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Gradence】撸猫情缘(8)

 @Carly lylyly 妹子的点梗,希望喜欢~

————————————


 

  后来Graves用魔法愈合了Credence脸上的伤口,可是却留下了两条很细很浅的疤痕,Credence的皮肤本来就很白,所以也不是很明显。可这让Graves为这件事自责得不行,如果他早早注意到今天早上大黄的躁动,他本来有机会从一开始就避免这一切的发生。过分的自责让Graves在一段时间内都没办法正视Credence的脸——那两条疤痕对Graves太刺眼了。

  他第一次真切希望如果Credence是只猫就好了,这样他就可以让Credence挠他一爪来扯平,他心里会好受不少的。

  

  终于有一天清晨,Graves实在是按捺不住了。昨天晚上他做了一个噩梦,梦见Newt从非洲回来接Credence,发现了他脸上的疤痕,然后极其愤怒地带走了Credence,还放下狠话说自己再也别想看见他!

  梦的最后英美魔法界毫无逻辑的爆发了战争。

  然后自己被Theseus俘虏了,不洗澡的嗅嗅把Graves家族百年攒下的黄金珠宝储备洗劫一空,然后Newt还要把自己剁巴剁巴拌饲料!

  要只是Newt也就算了,他一个人能打过,但是他最信任的部下Tina不救他就算了居然还说“Newt我抓住他了你快动手啊!”

  Graves立刻惊醒了。

  要是喂雷鸟就算了,喂护树罗锅?

  

  他不想再被罪恶感折磨,所以Graves立刻翻身下床,跑到Credence房间,也不管现在是早上五点,天都没大亮,总之他就是连敲门都等不了,直接冲了进去,然后推着那一大团缩起来被子。

  “Credence!Credence醒醒!”

  Credence还困得很,所以没应声,只是甩了甩尾巴以示自己听见了。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快醒醒!”

  Credence终于懒洋洋地从被子里冒出头,抖了抖头顶的耳朵。

  “什么事,Graves先生?”

  “我想和你说,前几天大黄挠了你,害得你脸上留了疤,对不起。我心里太自责了,要不你也挠我一下吧,我心里还能好受些。”

  Credence听完以后突然震惊了,他立刻把头抬起来,盯了Graves的脸一会儿,又狐疑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我是在……做梦吗?”Credence开始怀疑现实怀疑人生怀疑世界。

  “没有,你就挠我脸一下就行了。”

  “……天还没亮呢,Graves先生,您肯定是睡迷糊了或是出现幻觉了,要不您先回去再睡一觉?等早上八点的时候,如果那时候您还没反悔,我就动手行吗?”

  Graves想想,点了点头。然后他给Credence掖好被角,揉了揉Credence毛绒绒的耳朵,走出门去。

  大概过了十秒多钟,Graves又风一般地冲回来,一把掀开Credence的被子,不可置信地看着因为突然的寒冷缩成一团的男孩后腰的黑色的尾巴和头顶黑色的耳朵。

  “喵?Graves先生?”

  Graves一副被雷劈傻的样子,嘴唇哆嗦几下,摇摇晃晃地走向墙角,然后手捂着脸靠着墙滑坐到地上,闷在那里不说话也不动了。

  “Graves先生?”

  Graves红着脸抬起头,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Credence得把耳朵靠近得几乎碰到Graves的嘴唇才能听见他细如蚊呐的声音:

  “你能让我再摸几下吗?”

  

十一

 

  Credence回头看着从身后圈着他一边揉他的耳朵和尾巴还快要哭出来的Graves,也不知道是该安慰他还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太可爱了……太舒服了……呜……真是太可爱了……如果这是一个梦就让我睡死过去吧。”

  Credence挣开Graves的怀抱,转了一个身面对Graves,用粗糙的舌头舔了舔Graves的脸。

  这下Graves是真的搂紧Credence,把头埋进他颈窝里幸福得哭出来。

  

  在Credence饿得肚子叫了好几次后Graves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他,一步三回头地去准备早餐,生怕Credence跑了似的。

  

  Graves在面包片上抹上厚厚一层草莓果酱,有点心不在焉地咬了一口,他盯着坐在自己对面吃煎蛋的Credence,男孩儿看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除了多出来的尾巴和耳朵。

  意外的没什么违和感,非常可爱。

  Credence注意到Graves的目光,抬起头,Graves的脸上像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然后他笑了,指了指自己的嘴角。

  Graves学着Credence的动作摸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碰到了沾到嘴角的草莓酱。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笑笑,然后他用拇指蹭掉了草莓酱,刚要用纸巾擦掉,突然就被抓住了手腕,Credence不知道什么时候推开盘子,像猫似的爬过长桌到Graves那侧(哦他本来就是猫),用舌尖舔掉了那点果酱。

  Graves知道Credence没在刻意引诱他,但他还像是被诱惑了似的用手指沾了果酱抹在自己唇上,然后抬起头靠近Credence,嗅到甜味的Credence立刻迫不及待地舔上了Graves的嘴唇。

  “贪吃的孩子。”Graves搓着Credence的耳朵尖。

  “您尝起来真甜啊。闻起来也很甜……您是不是偷偷在身上哪儿藏了糖了?”舔完了草莓酱的Credence开心地亲了Graves一口。然后继续在Graves身上搜索其他甜味的来源。闻着蹭着Credence就开始在他鼻尖划过的地方留下浅吻。

  “嗯……Credence,够了,别这样。”Graves被Credence蹭得脸上痒痒的,嬉笑着接受他的吻的同时也不时回吻着。

  “我喜欢您,Graves先生。”

  “我也是。”Credence身上有奶香的味道,Graves轻咬Credence下唇的时候感觉像是含住一块甜腻的奶糖。

  Graves抓起Credence的手,细细亲吻他每根手指。然后他依依不舍地放开,“我还要上班呢……”

  Credence坐在桌子上,不满地用脚趾踩了踩Graves的大腿,他的尾巴早就不自觉地缠上了Graves的手臂。

  “您不能不去吗?”

  “Credence。”

  “喵?”

  “好我请假。”

  “太好了。”Credence双手捧住Graves的脸,两人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厮磨着。

  “您不走了?”

  “我哪儿也不去,我发誓。”

  “太好了。”Credence一声嗤笑打断了两人的温存,


  “Newt先生我抓住他了您快动手啊!”

  

  Graves今天第二次从噩梦中醒来。

  最后他一整天没敢出门,也不知道是怕看见Credence的脸自己害羞得钻进地缝还是怕被Newt抓走喂神奇动物。

 

————————TBC————————


评论(13)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