备把Collins交给当地警察,然后让警察送Collins回去。
Farrier把Collins送上警察守卫的马车的时候,Collins回过头问他:“一个月以后你会来接我吗?”
“我不知道。”
“那我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我会去看你的。”
“会很久吗?”
“可能会。”
“但我会想你的。”
Farrier哽住了。
“我也会想你的。”
Collins从口袋里掏出她的玻璃球,放在Farrier手里,“如果你想我了,就拿着这个来找我,他们会让你进来的。”
“好。”Farrier点点头,接过来放进自己贴身的口袋里。
“你也给我点什么东西做纪念吧,这样我想你的时候也可以拿着去找你。”
Farrier摸遍身上也没找到什么可以留作纪念的东西,最后他拿出自己的手枪,他贴身带着好多年,连睡觉都别着,陪他从一个打杂的小海盗到成为海盗头子用得最顺手的一把枪,他一直精心维护着。他卸下枪里剩余的子弹,把子弹随手扔进阴沟里,把枪给了Collins。
小公主走了,他也不再需要枪来保护她了。
Collins拿着枪,神情认真地说:“你为什么不能和我回去?有我在,他们不会逮捕你的。”
“你知道不行。”
“我不明白。”
“因为你是这个国家的公主……而我只是个海盗,一个卑鄙的,低劣的强盗。”
Collins把手枪放回Farrier手里。
“那你就抢走我吧,我不想再做什么国家的小公主了,把我抢走,这样我就是你一个人的小王后了。”

最后Farrier没能抢走Collins,因为Collins把Farrier抢走了,她把他带回首都,请宠爱她的父母完成她最大的愿望。为了维持皇室的体面,国王给Farrier封了公爵的爵位,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后来的日子里,Farrier每天睡在天鹅绒的床垫上,一天里的大部分事物都有人服侍,Collins也可以每天都和父母见面。Farrier不用再洗床单,但依旧随身带着一把小刀,别的大臣都以为是他作为海盗凶恶的劣性使然,但他只在削水果的时候才用,因为Collins只吃他一个人削的水果;Collins送他的玻璃球被他收在胸前的口袋里,空弹夹的手枪也每日放在枕边,他还留着Collins画给他的每一张画像,虽然丑得不行,他从来都舍不得把它们扔进壁炉里。
后来又过了很多年,Collins每天清晨依旧那么可爱,起床气也是依旧那么重。Farrier先醒来后蹑手蹑脚地下了床,去看放在床边的摇篮。他看着里面熟睡着的小天使,想着他们的小宝宝好像还是更像Collins多一点。

——————FIN——————

评论(4)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