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戒指,猎人和欺诈师(1)

现代AU

傻白甜OOC搞笑向

————————

“抱歉了,Charles,我又赢了。”Farrier把手里最后的牌甩到牌桌上,然后把桌子中央的钞票全扫进自己随身带着的空背包里。

牌桌上的其他人恨得咬牙切齿,他绝对出千了,不然他的好运气怎么可能持续一整夜。不只是这一夜,没有人见过Farrier打牌输过钱,每次这混蛋都赚得金盆钵满,然后大摇大摆地离开。

“Farrier。”

“嗯?”Farrier走到门口听见有人喊他,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啤酒杯径直冲他飞过来,他向下一闪身,玻璃酒杯撞在身后的门板上摔的粉碎,碎裂声像是搏击比赛的开场铃声,坐在牌桌边的人拍案而起冲向Farrier,Farrier也立刻摆出准备战斗的姿态,房间里立刻被巨大的噪音充斥,有不堪入耳的叫骂声,桌子掀翻,椅子砸到小腿的声音,喧闹持续了十五分钟左右,然后Farrier背着装满现金的背包慢条斯理地走出门,坐在楼梯扶手上滑下去,吹着口哨离开了。

这时天光才蒙蒙亮。

Farrier回到他的公寓里,睡了四五个小时就起床了,他刮干净一夜间生出的胡茬,换上一套休闲西装,用发胶固定了头发。他对镜子里看起来优雅得体的自己十分满意,然后他拎起自己赖以为生的道具箱出了门。

Farrier晚上偶尔会去打牌,但打牌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时间长了每场牌局最后都会发展成今天早上那样,他得花点时间才能找到下一个适合他打牌的地方,他不能指着打牌为生,所以他白天的时候也是有稳定工作的——

“这位美丽的小姐,您不只外表如此迷人,我还能看到您有一颗水晶般纯洁的心,”Farrier在街边握住一位女游客的手,深情地说“请一定让我变一个拙劣的小把戏讨您的欢心。”

然后Farrier的手在那位被他迷得七荤八素的女士耳后晃了一下,手上就多出了一条亮晶晶的银色链子,上面挂着一个水滴形状的水晶坠,女士立刻惊呼了一声。

“让我帮您戴上吧……不,不要钱,我送您了,如果您不能带我回家,请戴着它回去吧……这样您一看到这个吊坠就能想起在异国他乡曾有一个男人为您倾倒。”

Farrier送走了那位心花怒放的女士,他甚至为她送去一个飞吻,注视着她消失在茫茫人海后,Farrier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女士钱包,抽出里面所有的现金后,他把还装着不少证件的钱包扔到街边,希望一会儿这位女士回来找钱包的时候它还在这儿。

一个几便士一大把的玻璃珠子换三百英镑,不亏。

 

Farrier住在一个热闹的旅游城市里,每天都有世界各地的旅客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这给了Farrier这样的人极大的生存空间,毕竟大多数游客遇到这种情况都只会自认倒霉,很少会有人较真地去警察局报案或是纠缠到底,可就算是警察也很难能抓住这些恼人的流动作案的惯犯。

因此Farrier靠着自己极具迷惑性的出色外表和花言巧语安逸地过着舒服日子。

他的目标不只是单身女性,情侣也是很好的下手对象,尤其是那种自尊心极强的男友,总是会咬着牙买下女朋友想要的比花店价格高三倍不止的玫瑰花,能比花店多出的增值服务也只有Farrier的一句:“祝你们幸福美满。”

这样的男人钱包里往往装着很多的现金,为了随时在女朋友面前摆出阔绰的姿态,但信用卡却总是在透支额度边缘的。

Farrier咂咂嘴,把几乎是要撑爆钱包的一卷现金收进自己口袋。

 

 

Farrier通常在晚上九点左右收工,因为这个时候哪怕是外出吃晚餐的人们也大都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街上的人少起来,Farrier看着手里剩下的最后一朵玫瑰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明天肯定就枯掉了,但是现在就扔掉又有点可惜。

最后Farrier决定随手把花别在路边停着的一辆车的雨刷器上。

他以为那是一辆空车,没想到他刚走没两步刚才的车上就有人下来。

“这是……你留下的?”

“送你了。”Farrier摆摆手,头都没回一下继续向前走。

 

“诶……等等,你……”

Farrier脚步没停,但他听见身后男人追上来的声音,他回头,看到身后是一个金发碧眼的男人,比他略高,但是脸蛋还是稚嫩的,衣服不错,车也是好车,举止也礼貌儒雅……搞不好是个中产阶级的小孩儿。

其实Farrier今天已经收工了,但钱包送上门来哪有不伸手接的道理。

“要和我一起去喝一杯吗?”

Farrier立刻拿出自己最好,最迷人的状态,冲着金发男人眨了眨眼,对方就有点脸红的晕晕乎乎地跟他走了。

最后他从这位金发碧眼的小王子身上搜刮到了20英镑和一只看起来有些年头的蓝宝石戒指。

还是位来自平民窟的王子殿下……

Farrier觉得自己请的那杯酒算是赔本了。

 

————————TBC————————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