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暗巷/colezra拉郎】Lost lover

Graves/Ezra
昨天在群里开的拉郎脑洞记录
没二次整理,不算文,就算是个4000字的脑洞吧|・ω・`)
本来是个BE,结果自己被其他太太的文捅了一刀,又强行HE了_(:з」∠)_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大家都产产糖互相关爱吧_(:з」∠)_

————————————

Ezra一直梦想着进入魔法世界,然后有一天他成功了。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街头,还是上世纪20年代的街头。 
正好偶遇了突然想走路上班的Graves。 
“Colin!Colin是我啊!Ezra!” 
部长:??????? 
然后Ezra看着一脸懵逼的部长,突然意识到什么,突然试着叫了一句:“Percival Graves?” 
“你跟我来。” 
“哇啊啊啊啊啊!!!!是真的Graves部长诶!!!!” 
Ezra一遍兴奋的大叫一边被Graves拖走了。 
拖到暗巷里,Ezra还是蠢蠢欲动 
“接下来你要干嘛呢?带我幻影移形吗?不然变个魔法给我也好啊!” 
“安静点!” 
“那你能带我去魔法国会看一看吗?我保证悄悄的,不被主席发现。” 
Graves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你怎么知道魔法国会的事?” 
“我还知道格林德沃嘞!” 
“你是他的信徒?” 
“不是啊。” 
“你到底是谁!” 
“我是你的粉丝啊!!!!!” 
Ezra一脸痴汉 
部长这么严谨的人,就把他带到魔法国会扔监狱里了 
Ezra脸卡在两个栏杆中间,骚扰那些路过的傲罗 
部长没有招,主席外出开会还没回来 
就把他栓自己办公室里 
魔法不管用,就用绳拴着 
 结果太吵了,要被烦死了,又扔监狱了 
结果在路上Ezra和傲罗聊的开心,人家就去顺路买杯咖啡,Ezra就跑了 
部长本来想说跑就跑吧这么烦人,后来一想万一危害群众安全呢 
就想自己出去找,结果找了好几天也没找着 
再看见Ezra的时候是在城里,Ezra在那里卖唱,还赚了不少,因为是流动作案,所以一直没被Graves发现 
而且有很多人围观,所以总是把Ezra挡住,所以不好找,Graves对卖唱的人从来没有兴趣,这次也是偶然驻步,突然觉得这个歌声和前几天耳边萦绕的“嘚啵嘚啵嘚啵嘚啵”声音很像,就挤进人群,发现是Ezra 
“Ezra Miller,你被捕了,现在请和我走” 
然后Graves就扯着Ezra走了。 
“我不知道你还会唱歌。” 
“我唱的可好了呢,刚才的歌你听全了吗?我再给你唱一遍?” 
“不用了请闭嘴” 
然后抓回去,轮流审问,确定了Ezra没有危险没有嫌疑,就决定让Graves看护他直到Ezra离开 
毕竟是他捡回来的,他得负责,就只能把他带回家 
Ezra最开始有点拘束,然后很快就当成自己家了。 
“你家的风格好复古啊,可是不觉得太沉闷了吗?我今天在跳蚤市场花了很少的钱就淘到了很多好看的摆设诶!可以给你家装点一下。” 
G:“摆你自己屋里去,回你自己世界的时候记得带走” 
“我今天捡回来了一只猫诶。” 
“扔出去。” 
“狗呢?” 
“一起扔出去。” 
“今天捡到了鸟!可以养吗?” 
G:(눈_눈) 
“啧,没劲” 
后来Ezra终于找到了买回来装饰不会被骂的东西:鲜花。 
他就每两三天跑出去买花 
其实Graves也不是很喜欢花,因为打理很麻烦,而且有可能有虫,但是比那些猫啊狗啊变色龙啊强多了也就忍了 
Ezra超级活泼,所以白天也闲不住,就跑出去卖唱,然后用卖唱的钱吃午饭顺便买花回家 
然后有一天发现了Graves回家的必经之路,就每天都去那里唱歌顺便等Graves一起回家【为了体验幻影移形】 
然后,就有一天傍晚突然天降大雨,Ezra找了个店铺躲雨但还是被淋湿了。Graves下班看在下雨,路上也没有Ezra,以为Ezra回去了,自己就走了。结果回家发现Ezra不在。又折返回去找他,找到他的时候已经很晚了,Ezra躲在关了门的店铺门前瑟瑟发抖,看见Graves还很高兴 
“你终于下班啦!” 
“你怎么还不回去?” 
“我在等你一起回家啊。” 

“我在等你一起回家啊”成功击中了霸道总裁冷漠已久的心 

第二天Ezra感冒了,嗓子完全哑了。Graves让他在家好好休息,结果下班时间Ezra还是跑出来,在银行对面的马路上靠着墙等他,看见他的时候笑得非常开心,用力挥了挥手。 
Graves也想挥挥手,但是他觉得有点太蠢了,自己也不是20岁了。 
所以没有回应,就是快步过了马路,拎着Ezra的领子幻影移形走了 

后来Ezra嗓子好了以后,又去卖唱,Graves混进人群,悄悄扔进去一块金币,一直持续了好几天 
直到有一天Ezra憋不住了,对Graves:“那些金币是你给的吧” 
“你怎么知道???????” 
“你在人群里就像金币在镍币里一样扎眼,我又不瞎” 
当一个人只是你的室友的时候,他爱去哪去哪爱干啥干啥,你一点兴趣都没有,但当这个人成了你男朋友,那就不一样了 

“你今天去哪儿了?执行什么任务了吗?追犯人了吗?有趣吗?” 
Graves这么多年养成了在外不开口谈工作的习惯,所以面对Ezra的追问也很少给出正面回答,大都是含糊其辞的“就是工作,文件什么的” 
吃饭的时候虽然有人聊天是好的,但是之前养成了安静的习惯,现在每天都在聊天,不免有点烦 
但是他爱Ezra,所以没有什么不满的 
他听着Ezra给他讲的今天卖唱时发生的事,有些事有趣的事有些是令人惊讶的事,可是他已经在官场待了很多年了,见过太多的人了,很难会惊讶了 
他有时甚至能猜到Ezra讲的事情往什么方向发展 
他生活里很少能有让他提起兴趣的事了 
但是他知道这样会让Ezra扫兴,就尽力配合Ezra的话该惊讶时惊讶,该表现出有趣的时候就那样表现 
可是他有的时候工作真的很累了,他甚至都不吃晚饭了,留下一句“我累了”就去卧室了。他没有不耐烦没有推脱,他只是累了 
直到那天Graves又说了“我累了。” 
Ezra说:“你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 
“已经一个礼拜了。” 
“我最近工作很忙,我是真的累了。” 
“除了工作你应该多给我一些时间” 
“我在尽力” 
“你没有,你回来还是被工作缠着” 
“Ezra……我……我今天不想说这个,我累了,我想去睡一觉,我现在没有力气,也不想和你吵架。” 
“你认为我是想和你吵架咯?你觉得我是喜欢和你吵架吗?” 
“我没有。只是……算了,明天再说。” 
Graves渐渐觉得自己跟不上年轻人了,他没办法对年轻人每次的爱和热情都做出相等的回应。比如Ezra在他生日那天准备了好多惊喜和礼物 ,可是他工作忙的要命甚至忘了Ezra的生日 ,在那天后半夜才结束工作回家 
他甚至连Ezra想在街上和他拥吻都做不到,因为Ezra眼里只有自己的爱人,而Graves眼里除了Ezra还有注视着他们的形形色色的路人 
有时在外面吃饭的时候,Ezra会突然站起来想亲亲他,而他总是下意识的向后退去 
有一次他因为一个案子几天都没有回家,Ezra去找他,就是想看看他。Ezra表现的很好,很得体,很讨人喜欢,没有让任何人难堪,可是当那些下属的调笑进了Graves的耳朵,他还是把Ezra拉出国会大楼,冷冰冰的说别再来了 
Graves足够强大,但他在面对风言风语时却只是一个敏感的政客,担心一切对他不利的谣言,从苗头扼杀一切可能对他的地位产生动摇的因素 
然后,他们终于吵架了 
在他当时看来,这只是Ezra的一场无理取闹,自己惯着他,他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做什么做什么,有什么可不满的。当他把这个带着这意思的抱怨说出口时,Ezra愣了愣然后笑出声来 

“这……这就是……你他妈以为的爱我?你他妈以为给我好吃好穿,我就应该心满意足地老老实实呆在家里每天盼着你回来?你以为我和你在一起,要的只是这份衣食无忧吗?你他妈是个混蛋,Graves,你他妈就是个傲慢的混蛋。你没有爱,你根本不懂什么是爱!你可真像是龙虾,蓝血的贵族,高高在上,可你也就他妈是个冷血动物!” 
Ezra在这儿待的时间越长,Graves就越担惊受怕,因为Ezra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消失,可能是在他一天下班之后,再打开房门那里已经再没别人的气息,也可能是一日清晨,在他身边的只剩下另一个枕头,也可能是在吃饭的时候,Ezra正在讲一个笑话,然后他笑着笑着,身子渐渐变得透明,或是像小美人鱼那样 ,身体变成泡沫似的,消散在空气里 
他甚至去翻阅了很多魔法古籍,想找出Ezra在这里的原因并无限延长这个时限,他希望Ezra永远留下来 
可是那次争吵后Graves突然意识到,他该放手了,他早该放手让Ezra走。从那次Ezra带着灿烂的笑容向他挥手,而他甚至都不敢也像他那样招手,或是冲过去拥抱他的时候,他就早该意识到,这一切从头就都是一场错位。 
不是错误,只是错位。Ezra来得太晚了,而自己的心死得太早了。 
然后他对Ezra说:“我们应该冷静一下”就出了门 
等他回来的时候,Ezra已经不在了。 
他知道,男孩儿是回他本来的世界去了。 
他本来也不能在这里陪自己到最后。 
这对他们彼此都是很好的归宿。 
他庆幸没有面对男孩的离开,他怕自己会哭,更怕自己哭不出来。 
但他又有点后悔,他临走时没有好好看看Ezra的脸。 
他感觉心中男孩的面容渐渐模糊,他吓了一跳,拼命找回记忆里Ezra的样子,总算是没让那回忆消散。 
但他何尝不知道,这记忆早晚会淡去,他抓得住一时,那又有什么意义。 

“我想我记不清他的脸了。” 
“这是人之常情,Percival,不是你的错。” 
“我怕忘了他,每天都认真的想他的样子,想他的笑,想他的歌,还有那么多小事,可是很快的,我回忆这一切需要的时间就短了。” 
“没有人能记住所有的事。” 
“我开始我后悔,如果我早能好好听他讲话,多陪陪他,我现在也不至于记忆得那么模糊……或许他根本就不会走。” 
“Percival,这一切谁都不能扭转的。” 
“我知道,所以我也只是想想他而已。” 
“可你已经想了他三十年。” 
“我想他现在也还不会有太多白发吧……Theseus你怎么了?你不用递给我手帕,我没事……” 
Graves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流泪了。然后他笑了,非常满足,欣慰的笑了。 
“我真高兴,至少我在进坟墓前重新学会了去爱。” 
“我希望我死后能有机会去他的世界吧,这样我可以告诉他,那是我并不是想说‘你对这一切还有什么可不满意的’而是‘对不起,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 
Graves闭上眼睛,当他再次睁开的时候,他的眼前并不是天堂,天使之类的,而是雪白雪白的天花板。 
“医院……?嗯……医生?”Graves试着喊了一声。 
这时一只手懒洋洋的拍在他脸上。 
“别喊……才几点啊。” 
Graves有点蒙,从他的角度只能看见自己怀里那个毛茸茸的头顶。 
“你是……” 
“Colin你怎么了?你睡傻了?” 
Ezra猛地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担忧地看着他。 
“Colin……” 
“你没事吧?你还好吗?做梦了吗?” 
Colin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然后现在云开雾散,他终于醒了。 
他活动了一下自己被Ezra压麻的手臂,翻身紧紧把Ezra搂在怀里。 
“我好想你,Ezra,我好想你。” 
“我也……想你?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梦。” 
“梦里一定没有我,不然我一定能安抚你的。” 
“那里有你,可我像个傻瓜似的赶你走了。” 
“你想赶我走?” 
“我不想!我在梦里一定是疯了……” 
“你赶我我也不走,你已经惹上我了,别想着轻易就能甩掉我。我哪儿也不去,就在这儿招你的烦。” 
“我再也不让你走了。你想走我也不放你走。” 
“嘿,那正好。我们以后可以一直缠着对方,谁也不放手。” 
“你知道我爱你。” 
“我知道,因为我也爱你。”

评论(9)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