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6)

 

  Graves不怎么开心,现在漆黑的夜空连月亮都看不到,更别说星星了,他觉得这雨会断断续续地下一整个晚上。 

  直到他们幻影移形回别墅,Credence感觉自己的脑子还是像发烧似的晕乎乎的。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窗外的雨声淅淅沥沥绵绵不断。他几个小时前就已经和Graves道过晚安,可他却直到现在也没能入睡。Credence努力过,紧闭着眼睛,为了让自己不会走神到Graves身上去,他开始数猫:

  一只猫,两只猫,三只猫,四只猫……

  诶?Graves先生养了几只猫?

  六只还是七只来着……

  大黄,小黑,虎斑纹,白白的,还有脸黑得跟挖过煤矿似的那个,还有哪个来着……

  说到大黄好像是陪Graves先生时间最久的一只,它看起来有点年岁了,可以说是猫群里的秩序维持者。Credence总觉得大黄有哪里像Graves,或许是它走路的姿态像Graves一样昂首阔步?还是在处理小猫们打架时的雷厉风行?兼有吧,Credence甚至能通过大黄的样子想象出Graves平时在国会里自信强大的样子;白白的那只超级粘人,非常喜欢撒娇,Credence总是会经不住它缠着多给它一些妙鲜包,但Graves先生就坐怀不乱多了,他从来不为那些撒娇所动,一视同仁地分给所有猫均等的妙鲜包,即使是大黄也不偏袒。还有小黑,那只猫和Credence一样,都是被Graves捡回来加以善待的,Graves愈合了他们的伤口,给了他们免受颠沛流离的容身之所,Graves先生是个好人,是Credence见过的最好的人。

  Credence听见门外有喵喵叫的声音,翻身下床,发现是大黄蹲在Graves卧室门口,想叫他起来陪它玩。

  “嘘——别吵到Graves先生,先生很累了,他需要好好休息。”Credence跑过去把大黄抱起来撸了两把毛,朝Graves的房间里瞥去,Graves在床上睡得安稳,Credence能隐约听见他平稳的呼吸声。

   大黄跳出Credence的怀抱,往阁楼走去,走了几步又回过头看着迷茫地Credence,直到看到他试着跟上来,大黄才转过头悠悠地往楼上走去。

  这是Credence第一次到阁楼上来,那儿的天花板比一般阁楼都高,而且意料之外的宽敞,铺着一层厚实柔软的地毯,没有胡乱堆积的杂物,没有让房间看起来久无生气的积灰,只是一个没有其他家具的过于朴素的干净的房间——还拥有Graves最得意的设计——玻璃墙壁和天花板的房间。

  Credence起初有些震惊,他没想到玻璃也可以被用于作为一整面墙和房顶。

  可现在这里并没有Credence万分期待的美丽景致。玻璃墙外一片彻底的黑暗,连月光都穿不透的黑暗。

  Credence摸索着在大黄身边坐下来,他有些失望。虽然这设计的确新颖,但像是在这种阴雨连绵的天气里,透明的玻璃将室内的黑暗延续得漫无边际,或是室外的黑暗毫不留情地入侵了室内,没有明星点缀的夜空就像是一个深渊,它就那样沉静地注视着一切,人在那无声黑暗面前仿佛是赤裸的,透明的。它看透了所有人的软肋:孤独和恐惧。然后将其无限的放大,最终将被自己孤寂吞噬的人拆吃入腹。

  “你说,Graves先生内心对我真实的想法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像是在问大黄,也像是自言自语。

  大黄只是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就继续眯着眼睛坐着。

  “那天他为什么要收留我这个闯入者?因为好心吗?”

  “他本可以把我交给国会处理……那我可能会被判死刑,毕竟他们已经杀过我一次,不会在乎还有第二次的……我猜他可能是不忍心;

  或是他也可以把我交还给Newt先生,但是……他没有。Newt先生拜托他,他就也接受了,说明他就算讨厌我也并没有到厌恶到心坎里的程度;

  他还做好吃的给我,还教我怎么给猫洗澡,那天中午我逗猫的时候睡着了,醒来发现Graves先生提前回来还帮我盖上了毯子,我想或许……只是或许……他可能也想过让我留下来一直帮他照顾猫吧,他工作那么辛苦,我可以很努力地帮他照料好猫咪们,让他不用操那么多心——如果他向我提出留下的要求,我想我会立刻答应的……

  Graves先生还特意休假带我出来,让我住那么漂亮的房子……他多好啊,他那么强大,善良,温柔……”Credence的脸上浮起幸福的微笑,他能记起每一个Graves温柔待他的细节,有些是用心有些是无意,有些甚至只是普通人际交往中的基本尊重,可是Credence以前从未得到过一点他本应得到的尊重或关爱,所以那许许多多可能连Graves自己都没留心过的动作或语言,在Credence眼里成为了不可多得的极其宝贵的对他的珍视。

  可是突然他的嘴角下垂了,他沮丧地说:“可是……先生这么好……也只有像他一样好的人才配得上他的爱吧。而我……我一辈子也没办法追赶上他。”

  大黄终于又仰起头,它盯着Credence有一会儿,然后站起来抻了个懒腰,抬头看着天空,又喵喵的叫起来。

  Credence顺着大黄的方向看去,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奇怪的是今晚的月亮并不显眼,以至于天放晴了也没让人注意到。

  曾经漆黑的夜空现在看起来更像深蓝色。没有被月亮的光辉所遮掩,夜空中尽是繁多闪亮的星星,仿佛一把被扬起散落开的钻石在熠熠发光,Credence痴迷地望着那副仿佛镶嵌在天花板上的油画的景象,他黑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满天繁星,仿佛被天空赐予它一部分迷人的光辉——闪烁的光芒被倾倒进Credence的双眸。

  Credence突然跳起来,连拖鞋都没顾得上穿就飞奔下楼,直冲进Graves的房间,他跳上Graves的床,跪坐在上面使劲摇着Graves的胳膊。

  “别杀我!”Graves尖叫着惊醒,看清是Credence后又长舒了一口气。

  “先生您没事吧?做噩梦了吗?”Credence突然为自己的鲁莽懊悔起来。

  “算是吧。”Graves把头发捋到脑后,苦笑了一声“梦见差点被(默默然)杀掉。”

  “抱、抱歉。是因为我吓着您了……”Credence低下头自责起来。

  “别太苛责自己了,孩子。你是做噩梦害怕了吗?”

  “不,不是!”Credence抬起头,他的心砰砰直跳,每一个说出的单词都更加激动:

  “是星星!”

  “星星?”

  “雨停了!现在阁楼上全都是星星!您应该去看看,那简直……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场景!”

   Graves有些愣愣地看着年轻人,那是他第一次见到Credence拥有他这个年纪该有的青春活力。他讲话时眼中几乎快溢出的光彩让Graves仿佛在他眼中看到了从未见过的璀璨星空。

  

  Graves没能拒绝Credence的期望,有些无奈地抱着被子跟Credence爬上阁楼。

  今天的星空确实很美。但是自己见过更好的。Graves心想。

 “其实我喜欢夏天,雷雨天在这儿。看着闪电划过天空,那轨迹也非常迷人。”

  Graves穿着没扣最上面三粒扣子的睡衣,双手撑在身后,他看起来那么闲适自在,和工作时简直判若两人。 

 “夏天的时候我们应该再来,那时候那一半花圃里都是各种颜色的玫瑰花。”

 “我还能再来吗?”Credence受宠若惊。

 “当然。夏天很长,等我回去忙完一阵子了,我们就再来。”

Credence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重新抬头望着星空。

Graves本想多陪男孩儿一会儿,甚至给他指认几个星座,可是他困得快睁不开眼,哪怕强睁开了,看到的也都是重影的东西,所以他当即放弃了,想着以后还会有许多机会,然后认命地裹着被子睡过去了。

  “Graves先生,谢谢您。”Credence依旧保持着原来的姿势,但他的注意力已经从星星上转移走了。

  “您今天放在我房间的花,很美,我非常喜欢,谢谢您。”

  天知道Credence鼓足了多少勇气才能不结巴地说出这句话,他说完甚至不敢去看Graves,直到他因为久久没有得到回应悄悄瞥了Graves一眼,才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Credence的心头万千思绪,他第一次感到他有那么多话想说,他从未有如此强烈的表达欲望,他不想再遮掩躲藏,他想把所有内心所想都与Graves分享,他想对他说出自己的心声:

  对不起,我强人所难了。半夜硬是把您叫醒来陪我看星星,我知道这简直是胡闹……谢谢您强打精神来陪我。

  谢谢您一直照顾我,迁就我,包容我,让我感到自己是被关心着,被爱着的。

  您说得对,这景象实在是太美了,美得让人移不开眼,我想我能一直沉浸于此,如果在我身边的您没有夺走我全部的注意力的话。

  我爱您,Graves先生。

  我爱您。

  “我……爱您。”Credence呜咽出声,然后急忙捂住自己的嘴,怕自己的哭泣声吵醒了Graves。

  那天晚上,Credence背对着Graves侧卧在他身侧,一边不停擦掉自己的眼泪,一边极力压抑着自己喉咙里的声音。最后在他终于停止哭泣迷迷糊糊要睡着时,他感到有人替他盖上有属于另一人体温的被子。
 

————————TBC————————

评论(5)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