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colezra拉郎】Endless Romance(6)

下次就更神奇Ezra啦[笔芯]

 

——————

“明天上午十一点,礼拜堂。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见您了。”

杰瑞看着门房送来的里昂留下的字条嗤笑出声。

他不会去的,他当然不会去的。他还没傻得为爱情奋不顾身到灰飞烟灭。

里昂想见他,不然就不会留下字条。如果自己不去赴约,里昂总还是会回来找他的。

而那也不会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永远不会。

 

第二天里昂在礼拜堂等了快一个多小时杰瑞也没有来,他坐在那里胡思乱想,是门房忘了送纸条过去,还是杰瑞压根就不想见自己?不会的,如果杰瑞已经厌烦自己那他昨天就不会那样求自己。

里昂还想见杰瑞,可每当他和杰瑞独处在昏暗的房间里时他都像失去了自己的意志,任凭杰瑞摆布,而自己的心里只想顺从他。里昂没法不回想起以前的事,杰瑞那昭然若揭的情/欲又紧紧纠缠着他,让他无法呼吸,无法思考,但依稀有理智拉着他,让他不要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拉进泥沼里。

他希望自己能在这段关系里拥有一些主动权,而不是被杰瑞散发过多的荷尔蒙牵着鼻子走。

 

杰瑞没来,杰瑞最后没来。

里昂心里没来由的恼怒,他年轻得沉不住气。他故意在纸条上写是最后一次见面,他把杰瑞当成和他一样年少气盛的小伙子,以为杰瑞会惊慌失措地跑过来,求他别斩断他们的关系,求他别离开。这样他就能篡取杰瑞主动地位,把杰瑞捏在手心里随意处置,让他完全受自己摆布。

可是他没来。真棒,杰瑞算准了自己被压得死死的,他不需要让出一点主动权也能让自己乖乖的回到他身边。

真棒。

里昂咬牙切齿,下定决心,既然他放弃了“最后一次见面”,那他们就没有什么必要再相见了。

 

杰瑞已经一周没有见到里昂,也没有收到一张便条,一个口信,去舞厅跳舞的事倒是听见了不少,舞厅里不少小女工对里昂的崇拜仰慕也时不时像阵风似的有意无意从杰瑞耳边刮过。

杰瑞不怎么着急,他知道年轻人在和他赌气,其实他大可给里昂一个漂漂亮亮的台阶下:佯装愤怒去舞厅找他,在他宵夜回家的路上哭着求他,必要时给他跪一下也算不得什么。

当一个人活了二百多年,尊严也好面子也罢,都成了些外表光鲜内里腐烂的面具,你不在乎它的时候它就是一文不值,必要时全部丢弃也无妨。可杰瑞就是喜欢看里昂这样,死要着虚伪的面子和他所谓的“自尊”,白天道貌岸然地工作,下班后在舞厅里散发自己年轻漂亮的魅力引得太多人瞩目,吃了宵夜精疲力尽地回家,在门房反复查验自己今天收到的信里除了账单有没有杰瑞的信,问了一遍又一遍今天有没有人来找过他,有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口信。得到全部的否定后失落地上楼。

杰瑞的听力极其敏锐,尤其是深夜只要站在里昂住处的楼下,就能听见里昂拉开自己的书桌前的椅子的东西,听见他拿信纸和墨水时与桌子发出的轻微碰撞声,听见笔尖在纸上沙沙作响,听见信纸被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反复几次后总能听见里昂苦恼的叹气。

 

过了一个月杰瑞终于玩够了,他在里昂回家的必经之路上等他,充满悔恨,可怜巴巴的。他为里昂故意的刻薄掉了几滴眼泪,极大地满足了年轻人的虚荣心。他跪在地上求他,求他不要离开,这直接让里昂心软得像要融化。

那天晚上杰瑞在里昂的公寓留宿,在里昂的床上彻底占有了他的情人——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心——杰瑞得到了他想要的一切。

或是说他们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黎明之前里昂从床上爬起来,发现杰瑞已经穿好了外套面对燃烧的壁炉坐着,杰瑞注意到里昂起床了,回到床边吻了吻他,用毯子盖住里昂裸露的肩背。

“你要走了?”

“我得走了。”

“留下来陪我,求你。”

“我在鲁昂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徐赦特的产业还有很多事情要我去处理。”

“你会耽误很久吗?你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尽快,我向你保证,手头的事情一结束我就回来,好不好?”

“嗯。”

他们又依依不舍地吻了一会儿,杰瑞感到太阳快升起来了,再不走就晚了。

“我得走了。”杰瑞拨开里昂抓着他前襟的手,离开床边。再次走到壁炉前时他当着里昂的面掏出里昂之前写给他的那张纸条,把它撕成碎片,丢进火焰之中。

纸片像白色花瓣一样飘然而下,被火舌卷了去,燃成黑色的灰烬。

 

——————TBC——————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