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主教扎】《旅行莫扎特》

青蛙旅行AU(……)

现代AU

又名霸道总裁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还为他努力赚钱操碎了心

 

从这个让人毫无阅读欲望的题目你们应该能看出我憋了老半天也没憋出来一个好题目的揪心……

 

——————————

科洛雷多深夜十二点才结束加班回到家,打开门发现房间里的灯全亮着时他愣了愣,紧接着反应过来应该是某个小混蛋终于想起来回家了。

他从客厅绕到厨房再到卧室,一路上有被莫扎特踢飞的鞋子,他的旅行背包,机票和各种地方的门票,音乐会和电影的票根散落得满地都是,还有一大堆乱七八糟的纪念品:乳酪蛋糕、造型奇怪的小雕塑,几张照片——照片里的莫扎特无一不是笑得露出一口白牙,还有拆过封的礼盒装点心,科洛雷多猜想这是莫扎特买给他的礼物,结果路上饿了或馋了就拆开吃了一些。

他最终在阁楼里发现了正趴在地上专心写谱子的莫扎特。

“沃尔夫冈。”

“嗯。”莫扎特写谱子写得专心,只是随口应了一声。

科洛雷多在阁楼的台阶上站了一会儿,喉咙里那句“你还知道回来”到底是看在莫扎特正专心创作的份上化成了一声叹息。

科洛雷多今天工作一整天累坏了,他不像莫扎特那样有那么旺盛的精力,旅行刚刚归来还能满腔热血地写谱子。他看莫扎特一点跑过来和他腻歪一会儿的心思都没有,转身准备下楼,他得赶快去睡一觉,明天还要早起开会。

其实他很愿意为了莫扎特牺牲一些自己的睡眠时间,可是莫扎特暂时还不愿意为了他牺牲自己的突然迸发出的创作灵感。

这是当然,这是当然,莫扎特的灵感是无价的。

科洛雷多刚下了两级台阶就听见背后像是刚反应过来的莫扎特喊他的声音:

“希罗尼穆斯,我寄给你的明信片你都收到了吗?”

“都收到了。”

“……那就好。”莫扎特笔尖划过纸张的声音一直没停,所以他的回应偶尔会慢半拍。

“我累了,先去睡了。”

科洛雷多等了一会儿也没等到回应,悄悄回头看了他一眼,发现莫扎特又已经一头扎进自己的世界,他又叹了一口气,离开了阁楼。

科洛雷多走了一会儿以后,莫扎特突然后知后觉地放下笔:

刚才科洛雷多是不是叹气了好几次?

是自己带回来的点心不好吃吗?

 

科洛雷多被房间里很轻的窸窸窣窣声吵醒了。他睁开眼睛,周围还是一片完全的黑暗。科洛雷多立刻警觉起来,全身的肌肉都绷紧了,然后又在噪音来源钻进被窝小心翼翼蜷在另半边床的时候重新放松下来。

“沃尔夫冈?”科洛雷多的声音很小,但还是把莫扎特吓了一跳。

“我吵醒你了?”

“我睡得很浅。”

莫扎特翻了个身,滚进科洛雷多怀里。

直到科洛雷多真实地抱住莫扎特的一刻,他才有莫扎特已经回家了的实感。

“几点了?”

“我很想你。”莫扎特没有回答问题,他把脸埋进科洛雷多胸前,闷声哼哼。

“我也想你。”科洛雷多低头亲了亲莫扎特的一头乱毛。

 

“你今天一直在叹气。”

科洛雷多快要重新睡着时听见莫扎特小声的嘟囔。

“我没有。”他的声音带着困意。

“我带了礼物给你,在客厅的地板上。”

“我看见了。”

“你不喜欢吗?”

“我还没来得及吃。”

“我都帮你尝过了,很好吃。”

“……我看出来了。”

 

“希罗尼穆斯,你累了吗?”

“有一点。”

然后莫扎特没再说话。

 

“这次玩得开心吗?”

科洛雷多还是很困,但是他想和莫扎特说说话,他已经有太长时间只能通过电波听到莫扎特的声音了。而电波让莫扎特的声音失真。

“开心,你上次给我买的新相机我特别喜欢,我拿它拍了好多照片,明天起床的时候给你看。”

“我前两天看到一款耳机,你喜欢的那个牌子的新款,我试了一下觉得音质很好,给你买回来了,就放在我书桌的抽屉里,你明天记得试试。”

“你明天不在家?”

“我明天还要开会,最近工作很忙。你自己在家记得按时吃饭。”

莫扎特乖乖地点了点头。

 

科洛雷多觉得莫扎特今天有些不对劲,也不和他抬杠了,各种不堪入耳的高频词汇到现在也一个都没出现过。

以前莫扎特出门一趟一周两周也就回家了,科洛雷多理解,这是艺术家的采风。但这次去维也纳一去两个月,就在科洛雷多已经开始怀疑莫扎特是不是在那边被人下了什么降头的时候,莫扎特才在今天回到萨尔兹堡。

如果下的降头是让他少抬杠多听话的话,科洛雷多必觉得自己有必要带着厚礼登门致谢。

 

“你这次在维也纳怎么待了这么久?”

“我喜欢维也纳,那儿的人也喜欢我。我在那儿能得到我想要的,我追求的。”

科洛雷多什么都没说,过了一会儿莫扎特又继续开口。

“我以为维也纳有我想要的一切,人们的喜爱,接连不断的邀约,我的才华为人称赞,还有丰厚的报酬……起初我过得太舒心了,每天都那么高兴。但是后来我又突然高兴不起来了,每天我都郁郁寡欢,觉得吃饭也没什么味道,点心也不甜了;我还喜欢音乐,可它却不能让我重新高兴起来了;以前我以为对我至关重要的,那些听众的喜爱,我也觉得……没什么意义了。

我还以为我病了,我找了医生,可是医生说我身体健康。然后那天我在街上走着,在一家玩具店的橱窗里看见了一只毛绒玩具,那让我想起你。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只是太想你了。”

“然后呢?”科洛雷多拍了拍莫扎特的背。

“然后我冲进玩具店,买下了那只毛绒玩偶,推迟了所有演出,买了回萨尔兹堡的机票。神奇的是,我在飞机上就觉得我好了,一点也不难受了,而且食欲旺盛,所以我吃了一点给你带的点心。

维也纳很好,希罗尼穆斯,维也纳简直就是属于我的城市。但我知道我得回来,我得回家。”

科洛雷多觉得眼睛发酸,莫扎特难得坦诚地对他说这些,而且他的心里也像莫扎特想念他一样想念莫扎特。

他觉得自己比想象中还要爱莫扎特,而且现在更爱了。

 

“说起来,你得看看我买的玩偶,你俩长得可真像,我在飞机上还用拍立得和它合影了,你可以把照片摆在办公桌上,简直就像是我俩的合影一样。”

莫扎特从床上跳起来,光脚跑出卧室,在外面叮叮咣咣了一阵,跑回来的时候随手打开卧室的灯,科洛雷多被突如其来的强光晃了一下不适应地闭上眼睛。

等他渐渐适应了卧室的亮度,慢慢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见他的眼前赫然摆着一只龇着大牙的毛驴玩偶。

这一下差点没给科洛雷多气得昏过去。

 

莫扎特永远都是莫扎特。

 

哪有那么多让人能转了性的降头给他下。

 

“你看它笑得多开心,你也不要总是板着个脸,我俩的合影看起来都怪怪的……你看我在我飞机上照的这张就很好看了。”

科洛雷多接过莫扎特递来的照片,看见上面龇着牙的驴和同样龇着牙的莫扎特,嘴角抽搐着说不出话。

 

 

 

一个礼拜后,莫扎特又要回维也纳去继续他此前推迟的演出,科洛雷多上班前帮他把自己能想到的所有路上需要的东西放在客厅,站在玄关看着坐在客厅地板上打包行李的莫扎特。

“你真的不用我送你去机场?”

“不用,你去上班吧,等你再回家的时候我就已经会在飞往维也纳的飞机上了。”

“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在我不在家的时候离开?”

莫扎特四下张望了一下,在沙发找到了他带回来的驴玩偶,一手抓过来塞进包里。

“我怕我舍不得你。虽然你总是罗里吧嗦的,还管我管得比我爸都严,但你依旧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喜欢的驴。”

科洛雷多深吸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可能也并没有爱莫扎特爱到能忍下一切想打他的欲望的程度。

 

 

科洛雷多还站在门口,其实他已经迟到了。他一直等到莫扎特收拾好行李,然后莫扎特站起身,走到门口抱紧了科洛雷多。

“别担心,我一定会回来的。”

 

 

 

“不管我去哪,我永远都会回家的。”

 

回应他的是科洛雷多的沉默和更为用力的回拥。

 

——————FIN——————


评论(12)

热度(1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