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C/F】糖果奶油之梦(2)

注意CP是:

甜点师Collins/大佬Farrier

(我写的时候是这样想得但是因为没有车所以也和无差差不多啦……)

从这个甜齁甜齁的名字应该能看出这篇特别傻特别甜特别OOC

 

一点点玻璃渣,但是是HE,我发誓,而且是一个非常欢脱的HE,真的。(骗人你们就把我炖狗腿汤)

本来想写完的但是太困了已经熬到极限了……明天白天我奋力一下,争取在情人节结束前更完,让大家情人节吃甜饼。

 

 

————————————

 

Farrier和Collins决定结婚的时候其实Collins的家人是极力反对的,从Collins的父母到弟弟妹妹无一不是担心他们结婚以后吵架的时候Collins会单方面地挨揍,毕竟Farrier有一身发达的肌肉,而Collins只有软绵绵的小肚子。

Collins有一个团结的家庭,为了Collins的幸福他们在暗地里做好了后备计划,一旦婚后Collins带着一身伤哭着跑回家,他们立刻全家搬回苏格兰防止Farrier继续纠缠。

不是Farrier故意听墙角,但是当你听见你的未婚夫在电话里和他的家人谈论你的时候你没法不想听听他们对你的真实想法。

Farrier得知这件事后希望能做些什么来改变Collins家人对他的表面印象。最后他决定有空就去Collins家拜访,给他的家里人泡茶,陪Collins的父亲下棋,带自己的狗去陪Collins的弟弟妹妹玩,起初不只是Collins的家人,连Collins都吓坏了,谁能想到半个小时前还用枪指着别人的黑帮老大现在就坐在他家客厅的地毯上,抱着一只大狗逗自己的妹妹玩。

Collins一再和Farrier说他不用刻意去讨好自己的家人,虽然他们有些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但是自己这么坚持他们也不会反对的。即使这样Farrier也依旧经常去Collins家拜访,直到Collins全家都认可了Farrier虽然外表凶悍但内心其实是个软萌甜并都举双手赞成他们的婚事。

但是他们全家依旧保留随时带着Collins回苏格兰的权利。

这件事Collins一直都没敢让Farrier知道。

浸着热水的大玻璃碗里的黑巧克力已经完全化开了,把奶油和砂糖倒进去后,Collins敷衍地搅了几下,还没搅匀就因为烦躁和懊恼抱着脑袋蹲在地上,他想这事有一阵子了:

自己是不是该使用这个权利了。

 

Collins不停地对自己说,我已经尽力了,我已经做了所有我能做的事,我给他做一日三餐,可是他哪样都没有吃;我给他准备纪念日的惊喜,可是他甚至把纪念日忘得一干二净;

以前他恨不得24小时都和Farrier黏在一起,甚至想过关掉甜品店跑去给Farrier当小白脸,但是现在他一想到Farrier已经到家了就想住在店里。

以前他们总是希望能离对方近一点,近得把彼此融入骨血,但是他们现在却一直在后退,虽然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但是已经开始默默地远离彼此,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如果有一天他们终于退到无路可退,那他们的出路在哪里?

Collins站起来,继续去搅那盆巧克力,明天就是情人节,他本想在这之前研制出一种或几种新的情人节特供甜点,可是他最近的生活一团糟,让他完全没有摆弄那些甜腻点心的欲望,就这么拖拖拉拉到了情人节前夕,Collins只能临时赶工做一些手工巧克力,一个赚钱的大好日子就这样被Collins决定随便敷衍过去了。

傍晚时候Farrier给他发短信问他几点回家,Collins说他要准备情人节的甜点,需要加班,不用等自己吃晚饭了。Collins 发出短信后就一直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他的心好像摇摆不定,一会儿希望Farrier勒令他立刻回家,一会儿又希望Farrier像平时那样回复“好”然后放他在店里想待到几点都行就可以了。

Collins手上搅拌的动作更快了,如果Farrier让他立刻回家他得抓紧时间把这些巧克力混匀倒进模具里才行。

结果Collins期望的事情什么也没发生,Farrier没有回他的短信。

 

Collins又化了一碗白巧克力,正在用白巧克力往刚倒进模具的黑巧克力糊上画花纹的时候,厨房的门砰的一声开了。Collins吓了一跳,手一抖挤多了,把好好的花纹搞得乱七八糟的。

Collins抬头,看见Farrier穿着整齐的西装三件套,靠在厨房门上看着自己。

“怎么了?”Collins心虚地挠了挠脸,他没有对Farrier撒谎,也没做错事,但他就是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心虚。

“没事。”Farrier摸了摸口袋,掏出烟盒,刚拿出一支叼住,突然想起Collins明令禁止他在厨房里抽烟,又把烟塞回去了。

他们手足无措地待了一会儿,最后Collins先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拿起裱花袋继续给巧克力做装饰,就当Farrier是空气,这样想让他自在了一点。

Collins继续忙自己手头的事后,Farrier也稍微自由了一些,他走进厨房,靠着空闲的半边料理台,环顾四周以后,他问Collins: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没有……没什么,我自己可以的,你工作一天也累了,就自己找点什么东西吃吧,我记得冰箱里有芝士蛋糕,还有曲奇,抹茶味的。”

我记得你喜欢。

错过了说这句话的时机后Collins懊悔起来,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兴许一切都会因为这句话好起来。

Farrier听了Collins的话就自便起来,他去冰箱翻了半天,最后拿了两块曲奇就回来了。Farrier自己吃掉一块,把另一块塞进Collins嘴里。

Collins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是一种很生疏的笑容。Farrier看着Collins,觉得自己已经不认识他了。

“Collins,我想让我的丈夫回来。”

“什么?”Collins以为自己就在Farrier面前,还是Farrier瞒着他还有别的丈夫?

“我爱我的丈夫,他也应该爱我,而不是对待我就像对待一个生分的人,甚至不如一个熟客。”

“Farrier……”

“Collins,我们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吗?我可以想办法改正。”

“不,你没有,你什么都好。”Collins说的是实话,但Farrier已经觉得Collins开始敷衍自己了。

“你还记得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情人节吗?”

 

Collins当然记得,那个时候他们正处于热恋,情人节前夜Farrier留下来帮Collins一起准备第二天的巧克力和甜点,他们忙了一整个通宵,Collins在厨房里跑前跑后,准备巧克力,烤蛋糕。

Farrier把已经凝固的手工巧克力一个一个装进礼盒里,他坐在空着的料理台上,把装好的盒子盖上,拿了一条粉红色的丝带试图给巧克力礼盒打一个蝴蝶结,可是摆弄惯枪支的手对于包装点心来说还是有些不够灵活,他努力了很久,那个蝴蝶结还是皱皱巴巴的,丑得可以。

Collins注意到了拿蝴蝶结没办法的Farrier,他放下手里打发到一半的奶油,走到Farrier面前,一个吻抚平了Farrier紧皱的眉头,然后他接过丝带的两端,白皙修长的手指让在Farrier手里拧巴纠结的丝带乖乖听话,缠绕几圈就成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你一定会魔法。”Farrier仰起头亲了亲Collins。

“嗯哼,如果是那样我一定给你施一个永远爱我的魔法。”

“我已经中了你的魔法了,大魔法师。”

 

熟能生巧,在打包了一百多个甜点礼盒后,Farrier已经可以熟练打出和Collins同样漂亮的蝴蝶结了。

清晨五点的时候他们才盖着Farrier的风衣依偎着在大堂的沙发上打了个盹,七点多的时候就已经有顾客上门来取订的蛋糕了。

正式开门后,Farrier被Collins赶回家补觉,Collins又接连忙了一整天,直到晚上店铺关门,休息好了的Farrier知道Collins肯定累坏了,特意跑来接他回去,结果Collins在厨房里鬼鬼祟祟的样子被他撞个正着。

“啊!天啊,你怎么现在就来了!不是让你在家等我的吗!”

“你太累了,我怕你一个人开车有危险。”

“你真贴心。”Collins委屈巴巴的,但还是凑过去亲了Farrier的嘴角。

“所以你怎么还没结束工作,还有订单吗?”Farrier看着Collins料理台上放着一个海绵蛋糕胚。

“不是客人的。”Collins瘪着嘴,扭扭捏捏地去搂Farrier的腰。

“给我的?”

“给我们的。”

“我帮你做,做完我们一起回家,你累坏了,今天晚上早点睡。”Farrier感觉到挂在自己身上的Collins越来越重,拍了拍Collins的背,然后Collins站起来,表情迷迷糊糊的,眼眶下带着一片乌青。

Farrier从来没下过厨房,连奶油都没打过,但是他科班出身的烘焙师男友现在坐在凳子上晕晕乎乎的半梦半醒,他只得用手机上网查打发奶油的方法,结果刚打开手动搅拌器的时候溅起的奶油就嘣了Farrier一身,Farrier手忙脚乱地关掉搅拌器,看着一盆淡奶油没有办法。就在这时Collins像是梦游似的出现在他身后,一手覆在Farrier扶着碗沿的手上,另一只手握住Farrier拿着搅拌器的手,打开开关,画着圈打转。

这次搅拌器稳多了,奶油也没再溅出来。Farrier感受到Collins把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他真的是累坏了,到处寻找可以靠着的地方。

打发奶油之后的工作就没什么难度了,Farrier大手一挥,在蛋糕夹层里抹了厚厚一层草莓果酱,然后把奶油抹在蛋糕上。他其实很想把奶油抹得好看点,他试图学Collins结果却根本没有想象得那么简单!最后Farrier把抹残了的蛋糕上点缀上满满的水果,心满意足地想给Collins炫耀一下的时候,发现Collins已经趴在桌子上彻底睡着了。

然后Farrier把蛋糕装进蛋糕盒里,还卖弄地在上面打了一个大蝴蝶结,把蛋糕放在副驾驶座上,打横抱着Collins把他塞进车子后座,把他的情人节蛋糕和情人都带回了家。

 

 

 

而现在,在同一个厨房里,已经成为他的丈夫的Farrier,质问着他们的婚姻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们不像过去一样相爱了。

“我想要‘那个’Collins回来。”

“如果……他回不来了呢?”

“那我就只能和你分开了。”

Farrier走了,丢下Collins一个人,留他独自面对孤灯和无尽的寂静。

但Farrier又何尝不是一个人走出去面对黑夜和还飘着雪的二月寒冬呢。

Collins一直保持着Farrier离开时的样子,他被定住了,一动不能动。手里温热的巧克力渐渐凉下来,Collins觉得嘴里咸咸的,他抹了一把脸,发现自己在哭,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流过他的脸颊,滴在兑了奶油和砂糖的巧克力糊里。

如果这是你所希望,我也希望他能回来。

可是我根本就不知道你说的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我一直都是我啊。

我根本不觉得我有什么改变。

既然这样我要怎么找你要的Collins回来。

我一直都是“那个”Collins啊。

还是你想要的已经不一样了。

 

————————TBC————————

 

下一章他们就会好好的了,我保证。


评论(3)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