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超蝙】4 minutes

旧文搬运到新号~占TAG抱歉~

————————————

1
婚姻是一场超脱理智的疯狂。 

凌晨一点时克拉克出现在露易丝的公寓门口,他被外面的大雨淋了个透湿,脸色苍白,嘴唇几乎已经变成深紫色,无意识地把身体蜷起来,健壮的身体不住得哆嗦着。 
睡眼惺忪的露易丝被克拉克这副模样吓坏了,她立马把他拉进屋里,裹上厚毯子,再把热巧克力塞进他怀里。 
而克拉克在带着歉意和感激的神情向露易丝一再道谢之后就捧着那个杯子,愣愣地望着电视柜上的花瓶。 
露易丝不想逼他,但是有些事他总要说出来,否则他一定会抑郁的。 
“克拉克,你还好吗?” 
“……” 
“克拉克?” 
“……” 
“布鲁斯知道你来这儿吗?” 
“布鲁斯……”克拉克听见这个名字,呆滞地转过头看着露易丝,在他终于对焦上露易丝的目光后,他突然发出了一声很轻很轻的笑声,然后他的目光又转回那个花瓶。 
他看起来像是在斟酌。 
就在露易丝已经开始坐立不安想着要不要叫救护车的时候,她清楚地听见克拉克的低语。 
“我们要分开了。” 

“克拉克……我很遗憾……” 
“没什么可遗憾的,”克拉克故作轻松的耸肩“我早就知道会有这种结果了,只是时间早晚。我们已经耗得够久了,再拖下去我想我们就要……反目成仇。” 
露易丝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至少我们曾经相爱……我想说是的,他曾经爱过我,或许没有我爱他那么深?但他总归是爱过我的。” 
露易丝知道没有什么语言能够真正安慰眼前悲伤至极的老友,所以她只能握紧克拉克颤抖的手,此时它们已经不是因为寒冷而颤抖了。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克拉克又开口了。 
“孩子们全归布鲁斯——他们本来就是布鲁斯的,达米安是他的亲儿子,这不用说。迪克,杰森,提姆,是布鲁斯先收养他们的,他们本来就是一家人,而我就好像……就好像是个暂住的房客……到了离开时我还想奢望索求些什么呢?我只是他们幸福又和谐的大家庭里的一个外人罢了。 
我之前以为我至少能带走小氪。因为是我把它带到韦恩庄园的,现在我可以把它带走,但是它和艾斯玩的挺好的……以后它们可能会彼此思念?尤其是达米安,他非常喜欢小氪,我不忍心对他那么残忍——刚才我临出门的时候还看见达米安抱着小氪在沙发上打盹。那儿已经是小氪的家了……我不能……我不能让它也失去自己的家。所以我准备把它留下。 
幸运的是——至少离婚后我不用露宿街头。布鲁斯提议给我一笔补偿金,但是我拒绝了,我不想显得我当初是有目的地接近他。” 
克拉克转过头望着露易丝,眼睛里祈求着他挚友的理解。 
“我明白,克拉克,我明白。这是一份真挚的爱,不应该被任何肮脏的揣测玷污。” 
克拉克感激地握了握露易丝的手。 
“但是我……还是接受了一套在大都会的单人公寓。那间公寓很小,也不在黄金地段,和我婚前的条件差不多——我需要一个地方落脚。但我会慢慢地存起钱还给他房款的。” 

“那会是一个新的开始的,克拉克。一切都会好起来的。”露易丝心疼地看着克拉克,他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不再是之前那个仿如太阳的年轻人,已经是个略显颓唐,神情愁苦的中年人。 
这都是这几个月才来的变化。 

“我会没事的,露易丝……”克拉克的黑眼圈证明了他近来的寝食难安,他已经被这场悬崖边上摇摇欲坠的婚姻折磨得近乎崩溃了。 

他和布鲁斯都曾经拼命挽回着,也都曾努力地蒙蔽自己和对方的双眼,因为他们都不敢,也不愿承认那已经太过明了的事实: 
他们之间本是圣洁美好又纯洁无暇的羁绊如今已经变得千疮百孔,恶毒地侵蚀着他们早已破碎的爱情和疲惫不堪的灵魂。 


“克拉克肯特,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那是一个对克拉克来说简直无休无止的加班的夜晚,要命的稿子永远无法终结。就在他猛地发现早已经过了和布鲁斯约定的晚餐的时间时,布鲁斯已经怒气冲冲地站在他的办公桌前了。 
“呃……布鲁斯,我忘记时间了……我很,我很抱歉,真的。你一定饿坏了吧?我想我们可以现在去吃饭?” 
“餐厅关门了。” 
“什么?我今天早上在那儿路过的时候看他们还在营业,怎么可能倒闭了?” 
“我说的是到了关门的时间,不是倒闭了!你个傻瓜!看看现在几点了!” 
“哦……好吧,我真的,真的非常抱歉……我已经被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了……明天我会补偿你的,好不好?” 
“我明天要去英国的分公司视察。” 
“那下个礼拜我想我们就……” 
“然后在那儿待一个月。” 
“哦……” 
“为了和你吃完饭我把去英国的飞机推迟到了后半夜,可是你,却放我鸽子!” 
布鲁斯猛地把两手撑在克拉克的桌子上,克拉克向后一缩,额前的卷毛抖了抖。 
“我他妈坐在那个天杀的餐厅里等你等了五个小时,你真他妈以为我是想吃饭?我他妈就为了问你一句话,浪费了我五个小时,结果你他妈还没来!” 
“对……对不起……”克拉克彻底蜷成一团了。 
布鲁斯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一下状态,努力不再让那些F开头的单词破口而出。 
“现在,克拉克,如果你想一个月以后还能见到我,现在就给我好好听着: 
克拉克肯特,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克拉克的大脑当机了几秒 
“天呐……这……太快了……” 
毕竟他们才交往了几个月而已。 
“你不愿意?”布鲁斯挑眉 
“当然不是!只是……只是这是件大事,不能草率的……” 
“所以你以为我他妈是闲的没事干了才草率地想和你结婚?” 
抱歉,又爆粗口了。 
“……” 
“布鲁斯韦恩从不做草率的决定。”布鲁斯高傲地扬起脸。他总是那么自信,那么高贵,那么令人仰慕,克拉克一瞬间仿佛有终生臣服于他的忠诚感。 
“我相信你,布鲁斯,但是我要稍微考虑一下。” 
“给你五十年,慢慢考虑去吧。如果你考虑好的时候我还没和别人结婚。” 
布鲁斯扭头就走,克拉克窜起来拉住布鲁斯的手。 
“我考虑好了……我的意思是这根本无需考虑,我愿意,布鲁斯,我一直都愿意。现在是,以后也永远是。” 
“那真是太好了,”布鲁斯转头亲吻了他的未婚夫“等我从英国回来,我们就结婚,好吗?” 
“当,当然。虽然一个月的时间……我想可能有点……仓促?你不会想办一个盛大点的婚礼吗?” 
“一个月?不,大概只要一个礼拜我就能回来了。” 
“可你刚才说的是……在英国呆一个月。” 
“那是我的公司,我想呆多久就呆多久。至于婚礼的事……我想一切从简就好了,阿尔弗雷德会处理好的。” 

太过急促的进入婚姻。克拉克时常想。可能是他们感情极速破裂的一大因素? 
不,不是的。他明明知道不是的。 
在他说他愿意的时候,他明明就是真的愿意与布鲁斯共度一生。 
而布鲁斯,他没有理由违心说谎。 
那个时候他们都是真的打算共度一生的。 


克拉克现在暂住在露易丝的公寓,登记离婚前布鲁斯承诺给他的公寓还不属于他,他也不能再回韦恩大宅住了。 
他现在也不能去上班。现在在星球日报楼下有无数不属于星球日报的记者等在那里,就为了堵住克拉克,得到一些一手情报。 
这就是和名人结婚的坏处了,永远没有私人时间,哪怕你要和他离婚了,连想自己静静的资格都没有。 
他现在只能向佩里请一个短假,躲在一间不属于他的公寓里,望着天花板发呆。 

“今天布鲁斯给我打电话了。”露易丝边摘下围巾边说。 
“……说了什么?”克拉克只是礼貌性地问问,其实他并不想知道。他不想承认,但他的心里就是这样想的:他现在不关心和布鲁斯韦恩有关的任何事。 
“他说孩子们想见你。” 

“虽然我真的不想再和克拉克见一次面,说一句话,但我得承认,他是个好人,孩子们很喜欢他,尤其是迪克。这几天他看起来坐立不安,我们结婚时他太小了,所以他一直都以为克拉克真的是他的父亲。他想克拉克了。孩子们都是。之前他离开的太仓促,还没好好的和孩子们告别。我知道他现在也不愿意见我,但我希望至少他能和孩子们见一次面,安抚他们一下。如果他们愿意,克拉克也愿意的话,离婚后他们也可以经常来往,我不会介意的。露易丝,我知道克拉克在你那儿,你能帮我把这些转告给他吗?” 

“如果不是迪克吵着闹着要见你,我才不会想过来。” 
露易丝一开门看见这个浩浩荡荡的探亲团队之后就去超市买东西了,她知道孩子们和他们的父亲需要一些时候独处。 
克拉克看着长沙发上按照个头从高到低排序正襟危坐的一排小鸟,还有蹲坐在一边的小氪,感慨道他们真的是长大很多了。他以为他们相处的时间很短暂,其实也已经足够长了,长到当时正处在叛逆期的还会躲在布鲁斯背后冲他做鬼脸的达米安也已经成年了,而且脸色比他爸还黑。 
“快点你们几个,我和父亲说我是带你们出来散步,回去晚了就会被发现了。要是他知道了肯定会很生气的。” 
克拉克摇了摇头,孩子们都还不知道他们的行为全部处在布鲁斯的默许之下。布鲁斯从来不用自己的感情去绑架孩子们,他能理解他们,因为理解,所以对他们宽容。 
“达米安,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父亲打电话的时候没关门,而我正好路过。” 
他还暗中为他们创造了条件。 
“好吧,所以,你们最近过得怎么样?”克拉克换上一副轻松的神情。 
“糟透了。老头子让家里的气压低得吓人,我们连说话都小心翼翼。” 
“杰森,我们谈过的,不要那么叫布鲁斯。他是你的父亲。我也经历过青春期,我能保证那么称呼自己的父亲真的一点也不酷。” 
“但是杰森说得对,家里的气压确实低得吓人。我都不敢告诉他杰森把我的新平板电脑摔坏了。”提姆往嘴里扔了一块糖“要来一块吗?” 
“不了,谢谢你,提姆。” 
“嘿!明明是你弄坏的!” 
“如果你不在我学习的时候和我抢它来玩游戏,它也不会摔坏的!” 
“如果你直接把它借给我玩当然它不会摔坏了!” 
“那是我的电脑!你想玩游戏应该去和布鲁斯把你的电脑要回来,如果你这次不会再因为玩游戏挂科的话。”提姆笑得幸灾乐祸。 
“什么?杰森你挂科了?我记得你上次还拿了全A。” 
“我本来也不会挂科的!都怪提姆一定要在我考试前一天和我通宵打游戏……结果……结果我第二天考试的时候就睡着了……” 
“然后布鲁斯就没收了你的电脑?” 
“是的,这不公平!提姆就没被没收电脑!” 
“因为我早就考完试了,全A。而且我做作业也需要它。” 
“我要告诉布鲁斯你就是为了借你有个新电脑的名义找康纳来家里玩!你就是在和他谈恋爱!” 
“去你的吧,你个破孩子!要是敢说你就死定了!” 
“好了好了,”克拉克觉得太阳穴突突的跳“杰森,你要好好学习,等你下次考试全A了我相信布鲁斯会愿意把电脑还给你的,但是下次不能让玩游戏耽误考试。提姆,谈恋爱可以,但是别越界,你们现在还太小,还没到越界的年龄,好吗?” 
看着杰森和提姆都乖巧的点了点头,克拉克松了一口气。 
他看向一直低着头的迪克。那孩子本来最活泼了,现在却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 
“迪克,你还好吗?” 
迪克使劲摇了摇头。 
“过来,迪克,我也想你了。” 
最小的男孩跳下沙发,一步一步挪过去,猛地抱住克拉克,嚎啕大哭起来。 
“我还以为你把我们都忘了。” 
“怎么可能呢,迪克,你们都是最好的孩子,我永远都不会忘了你们的。” 
“你什么时候还能再给我讲故事啊?” 
“随时随地,迪克,只要你想,你都可以来找我。” 
“那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突然间,一种可怕的寂静弥漫在空气中。克拉克抱住迪克的手臂也僵住了。另外三只小鸟也无声地注视着克拉克。 
迪克年纪太小了,小到他还什么都不明白。不明白克拉克和他的哥哥们都早已认定的现实。 
“我恐怕……没办法回家了,迪克。” 
“为什么!” 
“我和布鲁斯,没办法再生活在一起了。” 
“我不明白。” 
“等你长大,你就会明白了。” 
“不分开不好吗?” 
“不,迪克,分开更好。这样布鲁斯就有更多时间给你了。你喜欢布鲁斯多陪你,不是吗?” 
“可是我也喜欢你陪我啊,克拉克。” 
“我也会陪你的,我和布鲁斯都会分别拿出时间陪你的。一切都会和从前一样的,只是我和布鲁斯不在一起生活了,但我们像以前一样爱你,你会继续和布鲁斯住在一起,而你也还会经常和我见面。” 
克拉克看见达米安翻了个白眼,他知道那副冷峻的神情表达的是什么 
“父亲和母亲离婚时母亲也是这样说的,可她却再也没来看过我。” 

“达米安,克拉克真的还会来看我们吗?”回去的路上,迪克小小的手拉住达米安,担心地问到。 
“他说是了。” 
“可是如果他说谎怎么办啊?” 
“他从不说谎,这是他几乎没有的优点之一。” 
“可是如果他真的不来怎么办啊?” 
“那我就带你去找他,然后我会帮你狠狠地打一顿那个说话不算数的混蛋。” 
“那以后每天晚上谁给我讲故事啊?” 
“让提姆给你讲。” 
“我忙着呢。” 
“他在忙着和康纳聊天!” 
“去你的!杰森!你居然偷看我手机!” 
达米安看着吵成一团的弟弟们,和迪克期盼的眼神,绝望地捂住脸。 
“好吧好吧,我会给你讲的。” 

“您是肯特先生吗?” 
“我是。” 
“我是韦恩先生的离婚律师,这是你们的离婚协议书,如果您没有异议的话,就请在这下面签字吧。” 
“我以为布鲁斯也会到场。” 
“韦恩先生现在在国外,他已经签过字了。” 
“我还有机会见到他吗?” 
“离婚登记时是需要双方在场的。”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 
克拉克粗略地浏览了一下那些条款,和他们之前商定的一样。他也没什么可损失的了。 
克拉克拿起笔签了字,就在布鲁斯韦恩的签名旁边,就像他签任何一张平淡无奇的账单一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克拉克临时起意买了一张去英国的机票。 

就在他们决定结婚的那晚后,布鲁斯又突然决定带着克拉克一起去英国。他们在那里度过了甜蜜又美好的一个礼拜。 
他并不是想去缅怀什么早已逝去的事,他只是想去看看而已。 
所以他从他所剩无几的信用卡余额里划出了一笔机票钱。 
克拉克不喜欢英国阴雨连绵的天气,他一下出租车就急匆匆地冲进酒店。 
那是当时他和布鲁斯到达伦敦后的第一个落脚点。 

“该死的,我居然忘带雨伞了。阿尔弗雷德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来着。”布鲁斯被浇得像只落汤鸡,狼狈地接过克拉克递来的毛巾擦头发。 
“下次我肯定再也,再也不去那家餐厅了。” 
“为什么?我觉得食物还好。” 
“哦……克拉克……”布鲁斯转过头爱怜地吻了吻克拉克“可怜的家伙……我没想到你没办法分辨食物和非食物……” 

克拉克不记得那时他们的房间号码了,毕竟布鲁斯在他身边,他没办法在意其他别的东西。 
而现在他的心里已经空空荡荡。 

“我没想到……呃……会在这儿见到你……” 
“我也是。” 
克拉克在那家布鲁斯发誓再也不去的餐馆遇见了布鲁斯。 
他感到尴尬得要命,本想着趁布鲁斯没注意到他之前悄悄溜走,可是就在他要离开时布鲁斯的目光却偏偏向着他来了。 
克拉克只能过去打声招呼。 
“吃饭了吗?” 
“还没有。” 
“坐下一起吃点什么吧。” 
“不用了。” 
“那坐一会儿吧。” 
克拉克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下了。 
“你……看起来还不错?”太僵硬的客套话,是个人都能看出来克拉克气色糟透了。 
“你也是。”布鲁斯的形象也完全不像样子。 
两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他们一直望着落地窗外。 
“公司事务?” 
“不,只是一场私人旅行罢了。你呢?报社的公务?” 
“只是旅行而已。” 

他们曾经在这儿无话不谈。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但现在却这样毫无反抗地被沉默吞噬。 

“律师找过你了?” 
“我已经签字了。” 
“……那很好。” 
“回国就去办离婚登记?” 
布鲁斯点点头。 

“那时我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谁不是呢。” 
“克拉克,你后悔过吗?” 
“后悔什么?” 
“一切。你后悔过吗?” 
“至少我们是和平分开的。没有怨恨彼此。” 
“所以你是后悔过的。” 
“我没有。” 
“那很好。” 
“你呢?” 
“我不知道……” 
“你是来寻找答案的?” 
“可我更迷茫了。” 
“为什么?” 
“我们这样做是不是对的?” 
“你有感觉如释重负吗?” 
“或许吧。” 
“那这样做就是对的。” 
“也许是的,如果我们以后都不会后悔的话。” 

那天他们一起漫步回酒店,就那样沉默地走着。在他们即将分岔的路口,克拉克决定开口。 
“布鲁斯,你还记得我们之前在做婚姻咨询时咨询师给我们的建议吗?” 
“我们全部照做了。” 
“只有一点没有。” 
“我不记得。” 
“她说我们应该拥抱四分钟。” 
“我想起来了,我们没有这样做因为我们都认为那太蠢了。” 
“或许我们应该试试。” 
“……好吧,至少如果有一天我们回想起来没有遗憾。” 
布鲁斯张开双臂,克拉克却有些不敢上前,他甚至不知道该把手放在哪里。 
他们已经太久没这样做过了。 
“你应该拿手放在我的腰上。”布鲁斯把克拉克的手摆好,然后向前一步搂住克拉克的脖子。 

“会有人在看我们吗?” 
“已经很晚了,没有什么人,更何况这儿挺僻静的。” 

…… 

“克拉克,我曾经非常害怕这种小巷子,我觉得它们都是那么相同,和我父母被枪杀的那个巷子一样。那天你拉着我从这里抄近路回酒店的时候,是我第一次鼓起勇气去面对这里。但我也同时害怕的要命,我怕我生命中的另一个重要的人也会被从我身边带走。但我知道,如果有人拿着枪出现在我们面前,我是一定会挡在你前面的,就像我父母曾经做的那样,因为他们深爱着我,而我也……” 
“你明明知道会抢先一步挡在你面前的人是我。” 
“不,一定会是我,我比你快。” 
“不,我肯定会比你快的。” 
“我比你敏捷一些,我可一直在健身,小镇男孩。” 
“可是我比你健壮,比较抗打。” 
“你确定我们要一直为这事争论下去?” 
“好吧,那我们说点别的。” 
“该你说些什么了。” 
“我没什么可说的。” 
“这不公平。” 
“我……我想,你是不是瘦了?” 
“精壮了。”布鲁斯纠正道。 
“不,是瘦了。” 
克拉克的手臂箍得更紧了。 
“你首先要好好照顾自己,然后才能照顾好孩子们和公司。” 
“你见到孩子们了?” 
“是的,我答应他们可以随时来见我,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不介意,毕竟他们也是你的孩子。” 
“可很快就不是了,不是吗?” 
“只要他们认为是,那么你就是。”布鲁斯的语气坚定。 
“你说了算。”克拉克差点就习惯性地亲吻布鲁斯的脸颊,幸好他忍住了。 

…… 

“过去多久了?” 
克拉克举起左手,从布鲁斯的肩膀上看过去 
“两分多钟。” 
“时间过得可真慢。” 
“你已经不耐烦了吗?” 
“不,我只是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变得不一样了。” 
“如果我们在走到这一步之前经常这么做,我想我们现在会很好的。” 
“我想我们会的。” 

…… 

“我……感到安心。” 
“这算什么啊?”布鲁斯为这句无厘头的话笑出来。 
“因为是你,所以我感到安心……” 
“……这可……出乎意料。” 
“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可我并不是一直都确定的。” 
“我以为你从不怀疑自己。” 
“在遇见你之前,是的,从不。” 
“那是我的荣幸?” 
“当然了,小记者。” 

…… 

“还没结束吗?” 
“还有半分钟。” 
“我们回去就会登记离婚吗?” 
“我想是的。” 
“你觉得我们会后悔吗?” 
“总好过后悔当初没有离婚吧。”克拉克温柔的摸了摸布鲁斯的头发。 
“你说得对……” 
克拉克感到布鲁斯蹭了蹭他的肩膀。 
“你要知道……克拉克,或许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人像我曾经一样爱你,但是,已经不会再有人像你曾经一样爱我了。” 
“不,布鲁斯,一定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比我还要爱你。” 
“但他们都不会是你了。” 
布鲁斯的肩膀在抽动。 
“布鲁斯,你曾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美好的人,你值得全世界爱你。你还会遇到无数比我优秀一千倍一万倍的人爱你。你应当珍惜自己,也珍惜他们,而不是在我身上浪费你的精力。”克拉克在布鲁斯的耳边低语道。 
“我讨厌……这个愚蠢的拥抱……这真是个蠢透了的主意……” 
“我以为我们之间至少不那么仇恨彼此了。” 
“它让我有那么一瞬间还以为我们不会分开了……可事实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一时的感动继续折磨对方下半生。” 
“你说的对,布鲁斯。” 
“我们做过了一切,但还是无济于事。” 
“可能是因为我们确实应该分开了。” 
“时间到了,克拉克。”布鲁斯推开克拉克。 

最后两人还是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四分钟的拥抱的确有用,但这并没能挽回我们的婚姻。” 
“我很遗憾,布鲁斯。” 
“这没什么遗憾的,戴安娜,至少我们都尽力了。” 
“所以你们今天做好登记了?” 
“是的。” 
布鲁斯低下头,手指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痕迹。 

“都结束了。” 

布鲁斯觉得眼泪真的是太苦了,苦到他抑制不住双臂抱住自己,他哭得越厉害就抓自己越紧,就好像他还能抓住克拉克——和那些早已烟消云散的曾经。 

离婚是一场覆水难收的终结。

评论(7)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