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超蝙】戒烟

旧文搬新号~占TAG抱歉~
————————————
突发的一块没有前因后果的魔性小甜饼【。】 
5岁的克拉克和22岁的布鲁斯 
单纯的想写向小克拉克撒娇的布鲁斯OUO 
无脑傻白甜 
我们的宗旨是:OOC也不退票!【滚】 

一 
“我发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抽烟了。” 
“偷偷嚼烟草也不行。” 
布鲁斯本来想争取一下,但是看到克拉克严肃的样子还是放弃了挣扎,虽然丧气但还是重新举起了自己发誓的手。 
“也再也不嚼烟草了。违反一次罚款十美元?” 
布鲁斯一脸天真地冲克拉克眨眨眼。 
“布鲁斯。”克拉克看起来凶得吓人。 
“好吧,一百美元总够有诚意了吧?” 
“容我插嘴,少爷,就算您从现在开始每天抽三百根烟,直到您彻底把您的肺抽毁掉,这些交出的罚款对您来说也只是一点零花钱。” 
克拉克迷茫地看着阿尔弗雷德,眨了眨眼,又掰起手指头算起来。在布鲁斯和阿福的注视下,克拉克算了整整十分钟,最后他苦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余光瞟到布鲁斯忍着笑看着他时,克拉克“蹭”地一下又变得气势汹汹起来 
“对!只是一点零花钱而已!” 
虽然他算不出来他到底可以收多少罚款,但通过阿福的话,他知道布鲁斯肯定又在捉弄他好能避重就轻了。 
布鲁斯看着克拉克气鼓鼓的脸蛋“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又在阿福的注视下立刻整理好表情坐得端端正正。 
“好吧,你们来决定,应该怎么办?” 
阿福示意克拉克来做决定。 
克拉克表情凝重,像是考虑再三才做出这样艰难的决定。 
“如果布鲁斯再抽烟,我就不要和布鲁斯一起睡了,也不要给布鲁斯早安吻和晚安吻了。今天就不要了!我讨厌布鲁斯身上的烟味!” 
“啊,那我会难过得心碎的。”布鲁斯捂住胸口,浮夸地瘫倒在椅子上。 
“心、心碎?”克拉克睁大了眼睛,上前两步,双手捧起布鲁斯的脸,仔细地观察着有无异常。 
布鲁斯紧皱眉头,嘴唇用力抿着,好像在忍受什么极大的痛苦。 
“布鲁斯你没事吧?”克拉克看见布鲁斯极好的演技和不怎么好的脸色开始紧张起来。 
“我没事,克拉克。”布鲁斯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只是你讨厌我,不再喜欢我,让我感觉我的心好像被摔成了碎片。” 
“就像从十七楼摔下来的小甜饼那样?” 
“就像从十七楼摔下来的小甜饼那样。”布鲁斯沉重地点点头。 
克拉克捂住嘴惊呼了一声,然后两只软乎乎的小手拉住布鲁斯的胳膊,使劲摇着头。 
“不,我不讨厌布鲁斯!我最喜欢布鲁斯了!” 
“克拉克,你不用为了我说谎,我都明白的。” 
布鲁斯一只手无力地推开克拉克。 
“布鲁斯!布鲁斯!”克拉克看着毫无反应的布鲁斯,扬起头用那双已经有些湿润的蓝眼睛乞求阿尔弗雷德的帮助。 
“布鲁斯少爷,请您不要再欺负克拉克少爷了。他也是为了您好。” 
“不,阿福。不管用什么方法我破碎的心都已经无法愈合了。” 
这下那双蓝眼睛是真的蒙上雾气了。 
“哪怕看见您晚饭后的小甜饼真的从十七楼摔下去也不能吗?” 
“我感觉我好多了,谢谢你,阿尔弗雷德。”布鲁斯立刻恢复了精神,把腰板坐得直直的。 
“布鲁斯!你已经没事了吗?” 
“是的,克拉克,我想我已经完全好了。” 
“那你的心呢?”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抚上布鲁斯心脏的位置“你已经把它粘好了吗?” 
“事实上还有一点……”布鲁斯刚刚做出为难的样子,就在阿福的凝视下抖了抖。 
“如果你能亲亲我,我就能完全好啦。” 
布鲁斯把脸凑过去,克拉克立刻“啵”的一声响亮地亲在布鲁斯的脸颊上。 
“现在你已经完全好了吗,布鲁斯?” 
“当然。” 
克拉克突然猛地扑上去抱住布鲁斯 
“我以后再也不会让布鲁斯的心碎掉了!我会好好保护布鲁斯,再也不会伤害它,也不会让别人伤害它的。” 
“那么,任何能保护它的事情你都愿意去做啦?” 
“当然。” 
“那让我去抽根烟?” 
“不行!” 

二 

当克拉克震惊地发现布鲁斯背着他偷偷躲在庄园的仓库里抽烟时,布鲁斯就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 
“我再也不要喜欢布鲁斯了!!!”克拉克的尖叫响彻韦恩庄园的每一个角落。 
克拉克扭头就往大宅跑,布鲁斯摁灭了烟也急忙追出去。 
奈何克拉克用超级速度跑得飞快,布鲁斯只能像所有凡人一样眼睁睁看着一道蓝影冲回宅子。 

克拉克把头埋在枕头里,赌气不去看身边站着的气喘吁吁的布鲁斯。 
“克拉克。”布鲁斯讨好地摇了摇克拉克的肩膀。 
“哼。”克拉克闷哼了一声,甚至都没动一下。 
“克——拉——克——” 
布鲁斯看克拉克还是无动于衷,索性跑到厨房背着阿福把所有的零食拿到克拉克的房间里来讨好他。 
“吃个小甜饼吗?白巧克力加蔓越莓,这可是经典。” 
克拉克没有回答,布鲁斯挫败地顺手把小甜饼塞进自己嘴里。 
“那来一杯热巧克力?你刚才跑出去那么久一定很冷吧?” 
味道有点太淡了。 
布鲁斯舔舔嘴唇,又喝了一口。 
确实挺淡的。 
“黑森林蛋糕?黑森林蛋糕最棒了。” 
黑森林果然是最棒的!这种不甜不腻的口感!一口气吃多少块都不会腻! 
…… 
…… 
…… 
那天晚上,克拉克不顾布鲁斯抱着枕头在门口苦苦哀求的眼神,毅然决然地把布鲁斯关在了门外。 
“在你认清自己的错误前,我是绝对不会让你和我一起睡的!” 
“那我要去哪里睡啊……这里就是我的房间……” 
“我不管!反正今天这里是我的了!” 
“那我去你的房间睡可以吗?” 
“不行!你会把我的床弄上烟味的!” 
“我已经洗过澡刷过牙了。” 
“那也不行!” 
“可是冬天这么冷,我一个人睡的话晚上会被冻醒的。我明天还要早起去开会,你忍心我挺着重感冒去开会吗?” 
“……”门内有短暂的犹豫。 
就在布鲁斯的觉得事情出现转机的时候,回应他的是门内用椅子堵住门的声音。 

“阿尔弗雷德,你得帮我想想办法。”布鲁斯绝望地转向自己最亲爱的管家。 
“鉴于您今天吃光了所有的点心,请容许我拒绝。” 
“拜托,阿福——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那就请您像个成年人一样自己解决问题吧。” 
双重绝望的布鲁斯只能抱着自己的枕头一步一步挪向客房。 

屋子里并不冷,但是被噩梦惊醒一身冷汗的布鲁斯还是感到如坠冰窟。 
他翻来覆去地调整睡姿,但是不管什么姿势也不能让他安然入睡。 
黑暗中他感到有人悄悄的走进他的屋子,爬进他的被窝。 
太阳一样的小暖炉钻进他怀里。 
“就这一次……”克拉克小声嘟囔着“下次就算你再做噩梦,我也不要管你啦……” 
克拉克说着说着口齿渐渐含糊起来,然后一头埋进布鲁斯的颈窝里睡熟了。 
布鲁斯搂紧怀里的小太阳,下巴抵住那个毛茸茸的脑袋。 
他感到非常,非常的幸运,克拉克就像洒在仿佛永远不见天日的犯罪小巷的阳光,或许他永远都没办法完全走出过去的阴霾,但至少他不再是一个人,一个独自面对哥谭最肮脏罪恶的地方,面对着双亲冰冷的尸体的孤儿。 

温暖安心的感觉让布鲁斯很快昏昏欲睡,就在他要被带进一场来自堪萨斯的美梦时,他突然清醒地想到: 
他把烟藏在这个房间的床头柜里了。 
他的胳膊被钢铁之躯压得动弹不得,要是硬抽出胳膊肯定就会惊醒小家伙。 

希望克拉克明天起床时不要心血来潮去翻第二个抽屉。 
布鲁斯在心里默默地祈祷着。 

三 

布鲁斯睁开眼睛的时候克拉克已经不在他身边。他也在自己的房间睡着。虽然他没有回房间的记忆。 
“早安,布鲁斯。”推门进来的身姿高大挺拔的男人让布鲁斯有一瞬间的茫然。 
但他随即反应过来,关于那个小阿波罗的所有都只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 
“早安,克拉克。”布鲁斯揉揉眼睛,回应着爱人的吻。 
“我做了早餐,快去洗漱吧。” 
“我好冷。”布鲁斯缩回被子里“给壁炉里再添点木柴吧。” 
“好,我马上就去仓库拿。” 

克拉克走后,布鲁斯躺在床上回忆着那个渐渐模糊的梦境。 
虽然有点遗憾,但他已经有了一个克拉克了,如果想要两个就太贪心了点。 
布鲁斯这样安慰自己。 
而且这样也不用担心那个小家伙第二天早上发现抽屉里的烟了。 
现在他开始觉得庆幸了。 
如果被他发现了,肯定会大吵大闹。“最讨厌布鲁斯了!”之类的,想想就头疼。还会说什么再也不要和自己一起睡这样的话。 
虽然他已经一个人睡了十多年,但他却从未排斥过克拉克,他还是喜欢能抱着克拉克。 
没有克拉克他睡不好。 
虽然不想承认,但他就是这么想的。 
太糟糕了。 
脑子里的梦境已经完全模糊,他几乎是想不起来小克拉克的脸了,但他还是想念他。 
要是能听他的话好好把烟戒了就好了,也就不会心里对他这样愧疚,好像骗了他却又没办法挽回…… 

正在布鲁斯愈感伤感的时候,克拉克气势汹汹地冲进屋,手里捏着一个空烟盒。 
“你背着我偷偷躲在仓库抽烟?我以为我们谈过抽烟的问题!而且仓库里全都是木柴,纸箱,如果被火星点燃了……” 

这次布鲁斯是真的下定决心把烟戒掉了。 
对小童子军发誓!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