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12)

 @Carly lylyly 的部长吃醋~

————————————

十七

 

  就像他们说好的那样,夏天的时候他们又去了乡下的别墅。

  那是Credence奢望开始的地方,再回去的时候梦竟然都已经实现了。

  自从他们在一起后,Graves事事都比以前更迁就Credence。Credence喜欢他原来正对花圃的房间,Graves迁就他,放弃了睡惯的床也跟着他睡了那个房间;Credence渐渐开始赖床,Graves迁就他,总是等Credence起了以后才和他一起吃早饭。结果这娇惯了Credence,让他每天早上睡得更肆无忌惮了(以前起晚了就要饿肚子甚至挨打,现在再也没有这种顾虑了);Credence曾经一度沉迷冰淇淋,Graves就买下一整个冰淇淋车停在家门口让Credence吃个够;

  如果是其他人到了这个年纪恐怕早就厌倦了本应属于青年时代的风花雪月,这些事只不过是时间教会他们的讨好年轻恋人的手段罢了,用起来自己都觉得无聊,还要在心里嘲笑对方小孩子似的幼稚。但Graves这种年轻时候鲜少经历的人,每一件事都是他悉心安排的,绞尽脑汁地琢磨着让恋人开心的方法,生怕哪里少了耐心让对方受委屈。

  这爱情像是给他注入了一股曾经少有的生气,四肢百骸都感到充满活力。沉寂多年自以为再不会有波动的胸膛一股脑被塞满卷着酸甜苦辣的感情,剧烈的变化让他从一个深谙世事狡猾老道的老牌政治家在Credence面前成了个莽撞的,对自己的感情不加掩饰也掩饰不住的毛头小子。

  就像现在,他快压抑不住自己的嫉妒了。

  Credence认识了在当地做送奶工的年轻女孩儿。

  那女孩儿叫什么也不重要,毕竟Graves从不扎小人诅咒人,知道了也没用。她是在一天早上送奶时看见了一时兴起早起浇花的Credence。

  “早安,Graves先生。”女孩儿用她清朗的声音朝Credence打招呼。

  “不、不……我不是Graves先生。”

  “你不是Graves先生的儿子吗?那也是Graves先生啊。”女孩儿笑眯眯地回答。

  “不,我不是他儿子。他是我……”Credence本想说出他们的真实关系,但又不敢确定这层关系会不会给Graves造成什么负面影响,所以临时改了主意随口扯个谎:

  “他是我父亲的朋友,我叫他叔叔。”  

  后来他们就这样开始聊起天,Credence陪那姑娘送完了剩下的牛奶。那姑娘介绍了自己的哥哥和小妹妹,还有家里的奶牛,她说如果有机会可以带Credence去她家的牧场,她会教Credence制作奶酪。

  Credence信口胡编了一个幸福家庭的故事,然后介绍了Graves家大大小小的猫。

  “我喜欢猫,要不是我还养着几只小鸟,我也会养一只猫的。”

 

  Credence早起了几日后,连白天都开始变得不见踪影。Graves起初没多想,Credence能多交一些朋友是好事。但当Credence把那女孩儿带到家里吃下午茶时,Credence绅士地让女孩儿挽着他的胳膊(这是Graves教他的),女孩儿戴着一顶遮阳的大草帽,穿着一条白色的长裙,金发披到肩头,笑容比六月的阳光还耀眼,她礼貌地向Graves问好,Graves却只注意到了女孩儿的帽子上缀满刚摘的鲜花,有几朵颜色和Credence别在纽扣上的一样。

  “我喜欢你的手链。”一直神游的Graves接不上年轻人们的话,为了不让自己失礼,他随口称赞了自己注意到的第一样东西。

  “这是上次去镇上Credence买给我的。”女孩儿的本意只是想称赞Credence的品位,但Graves就是钻牛角尖地认为那是一种宣战式的炫耀。

  果然男人都是有了私房钱就在外面养别的女人!

  Graves咬牙切齿地撸了两把猫。

  

 

  下午茶后Credence送女孩儿回去,Graves拉住他的胳膊,说早点回来。可是Credence却说他要去女孩儿家的牧场和女孩儿学怎么给奶牛挤奶,还要陪她可爱的小妹妹玩一会儿,尽量在天黑前赶回来。

  晚饭时Graves收到村子里一个小孩带来的Credence的口信,他说那家人留他吃晚饭,他吃完饭再回去。

  Graves给了那孩子点零钱当跑腿费,回到空荡荡的房子里,游荡了一会儿,躺在沙发上吃了两块糖,太阳落山后随着这栋死气沉沉的房子一起在黑暗里睡着了。

  晚饭后Credence拎着热情的主人家给他带的一大篮子奶制品回家了。他把篮子放在厨房,然后去叫Graves起来到房间里睡。

  “Percival,Percival醒醒,去房间里睡。”

  “嗯……Credence?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Anna的爸爸还带了很多牛奶给你。”

  Graves想了一会儿才明白Anna是那个女孩儿的名字。

  “那不是给我的,是给你的,Credence。”Graves翻身坐起来,没有拉着Credence的手就自己上楼去了。

  

  第二天Graves起了个大早,本想早饭后带着Credence散散步,再带他去周边的湖划船。但他在煮咖啡时眼看着Anna来后Credence也跟着出去了。中途他回来吃了个早饭,又立马跑了出去。Graves气得要命又无能为力,他不想做那种胁迫恋人退出交际圈的控制狂,但他又不知道怎么委婉地暗示Credence他已经冷落自己很久了。他只能跟个小孩子似的赌气不理Credence——他但凡认真谈过几次恋爱都会知道,这样不但不会让Credence转过头来哄他,反而会将Credence推得更远。

  

  Credence今天回来得早,下午就在客厅里和猫一起晒太阳。

  “今天没出去?”

  “Anna的父亲给她请了一个女家庭教师,今天她在家读书。”

  Credence站起来,跑到躺在沙发上看书的Graves脚边坐下,期待地望着Graves,Graves却视而不见。

  “Percival?”Credence轻唤了一声,扯扯Graves的裤脚。

  “嗯?怎么了?”

  “您想……吃点什么吗?”

  “不了,我不饿。”Graves翻了一页书。

  “那您想出去走走吗?我知道一处很好的……”

  “是Anna带你去的吗?你们年轻人去玩吧,我就不去了。”

  Credence有些挫败地低下头,踌躇了一会儿,站起来往外面走去

  “我去给您摘一些花来,山坡上有一片花海,那儿可好看了。”

  Credence回头,眼里还有些期许,可是Graves只是敷衍地“嗯”了一声,没再说别的了。

  那天晚上Graves在床上看书到很晚,Credence先是缩在床的一侧,等待了很久后鼓足勇气把一只手臂试探着搭到Graves腰上,Graves没有推开,但也仅此而已了。

 

  

  Graves发觉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劲是两天后在餐桌上听见Credence叫他“Graves先生。”

  “请您帮我拿一下盐好吗,Graves先生?”

  Graves本来用魔法正递过去,突然反应过来这个称呼后愣了一下,盐瓶也中途摔在桌上。

  Credence被不小的声音惊得哆嗦一下,他尽量把整个人都蜷起来,低着头对着Graves。

  “你刚才,叫我什么?”Graves自己都觉得自己说话的调子陌生——他好像很久没和Credence聊天了。

  “对、对不起,Graves先生。我很抱歉,对不起……”

  Graves起身走到Credence身边,半跪在他面前,双手捧住他的脸,强迫他把头从阴影里抬起来。

  Credence瑟缩着,躲闪的目光不敢直视Graves的眼睛。

  “看着我,Credence,看着我。”

  “不……请别这样,请别这样……”

  “Credence,答应我,别那样叫我。我讨厌你那么叫我,那让我难受,让我觉得你离我越来越远。以后别再这样了,好吗?”

  得到点头的答复后,Graves把掉在桌上的盐瓶捡起来,放进Credence手里。

  “吓到你了,我很抱歉。”然后他在Credence鼻梁上吻了一下,强装镇定地继续回去吃饭。

  Graves怕了。

 

  Credence早早地上床了,Graves喂完猫也跟着进了卧室,Credence躺在右边,背对着Graves。

  Graves钻进被子,从背后把Credence圈进怀里,吻了几下Credence的后颈。 

  Credence没有反抗,倒不如说是没有反应,Graves的手顺势从Credence睡衣下摆伸进去,手指划过他柔软的腹部向下,Credence喉咙里发出一声幼兽似的呜咽,刺激了Graves,Graves一口咬住Credence的肩膀,又在他的侧颈亲吻啃咬了几下。Graves一手撑起身体,想让Credence转过身来,可是Credence微弱地挣扎了一下,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

  “怎么了?”Graves使了点力气把Credence的肩膀扳过来。

  “我……我有点累了,Percival。对不起。”

  “我不确定你还能不能缓过来。”

  Credence不明白。Graves躺回去,深呼一口气,翻身下床。

  “Percival!别这样!我不明白!”Credence跳下床追过去。

  “没什么,Credence,没事的。既然累了就去睡吧。”

  “不,请留下来,求求您了,至少别现在走。”

  Graves还在试图挣开他的手,Credence手足无措地扯着Graves的袖子。

  “Credence你不用这样。”

  “我不明白!”Credence终于哭出来,他真的太委屈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就平白无故受了冷落。

  “听着,Credence,我知道你在我之前从来没和任何人谈过恋爱,可能是因为我是第一个对你好的人,所以你以为你我,喜欢男人。但如果你发现自己喜欢女人的话也不需要顾忌我什么,我会理解你的。”

  不,这不是Graves本来想说的。他只是有点嫉妒,只是因为嫉妒Credence把本交给他的时间分给了他人一部分而闹脾气而已。他并不是质疑Credence的心意,也并没有想过推开Credence,他甚至怀疑过就算有一天Credence真的想离开恐怕自己也不会放他走,如果必要甚至会不择手段。

  “我没有,我没有,我不想离开Percival。”

  “我还以为你会叫我Percival叔叔。”

  “不……那是因为……”

  “我也很累了,我们明天再谈吧。”

 

——————TBC—————— 

评论(1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