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戒指,猎人和欺诈师(8)

我突然发现如果这次写到他俩搞起来那就得一口气写到完结了……那就有点太长了下次再写吧……我也是猝不及防才发现这就要完结了……大概还有一到两次更新吧……突然有点失落……

但这章有十分可爱的Collins!真的很可爱!我打包票!

 

————————————

 

Collins揉着眼睛从卧室出来,循着香气直奔烤面包机而去。他晃晃悠悠地赶到厨房的时候面包片们正好跳起来,大概是因为完全没有清醒,Farrier还没来得及阻拦,他就直接把手伸向一个烤面包片塞进嘴里,然后被烫到舌头痛呼一声,面包片也掉到地板上。

Collins用冷水漱了口,蹲在地上注视着那片缺了一口的可怜的面包片,好像已经稍微恢复了一些神志,因为他没有再捡起来吃,但是他蹲在那里的时候身子还有些微晃,Farrier毫不怀疑Collins其实在那里打了个小盹,然后他捡起地上的面包片,嘴里念念有词着“这个给Farrier好了”,把面包片放进旁边的盘子里。

目睹了全程的Farrier此时就在他身后三步不到的地方捏紧了锅铲犹豫着要不要一铲子给他铲出去。

Collins重新从烤面包机里拿出另一片面包,这次没有忘记“呼呼”地吹两下再放进嘴里,然后他转过身,看见身后正黑着脸做煎蛋的Farrier,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叼着面包片走过去,在Farrier身边坐下,靠着Farrier的小腿闭上眼睛,要不是他的腮帮子还在微弱地咀嚼,Farrier还以为他又睡着了。

“你今天不开工?”Collins的声音因为嘴里的面包含糊不清。

“你别坐地上!起来!衣服都弄脏了。”

“可是我好累,我浑身酸痛。”

“还不是因为你不好好睡沙发一定要跑来和我挤床睡。”

“沙发不舒服,我喜欢睡床。”

Farrier想找盘子装煎蛋,扭头就看见半米外的那个孤独的被咬过一口的面包片,顿时上来一股火:

“我也喜欢睡床。”Farrier咬牙切齿地说。

“那你就买个大点的床垫嘛,每天赚得那么多,还抠得这么厉害。”

你以为你现在住的是谁的房子。

Farrier的面部肌肉已经开始抽搐了,但是理智告诉他试图和一个不清醒的人掰扯清楚是不明智也不可能的,所以他没有回应。

“我想要大床垫,Farrier,我想要大床垫嘛!”Collins见Farrier没有反应,抱住他的腿就用力晃着撒起娇来。

“你今天还想在这儿住?”

“你一个人住多孤单啊,我看你可怜,勉为其难陪陪你好了。”

这个人怎么连半梦半醒都这么气人。

Farrier做了一个深呼吸,把煎蛋放在一边,蹲下来和Collins维持在同一个高度,然后他笑眯眯地说道:“只为了住几次就换一个大床垫也太浪费了,这样吧,你和我结婚,我就买一个超大尺寸的床垫,怎么样?”

Collins勉强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眯着眼睛努力想要聚焦,Farrier这才发现Collins的脸红扑扑的,甚至有点太红了。

“你发烧了吗?”Farrier试了试Collins额头的温度,发现烫得吓人。他立刻站起来想去找温度计,可是Collins拉住了他的胳膊,大声地说道:

“我答应你了!”

“什么?”

“我答应和你结婚了!你今天去买大床垫好不好?”Collins傻气兮兮地笑了。

“说胡话。”Farrier摇摇头,把Collins搂住他的胳膊摘下去,“冰箱里有冰袋,你自己去拿一个敷额头。”

“好。”Collins乖乖点头。

Farrier进卧室去拿体温计,正在床头柜翻找的时候突然觉得哪里不对,然后他抬起头,发现他前天才刚开的一瓶放在床头用于安眠的苏格兰威士忌的瓶子空了。

“Collins!这是怎么回事!”Farrier一手拿着体温计一手拿着空酒瓶出去兴师问罪的时候,看见Collins坐在打开的冰箱冷冻室门旁,双手拿着一包冻培根捂在额头上。

Farrier把空酒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掏出手机开始录像。

这时Collins终于注意到了Farrier,他还捂着那包培根茫然地看着Farrier,哪怕Farrier随便找了个什么东西把手机支撑在餐桌上他都没能反应过来什么。Farrier拿起空酒瓶,在Collins眼前晃了晃,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头很痛,还很晕,我以为喝一点会好受些。”

“你从早上起床就开始喝酒,还喝了一整瓶。”Farrier没有受Collins的避重就轻的蛊惑。

“Farrier我好冷啊,怎么突然这么冷,我好难受啊。”Collins把培根抱在怀里蜷起身子。他本来就发烧,还一大清早就喝个烂醉,怎么会不难受。

Farrier叹了口气,走过去把冰箱门关上,又把冻硬的培根从Collins怀里拿出来。

“现在还冷吗?”

“好一些了……”

“那含着体温计。”

“我不。”

“什么?”

“你去买床垫回来,我才量体温。”

“等你清醒了就不会需要床垫了。”

“但是我现在需要。”

“现在还太早了,商店都还没有开门。”

“那你等商店开门再去买床垫,我等有了新床垫再量体温。”

Farrier想,都开始说胡话了,估计体温也不会低,也没什么量的必要了,直接吃退烧药算了。Farrier直接拿了退烧药和一杯水给Collins,不出所料他果然还在垂死病中耍酒疯。

Collins一边叫嚷着大床垫,一边还试图用他刚从冰箱里拖出来的一条冻带鱼攻击Farrier,Farrier本来难得好脾气地想哄哄他,在被甩了一脸鱼腥味后终于暴怒了,他一把夺过冻带鱼塞回冰箱,又揪住正想逃跑的小熊的帽子,然后他把奋力挣扎的Collins摁倒在地坐在他身上,手里拿着药片,危险地眯起眼睛盯着他:

“你知道兽医都是怎么给不听话的小猫小狗喂药的吗?”

Collins摇头。

Farrier不由分说掰开Collins的嘴把药片丢进去,又捏着他的鼻子强迫他仰头把药片咽下去,唯一的意外是Collins被噎住了,但他立刻接过了Farrier适时递来的水杯,一口气把水全喝了下去,这才没被卡在喉咙里的退烧药噎死。

劫后余生的Collins忿恨地瞪着Farrier:“你是个大骗子!你说和你结婚就可以有大床垫!可是你骗我答应了又不买!人渣!我要和你离婚!”

“你还没和我结婚呢。”

“什么?”Collins整个人都像突然失去了颜色一般,呆若木鸡地看着Farrier。

Farrier看着Collins这个反应觉得有意思的不行,他想起还在录像状态的手机,不知道这家伙清醒以后看到录像会是什么反应。

“不行……这怎么行……怎么会这样呢……”Collins无措地抱住头,好像在试图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你……那你还能煎培根给我吃吗?”Collins捡起刚才被他丢在一旁的冻培根,双手递给Farrier,眼睛里全是委屈。

“你和我结婚就是为了让我煎培根给你吃啊?”

Collins赶紧摇头。

“Collins只是喜欢培根……”

“那Collins喜不喜欢我呢?”

Collins纠结地看了看Farrier,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培根,摇摇头。

“你不喜欢我,那我就没法和你结婚了。”

“也没有煎培根吃了吗?”

“没有了。”Farrier板起脸。

“那大床垫呢?”

“也没有了。”

“呜……”

Farrier从来没想过Collins还能发出这么可爱的“呜”声,简直要把他的骨头都泡酥了。

“Farrier之前已经答应了和Collins结婚,怎么能反悔呢?”

“我之前以为Collins喜欢我,没想到他只喜欢煎培根,我很伤心,所以不想和Collins结婚了。”

“不行……”Collins急了“Collins喜欢培根,Farrier会煎培根,所以Collins也可以喜欢Farrier。”

“真的吗?那等Collins清醒了以后会反悔吗?”

“Collins不反悔。”

“那一会儿吃过早饭我们就去结婚,然后买大床垫回来,好不好?”

“好!”Collins居然真的傻乎乎地点头了!

Farrier在心里放声大笑。

也不知道这家伙清醒以后发现自己为了一盘培根就把自己卖掉是什么心情。

 

Farrier如Collins所愿煎了培根,Farrier甚至逗他说:“吃了我做的煎培根,你可就真的不能反悔了。”Collins也毫不犹豫地应下来,这时候Farrier才真的开始担心Collins会不会把脑子烧坏了。

Collins说自己恐高,所以一定要坐在地上吃饭,Farrier只得随着他去,Collins只顾着吃培根,Farrier就端着牛奶在一旁等着,在Collins吃咸的时候让他喝一口牛奶缓一缓。吃过早饭Collins就变得昏昏欲睡起来,大概是退烧药的药效起了,Farrier连哄带抱地才把他弄回床上去,他甚至还在Farrier抽出他握着的那只手的时候问道:“Farrier,你要去哪儿啊……我们不是要去结婚吗?”

“我去给你买大床垫。”

“那我们不结婚了吗?”

“等你起床,我们再去结婚。”

Collins没有回应就睡着了,Farrier看着那么高的Collins蜷在单人床垫上,显得床都小了不少。

这样睡着一定很难受吧。

Farrier趁着Collins熟睡之际,悄悄跑出去买了一个他认为最软的双人床垫。

 

 

 

Collins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昏睡了一整天,终于觉得身子不那么沉重了,精神也清爽了不少。他抻了个懒腰,突然觉得床好像变大了。

“Farrier?”

“要喝水吗?”Farrier端着水杯走进来,发现那个醉鬼病人已经恢复了健康。

“谢谢……”Collins接过水杯,他确实渴得嘴唇都要干裂了。

“你还记得今天早上都发生了什么吗?”

Collins本来只是有一点模模糊糊的印象,但是当他看到靠墙立着的旧床垫时,他突然想起了百分之七八十的内容。

“你真的买了新床垫?”

“当然,你说要和我结婚,我当然得信守承诺。”Farrier的语气带着揶揄,但他的神情看起来又不那么像是在开玩笑。

“你……不是真的认真吧?”Collins一时也无法分辨Farrier的真实意思,所以他不得不硬着头皮直接问。

“我又没喝醉,脑子也没问题。”Farrier翻了个白眼,Collins心里松了一口气。

“我把新床垫的钱给你吧?就当是我送你作为照顾我的感谢。”

“你怎么突然这么生分?”

“本来就是我无理取闹了……”

“没关系,”Farrier低头用手扣着墙纸“我只是想让你睡得舒服点。”

 

 

————————TBC————————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