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13)

结尾有讲故事的点梗,但是好像和那个点梗的妹子的本意不太一样

这次我就不艾特了等他俩和好之后我再写一个甜甜的讲故事 ~

 

——————————

十八

 

  第二天是个雷雨天,Graves想去找Credence道歉时,发现他房间的落地窗开着,暴雨打湿了窗帘和地毯,而Credence不见了。

  Graves几乎把整个房子翻过来也没能找到Credence。他跑出去了,还是以默默然形态从阳台飞出去的。Graves不得不正视这可怕的现实。

  Credence走了,不知所踪,可能还在这儿附近,也可能回了纽约,可能以人形态在街角游荡,也可能已经毁掉半个城市,甚至更糟的——已经被魔法国会发现并逮捕。

  呸呸呸,不会的,如果被逮捕或是击毙都会有傲罗来向他报告,至少自己不会一点风声都不知道,就算是Credence闯祸了,他也会收到报告。现在Credence应该还是安全的,至少是隐蔽的,他得在别人找到Credence前找到他。

  Graves抓起魔杖就冲进了雨幕里。

  

  狂风挟着倾盆暴雨而下,Graves连魔杖都挡不住雨势,密布的豆大雨点都结结实实地落在他身上,很快把他淋个透湿。

  雨已经下了一阵子了,明明是白天,天空却被乌云遮得严严实实,他走这一路都没有什么人,连个能打听的人都没有。Graves只能漫无目的走着,他的脚下因为泥泞一直打滑。他呼喊着Credence的名字,回应他的只有不断的雷声。

  Graves想过去Anna家碰碰运气,可是他甚至不知道Anna家在哪里。没有人能帮他,没有人能理解他的后悔和恐惧,他将因为自己一时赌气失去自己的爱人。他还没有向他道歉,还没有好好的拥抱他,还没有认真地亲吻他,请求他的原谅,自己却已经面临着下一秒就要永远失去他的绝境。他感到彷徨,感到无助,没有人能帮他,Credence曾经面临的就是这样谷底的境遇吧:身处无尽的黑暗之中,没有出路,没有光亮,甚至连自己呼喊的回响都听不见。

  他时常想关于Credence的事:

  自己的出现大概是带给Credence一丝光明的吧。哪怕自己的出现曾经带给Credence一丝冲破云层的阳光自己也会十分欣慰。他一直以为自己可以领着Credence走出他生命的暗巷,但是Newt上次和他分别时说过:“不要太急着帮他挣脱过去,这要他自己来。”

  就像是鸡蛋从外打破是食物,从内打破就是生命一样。如果从外摧毁Credence堪称畸形的保护壳,那他就永远会是扭曲的,不完整的,破碎的;但如果Credence愿意从内瓦解自己的防护墙,那这就将会是他的新生。  

  Credence明明已经非常努力了,他正在试图从缝隙处打破他的壳,他开始主动结识朋友,开始受到朋友家庭的欢迎,他正在完善曾经生命里缺失的那部分,自己本应该是他的导师,给予他建议,甚至不应该干涉,但现在却成了一个卑鄙狭隘的阻挠者。

  他精疲力尽地继续艰难前行着,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狠狠撞了一下。

  “对不起,先生。”

  Graves一把摁住撞到他的男孩,仔细地端详后发现是那天给Credence送口信的男孩。

  “带我去,那个牧场。立刻马上。”

  “对不起,天气这么不好,我该回家了,先生。”男孩为难地说。

  Graves急忙从大衣里掏出钱夹,抓出里面所有的钱塞进男孩手里。

  “这些都给你,只要你把我带到那天你送信来的那个牧场,这些就全都是你的了。”  

  男孩没能抵住诱惑,选择带着Graves到牧场去。

 

十九

 

  “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他要赶我走。我不能再回去了,留下去只会让他更心烦。”Credence委屈地抽着鼻子。

  “你没试着找他谈谈?”金发的女孩儿耐心地听着友人的倾诉,不时用自己的手帕帮他抹掉眼角的眼泪。

  “我想和他谈谈,可是他都拒绝了。他一直强调自己累了,可那并不是事实。”

  “其实你该对他耐心点。上了年纪的人多少都会有点这样,有时我和爸爸说话都要被他气个半死。他总是觉得你什么都不懂,但又不愿意给你解释。”

  “可是他对我已经丝毫没有耐心了。”

  “我想可能是他需要一些自己的空间吧。你们吵架之前还好好的,对吗?”

  “不……他似乎最近都对我颇有距离。”

  “嗯……我不了解他,看起来你也没有了解他到太深的程度。你之前说你爸爸是他多年的好友,不然等你爸爸从国外回来,让他帮你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我、我想这是个办法……”Credence心虚地摸了摸鼻子。

  “可是在你爸爸回来之前你要怎么办啊?”Anna托腮皱着眉头想了很久“你可以先住在我家!让你们彼此分开冷静一下总是好的,免得他再刁难你。你可以在我家一直住到你爸爸回来。我家有很多房间,而且有那么多好玩的,你会住得开心的!”

  “不……我想这太打扰你们了。”

  “没事的!爸爸妈妈不会介意的!”

  “不,我不能这样。我不能这样。”

  “那你要回去,像个大人一样勇敢地自己解决这个问题吗?”

  “我不确定……”

  “你总不能一直这样。”Anna为Credence的优柔寡断感到有些生气“你不能不面对它!你总得选择一个解决方案吧,你这样一直拖着问题也不会自己解决啊!”

  “对你而言回去是更勇敢的选择吗?”

  “我不敢确定那是否是正确的,至少是更成熟的,他是个大人,当你和大人面对面谈判过了,你也就会更成熟了。至少他不会再把你当小孩看了。甚至会在心底里悄悄地敬畏你一些。我是这么猜的,因为我没试过,我还没有勇气到面对一个大人。”

  “如果,面对他,那他就会把我看做和他一样的大人吗?”

  Credence低着头想了想

  “我会回去,我会回去和他好好谈谈!”

  “那你真是太勇敢了!我都替你感到骄傲!”

  “我想我可能并没有那么勇敢吧,我还是很紧张。”Credence依旧低着头。

  这时Anna突然凑上去在Credence的侧脸亲了一口。

  “勇气之吻——把我的勇气也借给你。现在你是英勇无畏的勇士啦。”Anna笑得那么天真可爱,Credence感到自己仿佛真的充满了勇气。他要回去面对他和Graves的问题并像个大人一样成熟地解决它。

  Credence又留下来吃了一些饼干,等天晴了后,他拥抱了Anna,嘴角带着笑意回家了。

 

二十

 

  Credence小心翼翼地往门里张望,Graves不在客厅,他走进门,蹑手蹑脚地查看里面的情况。

  Graves的大衣挂在门口,干净整洁一如Credence离开时那样。

  已经是下午了,Graves肯定早就发现自己的突然出走,他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但他会为此真诚地道歉的。

  “Credence?”

  听见背后传来Graves的声音,Credence的勇气立刻丢盔弃甲。

  他紧张地转过身,结结巴巴地主动解释道:“抱歉,Percival,我今天上午去了Anna家,没有告诉你……”

  他以为自己会挨顿骂,至少是顿唠叨。可是Graves只是轻笑了一声,摸摸他的头:“以后还是提前告诉我一声吧。”

  “是的……”

  “你吃过午饭了吗?现在饿吗?”

  “啊?不……我在Anna家吃了很多零食了……”

  “那你去陪猫咪们玩会儿吧,我去弄猫罐头。”

 

  那天Credence一直想找机会和Graves谈谈,可Graves看起来太正常了,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依旧充满温柔和耐心地对Credence说话,每句话甚至比以前还柔声细气。Credence甚至怀疑这是个梦境,或是之前的争吵是梦境。

  那天晚上Graves把Credence抱在怀里,拍着他的背哄着他。

  Credence本来都被哄得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突然想起来自己的正事还没做,猛地弹起来,“Percival,我们得谈谈昨天晚上的事。”

  Graves看起来很迷茫,用了一会儿才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在Credence再开口前,Graves立刻说道:“我很抱歉。”

  “什么?”

  “我欠你一个道歉,Credence。昨天是我太急躁太自私了,我应该多考虑你的感受。你明明说你累了我却还想强迫你……是我的不对,我向你保证,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吗?你愿意原谅我吗?”

  Credence有点懵,他以为Graves会指责他,或是重新生他的气,但他却大度地表示了理解,甚至请求自己的原谅?

  “Credence?”Graves诚恳地看着Credence的眼睛。

  “……当然。”

  Credence稀里糊涂地表示了谅解,然后又稀里糊涂地躺下,稀里糊涂地半陷入睡眠。

  “您能……给我讲个故事吗……”Credence的脸埋在Graves胸前,像是说梦话似的哼哼着。

  “当然,我的男孩。”Graves在Credence头上吻了一下。

  “很久很久以前,在一个很遥远的国家,有一个小王子。他很早就失去了他仁慈宽厚的双亲。一个恶毒的女人被指派去照顾他。他的养母对他很不好,总是让他挨饿受冻,她甚至让他去金库里擦那些金币,一定要每一块都闪闪发光。可是国库里的金币那么多,还有一些陈年放在那里,小王子总是擦不完,他的养母就以此为借口毒打他。后来有一天,国家里来了一只恶龙,他冲进皇宫,四处放火,小王子的养母死于这场变故。然后恶龙大概是眼花了,稀里糊涂地把一大袋混着小王子的金币带回了自己的洞穴。”

  Graves确定Credence睡着了。但他不确定他是在听到“有一个小王子”那里睡着的还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那儿就睡着了。

  他帮他掖了掖被子。虽然没有必要了,但他还是把声音放得更轻,继续讲下去。

  “不知缘由的,恶龙心甘情愿地把自己所有的金银珠宝都赠予小王子,还经常四处狩猎,抓一些小动物,烤给他吃;恶龙为了小王子甚至还去摘果子,它可是从来不吃果子的,摘回来了它也不会吃,但是看着小王子吃得那么开心,它下次还继续摘果子。他还给小王子讲故事,讲那些古老的传说,

  可是,渐渐地,小王子不再满足于果子和烤肉了,还有那些让人眼花缭乱却甚至没有地方花的金币,还有俗套的传说。他想念自己的朋友们了,他想念那些与人交谈的日子,小王子想和别人说说话了。可是龙除了给他讲故事什么都做不了。

  然后有一天,山下来了一个勇者,他是来杀掉恶龙解救王子的。龙说:‘王子现在很开心,他不需要任何人的解救。’然后就把勇者赶下了山。

  但是小王子他……他喜欢勇者,他喜欢勇者的故事,勇者在山下修养的时候小王子就经常悄悄溜下山去找勇者说话。”

 

  Graves浑身泥水狼狈地走进Anna家的牧场,Anna的父亲接待了他,他说Credence一早就来了这里,现在在Anna的房间里和她聊天。

  当他走到门口时,虽然无意偷听,但门缝里的声音还是隐隐约约飘进他的耳朵。

  “我第一次见他那么生气,虽然他很平静,但他平静的时候比冲我吼一顿还可怕。”

  “我不能再回去了。”

  

  “后来有一天,勇者再次到山坡上来挑战恶龙的的时候,王子正在午睡,勇士胸有成竹地要杀掉恶龙。恶龙早就知道了王子经常去找他,所以这次它不会再攻击勇士了。”

  

  “……面对他。”

  “那你真是太勇敢啦,我替你骄傲。”

  “这是勇气之吻……你是英勇无畏的勇士啦。”

 

  “恶龙知道,勇士和小王子已经约定好了,一起鼓足勇气来对付他。所以它说:‘你带王子走吧。回去后他将继承王位,而你将会是他的恩人,他会尽他所能报答你的。把我的头也带走吧,这样你会成为整个王国最英勇的勇士, 你会是英雄,人民会把你提着恶龙的头的雕像立在广场上,供自己的子孙世世代代瞻仰崇敬。

  那个时候,你要好好保护小王子。’”

 

  Graves失魂落魄地离开,临走前还嘱咐了主人家,不用告诉Credence自己来过,他确认了Credence没事就好。

  然后他不顾阻拦,直冲进大雨之中。

  他跌跌撞撞地走了一段路,头脑清醒一些后才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他颓废地坐在原地,并不是在等雨停,并不是想回家,他只是想坐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天气晴朗了,过于刺眼的阳光让Graves不适应了一会儿。他如梦初醒,环顾了四周,发现自己确实迷路了,走了半天其实一直在原地打转,现在只在牧场门口几十米外。

  他看见Anna送Credence出来,两人还一起走了一段。

  他们看起来多般配啊。

  

  “后来,王子回到自己的国家,成为了国王。那位屠龙的勇士也被供奉为英雄,一直尽心保护着王的安全。故事结束了。”

 

  他看着Credence顺着回家的小路走去,立刻幻影移形回家了。他用咒语整理好自己的衣着,确保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从未出过门。

 

 

 

  Graves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了,他不知道恶龙到底能和王子待在一起多久,但他希望,他每天都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多挽留王子在他身边一日。

 

——————TBC——————

 

 

 

 

 

 

 

 

下一章他俩就要和好了啊

 


评论(7)

热度(82)

  1. AlecNights呜昂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