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3)

之前收到了很多热度和评论超开心哒~感觉自己充满了“我还能爱五百年”的高产能量wwww爱你们~

————————————————



  第二天上午一夜没睡两眼通红的Graves在批公文时发现了悄悄溜进来的Newt。

  “又有什么事,Newt Scamander先生?”

  “好久不见,Graves先生。我哥哥托我向您问好。”Newt依旧笑得腼腆,但Graves仿佛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所以,这次又是什么动物?”Graves头痛地揉揉太阳穴“这是最后一次,Newt,看在Theseus的份上。再有下次我就只能签发一张你的逮捕令了。”

  “这次真的一点不麻烦,Graves先生!绝对不是什么奇形怪状的神奇动物,不会吓到麻瓜的。”

  Graves半信半疑地看着Newt,“所以,是什么?”

  “放心吧,很好办的,只要有您在是很好找回来的。”

  “是什么让你认为我会牺牲我的撸猫时间去帮你找神奇动物?”

  “不会耽误您的休息时间的!我保证!事实上您什么都不用做,我想他会去找您的。”

  “最好不是发情期的动物。”

  “当然不是,这我能保证。”

  “所以,到底是什么?”

  “我想……可能是一只默默然吧。”

  “所以……Credence是从你那儿跑出来的?”Graves的眉毛快要挑到天花板上去了。

  “哦!所以你们已经见面了?”Newt惊喜地说。“看起来你们相处的不错?天啊这真是太好了!正好我最近要去非洲一段时间,可能没办法很好地照看Credence,您也知道的那孩子太脆弱了。正好您可以帮我照看他一段时间,他喜欢您,我也放心!”

  “不!行!”

  Graves的怒吼也没能拦住Newt逃跑的脚步,Newt风一般地溜走了,临走还不忘嘱托“千万别让主席知道!如果让她知道默默然还在纽约她会先杀了您再杀了我的!祝您好运!”

  这招是Tina教给Newt的,Tina说部长其实是一个特别好的人,不管你把宠物还是孩子拜托给他照顾并且不给他拒绝的机会,他一般都会把人家照顾得很好的。

  他看似冷漠看似孤傲但其实是一个很温柔的给予者。

  要不他也不会把家里那一窝大猫小猫都照顾得那么好,不是吗?

  虽然Credence不是宠物也不是孩子但是也都差不多啦。

 

  Graves感到头痛得更厉害了。

  

  最终他放弃了向主席报告的想法,只要他能保证默默然不失控,那么四舍五入下来也可以当做默默然从未回到纽约。只是这笔账依旧算在Theseus头上,希望下次他不要对自己搬空Scamander家的酒窖有任何怨言。

  

  Graves翘了个班,昨天Credence吃光了猫咪们所有的三文鱼储备,他得再去给猫们买一周份的食物。然后买一瓶最高级的洗发水给Credence——Graves坚信Credence的头发经过好好养护一定会手感绝佳的——沐浴露就不用特殊买了,他可以用自己的。

  Graves在下午就完成采购提前回家了,他看见猫咪们都躺在他在阳台准备的大床垫上晒太阳睡午觉。他把食物放进冰箱,给Credence的日用品放进他房间,可是Credence不在那里。

  最后Graves在阳台凹陷下去的猫床垫上找到了和猫一起睡午觉的Credence。

  Credence手里还拿着逗猫棒,看来他们是玩累了一起睡着的。

  Graves脱下外套盘腿坐下,他先小心地把趴在Credence身上睡着的两只小猫摘下去放到床垫上,然后把猫毛糊在Credence口鼻的大猫往旁边挪了挪;天啊,Credence的左手拇指还被睡到像是翻白眼的大黄咬在嘴里,Graves掰开那个睡相扭曲的家伙,检查了一下Credence的手指,没有咬破——看来是它睡到一半才张开嘴把嘴边的拇指咬进去的,力气不大。

  一群大猫小猫睡得七扭八歪,卷成一团的,露着肚子的,扭成麻花的,只有Credence睡得最老实,规规矩矩地蜷起身子,右手臂枕着头侧躺。Graves用手背轻轻地蹭着Credence的脸颊。他的皮肤就像久不见阳光那样透着不健康的苍白,毫无血色的白。

    那颜色让Graves想起他曾经养过的一只小病猫,他五六岁时在路上捡回来的,浑身泥水站都站不稳,他起初甚至以为那是只黑斑纹猫,但当他把它洗干净时却发现它浑身的毛色白得令人惊喜。

  后来他想尽了办法但它还是在病中死去。

  Graves记得它离开前突然像注入了一股生命力量似的,一口气吃了半碗猫粮(它之前一次只能吃几粒),围着Graves又蹦又跳,亲昵地绕着他转,舔他的手和脸,就在Graves以为它痊愈时,又突然间,它就那样虚弱地倒下,艰难地喘息几下后胸口就再也没有起伏了。

  直到它的身体冰冷僵硬前Graves都以为它睡着了。

 

  被回忆惊吓到的Graves立刻试了试男孩儿脖颈的脉搏:均匀、沉稳有力。

  Graves松了一口气后立刻嘲笑了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没哭,但他抹了抹脸,然后找了一条毯子给Credence盖上。

 

 

  晚饭后半个小时,Graves提议他们应该做一些剧烈运动消耗一下过剩的能量和精神,这样才能睡个好觉。

  于是他们开始洗猫。

  Credence起初并不理解给猫洗澡为什么是剧烈运动,它们那么温顺。然后Graves先洗为敬,给Credence做了一个示范。

  看着刚洗好的龇牙咧嘴张牙舞爪的小奶猫和浑身湿透连头发都耷下来几缕气喘吁吁的Graves,Credence却为Graves把头发撩上去的小动作突然感到心跳不已。

  “您还好吧?”Credence立刻把毛巾递给Graves,Graves先抹了一把自己的脸,然后立刻把小猫蒙住,一顿揉搓,直到猫毛干了七八分才放开。

  “现在天气还好,风不冷,一会儿毛就干透了,所以不用擦得全干。但是冬天就不行了,尤其是抵抗力弱的小奶猫,一定要擦干,不然很容易感冒。”Graves一边满屋跑抓下一只猫,一边向Credence传授自己的经验。

  “你没帮Newt洗过神奇动物吗?”

  “Scamander先生从来不给神奇动物洗澡。”

  “护树罗锅就算了,连那个自己不舔毛的喜欢偷亮闪闪的……那个叫什么来的?啊,嗅嗅,连嗅嗅也不洗吗?”

   Credence摇摇头。

  “真是个埋汰人啊……”Graves嫌弃地撇撇嘴,然后一手拎着一只小猫走进了浴室。

  “进来,Credence,我教你怎么给猫洗澡,以后你回到Newt那里了也可以如法炮制给那些神奇动物洗澡。”

  Credence没回答,但他还是低着头跟进了浴室。

  

  Graves揉着腰放跑了最后洗完的大黄就瘫坐在椅子上,每次洗完猫都是他最服老的时候,毕竟他年轻的时候一口气就能洗半个流浪猫收容所的猫,现在洗这么几只就累得快要虚脱。

  Credence也累坏了,他的头发还在滴水,但他没有坐下,只是拘谨地站在一边,就像他人生的前十几年那样。

  “Credence,你也累坏了吧。去洗个热水澡,换上干衣服,我做一杯热可可给你。”

  Credence依旧没吭声,只是按照Graves的指示步骤去做,然后安静地坐在自己床上直到Graves端着热可可进来。

  “Credence,你想和我谈谈吗?”Graves双手端着有两杯热可可的托盘走进房间,用脚把门关上。

  “你看起来闷闷不乐。”Graves把可可塞进Credence手里。

  “我没有,先生。”

  “听着,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或是你心里有什么话,你都可以放心地和我讲,我会帮助你的,而且不会告诉别人。”

  Credence使劲摇了摇头。

  “你得和我说说,Credence。我把你留在这儿是违反法律的秘密收留。我希望你不要因为心里太过压抑而让默默然失控,这样不但你会暴露受到伤害,我也可能会因此接受处分,甚至被抓进监狱。所以你要多和我谈谈,其实大多数事情我们都可以开诚布公地谈一谈然后好好解决。”

  Credence开始动摇,但很明显,他也非常地犹豫。最后,在Graves把手覆在Credence紧抓着杯子的手上时,他终于开口了:

  “其实,我是从Scamander先生那儿逃出来的……”

  “他对你不好?”

  “不!当然不是的!”Credence立刻急得红了眼眶。

  “Newt对我非常好,很照顾我。是我自己的问题……”Credence哽咽了。

  “嘘——没事,慢慢说,Credence。”

  “因为我非常地想见您,所以就偷偷跑出来想看您一眼,没想到……现在还没回去……Newt肯定已经生我的气了……他之前说他要去非洲一趟,他可能已经走了,我没办法再回他那儿去了。如果连您也不要我,我就真的无处可去了啊……”

  然后Graves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给Credence解释了其实他和Newt已经见过面了,Newt并没有生气也并没有不要他,等Newt从非洲回来会来这儿接他的。自己也没有不要他,只要他愿意而且不被发现他可以在这儿想待多久待多久,如果他什么时候想Newt了也可以立刻去看Newt或是在那儿待一段时间,总之自己和Newt都永远为他敞开家门,虽然这让自己和Newt看起来像一对离婚十年关系恶劣却无奈共同拥有孩子抚养权的前夫妻,但只要Credence开心就好。

  得到了保证的Credence感动得几乎又要哭了,从来没有这么多人这样关照他。最终他拉着Graves的手香甜地睡下了,而Graves觉得自己今天为了活命也是又用尽了生命的力气。

 

————————TBC————————

 


评论(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