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主教扎】通向你的路是我走过的最坎坷的道路

小甜饼
现代AU
娱乐杂志主编科洛雷多×歌手豆扎
已同居设定√
OOC
——————

平坦之路必通向谬误,

而通向你的路是我走过的最坎坷的道路。

——————

“狗仔都是驴!”莫扎特被经纪人席卡内德强塞进车里也不忘摇开车窗伸出脑袋对着那些对他一顿咔嚓咔嚓拍照的狗仔记者骂句脏话,哪怕是最后脑袋也被硬摁回车里关上车窗,也依旧倔强的从渐渐合上的车窗缝隙里伸出右手比了个中指。

“科洛雷多就是个驴!”
科洛雷多坐在公寓里就听见莫扎特在楼下大喊大叫了,本来之前就被气得够呛这下子更是撸起袖子一个箭步冲到电梯口等着莫扎特上来的电梯。
席卡内德把刚从酒吧捞出来的喝得烂醉的莫扎特扔给科洛雷多,连电梯都没敢下就麻利地跑路了。毕竟这两个人打起架来拳头不长眼,而自己又不是谁的亲亲宝贝蜜糖或是最明亮最可爱的小星星(呕,谁能想到这两个人也有这么恶心的时候),被打肿了也没人心疼,还是尽早远离是非之地的好。
科洛雷多看着像一摊泥烂在他怀里的莫扎特还没说话,莫扎特就一个鲤鱼打挺来了一套素质七连然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瘫回去。
“沃尔夫冈!自己起来!”
科洛雷多吼了莫扎特一句,莫扎特低着头,装了一会儿死,然后抬起头,眼泪汪汪地看着科洛雷多。
“希罗尼姆斯,我好难受,头好晕啊。我走不动了,你背我好不好?”
科洛雷多好了伤疤忘了疼,一下子就被可怜巴巴撅着嘴撒娇的莫扎特萌晕了,着了道似的蹲下身子让莫扎特趴上来。
“嘻嘻嘻,回家。”
莫扎特搂着科洛雷多的脖子止不住笑。
科洛雷多看莫扎特高兴自己也笑出来,他把莫扎特背进家门,之前的气怨全抛在脑后只想着让他回卧室早点休息。结果才走到客厅莫扎特就笑得更加狂放。
“科洛雷多是你吗?”
“是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科洛雷多我在骑驴诶!”

科洛雷多一个大背跨把莫扎特摔在沙发上。

“喝水,吃药。”
这下科洛雷多新帐旧帐全想起来了,把解酒药和水杯往茶几上一摔就转过去不看莫扎特。
莫扎特本来晕晕乎乎的,突然间大吼一句:“不用你喂我吃药!我自己能吃!”
科洛雷多被吓了一跳,回头看见莫扎特虽然坐着但闭着眼,手在茶几上摸索着,还越摸越远。科洛雷多看不下去了,把水杯往莫扎特手边挪了挪。他看见莫扎特中指上有一块淤青的伤痕。
“你手怎么了?”
“车窗夹的”

莫扎特并不是因为两人今天吵了一架才跑去买醉的,他经常跑去酒吧喝酒,只是今天吵了架所以怒气冲冲地喝酒。
起因是科洛雷多让莫扎特注意自己在公众面前的言行,现在他是个大明星了,不是当年那个酒吧驻唱的小歌手,他的一言一行都在被全世界注视着,不可以大喊大叫,不可以聚众闹事,也不可以在酒吧喝个半死满嘴脏话,更不能再说狗仔是个驴。
科洛雷多刚收到一大摞莫扎特负面新闻的初稿的时候就已经在生气了,做了这么多年娱乐新闻主编,科洛雷多早就习惯了随时有巨星升起有巨星陨落的娱乐圈,可偏偏莫扎特,他不想让他陨落,他不希望他的才华被那些丑闻抹杀。
科洛雷多教训莫扎特半天,只是想让他在人前有个好印象,而不是像个只会耍酒疯的混蛋。可是莫扎特坚持自己的个性就像才华一样真实,他不愿意遮遮掩掩,把自己本来的样子藏起来。
“我从不是舆论的奴隶!过去如此,未来也如此!我要是在乎那些所谓的形象,那我才是真正的混蛋!我才不会迁就那些所谓的批评家!没人能迫使我成为奴隶!”
莫扎特偏偏在这方面倔得要命,不服管也不听劝,科洛雷多被气昏了头,直接骂道:“既然你这么随随便便,那我就再也不管你的事了!”
“用不着你管我!我又不需要什么监护人!”
“下次再想把什么负面新闻压下去别来找我!就算你来求我,我也……”

“吃屎去吧你!”
莫扎特对着科洛雷多的脸吼了一句,扭头就摔门走了。

莫扎特走后科洛雷多想了很多,他想莫扎特的事,又想自己的事,莫扎特改变了他太多:他会说希腊语和拉丁语并可以用三种语言花样骂人不吐脏字,可是面对莫扎特的时候他甚至会被逼得连“去你妈的”这样的话甚至更过分的都说的出口;他引以为傲的理智与批判更是被莫扎特搅得全成了浆糊;他习以为常的规律生活被打乱,每天像个怨妇似的熬到深夜等着酒鬼回家不然他就吐得到处都是……

如果当初一个普通的周末夜晚科洛雷多在路上多堵一会儿车,那他就会错过刚要背着吉他离开酒吧的莫扎特了。
当时莫扎特和科洛雷多在酒吧门口擦肩而过,莫扎特看上了刚走过去的人的脸和半敞的衬衫,追回去又是买酒又是唱情歌还差点把科洛雷多带回家。
后来席卡内德认出了科洛雷多,知道他是知名娱乐杂志的主编,而且已经知道莫扎特是个GAY(还想泡他),这消息一旦爆出去对莫扎特正在上升的事业太具有杀伤力,席卡内德打算从莫扎特买酒的经费里扣出钱去买断消息,这让莫扎特很是恼火。所以他怒气冲冲地在工作时间闯进科洛雷多的办公室:
“我可以和你睡觉但是你不能发布我是GAY的消息!”

什么?

莫扎特是GAY?

还要和自己睡觉?

谁要和他睡觉了?


但是科洛雷多应该不是没想过和莫扎特睡觉的,要不然他不会答应的这么痛快。

—————————

科洛雷多把莫扎特拖到床上。
莫扎特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像个天使。
科洛雷多心想。

“希罗尼姆斯……希罗尼姆斯,你还在生我的气吗?”莫扎特突然像说梦话似的嘟囔起来。
“我不生气。”
“可是你冲我大喊大叫,还说再也不管我了。”
“你与众不同,这我应该全盘接受。”
“希罗……我希望你爱我啊。我希望你能爱真正的我。”
“粗俗无礼,顽固执拗,傲慢自大的莫扎特?”
“但那是真正的我啊。如果我温顺,我谦卑,那我永远都不会是我自己。
你也是,爸爸也是。你们都只爱我的音乐而已,其他的部分我却让你们失望……可是我的音乐只是我的一部分啊。我是音乐,可我不只是音乐,我是沃尔夫冈 莫扎特。
希罗尼姆斯,你和他们都不一样,他们都说我的音符太多,可是你从没这样说过,你懂我的音乐,你懂我。
我知道,与其让所有的人喜欢,我必须成为我自己。
但是只有你……我希望至少你……能接受真正的我,我希望你能爱真正的我,我希望你能爱完整的我。”
莫扎特说完就睡着了,他在说醉话,有可能是真心话也有可能是胡话。

科洛雷多看了一眼已经指向后半夜的钟,这个小恶魔毁掉了他健康的作息时间,明天他又得顶着黑眼圈上班,他虽然对此怨念颇深但又从未想过把莫扎特丢下一个人先睡;还有他现在已经能熟练运用粗话和莫扎特对骂了;他也早已认命自己的理智被莫扎特的音乐和其本人征服……

他正在渐渐学着迁就莫扎特。
莫扎特的粗话,莫扎特的酗酒,科洛雷多都在慢慢接受。
总有一天他会全盘接受莫扎特。
因为他正尽全力深爱着莫扎特。

——————FIN——————

评论(4)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