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15)

本章高甜但结尾文风剧烈波动极度OOC请不要挂我【土遁】

 

——————————

 

二十三

 

Graves挣扎着从梦中醒来,似乎有什么重物压迫着他的胸膛让他喘不过气。虽然身子还是乏力,但他的头已经不怎么疼了。但他记得自己有意识的最后的画面是天旋地转的房间,然后他就不省人事了。再醒来时都已经快要黄昏了。

“好想吃草莓啊。”Graves微弱地嘟囔了一句。

“喵”

Graves往自己胸前看去,发现家里大小猫咪都卧在他身上,严正以待地盯着他。

“乖,下去,都下去,daddy差点被你们压死了。”

“喵”

大黄会意地跳下床,剩下的小猫也都跟着下去了。

Graves松了一口气,想活动活动手脚,结果手一动,由麻木恢复知觉的皮肤感到手下毛绒绒的触感。

这下又是哪只,都钻进被窝里了,也不怕被闷死。

Graves叹了口气,掀开被子,准备拎着小家伙的后颈把它提溜出去,抬手却僵在那里。

Credence整个人蜷在Graves身边睡着,乖巧得像个毛绒玩具,他的头侧躺着,这姿势很扭着脖子,但他还是僵硬地保持着那个姿势睡着了。他的脸上因为在被子里捂着有几团红晕。

“Cre,Cre,醒醒。”

Graves晃了晃Credence的肩膀把他叫醒。

“Percival……啧……”Credence看Graves醒了急忙想坐起来,但因为落枕吃痛地叫了一声。

“你落枕了,过来。”Graves柔声让Credence慢慢坐起来,用手摁揉着Credence的脖颈。

“怎么睡得这么别扭啊。”

“我不敢动……”Credence小声嘟囔。

“嗯?”

“我看你烧得太难受睡不安稳,摸着我的头发能安心些。”

“抱歉,让你为了我遭罪。”

Credence低下头笑得羞涩。

“这没什么的,Percival,毕竟我是你的恋人啊。”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至少我不用在外人面前躲躲藏藏当你的叔叔了。”

“关于这件事我很抱歉,Percival。我当时只是不知道这会不会对你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没关系,我理解的。”

“我只是想保护你……没想到却把事情弄得更糟。”

Graves从没想过谁会想要保护他,或是谁会认为他需要被保护。他一直都认为,如果他爱谁,那他应该就会想拼尽全力地保护对方,恨不得替对方把天都扛下来。当他真的爱上谁时,他也确实这样做了,在他心里Credence是那么瘦弱可怜,所以他想把Credence护在他的羽翼之下。昨天的事给了他不小的冲击——他没想过Credence会想要逃离他。他为此自责整日到深夜,是不是自己把Credence圈得太紧太死了,让他连呼吸都承受不来。

所以他害怕了,退缩了,想放手了。

Credence很快就要抛弃他了。

Graves自暴自弃地想。

但是没关系,自己已经独自生活了大半辈子,大不了再自己过半辈子,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只是有点难过。心里空落落的。

只有一点,不碍事的。

 

可是Credence却只是想要告诉Graves :他长大了。

他不再需要像个婴儿似的被守着,他的肩膀依旧瘦弱但是充满力量,他的翅膀羽翼丰满,他可以撑起自己了。

也可以撑起Graves了。

 

“Cre,家里有草莓吗?”

“前两天没去镇里,家里什么水果都没有了。要是你想吃,我现在去买一些 。”

“不,现在外面还是太热了,等明天早晨再去吧。”

“可是你好像很想吃。”

“也没有那么想吃,晚上再吃也可以。”

 

“Credence!”

说话间,Credence听见有人叫他,连忙跑到阳台上,看见Anna正站在花园里朝他挥手。

“Anna!”

Credence惊喜地叫了一声飞奔下楼,开门迎她进来。

 

“我哥哥今天早上遇见医生了,他说他刚从Graves先生这儿回来。Graves先生得了重感冒?”

“是啊,今天早上突然就发烧了。”

“他现在好点了吗?”

“吃了药睡了一整天,现在好像不怎么发烧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今天去镇子里给面包店送奶油,顺便逛了逛,带了一篮子草莓给Graves先生。”

“正好Percival想吃草莓呢。太谢谢你了,Anna。”Credence在女孩儿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你去接一盆凉水,把草莓泡一会儿凉一凉,天气这么热Graves先生吃着也会舒服些。”

Credence抓起一把草莓放进碗里后,发现篮子里铺着一块手帕,把篮子里草莓分成上下两部分。

“这是……”

“下面的是你的,Cre。”

Credence虽然不明所以,但没追问,草莓泡上后,Anna拉住Credence的袖子小声地说:“你和Graves先生谈谈了吗?”

“我以为我们昨天会谈谈的,可是我还什么都没说他就道歉了。”

“道歉?他之前明明那么生气,为什么又突然道歉了?”

“我不知道。”

“真是复杂的大人……如果是我的话,我可能会追着他让他说出个所以然来,不明不白地让人受气,又莫名其妙地道歉这事儿就到此为止啦?我才不干呢。”

“我不能那样做,Anna。我想他有自己的苦衷。”

“总不能因为自己有苦衷就平白无故地拿别人撒气吧。更何况你还那么爱他,他居然这样对你!”

“Anna!我……我没……”

“得了吧,Cre,我虽然年纪小,但也过了傻丫头的时候了。”

“天啊,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Credence双手捂住已经红透的脸。

“从你喋喋不休地给我讲他的事开始。”

“你为什么没有提醒我!”

“我以为你知道!就因为这样我才讨厌Graves先生,连我都明白的事情他居然装傻!”

“他没有……”

“Cre?”

Graves从楼上下来了,他一眼就看见两个年轻人在水槽边窃窃私语。

“Percival!”Credence看见Graves下来,立刻有些慌张地把草莓沥干了水装进水果碗里。

“Anna带来了一些草莓。”

“谢谢你,Anna。”

Graves走到厨房拿起一颗草莓直接塞进Credence的嘴里。

Credence来不及拒绝来不及反抗,嘴里就被塞得满满的草莓,腮帮子鼓得像只仓鼠。

“站在厨房不挤吗?出去坐坐吧?”Graves也不管Credence一直摆着手,一边和Anna客套着,一边摘下另一个草莓的蒂,举到Credence面前,等着他咽下去一口了再塞进去。

Anna看着Credence也不知道是被噎得太厉害还是什么缘故快要扭曲的脸不敢直视他的眼睛。Graves根本没注意Credence的变化,一心只带着敌意的微笑看着Anna。

“您……少喂点Credence,他都要被您噎死了……”Anna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拯救自己处于水深火热的好友。

“这是我家的事,和你没关系。”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和个没成年的小姑娘吃飞醋就算了,还像个八岁小孩似的和人家较劲,这要是让魔法国会的人知道了,安全部长先生简直都得晚节不保。

Credence的脸都要抽筋了。

Anna意识到只要自己一刻不走,Graves就会一直折磨Credence下去(虽然他的本意不是这样),眼看着客套的功夫一碗草莓都要见底了,Anna只能赶快找借口离开了。

Graves确认那个小丫头一步三回头地走出花园才注意到刚咽下最后一口草莓的Credence泪眼朦胧:

 

“Percival,这个草莓……好酸啊……”

 

Anna一直不喜欢Graves,手帕分隔的上面的草莓本来就是她精心挑给Graves的,只是一个为Credence抱不平的小恶作剧,Credence却为此吃了大苦头。

 

虽然篮子里剩下的草莓甜得像浸了糖,但Credence最后硬是一口也吃不下去。反而事与愿违让Graves捡了个便宜。

 

 

二十四

 

那是一年后的某一天,在Graves和Newt的共同努力下,Credence终于合法地留在了美国,取得Picquery主席许可的那天Graves一进家门就拥吻住爱人。Newt是随后跟进来的,结果一进门就决定先在门外站一会儿。

“现在你不必再担心了,我们都不用再担惊受怕了。”

“所以我现在可以随意地在街上走,不用担心被傲罗发现了?”

“而且你还可以学魔法了!你会去读伊法魔尼,那是世界上最好的魔法学校。还会有自己的魔杖!”

Newt无意偷听,但Graves也没怕人听。

霍格沃兹才是最好的魔法学校。

Newt腹诽道。

“那真是太好了!”这是Credence这么多年来一直梦寐以求的,他曾因此被恶人所骗,但这次他不会再被伤害了。

“今天Newt问我为什么我们还不结婚。”Graves突然说。

“什么?”Credence被吓了一大跳。

嗅嗅从皮箱里露了个头,看见满屋的亮晶晶两眼放光,突然窜进屋子里,Newt也被吓了一大跳。

“你……你是怎么回答他的?”

“嗅嗅!嗅嗅回来!”Newt蹲在门口冲着门缝里小声喊着。

“我想了想,我没有什么回答他的正当理由。所以我想我们应该结婚。”

“啊?”

“我们应该结婚。我们早就应该结婚了。我真是个迟钝的傻瓜,但幸好现在还不晚。”

“可、可是……”

嗅嗅瞄上了Graves的宝石领针。

“你还没做好准备吗?”

嗅嗅已经做好准备了。

“我不知道我可不可以……”

“我以为我们已经算是一个家了。我们甚至都有一大群孩子了。”

嗅嗅跳了几个柜子一路跳到吊灯上,准备俯冲下去抢宝石。

“孩子?”今天Graves说的话总是让Credence惊吓连连。

“喵。”

“孩子们叫你mommy呢。”Graves的气息在Credence耳边拂过,Credence打了个哆嗦。

“Percival!”

嗅嗅猛地撞到Graves胸口,惯性大得把Graves撞了个踉跄。

“你没事吧?疼吗?”

Graves随手把嗅嗅扯下来,也不管自己的领针已经被嗅嗅装进肚子,直接把它塞进上衣口袋。

“不用管它,我要说的是……”

嗅嗅在口袋里折腾得厉害,Graves的手插在里面还被挠了几下,咬着牙硬挺着手上才没使出狠劲捏嗅嗅。

Newt见嗅嗅和Graves像是要拼个你死我活,顾不得别的就冲进门去,陪着尴尬的笑把嗅嗅拎出来就跑出去,没一会儿又跑回来把Graves的领针还回来。

Graves看门外半天没动静了,想着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意外了,深吸一口气。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盒子,单膝跪下,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盒子打开,Credence的心像要跳出来,然后他看见了一个空空的盒子。

Credence有些不可置信,他不知道这是个恶劣的玩笑还是其他什么用意,Graves看着Credence怔怔的神情,和他想象中似乎差的太多。

Graves把盒子转过来,看见自己亲自查验过的戒指不见了也蒙了。这时Newt一手拎着倒挂的嗅嗅的脚又跑回来,把戒指塞回盒子里扭头就跑。

Graves用了半分钟控制自己不要去拿魔杖,然后稳定了一下气息和情绪。

“所以,你愿意吗?”

 

 二十五

 

正在北欧度假的Theseus收到了来自Graves的一封加急咆哮信:

“急事,速来。”

虽然信里并未详细说明到底是什么麻烦事,但Theseus还是立刻坐上了开往纽约的轮渡,并在船上就心烦意乱地写了几十封信给Graves追问详情,然而差点累死了猫头鹰也没有得到任何回应。让Graves觉得棘手的事情不多,棘手到需要把他找来的事情几乎从未有过。两人同袍时Graves还曾经开过玩笑,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只有他自己。

这下Theseus心里更慌了,恨不得把自己绑在猫头鹰身上直接飞过去。

 

事实证明,Graves从来不开玩笑。

 

“哦,我要找你当伴郎”

“这就是你说的急事?”Theseus气喘吁吁地看着正在试穿新西装的Graves。

“我明天就结婚,你说急不急。”

“你明明可以把话说得明白点。”

“然后你就会在三个月后优哉游哉地赶到?”

“既然你知道,你就应该提前三个月给我发请柬。”

“要是不让你快点动作等你到纽约你都能直接认教子了。”

“啊?你要把那个默然者给我当教子?那我不就成你爸了吗?”

恶劣,太恶劣了。

Graves瞪他一眼。

“那你的意思是你要认我做教父?”

“英国佬你给我滚出纽约!”

“好了不和你闹了,我这次来什么都没准备,连出席宴会的西装都没带来,我总不能穿得随随便便地参加你的婚礼吧。”

“我都帮你准备好了。”

“你是不相信我的品位?”

“我是不相信你的记性。”

恶意的微笑。

 

 

第二天婚礼前Credence本和Tina、Queenie在一起,突然慌慌张张地闯进“英美安全部长嘴炮大战”现场。

“Percival,我的花找不到了!”

“花?”

“就是襟花,Queenie帮我选完我明明记得我把它放在桌上,可是……”

“嘘——别着急,Cre,没事的,这不是什么大事。Queenie帮你选的是什么花?”

“我不确定……”

“是丁香花吗?”

说着,Graves用了一个无杖魔法,一小簇丁香花便在Graves手心里绽放,Credence从来没见过如此绚烂的魔法,他彻底看呆了,小心翼翼地接过那朵花,珍惜地捧着。

“是这种花吗?”

“不是。”

“是康乃馨吗?”

另一朵花又开在掌心,Credence着迷地接过来,但依旧不是他之前的襟花。

“是铃兰吗?”Theseus插了个话,在手掌里变出一束白色的铃兰。

“是这个!”Credence刚要开心地接过来,Graves一把推开Theseus,

“我送你新的。”

最后Graves变出一朵奶油色的玫瑰花帮他别在胸前。

 

——————TBC——————

下次就是完结啦么么哒~

最后Graves给Cre变的是香槟玫瑰,本来写的时候是因为我自己也很喜欢香槟玫瑰所以夹了私货结果写完随手一百度发现香槟玫瑰的花语是: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寓意为:我只钟情你一个

当时我就被这意外之糖甜得泪流满面抱头痛哭我的眼前除了冲刷我整个人的粉红色浪潮世界仿佛不复存在【捂心口】


评论(9)

热度(82)

  1. AlecNights呜昂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