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7)

 

  第二天早上Graves是被冻醒的。

  虽然现在天气转暖,但早晚的空气依旧带着寒意,Graves环顾了一下,发现本应在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把Credence裹得严严实实。

  他本以为这只是男孩儿半夜睡冷了就把被全卷走了的一次意外情况,可是当他直起身来发现窝在一边的大黄也跟着站起来并用凌厉的眼神看着他时,他就感觉事情绝不简单。

  他从未见过那样气势汹汹的大黄,扑上来就用肉垫给了Graves一巴掌。虽然没伸爪子,但Graves还是感受到了大黄的怒意,即使如此他依旧对这怒意的来源一头雾水。

  把你叫到楼上是让你来约会的不是让你来睡觉的!

  大黄恶狠狠地龇着牙,用力地拍了几下前爪:

  老子要气吐血了你晓不晓得?

  但是Graves不明白啊。

  大黄干脆跑到Credence那边,用嘴咬着被角扯了扯。

  昨天你睡到一半给Credence盖被还有印象吗?

  “啊!我明白了!是你昨天晚上给Credence盖的被吗?这被子虽然不厚,但也亏你叼得动啊。但是下次也不要全把Daddy的被子叼走,早上起床真的超级冷的。”

  看来你是梦游了。

  Graves站起来,抻了个懒腰。

  “好吧,看在你照顾Credence的份上,今天吃罐头吧。”

   大黄看自己主人不开窍气得直接倒在地上,结果Graves居然顺手挠了挠它的肚子。最后眼看着Graves下楼大黄实在气急败坏一爪子挠在Credence的脸上。

  Graves这才被Credence的一声哀叫吸引注意。

 

  Credence的脸上留了几道极长的血痕,睡梦中被突然而来的刺痛惊醒的Credence委屈得眼眶都红了,就像他曾经被养母惩罚后的样子。

  Graves立刻跑回楼上,拉Credence坐起来,Credence却哆哆嗦嗦地一直后退。

 “对不起!Graves先生,对不起……对不起,先生……”

  他以为自己被Graves先生惩罚了。虽然这伤害来得毫无理由,但他小时候在孤儿院这样的事情没少发生。

  “没事的,Credence,别害怕……”Graves想伸出手扶住男孩儿的脸查看他的伤情,可是他却一直躲闪着后退,试图把整张脸都藏进阴影里。

  “请别……请您别……您答应过我……”Credence在接受惩罚时几乎从不求饶,因为他知道那是无用的,甚至更糟:会让施暴者更加残暴。但是他却向Graves请求了,他希望Graves能饶恕他,他希望Graves能原谅他,他希望Graves是与众不同的那个愿意对他施舍一点善良的人。

  “我没有想要伤害你,Credence,别害怕,你只是被猫挠了而已。快过来,我不会再让你被挠了,别害怕。乖孩子,过来。”

  看着Credence发抖得越来越厉害,Graves不再向前靠近了,只是留在原地,向Credence伸出一只手,想拉住那个快被恐惧淹没的男孩。

  Credence的感情波动太过剧烈,以防万一,Graves下意识地反手去摸地上的魔杖。

  Credence只感到脸上刺痛,并不能确定那是什么造成的,他不知道Graves是否在骗他,那只向他伸出的手可能把他拉进一个怀抱,也可能会是落在脸上的巴掌。

  他其实本想无条件的相信Graves,但就在他快要犹豫地把手递给Graves时,却发现Graves的另一只手已经在身后握紧了魔杖。

  “我相信过您……您也答应过我的!”Credence尖叫着被默默然吞没了。

  “Credence!”

  Graves猛地向后退了一大步,一把揽起大黄扔下楼梯。(他知道大黄自己会找好平衡安全落地的)

  如果Graves现在先下手为强,他还有一些胜算。

  他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不能一次性完全杀掉默默然,反而让Credence完全失去理智后,他甚至都没有必要计算自己几近为零的成活率。

  “Credence……冷静下来,没事的,我不会伤害你的。我答应过你,说到做到。”

  默默然横冲直撞,但却还没使出力气。玻璃房顶还没破碎,但也开始出现裂纹了。

  “我知道你能控制你自己的。”Graves只是心存侥幸,或许男孩会顾念两人同住的感情,冷静下来。但这时他突然想起Credence刚来自己家时做的那个梦:

 

  “我梦见……我梦见Graves先生欺骗了我……”

 

  “然后,我非常,非常愤怒地……把您撕成碎片了……”

 

  他的胜算就像沙漏里的沙子正随着时间推移减少。

 

  Graves咬紧牙关,闭着眼睛下了很大决心,把身后的魔杖举到面前。

  默默然暴怒了。

  在默默然朝自己冲过来前,Graves把魔杖往旁边丢了出去,举起双手。

  “我很抱歉, Credence,我也应该信任你,不该对你有所防备。现在我的魔杖在那儿,你能看见,我够不到它,我手里也没有任何能伤害你的东西。原谅我,冷静下来到我这儿来,Credence。或是杀了我,如果你想的话,我现在任你处置。”

  Graves和默默然僵持了很久。他们之间就像有一条波涛汹涌的河流,好不容易才搭建起了一座简陋的桥,可现在Credence对他的信任突然变得岌岌可危,Graves得小心翼翼地注意自己说出的每一个单词,做出的每一个微小的动作,他怕会绷断桥上的最后一根缆绳。

  玻璃上裂纹蔓延的声音他听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是Graves额前的冷汗汇成一股落到地上的时候吧,Credence扑进Graves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结结实实地抱到了Credence的身体让Graves彻底放松下来,以至于直接跌倒在地。他因为后怕而急促喘息着,一边还拍着Credence的背,在深呼吸的间隙低声安慰男孩儿。

  “该死……”

  Credence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幻影移形到了楼下客厅的沙发上,紧接着他听见楼上稀里哗啦的玻璃破碎声。

  

——————TBC——————

 

彩蛋:

Graves蹲在地上掐着大黄的脸

“你知不知道你给我捅了多大篓子!”

大黄心里苦但它说不出:我就是想给你一个摸人家脸的机会谁知道你居然想用魔杖怼人家啊怪我咯!


评论(13)

热度(101)

  1. AlecNights呜昂汪 转载了此文字
  2. 异想天开呜昂汪 转载了此文字
    大黄被冤枉了 (ಥ_ಥ)(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