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2)

 

  躺在床上的部长先生开始心有余悸地撸猫。

  “我的妈呀,吓死我了。”Graves嘟囔着把脸埋进大猫肚子上的毛里开始乱蹭。

  那个默然者被他安排在隔壁客房先休息一夜,他要等明天和主席商量过才能决定对默默然的下一步处理。他还没有机会问那个孩子是如何死里逃生又是如何找到他的,但是这都将会是他明天的工作。现在任何事情都不能打扰他在猫堆里睡觉。

  任何事情都不能。

  如果他没有在深夜被他最喜欢的那只大黄活活坐醒的话。

  其实Graves早就迷迷糊糊感觉到了大黄在踩他的肚子,他随手揉了两把毛就睡过去了;然后他感到脸上被猫咪粗糙的舌头舔得湿漉漉的,但是他用袖子蹭了蹭也没管;最后在他实在无法呼吸时发现自己连眼睛也睁不开了,他用手在脸上摸索,通过摸到的猫的姿势他判断出来:他视如己出的大黄现在正在用屁股坐他的脸。

  终于把Graves叫醒后猫咪叫了两声,然后咬了咬他的睡衣下摆把他往床下拽。

  “Daddy’s here。”Graves闭着眼睛用双手认真地搓了几下猫头,然后把猫搂进怀里又要睡下。

  虎斑纹的大猫看Graves差点又躺回去立刻凶狠地在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

  “好好好,我起来啦。”

  败给他了。

  Graves闭着眼睛下床,准备去把客厅的猫粮碗填满。

  他路过Credence的房间准备下楼去客厅的时候,听见了房间里男孩儿的低声啜泣。

  Graves揉揉眼睛清醒过来,他感到房间里有魔法的波动,他担心那默然者半夜失控吓坏自己的孩子们,虽然他自己也怕得不行,但还是鼓足了勇气去敲Credence的房门。

  “Credence,你还好吗?”

  门里没有回应,但魔法的波动并未停止,Graves甚至听见了台灯被撞倒的声音。

  “Credence!你没事吧?”Graves提高了嗓门,又喊了一遍。

  魔法的波动消失了,男孩的哭声也消失了,怯懦的声音从门缝里传出:“我没事,先生。”

  “那我能进去吗?”

  “不!请千万别进来!”

 虽然门没有上锁欠了一个缝,但Graves不想在遭到明确拒绝的情况下擅闯别人的私人领域,尤其当这个“别人”是一个几百年没出现过的极其强大的默然者时。可是几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猫依旧像平时那样自顾自的走进每一个它们想进的房间——这次是Credence的房间。

  “别进去!”Graves俯身来不及抓住最后一只从门缝里溜进去的小猫的尾巴,反而失去平衡自己直接撞了进去。

  现在装盲人可能有点晚了。

  趴在地上的Graves想到。

  于是他决定装死。

  毕竟他不想被隐私受到冒犯而爆发的默默然真的弄死。

  他不是怂了,他只是深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Graves没怂。

  Percival Graves从来不怂。

  “Graves先生!”Credence惊呼一声从床上跳下来,跑到Graves身边,“您没事吧?”

  Graves装出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艰难地睁开眼睛:
  “Credence?你怎么在这儿……”

  “这是我的房间,您刚才突然晕倒了!您没事吧?”

  “我没事。”Graves虚弱地笑了。他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看来Credence没生气。

  Graves看似茫然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先默默心疼了自己的台灯和墙上的挂画,然后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对Credence说:“我刚才听见你的房间里有声音,你没事吧?”

  Credence充满歉意地低下头,低低的声音饱含愧疚:“对不起,先生……我……我做了一个噩梦……然后我好像在梦里失控了……对不起……”

  他又抽泣起来。

  “别哭,孩子,别哭,没事了。能告诉我你梦见什么了吗?说出来会好受些。”

  Graves撑起身体,又一次把Credence搂进怀里。

  “我梦见……我梦见Graves先生欺骗了我……抛弃了我……您说我是不可教的哑炮,您像其他人一样,说我是肮脏的,令人蒙羞的……”

  “嘘——Credence,现在你已经知道了那是假的我。我是永远不会对你说那样的话,也不会那样认为你的。别害怕,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从今以后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了。”

  Graves强忍下一个哈欠。精神松懈下来让他感到昏昏欲睡,虽然他心疼眼前这个男孩,可是他现在真的很困,而且明天还要上班。

  “我知道,先生,我知道。”Credence缩成一团把自己蜷进Graves怀里“所以我不相信他,也不理他,可是后来我发现,那居然是真的您……”

  Graves迷迷糊糊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Credence的背。

  “然后,我非常,非常愤怒地……把您撕成碎片了……”男孩痛苦地哭起来。

 

  Graves突然清醒并感到冷汗正顺着脊背的凹陷流下。

 

  他抱着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男孩的手臂开始发抖。他仰起头看着窗外的月亮,如果现在不知道逃到哪里去的Grindelwald也正和他看着同一轮明月,他绝对要托月亮替他送去一句真挚的问候:

  操你的,Grindelwald。

 

 

  Credence哭了很久,终于哭累了,停下来了。他抬起头,看着Graves望着窗外脸上充满复杂的神情,以为是自己让Graves厌烦了,立刻抹抹脸,用还有点抽噎的声音说:“对不起,先生,我打扰你休息了。”

  Graves像是刚回过神,低下头摸了摸Credence的头发。

  “没事的。”

  “您快去休息吧。”

  “我没事,Credence,我不困。我可以再陪你一会儿,直到你睡着。”

  早就被Credence吓得睡意全无的Graves在确认他安然入睡之前是不可能安心睡下的。

  现在Graves知道了,他连在睡梦中都有生命危险。叫醒他半夜喂食的大黄简直就是他的救命恩猫。下次煎鱼给它吃吧。

  “我……我不敢睡。”

  “为什么?”

  不敢睡的人是我才对吧!

  “我怕再做噩梦。”

  Graves叹了口气。

  我也怕你做噩梦啊!

  “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下楼喂猫?”

 

  Credence乖乖地坐在餐厅的椅子上看着Graves用魔杖熟练地给水碗里加水,把猫粮倒进碗里,几只小猫立刻就围上去“嘎吱嘎吱”地吃起来。然后Graves又从冰箱里拿出一块三文鱼,准备煎给大黄。等油热的间隙他还热了一杯牛奶给Credence。

  “您的魔法真的非常厉害。”Credence看着飘到眼前的热牛奶感叹道。

  “只是基础的魔法而已。只要稍加学习,你也可以很容易的掌握的。”

  “我也……可以学会魔法吗?”

  “当然,你很有天分。”Graves用魔杖指挥三文鱼放进锅里,热油响起“滋啦——”的声音,香气立刻溢满整个厨房。

  Credence突然就不说话了,他紧盯着那块慢慢变熟变白的鱼肉,不自觉地咽了口水——他因为来见Graves,有一阵子没好好吃饭了。

  “过来吧。”Graves背对着Credence喊了一声,Credence以为是在叫自己,立刻期待地站到Graves身后,然后他看着Graves把那块鱼肉切碎装盘,蹲下放在他身边的大黄猫面前。

  当Graves站起来回过身才注意到Credence,Credence窘迫得脸瞬间变得通红,“对、对不起!非常抱歉!”

  他几乎要羞得化成默默然逃跑时Graves抓住他的手腕,

  “再稍等一下吧,我现在做你的那份。我得先给那孩子做,不然他要闹脾气的。”

  “是……”Credence结结巴巴地答应下来,重新坐回座位。

 

  然后他吃到了他生平吃过的最好吃的煎三文鱼。

 

————————TBC————————


评论(10)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