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主教扎】《旅行莫扎特》

青蛙旅行AU(……)

现代AU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还为他努力赚钱操碎了心

 

从这个让人毫无阅读欲望的题目你们应该能看出我憋了老半天也没憋出来一个好题目的揪心……

 

——————————

科洛雷多深夜十二点才结束加班回到家,打开门发现房间里的灯全亮着时他愣了愣,紧接着反应过来应该是某个小混蛋终于想起来回家了。

他从客厅绕到厨房再到卧室,一路上有被莫扎特踢飞的鞋子,他的旅行背包,机票和各种地方的门票,音乐会和电影的票根散落得满地都是,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纪念品:乳酪蛋糕、造型奇怪的小雕塑,几张照片——照片里的莫扎特无一不是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还有拆过封的礼盒装点心,科洛雷多猜想这是莫扎特买给他的礼物,结果路上饿了或馋了就拆开吃了一些。

他最终在阁楼里发现了正趴在地上专心写谱子的莫扎特。

“沃尔夫冈。”

“嗯。”莫扎特写谱子写得专心,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科洛雷多在阁楼的台阶上站了一会儿,喉咙里那句“你还知道回来”到底是看在莫扎特正专心创作的份上化成了一声叹息。

科洛雷多今天工作一整天累坏了,他不像莫扎特那样有那么旺盛的精力,旅行刚刚归来还能满腔热血地写谱子。他看莫扎特一点跑过来和他腻歪一会儿的心思都没有,转身准备下楼,他得赶快去睡一觉,明天还要早起开会。

其实他很愿意为了莫扎特牺牲一些自己的睡眠时间,可是莫扎特暂时还不愿意为了他牺牲自己的突然迸发出的创作灵感。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莫扎特的灵感是无价的。

科洛雷多刚下了两级台阶就听见背后像是刚反应过来的莫扎特喊他的声音:

“希罗尼穆斯,我寄给你的明信片你都收到了吗?”

“都收到了。”

“……那就好。”莫扎特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一直没停,所以他的回应偶尔会慢半拍。

“我累了,先去睡了。”

科洛雷多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回应,悄悄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莫扎特又已经一头扎进自己的世界,他又叹了一口气,离开了阁楼。

科洛雷多走了一会儿以后,莫扎特突然后知后觉地放下笔:

刚才科洛雷多是不是叹气了好几次?

是自己带回来的点心不好吃吗?

 

科洛雷多被房间里很轻的窸窸窣窣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周围还是一片完全的黑暗。科洛雷多立刻警觉起来,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然后又在噪音来源钻进被窝小心翼翼蜷在另半边床的时候重新放松下来。

“沃尔夫冈?”科洛雷多的声音很小,但还是把莫扎特吓了一跳。

“我吵醒你了?”

“我睡得很浅。”

莫扎特翻了个身,滚进科洛雷多怀里。

直到科洛雷多真实地抱住莫扎特的一刻,他才有莫扎特已经回家了的实感。

“几点了?”

“我很想你。”莫扎特没有回答问题,他把脸埋进科洛雷多胸前,闷声哼哼。

“我也想你。”科洛雷多低头亲了亲莫扎特的一头乱毛。

 

“你今天一直在叹气。”

科洛雷多快要重新睡着时听见莫扎特小声的嘟囔。

“我没有。”他的声音带着困意。

“我带了礼物给你,在客厅的地板上。”

“我看见了。”

“你不喜欢吗?”

“我还没来得及吃。”

“我都帮你尝过了,很好吃。”

“……我看出来了。”

 

“希罗尼穆斯,你累了吗?”

“有一点。”

然后莫扎特没再说话。

 

“这次玩得开心吗?”

科洛雷多还是很困,但是他想和莫扎特说说话,他已经有太长时间只能通过电波听到莫扎特的声音了。而电波让莫扎特的声音失真。

“开心,你上次给我买的新相机我特别喜欢,我拿它拍了好多照片,明天起床的时候给你看。”

“我前两天看到一款耳机,你喜欢的那个牌子的新款,我试了一下觉得音质很好,给你买回来了,就放在我书桌的抽屉里,你明天记得试试。”

“你明天不在家?”

“我明天还要开会,最近工作很忙。你自己在家记得按时吃饭。”

莫扎特乖乖地点了点头。

 

科洛雷多觉得莫扎特今天有些不对劲,也不和他抬杠了,各种不堪入耳的高频词汇到现在也一个都没出现过。

以前莫扎特出门一趟一周两周也就回家了,科洛雷多理解,这是艺术家的采风。但这次去维也纳一去两个月,就在科洛雷多已经开始怀疑莫扎特是不是在那边被人下了什么降头的时候,莫扎特才在今天回到萨尔兹堡。

如果下的降头是让他少抬杠多听话的话,科洛雷多必觉得自己有必要带着厚礼登门致谢。

 

“你这次在维也纳怎么待了这么久?”

“我喜欢维也纳,那儿的人也喜欢我。我在那儿能得到我想要的,我追求的。”

科洛雷多什么都没说,过了一会儿莫扎特又继续开口。

“我以为维也纳有我想要的一切,人们的喜爱,接连不断的邀约,我的才华为人称赞,还有丰厚的报酬……起初我过得太舒心了,每天都那么高兴。但是后来我又突然高兴不起来了,每天我都郁郁寡欢,觉得吃饭也没什么味道,点心也不甜了;我还喜欢音乐,可它却不能让我重新高兴起来了;以前我以为对我至关重要的,那些听众的喜爱,我也觉得……没什么意义了。

我还以为我病了,我找了医生,可是医生说我身体健康。然后那天我在街上走着,在一家玩具店的橱窗里看见了一只毛绒玩具,那让我想起你。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只是太想你了。”

“然后呢?”科洛雷多拍了拍莫扎特的背。

“然后我冲进玩具店,买下了那只毛绒玩偶,推迟了所有演出,买了回萨尔兹堡的机票。神奇的是,我在飞机上就觉得我好了,一点也不难受了,而且食欲旺盛,所以我吃了一点给你带的点心。

维也纳很好,希罗尼穆斯,维也纳简直就是属于我的城市。但我知道我得回来,我得回家。”

科洛雷多觉得眼睛发酸,莫扎特难得坦诚地对他说这些,而且他的心里也像莫扎特想念他一样想念莫扎特。

他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还要爱莫扎特,而且现在更爱了。

 

“说起来,你得看看我买的玩偶,你俩长得可真像,我在飞机上还用拍立得和它合影了,你可以把照片摆在办公桌上,简直就像是我俩的合影一样。”

莫扎特从床上跳起来,光脚跑出卧室,在外面叮叮咣咣了一阵,跑回来的时候随手打开卧室的灯,科洛雷多被突如其来的强光晃了一下不适应地闭上眼睛。

等他渐渐适应了卧室的亮度,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他的眼前赫然摆着一只龇着大牙的毛驴玩偶。

这一下差点没给科洛雷多气得昏过去。

 

莫扎特永远都是莫扎特。

 

哪有那么多让人能转了性的降头给他下。

 

“你看它笑得多开心,你也不要总是板着个脸,我俩的合影看起来都怪怪的……你看我在我飞机上照的这张就很好看了。”

科洛雷多接过莫扎特递来的照片,看见上面龇着牙的驴和同样龇着牙的莫扎特,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

 

 

 

一个礼拜后,莫扎特又要回维也纳去继续他此前推迟的演出,科洛雷多上班前帮他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路上需要的东西放在客厅,站在玄关看着坐在客厅地板上打包行李的莫扎特。

“你真的不用我送你去机场?”

“不用,你去上班吧,等你再回家的时候我就已经会在飞往维也纳的飞机上了。”

“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不在家的时候离开?”

莫扎特四下张望了一下,在沙发找到了他带回来的驴玩偶,一手抓过来塞进包里。

“我怕我舍不得你。虽然你总是罗里吧嗦的,还管我管得比我爸都严,但你依旧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驴。”

科洛雷多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可能也并没有爱莫扎特爱到能忍下一切想打他的欲望的程度。

 

 

科洛雷多还站在门口,其实他已经迟到了。他一直等到莫扎特收拾好行李,然后莫扎特站起身,走到门口抱紧了科洛雷多。

“别担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不管我去哪,我永远都会回家的。”

 

回应他的是科洛雷多的沉默和更为用力的回拥。

 

——————FIN——————


【主教扎】通向你的路是我走过的最坎坷的道路

小甜饼
现代AU
娱乐杂志主编科洛雷多×歌手豆扎
已同居设定√
OOC
——————

平坦之路必通向谬误,

而通向你的路是我走过的最坎坷的道路。

——————

“狗仔都是驴!”莫扎特被经纪人席卡内德强塞进车里也不忘摇开车窗伸出脑袋对着那些对他一顿咔嚓咔嚓拍照的狗仔记者骂句脏话,哪怕是最后脑袋也被硬摁回车里关上车窗,也依旧倔强的从渐渐合上的车窗缝隙里伸出右手比了个中指。

“科洛雷多就是个驴!”
科洛雷多坐在公寓里就听见莫扎特在楼下大喊大叫了,本来之前就被气得够呛这下子更是撸起袖子一个箭步冲到电梯口等着莫扎特上来的电梯。
席卡内德把刚从酒吧捞出来的喝得烂醉的莫扎特扔给科洛雷多,连电梯都没敢下就麻利地跑路了。毕竟这两个人打起架来拳头不长眼,而自己又不是谁的亲亲宝贝蜜糖或是最明亮最可爱的小星星(呕,谁能想到这两个人也有这么恶心的时候),被打肿了也没人心疼,还是尽早远离是非之地的好。
科洛雷多看着像一摊泥烂在他怀里的莫扎特还没说话,莫扎特就一个鲤鱼打挺来了一套素质七连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瘫回去。
“沃尔夫冈!自己起来!”
科洛雷多吼了莫扎特一句,莫扎特低着头,装了一会儿死,然后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科洛雷多。
“希罗尼姆斯,我好难受,头好晕啊。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好不好?”
科洛雷多好了伤疤忘了疼,一下子就被可怜巴巴撅着嘴撒娇的莫扎特萌晕了,着了道似的蹲下身子让莫扎特趴上来。
“嘻嘻嘻,回家。”
莫扎特搂着科洛雷多的脖子止不住笑。
科洛雷多看莫扎特高兴自己也笑出来,他把莫扎特背进家门,之前的气怨全抛在脑后只想着让他回卧室早点休息。结果才走到客厅莫扎特就笑得更加狂放。
“科洛雷多是你吗?”
“是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科洛雷多我在骑驴诶!”

科洛雷多一个大背跨把莫扎特摔在沙发上。

“喝水,吃药。”
这下科洛雷多新帐旧帐全想起来了,把解酒药和水杯往茶几上一摔就转过去不看莫扎特。
莫扎特本来晕晕乎乎的,突然间大吼一句:“不用你喂我吃药!我自己能吃!”
科洛雷多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莫扎特虽然坐着但闭着眼,手在茶几上摸索着,还越摸越远。科洛雷多看不下去了,把水杯往莫扎特手边挪了挪。他看见莫扎特中指上有一块淤青的伤痕。
“你手怎么了?”
“车窗夹的”

莫扎特并不是因为两人今天吵了一架才跑去买醉的,他经常跑去酒吧喝酒,只是今天吵了架所以怒气冲冲地喝酒。
起因是科洛雷多让莫扎特注意自己在公众面前的言行,现在他是个大明星了,不是当年那个酒吧驻唱的小歌手,他的一言一行都在被全世界注视着,不可以大喊大叫,不可以聚众闹事,也不可以在酒吧喝个半死满嘴脏话,更不能再说狗仔是个驴。
科洛雷多刚收到一大摞莫扎特负面新闻的初稿的时候就已经在生气了,做了这么多年娱乐新闻主编,科洛雷多早就习惯了随时有巨星升起有巨星陨落的娱乐圈,可偏偏莫扎特,他不想让他陨落,他不希望他的才华被那些丑闻抹杀。
科洛雷多教训莫扎特半天,只是想让他在人前有个好印象,而不是像个只会耍酒疯的混蛋。可是莫扎特坚持自己的个性就像才华一样真实,他不愿意遮遮掩掩,把自己本来的样子藏起来。
“我从不是舆论的奴隶!过去如此,未来也如此!我要是在乎那些所谓的形象,那我才是真正的混蛋!我才不会迁就那些所谓的批评家!没人能迫使我成为奴隶!”
莫扎特偏偏在这方面倔得要命,不服管也不听劝,科洛雷多被气昏了头,直接骂道:“既然你这么随随便便,那我就再也不管你的事了!”
“用不着你管我!我又不需要什么监护人!”
“下次再想把什么负面新闻压下去别来找我!就算你来求我,我也……”

“吃屎去吧你!”
莫扎特对着科洛雷多的脸吼了一句,扭头就摔门走了。

莫扎特走后科洛雷多想了很多,他想莫扎特的事,又想自己的事,莫扎特改变了他太多:他会说希腊语和拉丁语并可以用三种语言花样骂人不吐脏字,可是面对莫扎特的时候他甚至会被逼得连“去你妈的”这样的话甚至更过分的都说的出口;他引以为傲的理智与批判更是被莫扎特搅得全成了浆糊;他习以为常的规律生活被打乱,每天像个怨妇似的熬到深夜等着酒鬼回家不然他就吐得到处都是……

如果当初一个普通的周末夜晚科洛雷多在路上多堵一会儿车,那他就会错过刚要背着吉他离开酒吧的莫扎特了。
当时莫扎特和科洛雷多在酒吧门口擦肩而过,莫扎特看上了刚走过去的人的脸和半敞的衬衫,追回去又是买酒又是唱情歌还差点把科洛雷多带回家。
后来席卡内德认出了科洛雷多,知道他是知名娱乐杂志的主编,而且已经知道莫扎特是个GAY(还想泡他),这消息一旦爆出去对莫扎特正在上升的事业太具有杀伤力,席卡内德打算从莫扎特买酒的经费里扣出钱去买断消息,这让莫扎特很是恼火。所以他怒气冲冲地在工作时间闯进科洛雷多的办公室:
“我可以和你睡觉但是你不能发布我是GAY的消息!”

什么?

莫扎特是GAY?

还要和自己睡觉?

谁要和他睡觉了?


但是科洛雷多应该不是没想过和莫扎特睡觉的,要不然他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

科洛雷多把莫扎特拖到床上。
莫扎特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像个天使。
科洛雷多心想。

“希罗尼姆斯……希罗尼姆斯,你还在生我的气吗?”莫扎特突然像说梦话似的嘟囔起来。
“我不生气。”
“可是你冲我大喊大叫,还说再也不管我了。”
“你与众不同,这我应该全盘接受。”
“希罗……我希望你爱我啊。我希望你能爱真正的我。”
“粗俗无礼,顽固执拗,傲慢自大的莫扎特?”
“但那是真正的我啊。如果我温顺,我谦卑,那我永远都不会是我自己。
你也是,爸爸也是。你们都只爱我的音乐而已,其他的部分我却让你们失望……可是我的音乐只是我的一部分啊。我是音乐,可我不只是音乐,我是沃尔夫冈 莫扎特。
希罗尼姆斯,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们都说我的音符太多,可是你从没这样说过,你懂我的音乐,你懂我。
我知道,与其让所有的人喜欢,我必须成为我自己。
但是只有你……我希望至少你……能接受真正的我,我希望你能爱真正的我,我希望你能爱完整的我。”
莫扎特说完就睡着了,他在说醉话,有可能是真心话也有可能是胡话。

科洛雷多看了一眼已经指向后半夜的钟,这个小恶魔毁掉了他健康的作息时间,明天他又得顶着黑眼圈上班,他虽然对此怨念颇深但又从未想过把莫扎特丢下一个人先睡;还有他现在已经能熟练运用粗话和莫扎特对骂了;他也早已认命自己的理智被莫扎特的音乐和其本人征服……

他正在渐渐学着迁就莫扎特。
莫扎特的粗话,莫扎特的酗酒,科洛雷多都在慢慢接受。
总有一天他会全盘接受莫扎特。
因为他正尽全力深爱着莫扎特。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