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别和那个医生谈恋爱!》(8)

埋胸啦!!!
金毛狗埋鹅胸啦!!!!

——————

Farrier之前在Collins的白大褂里翻到过一张信用卡,而Farrier正好认识这家银行一个法国股东的儿子Philippe。
那时候Philippe在英国旅游,人生地不熟英语又不好,稀里糊涂地卷进了一场帮派械斗。最后还是Tommy发现了瑟瑟发抖躲在一辆废旧汽车里的Philippe并把他带回家,让他吃了点东西住了一晚后就找人把他送走了。
找的这个人就是Farrier。
Farrier其实并不理解为什么Tommy要把Philippe带回来,是因为面相讨喜吗?毕竟他们之间除了Philippe用太不熟练的英语结结巴巴地说他是个法国人而Tommy嗯了一声后再无交谈。但不知怎么的他们看起来就是相处得很愉快,离开的路上Philippe发现Farrier会说法语后和他交换了电话号码并兴奋地说着Tommy“是个多好的人啊,他多么讨人喜欢啊。”

Farrier觉得他俩之间应该是用脑电波交流。

所以,没有迟疑,轻而易举的,Farrier用Tommy的电话号码在Philippe那里换到了Collins的一年内信用卡交易记录。
他本来只是想要一个月的记录知道Collins去哪就够了,结果Philippe大概是兴奋得没听清他说什么随手就调出了一整年的给Farrier。
至于Alex那边他过后会道歉的。
前提是那小子得发现是自己干的。

信用卡交易记录就像是一幅地图,能揭示世界上大部分人的生活轨迹,他们在哪家星巴克买咖啡,在哪家店定外卖披萨,在哪个餐厅预约晚餐座位,在哪家酒店约会自己的情人,在哪个超市买生活消耗品以及通过消耗的速度快慢判断他是独居还是群居。
而Collins的信用卡账单显示他一直过着家到医院两点一线的生活,除了三餐和咖啡支出没什么特别的。偶尔去超市,每个月初都有一笔钱划到了一个健身房账下,但Farrier猜Collins一次也没去过,他看起来就像那种办了卡后一次也不会去的人,毕竟他脱了衣服腰腹上都是软乎乎的肉,Farrier捏过,知道那手感有多好。
Collins经常订外卖但很少外出吃饭,可每个月总有一次要去一家固定的餐厅。Farrier觉得那家餐厅的名字眼熟,想了半天才想起来那是他和Collins一起去吃的那家。
Farrier把记录翻到最后一页,最近的几项是花店和机票。
这家伙是逃命还是见情人去?
记录里还有航空公司名称,Farrier到了机场后比对了时间和机票金额,赌了一把也买了一张去纽约的机票。
Farrier的位置在机舱末尾,这位置方便他观察前面也可以防止Collins在飞机起飞前发现他然后跑掉。
看见Collins上飞机时Farrier懵了很久,Collins把他的一头金发染成黑色,不是Farrier熟悉的穿着白大褂或衬衫,而是穿着灰色卫衣,牛仔裤和运动鞋。他戴着卫衣帽子和一副圆框眼睛,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正当Farrier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他看到Collins把随身背着的很大的背包塞进行李架,然后对着旁边乘客抱着的小孩子笑了一下。
他笑起来露出酒窝的样子还是没变。这下Farrier能确定那真的是Collins了。
飞机飞行平稳后,Farrier站起来走到前面,Collins的位置靠过道,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Farrier蹲下来,一只手握住Collins的手腕,努力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Collins看见他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我们得谈谈,等一会儿到卫生间去找我,好吗?”Farrier看了看四周,确认没什么人再注意他们,然后凑到Collins耳边压低声音说:
“你最好真的过来。我不想像个恐怖分子一样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你拖到卫生间——被人扯着头发的感觉可不好受,你不会想试试的。”
Farrier站起来,顺便逗了逗坐在一旁的小孩子,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Collins一眼才离开。

几分钟后Collins敲了敲卫生间的门,还没想好要以什么样的表情面对Farrier,他就被猛地扯进狭小的卫生间。
他们的身体因为拥挤紧贴在一起,Farrier一只手臂环住Collins的腰,另一只手去拨弄Collins刚染的黑发。
“看来我睡着后你做了不少事情把时间耽误了,没想到我居然还能赶上和你一班飞机。”
Collins别开头,不让Farrier继续去碰他的头发。
“你为什么要把头发染成黑色?我还是更喜欢你金发的样子。”Farrier这才发现Collins把眉毛和睫毛也都染成了黑色,显得他的那双蓝眼睛更像一汪湖水了。
Collins突然像转了性似的搂住Farrier的脖子,把他拉进自己怀里,笑嘻嘻地看着他。
“别管那些了,亲亲我,你还欠我一个早安吻呢。”
Farrier没拒绝他的索吻,但是一个吻过后他并没像Collins预想的那样和他和好如初。
“说到早上……”Farrier从口袋里掏出Collins留给他的巧克力和钞票,“300美元你就想把我打发了?”
Collins自知理亏,有些愧疚地低下头,手指搓着衣角。
“我现金不够了,等到了纽约我再去取一些给你。”
Farrier气得笑出声来。
“我写支票给你也行的!”看见Farrier还在生气Collins急忙补充到。
“你他妈……”Farrier必须得找个方法宣泄他的不满,所以他掐着Collins的下巴重新吻上去,Collins正想回应就因为嘴角的疼痛得叫了一声。
“疯子!”Collins擦了一下嘴角,果然被Farrier咬出血了。
Farrier没理他,也不管他推拒的动作,闷头在Collins脖子上咬了一口,扯开Collins有些宽松的卫衣领口又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一口。
“混蛋!疯子!你想咬死我吗?”Collins使劲拍打着Farrier的肩膀,可Farrier一直咬到自己心满意足了才松口。
“我只收现金。”Farrier临走前还捏了一把Collins的屁股才打开门离开。

————————

Farrier刚出去就听见机舱里一阵骚乱,紧接着他听见乘务员在广播里寻找医生。
Collins听见广播也紧跟着出来,急忙跑到人群混乱的中心。Farrier也跟过去,发现是一个中年男子昏倒在地上。
Farrier不是专业医生,看着Collins焦急的样子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待着以防自己添乱。
大概是之前Collins的安眠药的副作用,Farrier一直昏昏欲睡,他靠着椅背,半梦半醒之间听见混杂的声音,有人群交谈的声音,有混乱的杂音,有一个女人的哭声,还有很多吵杂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有人坐在他身边,Farrier支撑着从昏睡里醒过来,发现坐在他旁边空座上的是Collins。
Collins低着头靠在椅背上,额前的碎发遮住脸上的表情。
“他怎么样了?”Farrier抬起一只手摸了摸Collins的脸。
Collins没有说话,躲开了Farrier的手。
“怎么了?”
Collins深吸了一口气。
“心肌梗塞。”
“情况不好吗?”
“他死了。”
Farrier看不见Collins的脸,刚想安慰他Collins就扯过Farrier盖着的毛毯把自己的脸蒙在里面。
他蜷起身子,过了一会儿Farrier听见他吸鼻子的声音。
Farrier犹豫了一会儿,什么都没说,只是伸出手,揉了揉Collins的头发。

“总是这样……”
“什么?”
“总是这样……我什么都做不了,我谁都救不了……我总是这么没用……每次都是这样……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而是……”
“这不是你的错。”
“……”
“这不是你的错,Collins,你已经尽力了。”
Farrier听见毯子下面传来Collins呜咽的哭声。
“你什么都没做错,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尽力了。”
Farrier把Collins拉进怀里,Collins揪着Farrier的衣服,把头闷在他怀里放声大哭起来。

——————TBC——————




其实Tommy只是喜欢收集美男而已【×】

评论(11)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