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10)

十三
   
   Graves一整天都焦虑的要命,他反反复复计算着时间——现在应该够Newt发现Credence脸上伤疤的时间了,那么他什么时候会跑过来指责自己呢?可能不会在自己工作时间来,那么就是下班后。
   Graves第一次希望自己可以加班到天荒地老。

   Graves在后半夜才回家,进门前还往里瞄了半天看看Newt在不在。Credence房间的灯已经灭了,毕竟已经这么晚了,早过了他该休息的时间。
   突然间什么东西撞到他腿上,紧接着更多的东西撞到他腿上,他可怜的孩子们一直喵喵叫个不停。
   Graves担心吵醒Credence没有开灯,只是用魔杖照了亮,走到客厅发现猫咪的猫粮碗和水碗都空了。
   “我的天啊,你们到底吃了多少。”Graves感慨着为它们装满了两个碗,猫咪们立刻围上去很快解决了它们的夜宵。
   按理说猫咪们都是吃一日三餐的,半夜里总不至于饿成这样。除非是Credence忘记喂它们晚饭——不,Credence从来不会忘记。
   Graves担心起Credence来,他担心他生病了,甚至更糟,于是立刻跑上楼,他尽量压低了自己可能会发出的杂音,推开Credence的房门,可是Credence不在那里——
    ——Credence哪里也不在,他不在这个房子里了。


   虽然今天早上Graves对Credence承诺过,只要他愿意他可以去任何他想去的地方,留下或离开全凭他自己的意愿。可当 Credence真的选择离开时,他却又觉得怅然若失,虽然Newt比他更像“mommy”。可他自认为也养了一大屋子的猫,照顾方面并不比Newt逊色多少。即使Newt会养各种各样的神奇动物,而自己只会养猫,但那并不代表自己就有多省心。Newt还不洗神奇动物呢!
   Credence虽然是自己养的第一只人……啊不对,是照顾的第一个人,但Newt也是第一次养人啊!两个人都是从同一起跑线出发的,不知道是自己哪一步出了问题才被Newt抢先了。
   可能是因为Credence当初是先跟着Newt待了一段时间?可那时间很短啊!自己和他一起生活了好几个月,自己肯定比Newt更了解他。
   给Credence买高级洗发水和护发素的是谁?给Credence煎鱼吃的人是谁?教Credence洗猫的人是谁?半夜不睡觉陪Credence看星星的人谁?
   Graves越想越不甘心,甚至越想越气。他才刚刚把Credence的头发打理得柔软顺滑蓬松,自己费了那么大心血,该收获好处一口气摸到爽时却被别人抢走了!
   跟着Newt那个瘦弱的家伙环游世界一看就是风餐露宿吃不到什么好东西,营养跟不上他之前下的功夫就全都白费了!
   还有他之前想好的,要在夏天的时候再带着Credence去乡下,教他认星座来着。他这么一走,下次回来起码是几个月后了,夏天是肯定错过了,秋天搞不好也赶不上,最晚冬天也该回来了吧?为了自己也该回来纽约看一次吧?但那时候屋顶全是积雪,雇一个麻鸡扫吧。
   每次下雪都得扫,万一哪次没扫Credence突然回来就来不及了。
   那又得是一大笔开销啊。
   Graves躺在床上烦躁地翻了个身。

   也不知道Credence回去后会不会洗神奇动物……
    
   
 十四

   终于熬到了第二天早上,还没到上班的时间Graves就先去了一趟国会,调出傲罗的登记簿,找到Goldstein姐妹的住址,Newt十有八九就在那儿,最不济她们也知道Newt在哪儿。

   
   曾经驰骋沙场,纵横政坛,被大魔王绑架还能捡回一条命,工作模范,劳动标兵,遇事果敢,长得还帅,国会里人人敬仰完美得几乎没有死角的安全部长Percival Graves——
   现在被Tina的房东太太拦在门口说什么也进不去。
   “我告诉过那两个姑娘别把男人招惹到我的房子里!这次我一定得把她俩都赶出去!”
   房东太太完全不听Graves的解释,一口咬定Graves就是两姐妹其中一个的男朋友。然后转身就要上楼去找两姐妹退租,就在Graves下定决心不能眼看着自己的下属流落街头要用魔法控制住这个麻鸡时,他身后突然传来了清亮的声音,声音不大,但足以震慑人心——“父亲!”
   Graves回头,发现Tina手里拿着一桶刚从外面买回来的牛奶,眼含热泪地注视着自己。
   “Tina你回来了!我告诉过你不要把……”
   “房东太太,”Tina一把握住房东的手,低下头吸了吸鼻子,仿佛在用尽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这是我爸爸,他一个人艰难地抚养我和Queenie长大,现在他老了,一个人住在乡下,我却因为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不得不背井离乡在纽约打拼没办法照顾他。他太孤独了才会来纽约找我的。给您添了麻烦非常抱歉。”
   “可是他说他是你上司啊。”房东太太狐疑地看着Tina。
   Tina抹了抹终于抑制不住而出的泪水“他得了阿尔兹海默症,病情发展得很快,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谁了,可是他记得曾经有两个小姑娘在他的膝前玩耍,却并不记得这两个女孩儿就是他的女儿了啊!”
   说完Tina看了Graves一眼,Graves回了一个眼刀,然后他脚背上一阵剧痛,只能不情不愿地让自己看起来像个阿尔兹海默症患者:“我想找……那两个小姑娘……我很孤独,想让她们陪陪我,我记得她们在这儿可是我找不到她们,这位女士,您知道她们去哪儿了吗?”
   “爸爸!我就是那个小姑娘中的一个啊!我已经长大了可是您却不记得了。”
   房东太太几乎是要被她打动了,但突然又警觉起来:“他穿得不像个乡巴佬。”
   “他曾经是个老官僚,古板,刻薄,性格乖张,您看他矫情的衣着就能看出来了。他曾经很享受这种服饰,这也是他对过去为数不多的宝贵记忆了……您看看他!每次我说到他的衣着太过高调他就会这样瞪我!让我这个做女儿的多伤心啊!但是老人都是这样倔强,他们已经受了够多的苦难,您不会忍心再去苛责他们什么了。”
   房东太太终于被完完全全地感动了,她用自己的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同情地嘱咐Tina说:常回家看看。
   然后就放了Tina拉着Graves上楼了。
   
   “你对我的衣服有什么不满吗?”Graves在楼梯上小声嘟囔道。
   “当然没有,Graves先生,您是我见过的衣品最好的男士。”
   “古板,刻薄,性格乖张?”
   “只是逢场作戏而已,别太当真……小心点!父亲!别绊倒了!”
   “还有,你为什么要说我是你父亲?”
   “如果说您是我男朋友我肯定立马就被扫地出门了。”
   “这我知道,我的意思是你就不能说我是你哥哥吗?”
   “啊……Graves先生,注意脚下。这楼梯质量不太好了。”


 ————————TBC————————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