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戒指,猎人和欺诈师(4)

现代AU
傻白甜OOC搞笑向
这章是大力催更出的奇迹😂
————————————
Farrier的脸色随着Collins看的戒指价格的走高越来越黑,最后他在Collins让店员把店里最贵的戒指拿出来看看前捂住了Collins的嘴。
Collins一眼剐过去,Farrier在那眼神里看到了:“八千美元还是十年牢饭?”
Farrier悻悻地收回手,然后把Collins拉到角落,以一种恳切到哀求的语气对Collins说:“我觉得刚才那个挺好了。”
“真的吗?”Collins怀疑地看着Farrier。
“真的很好了,戴在手上熠熠生辉!这不就是戒指的意义?”
“可是只有一千五百美元,难道不是应该送价值我三个月工资的……”
“那都是我半年的工资了!”
“你每天在闹市区人流最多的地方行骗,我看你可不少赚。”Collins的眉毛拧在一起。
Farrier吞咽了一下,他确实不少赚,刚才只是想卖惨,博得一点微弱的同情,让他的钱包好过一些,结果因为着急欠考虑,一张嘴就说多了。
“呃……但是三个月至少有了。而且我总是挣到就花,手里根本没什么积蓄。”
“那你准备用什么给我付钱?”
“信用卡。”
“你还有信用?”
Farrier嘴角抽搐了一下,强压着抬手打人和扭头就走的冲动,继续假装耐心地劝慰Collins。
“这又不是结婚戒指,没有人在结婚后还带着订婚戒指,就算你求婚的时候送他世界上最大的鸽子蛋,婚后他也只会戴着结婚戒指,让你的鸽子蛋在抽屉里静静落灰。”
“可是一辈子只有一次……”Collins看起来有些动摇,Farrier立刻加把劲煽风点火,试图让Collins完全认同自己。
“那可不一定!现在离婚率这么高,你能保证他是第一个,还能保证他是最后一个?兴许在你们蜜月的第二天他就会吸/毒,嫖/娼,和你最好的朋友上床,染上梅毒又传染给你,你只能悲惨地被他抛弃,离婚后赚着微薄的收入,每个月还要拿出三分之二来治疗你的梅毒,他可能还会不定期地跑来抢走你剩下三分之一收入去喝酒。那个时候你指不定有多恨现在给他买鸽子蛋的傻瓜一样的自己。”
“操你的Farrier!”Farrier猝不及防地挨了Collins一拳,Collins涨红着脸把他摁在地上打,其气势汹汹无人敢拦,连保安都只敢远远的躲在一边报警。Farrier被打懵了,傻愣愣地挨拳头忘了躲开,然后他在终于突然清醒的时候抓住了Collins的两只手:“你疯了?你应该打那个人渣,为什么打我?”
他完全忘了那个人渣是活在他的假设里的。
“你个无耻混蛋,流氓!败类!有对要新婚的人说这种话的吗!你他妈不恭喜就算了还他妈诅咒,我不打你打谁!打死你活该!”Collins挣了一下,发现Farrier力气比他大一些,两只手都挣不开,只得狠狠给了他一个头槌。

今天是Farrier第一次以受害者的身份进警察局。
他涕泗横流地对着办案警探哭诉他是一个多么正直善良的好市民,而Collins又是多么凶狠残暴地在光天化日之下揍了他,他还添油加醋地说Collins尾行他一个月,身上有海/洛/因,可能是黑手党。
Collins被带走和他分开审讯了,Farrier十分满意那个问讯的年轻警探把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认真记下来了,他觉得就算Collins把自己扔进监狱,他也拉了Collins垫背了。
警探拿着他的口供走进了审讯室,十分钟后,Collins拿着那叠写满Farrier胡言乱语的控诉的纸出来了。
糟糕。
Farrier心里暗叫不好。
他居然还在微笑。

Collins和警探友好的握了手,然后走到试图把自己缩进椅子缝却失败的Farrier面前,用令人如沐春风的温柔口吻对Farrier说:“走吧,亲爱的,抱歉刚才下手那么重。我带你去医院包扎一下。”
Farrier打了一个寒颤。
“你……你什么意思?你要对我做什么?”
“带你去医院啊。”Collins温柔的微笑像面具一样牢牢粘在他的脸上。
“你别碰我!我……我要申请人身禁止令!你别过来!”
“是人身安全保护令,你可真是个法盲,亲爱的。”Collins甚至还理了理Farrier的头发,他的笑容里出现一丝怜悯。
“我不会和你走的!我不知道你想耍什么花招,但是我是不会上当的。”
“别闹脾气了,Farrier,和我回家吧,你一定要在这里让所有的警探们看笑话吗?虽然你在我们蜜月第二天就吸/毒,嫖/娼,和我最好的朋友上床,还染上了梅毒,我赚着微薄的收入每个月还要拿出三分之二给你治病,而剩下三分之一你都拿去喝酒了,但我不会抛下你的,毕竟‘一辈子只有一次’。”
Farrier知道Collins的声音绝对不算小,不然为什么现在整个屋子的警探和犯人都扭过头来用嫌恶的眼神看自己。
现在Farrier在Collins带笑意的眼中看见了杀气。
“我真的不想被你传染上梅毒,所以和我去医院吧,亲爱的,算我求你了,如果你任由病情发展下去你会老年痴呆的。你不能这么对我,难道你不爱我了吗?”
Farrier觉得,如果自己真是个这样的人渣,那真是被打死都不为过,也难怪警探都不想管自己的死活。
Collins一手扶着Farrier的肩膀,另一只手放在Farrier的侧腰上,在没人看见的角度狠狠地掐了一把。
“这是……家暴……”Farrier咬着牙在Collins耳边说。
“那你报警啊。”Collins的声音很轻,但下手倒是更重了。
“你最好赶紧乖乖听话,除非你想明天满大街都贴着印有你照片的寻求治疗梅毒方法的传单。”
Farrier恶狠狠地吐了一口气,Collins以为他有多大本事呢,结果Farrier只是露出了一个同样虚伪的笑容,然后说:“对不起,我错了,我们回家吧。”

Collins拉着Farrier的胳膊出了警局门,Farrier一路上都在反思自己今天的惨败,最后他得出结论,是自己太心急了,大概是Collins给他留下的心理阴影太大,导致他一看见Collins就害怕,因为想保住钱包,太过心急才被Collins屡屡钻空子占了上风,他决定拿出自己在赌桌上的聪明才智和骗钱时的沉重冷静来对付Collins。
Farrier拉住走在前面的Collins的胳膊,往后一使力就把他拉进自己怀里,他们差点撞到彼此的额头,Farrier揽住Collins,用他能装出来的最深情的样子对Collins说:“刚才你叫我‘亲爱的’叫的那么顺口,不然就跟我走吧?”
Collins以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突然转了性的Farrier。
“你男朋友有什么好的?还要等着你去向他求婚,如果我是他我简直遇见你的第一天就想把你娶回家。别再想着那个只等着你去主动的男人了,留下来吧,我长得也不赖,而且我保证我能比他更体贴温柔,我们那天晚上有过快活的时候,不是吗?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看起来真的很快乐。如果你男朋友对你足够好,你也不会随随便便让在大街上遇见的男人请你喝酒吧?我不要你给我买戒指,我会买给你,我会跪在地上请求你和我结婚,请求你对我施舍爱情,我会给你幸福的。”
Farrier一直都觉得Collins长着一张缺爱的脸,这和长得好不好看没关系,他看起来就是会缺爱的那种人,从他下手打自己的力度就能看出他的暴躁程度,一个泡在爱情蜜罐里的人是下不了这么黑的手的。
Farrier非常满意自己在脑海里瞎编出来的狗屁理论并深以为然,他坚信使用怀柔战略让Collins晕晕乎乎地爱上自己,放松警惕,然后自己就有充分的时间卷铺盖跑路了。
如果Collins真的爱上自己,还哀求自己和他上床,那么如此体贴善解人意的Farrier也会愿意答应的。
Farrier简直要被自己的温柔感动哭了。
不出所料,Farrier看见被一通糖衣炮弹轰懵了的Collins脸红起来,眼睛里带着掩不住的羞涩,甚至眼神左右乱飘不敢看他,Collins从一只炸毛的暴躁小猫变成了一副乖顺模样,在他怀里扭扭捏捏了一会儿,嗓音甜甜地问Farrier:“那,那我们靠什么谋生啊?你能养得起我吗?”
Farrier被太过顺利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又因为怀里美人软绵绵的样子膨胀得要上天,所以他得意忘形地一摆手:“放心吧,我挣得可多了,只要你想要,一个礼拜我就能弄来几千美元。”
Collins抬手就是一耳光,翻脸比翻书都快。
“那你他妈的就赶紧跟我去戒指店付款!再敢装穷我就把你打进医院!”

——————TBC——————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