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C/F】糖果奶油之梦(1)

注意CP是:

甜点师Collins/大佬Farrier

(我写的时候是这样想得但是因为没有车所以也和无差差不多啦……)

从这个甜齁甜齁的名字应该能看出这篇特别傻特别甜特别OOC

 

————————

 

“我们,为什么就不能,有一个晚上,不吵这该死的架?”Farrier有点庆幸自己的枪现在在枕头下面而不是别在腰上,否则Collins漂亮的小脸蛋上就已经开了个血窟窿了。

“我从来没有故意找茬。”

“你的意思是我故意找茬?”

“我没有那么说。”Collins气人地举起双手把自己放在一个无辜的受害者位置上,但Farrier知道他就是这个意思。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们总是这样阴阳怪气地冲对方说话,连结婚纪念日也不例外,就像昨天晚上Collins问Farrier: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星期三。”

“哦,那你可真是棒极了。居然还记得今天是星期三,我真是应该给你鼓鼓掌。”

Farrier是真的不记得昨天是什么日子,Collins为什么就不能直白地告诉他答案却要这样嘲弄他一番才罢休;Collins也气得不轻,怎么会有人忘记了结婚纪念日还毫无悔过之心并理直气壮地用“今天真的是星期三”狡辩。

他们之间没有人把这段不愉快的时期归结于七年之痒,但Farrier的手下们都觉得就是这么一回事。

最后他们在纪念日不欢而散,临睡前Collins想都没想就进了客房,结果发现Farrier也在里面。

看来今天不想回主卧的人不止他一个,而他们又都自动自觉地决定睡在客卧,这该死的默契如果在两人交往七个月时发生可能会让他们相视一笑,没头没脑地和好如初,但现在只是令他们在客卧爆发了第二场战争。

 

第二天早上他俩在厨房的咖啡机旁碰面,Collins的眼神有些躲闪,而Farrier阴沉着脸,他们没有一个人主动开口并且都祈祷着对方也能和自己一样保持沉默。

也不知道是他们的祈祷奏效了还是他们实在是太有默契,他们的沉默得以持续到Farrier出门,在听到关门声的那一刻Collins长吁了一口气,如释重负地把头枕到餐桌上。

Farrier关上门的那一刻他就像终于逃离了令人窒息的压力,靠着门一直滑坐到地上,他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松了一口气,摸出烟盒坐在门口抽了一支烟才站起来往路边停着的自己的车走去。

 

 

 

Collins自己有一家甜品店,每天做做蛋糕煮煮咖啡,连身上都总是带着糖霜和奶油的甜香气,这样甜美的气息总是可以平复Farrier工作时不自觉散发出的杀气腾腾的气场。他的店开在Farrier的地盘里,刚开业的时候Collins就用一杯焦糖玛奇朵和一块柠檬挞为自己免去了一年的保护费,虽然他一直对着Farrier傻气兮兮地笑着,根本不知道Farrier是谁以及他本来要干什么。

他的顾客喜欢他的蛋糕和咖啡,只是这点就让他欣喜若狂了。

后来Farrier隔几天就要去一次,尝尝Collins推荐给他的新咖啡和新蛋糕,咖啡的种类有限,但是Collins的拉花都很漂亮,还有上面浮着的可爱的猫咪棉花糖,这都让Farrier喜欢。

Collins的点心做得好吃,笑起来又比点心还要甜,这样绅士可爱的店主吸引了无数少女涌进店里,接连点了三四杯咖啡只为了能多在店里坐一会儿好多偷拍几张Collins的照片,或是想方设法吸引他的注意力。而Collins最让人为之倾倒的一点就是他的记忆力该死的好,他能记住所有进过店的顾客,然后送给第二次到店的客人一个开朗的笑容和一句撒娇似的:

“好久不见,你终于来啦,我好高兴。”

 

有多少勉强逃脱没有对他一见钟情的女孩子就是在这句话里沦陷的。

 

第三次到店的客人Collins就能记住对方的喜好了,Farrier常能看见Collins手里拿着小本子,嘴里咬着笔帽带着小小的得意说:“我记得你喜欢巧克力,要不要试试店里新推出的巧克力慕斯蛋糕?”

谁会对Collins说不呢。

Farrier看着盘子里最后一口巧克力慕斯蛋糕叹气,等他吃完这一小块蛋糕就得走了,下次起码要再隔三四天再过来才不会显得刻意,可是他是真的很想再多看看Collins,虽然都是偷看,但是这起码比躲在停在街对面的车里往店里悄悄张望要不那么变态一点。

最后Farrier沉重地吃完了最后一口蛋糕,刚要起身离开,面前的空盘突然被撤走,换上了一块新的蛋糕,Collins冲他眨眨眼,做了一个口型:“送你的。”

他转过身回后厨的身影轻盈灵巧得像只金色羽毛的鸟。

 

Farrier在看到盘子上用巧克力酱写的电话号码的时候在心里无声尖叫了十分钟,在旁人眼里就是黑帮老大正在试图用恶狠狠的眼神杀死一块无辜而美味的巧克力蛋糕。

那天Farrier故作镇定甚至冷漠地吃完了第二块蛋糕,离开前把写着自己电话号码的餐巾纸放在了盘子上。

Collins本来为Farrier没有和他打声招呼就离开难过了一会儿,但当他去收Farrier的盘子时,整间店的客人都看到本来风度翩翩的老板正用菜单捂住脸像是失心疯一样在原地一会儿蹲下一会儿又跳起来,靠着墙角扭扭捏捏了好半天,才把手里的纸巾快速揣进围裙的口袋里,像个在草地里奔跑的小孩子周身散发着幸福的粉红色泡泡跑回后厨,进门的时候还原地起跳进门,所有人都听见了Collins因为踩到刚拖过的湿滑地板而摔倒发出的闷响,但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没有笑出声。过了五六分钟Collins才顶着一头乱毛又从后厨出来去收他刚才忘记收走的盘子。

 

 

互留了电话号码后他们就可以不止在营业时间见面,有几次Collins发短信给Farrier问他要不要在店里打烊后过来尝尝他新发明的甜点,Farrier得立刻把手机扔进抽屉里才能控制住自己秒回的手,他不希望自己看起来是那种一直攥着手机等着对方发来短信的人,等他觉得时间已经过了38693748年之后他假装冷静地从抽屉里拿出手机,自我感觉很酷地回复了一句:“Fine.”

然后他发现距离Collins发来短信的时间才过了两分钟。

 

 

那天下午Farrier和不愿意卖酒吧给他的一伙人打了一架,等他换掉沾血的西装赶到Collins的店,Collins已经因为担心自己的邀约太突兀导致Farrier爽约而坐在厨房的地板上抓着自己的头发懊恼四十五分钟了。

Farrier一进门就看到行为艺术家Collins创造的“懊恼的鸡窝”造型,在和他打招呼之前掏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记录了这宝贵的一刻。

Collins听见拍照的声音抬起头来,看见Farrier脸上的淤青和眉骨上的血痂吓坏了,赶紧去找创可贴,等他回来的时候发现Farrier已经捧着摩卡奶油蛋糕卷的盘子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了。

“好吃吗?”

Collins一边给Farrier贴创可贴一边不忘向自己的试吃员讨要回馈。

“好吃,摩卡味道很浓,很完美,顾客会喜欢的。”

“你是饿了吗?”

看着Farrier很快地把整块蛋糕吞进肚子,Collins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提前烤点曲奇,Farrier会喜欢抹茶味的。

“我还没吃晚饭。”Farrier把盘子放在一边,舔舔嘴唇回味着咸奶油的味道。

“我知道有一家汉堡店的汉堡非常好吃……就在这附近不远,正好我也没吃晚饭,要不要一起去吃点什么?”

“当然。”Farrier答应得爽快,Collins立刻飞快地把盘子扔进洗碗机然后换好衣服,生怕晚了一点Farrier就要后悔似的。

 

 

后来不需要Collins邀请,Farrier总是会在打烊后自动自觉走进Collins的甜品店里,搜刮当天剩余的甜品,Collins会泡红茶给他。作为答谢Farrier决定在吃完点心以后帮Collins洗盘子,当Collins第一次看见Farrier脱掉西装外套,撸起衬衫袖子露出布满纹身的小臂站在他的水槽前要帮他洗盘子时差点昏过去:

“你……你在干什么!”

“帮你洗盘子啊。”Farrier有点不明所以,他要做的事情还不明显吗?

“我知道你要洗盘子!”Collins几乎是在尖叫了“可是你怎么能洗盘子呢?你怎么能给我洗盘子呢?我怎么能让你洗盘子呢?”

“因为洗碗机坏了,我吃了你很多东西,总不能白吃。”Farrier无所谓地耸耸肩。

“我我我……我的意思是,你可是这一片地区的保护者!你可是……可是……”

“黑帮也得吃饭,所以黑帮也得洗盘子。”Farrier拧开水龙头,拿起海绵开始擦拭手里的盘子。他看起来那么温柔,那么贴心。

“不……你不明白……”

Collins蹲在地上捂着脸:

 

你这样一点也不凶狠会让我爱上你的。

 

 

 

随着Collins甜品店的名气越来越大,店里也吸引了一些杂志和网站的评论员,他们写的每一条评论Collins都认真地看过了,为好评高兴好一会儿,又为差评难过很久,然后尽可能的去改正差评里指出的不足。Farrier喜欢Collins这样较真的样子,Collins甚至把一些美食杂志的批评剪下来用磁铁帖在冰箱上来时刻提醒自己改进。Collins很感激Farrier的一点就是Farrier总是能为他的改进提出很多有效建议。多亏了有Farrier,那些评论员第二次光顾的时候总是对Collins的进步赞不绝口。

但就像有人没有理由地喜欢Collins(比如Farrier),就会有人没有理由地讨厌他,Collins在连续三次收到同一位权威美食杂志编辑的十分恶劣的负面评论后,他非常不服气地跑到杂志社去找那位编辑理论,他还带去了他最拿手的三份甜品,那位编辑每样都尝了一口后傲慢地对Collins说:“糟糕的甜点,糟糕的甜点师,糟糕的甜品店。要说排在你的甜点之后让我第二厌恶的就是你接待客人时虚伪的笑容,顺便说一句,我第三厌恶的东西是蟑螂。”

然后Collins一个没忍住就把桌子上那块巧克力岩浆蛋糕扣在了编辑的脸上。

再然后他就在下一期的杂志上看到了整整一版对他的甜品店的恶评,包括那天编辑对他说的那些话,白纸黑字,蟑螂那段还加粗了字体。

 

Farrier也看到了那篇评价,他本来从来不看美食杂志,但是受Collins的影响他也订了好几本月刊。Farrier知道Collins有多在意杂志对他的店的评价,他给Collins发了短信但是没收到回复,出于担心Farrier在甜品店关门后去找Collins。

他到的时候发现大堂的灯关着,厨房只开了一盏昏暗的灯,而Collins不在厨房里面。

Farrier绕着店里走了两圈,刚要打电话给手下让他们在全城地毯式搜查Collins以防他想不开的时候,他突然发现收银柜台下面坐着个人给他吓了一跳,是Collins。

Collins本来就长得高,现在却一个人缩在黑暗的小角落里,抱着一大碗打发的奶油用勺子挖着吃,看起来更加可怜兮兮了。

“Collins?”

Collins没说话,又挖了一大勺奶油塞进嘴里,Farrier看着都腻,控制不住地皱眉。

Farrier看Collins不想说话,索性也不追问了。他也钻进柜台里,本来就狭小的空间里一下挤进两个大男人,Farrier的身体被迫紧贴着Collins。Farrier觉得手没地方放,腿也伸不开,也不知道比他还高一些的Collins是怎么钻进更角落的地方的。

他们沉默地待了一会儿,Farrier看了看低着头的Collins,借着厨房映出的灯光Farrier伸出手指刮掉了Collins嘴角的奶油,放进嘴里的时候被甜得仿佛都要血糖飙升。

“Collins,他是故意的。”

“我知道。”Collins闷闷地说“我明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我就是很生气,他怎么能因为讨厌我就这样贬低我的甜品和店。”

“这样的人很多,你将来还会遇见更多。”

“那我将来不要再订杂志了。”

Farrier被Collins逗笑了,他揉了揉Collins的头发。

“我知道你很要强,但是你不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你。”

“可是所有人都喜欢你。”

“不见得,条子就都不怎么喜欢我,但我就从来没为此沮丧过。”

Collins嘴角终于有点上扬的弧度了。

“不要理他。无论什么时候,这世界上都会同时有人喜欢你,有人讨厌你。你只要好好地珍惜那些喜欢你的人就足够了。”

“那你呢?”

“我?”

“你是讨厌我的人,还是喜欢……”

“两者都不是。”

Farrier扯着Collins的领子把他拉过来,Collins手里的勺子掉进碗里,Farrier尝到Collins唇齿间过量糖分的奶油味儿。

这小子的减压方式简直丧心病狂。

Farrier觉得自己要被齁死了,但是为了亲吻Collins他可以勉强忍耐一次,毕竟——

 

“我爱你爱得发疯。”

 

 

Farrier向Collins保证自己明天会去杂志社见见那位编辑,以一个顾客的身份让他明白Collins的甜品有多么优秀。Collins对此非常感激,因为在下一期刊物上那位编辑就用整整两版大力推荐了Collins的甜品店并表示Collins是他见过的最优秀的甜点师:“Collins先生以其绝无仅有的美味甜点和热情真诚的态度俘获了每一位顾客的心。”

这让Collins开心了好久,他觉得Farrier真是一个非常擅长说服别人的人,大概就是因为这样Farrier才能轻松说服那么多酒吧老板把酒吧卖给他吧。

Collins完全沉浸在对自己男朋友超能干的骄傲情绪之中,完全没有想过Farrier的大多数谈判都是靠着后腰别着的那玩意不需要开口就可以成功了,对一个编辑也不例外。

 

 

————————TBC————————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