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You make me wanna exist

@滋滋啦 的点梗,真假美猴王AU【×】
全是BUG

————————————

Credence正面临着几乎是一生中最艰难的抉择。

他记得他今天早上起床时亲吻了自己的恋人,他看起来有点疲倦,但他们还是在床上缠绵了一会儿才起来,然后Credence吃光了Graves给他的早餐。正当他心满意足地想窝在Graves怀里撒会儿娇时,另一个Graves从门外进来了。带着市场上新鲜的时令蔬菜,面包店新出炉的面包,和还没开放的几只玫瑰花苞。

他脸上的神情从震惊到恼怒,然后丢下手中的东西拿出魔杖对着Credence身边的人猛烈攻击起来。

原来在家的那个Graves也不甘示弱地反击,场面一度混乱到极致。许多做工精细的家具也在混战中断裂摔碎或是被击得粉碎。

两个人在持续不断的攻击中,完全失去了可辩识度。他们几乎一模一样,一样的愤怒,一样的想致对方于死地。

“到底发生了什么?”Credence完全懵了,他想弄清楚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格林德沃昨天从国会监狱越狱了。但我没想到他会在这儿。”

其中一个在匆忙之中回答了一句。

Credence刚刚看清说话的是哪个,他就一个幻影移形到了别的地方,另一个紧接着幻影移形,他们很快又弄混了。

“看来你对这次美国之行一无所获怨念颇多啊。”

“要不是你这个混蛋我昨天也不用加班到凌晨三点。”

“什么?凌晨三点?可是您昨天八点多就到家了啊。”

“什么?八点?”一个Graves走神了,然后他被一个魔法击中,摔到地上后立刻幻影移形重新冲到另一个面前。

“你他妈居然碰他!”

“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偎在你怀里!”

“我要杀了你!”

“见鬼去吧,德国佬!”一个Graves占了上风,然后一个咒语击倒了另一个,趁着对方疼得抬不起头的间隙冲到Credence面前。

“Cre,跟我走!这儿不安全!”

“我不知道……”Credence犹豫地看着另一个急急喘息的Graves。他不确定这是哪一个。

“快走!下次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Graves急切地去抓Credence的手腕,Credence下意识地退后几步,手腕上留下了一道Graves用力紧握留下的红痕。

“别碰他!”另一个Graves艰难地扶着墙站起来,一个咒语打开了Graves抓着Credence的手。

“到我这儿来……Credence,别怕,到我这儿来。”

“我……我不能……”

Credence连连后退,他没法做出选择,他做不到。

很明显的,根据那两个Graves的话,他昨天晚上蜷在一个Graves的怀里入睡,今天早上喂他吃早餐的又是另一个Graves。

这一切都是Graves会对他有的宠溺,他分不清哪个才是真正的Graves。

“Credence,过来,我买了巧克力糖给你,你不是最喜欢了吗?”

“Credence,你难道忘了你每天晚上都喜欢我从背后抱你睡着,还喜欢蹭我的胳膊。”

“Cre,我前天教你的呼神护卫你学会了吗?其实那对你来说有点太难了,但我可以慢慢教你,你很快就会学会的。现在离那个坏人远点,别让他靠近,也别再被他伤害了。你痛恨他不是吗?”

“别相信他!你当初就是这样被他欺骗的。这都是他的诡计!”

“专注,Credence,你能分辨出来的。”

“我不……我不要。”

“Credence,感受我,不是用眼睛,用心感受,你能认出来谁才是真正的……”

“没听见他说不要吗!别着急,Credence,没事的。”

“我爱你,Credence,看着我的眼睛,你可以从人的眼睛看见他的内心,记得我和你说的吗?”

“到我这儿来,Credence。抱抱我,你就会知道了。”

“别过去!他会带你走的!”

“攻击他!Credence!想想他当初是怎么侮辱你的!”

Credence哆哆嗦嗦地从口袋里拿出魔杖,他一会儿用魔杖尖指着站着的那个,一会儿又指向另一个半跪着的。

他们身上都有深深浅浅的伤口,衣服也都划了好几道口子。

“攻击他!”

Credence希望能分辨出真正的Graves,他竭尽全力去翻阅回忆,可是他看着眼前的两个Graves无法集中注意力。

他的记忆零零碎碎,一会儿到暗巷里,一会儿到上次圣诞节,有Graves给他煮热可可,还有他在街上发传单时第一次见到Graves。

没有用,这些都不是最让他开心的事,他的魔杖毫无动静。虽然他此前也没成功过。

他竭力回想起他第一次和Graves拥抱,但那美好的记忆很快就被Graves给自己的一个耳光和那句“哑炮”打碎;

他又想起他们第一次接吻,Graves刚从战斗中回来,面无血色,双腿发软,整个人昏进Credence怀里,他的嘴唇离Credence那么近,然后Credence试探着,试探着,得到了一个唇瓣相贴带着血腥味的吻;

还有一次他们在卧室打闹,Graves眼疾手快揉乱了Credence的头发,然后把他拉进怀里两人一起扑倒大床上……

他手上紧抓着魔杖颤抖,甚至都不知道该对准哪个。

“嘘——没事了,Credence,别怕。”其中一个Graves缓缓朝Credence走来,等Credence发现他时他已经到了Credence身边,他搂住他的肩膀,另一只手覆在Credence窝着魔杖的那只手上,引导他把魔杖对准另一个。

“看着他,看他可恶的嘴脸,他不饶恕地伤害过你,你怎么能放过他,你应该杀了他。现在全神贯注。”

“不……Credence……别这样……别这样。你不能受他控制。”

“你不爱我吗,Credence?”

“我当时差点死在这个恶人手里,你不恨他吗?你不像我一样恨他吗?”

“我恨他……可是我不知道哪个是他……”

“就是你面前的那个人啊。”Graves手臂勾住Credence的肩膀把他揽进怀里,嘴唇磨蹭他的脸颊。

“滚开!放开他!”

“你的话太多了。”

Graves举起手里的魔杖,对准了面前那个半跪着的看起来有点凄惨的人。

就在魔杖尖放出的那束光击中另一个Graves前,Credence猛地变成默默然,冲到Credence面前挡住了那次伤害。

他挡在真正的Graves面前幻化出人性,肚子上的伤口让他的声音听起来狠毒得吃力。

“先生……虽然我没办法是用呼神护卫保护你……可我自己就可以保护你。”

Credence毫无悬念地赢过了格林德沃,傲罗们赶到时,默默然正扼住格林德沃的喉咙把他摁在地上。

接下来的日子Credence一直陪着Graves养伤,他有些羞涩地对Graves说:他觉得自己真的很像Graves的守护神,当他想到最让他幸福开心的事情后,他突然认出了Graves,并能运用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他。

“那你最幸福开心的回忆是什么呢?”

“我第一次见你后,眼看着你进了银行,所以那天晚上,我偷偷地去银行那里,想能看你一眼,想看看你和我说的魔法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可是透过那玻璃门我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我只能在银行门口,等着你什么时候出来,然后……”Credence脸上突然流露出最幸福的神情

“我真的看见你了。”

————————FIN————————





GG:恩爱狗!操!

评论(8)

热度(58)

  1. EMILY呜昂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