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戒指,猎人和欺诈师(5)

现代AU
傻白甜OOC搞笑向
柯宝的身份很快就要揭露啦
———————————

Farrier心痛地捂着钱包跟着Collins走出了戒指店,Collins把戒指盒攥在手里,露出满意的笑容。
“好了,戒指我也给你买了,那就祝你求婚成功,我俩再也不见?”
“别忘了你要还我的蓝宝石戒指。”Collins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号码,然后Farrier的手机响起来。
“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Collins给他太多“惊喜”了,这一次简直算是惊吓。
“这不重要,给你两周时间,找到戒指就打给我。”
Farrier还沉浸在惊恐之中,Collins凑到他耳边,用像是情人耳语时才会用的语气对Farrier说:“别想着逃跑,不管你跑到哪儿我都能找到你,两周后见。”
Farrier感到Collins的嘴唇似是无意地在他的耳廓上擦过,他为此瑟缩了一下,他总是有一种Collins不经意间在勾引自己的错觉,从甜甜圈里,从冰淇淋里,从他看向自己的每一个眼神里,现在这种错觉更强烈了,简直像是个赤裸裸的暗示。但是Collins又带着一种若即若离的危险性,一旦Farrier试图扑上去,他大概会反手把他摁在地上掐死。Farrier小心地斟酌了一下,还是决定把这次接触当作意外,不做反应,然后Collins松开Farrier,转身走过车水马龙的街道,消失在人群中。

Farrier晚上的时候喝得有点多了,虽然还不至于脚步发飘,但他的警觉和敏锐性都下降了一大截,他竟然在快到家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被跟踪了,而且居然天真地以为跟踪他的人是Collins,他还疑惑Collins的跟踪水平怎么下降了这么多,他一回头就看见正好撞到自己面前的人,然后——
他的头就被套上了一个黑袋子,肚子上挨了狠狠的一拳,胃部痉挛让他立刻失去了反抗能力。
被拖上一辆不知道会开往哪儿的车的时候,Farrier居然还有心思感慨自己居然阴沟里翻船,并把这个可能威胁到他生命的重大失误的过错蛮不讲理地全部推到Collins身上。

如果你被你的仇家困住手脚,绑在凳子上,枪口指着脑袋,那你就已经离死亡很近了,Farrier从来不会让死亡把他逼得那么紧,所以说这是他第一次落到这种地步。
他对跑路很有经验,但是逃脱,幼儿园水平。
Farrier看清绑他的人是谁后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了——
“Charles!好久不见!说来我们有好久没一起打牌了,最近还好吗?工作还累吗?”
“工作?我连命都要没有了!上次你从赌桌上带走的那些钱不是我的,是我们老大让我保管的,现在他需要那笔钱,你觉得他会不会把我碎尸万段?”
“我觉得很有可能发生。”
“所以说,Farrier,你得把那笔钱吐出来。”
“我已经花完了,你知道的,我赚多少花多少,没有什么积蓄。”
“你得把钱吐出来。”Charles咬牙切齿地说,黑洞洞的枪口在Farrier额头上顶了顶。“明天之前拿不到这笔钱,我会死的。”
“我知道,但是我已经把它们赢走了,我有权处理它们,如果你现在还需要这笔钱,与其在这里强迫这个身无分文的可怜人,还不如想点办法找高利贷借点钱,哦,抱歉,我忘了你就是放高利贷的,那你为什么不去选一处风景好的地方自己扭断脖子呢?”
Farrier知道Charles不会杀了自己,暂时不会,因为就算自己死了,他拿不到钱也必死无疑,所以他还可以再抗衡一会儿……然后无望地期待着会有人来救他。
反正都是死,他可不想卑躬屈膝地死。
“别以为我没有东西可以威胁你,Farrier,想想你蜜月期的小婊子。”
“谁?”Farrier记得一分钟前他还是单身,现在却突然被单方面地宣布了已婚。
“别装傻!”Charles已经急红了眼,他冲门口吼了一句“把他带进来!”
Farrier其实还有点期待。

然后他看见他最不想见到的人被反绑双手跌跌撞撞地摔进屋里。
“哇哦。”Farrier看着狼狈地倒在地上挣扎的Collins,打从心底里发出一声愉快的赞叹。
“操你的Farrier!这他妈是怎么一回事?”Collins看见Farrier后怒气值起码上涨了两千个百分点。
“现在,Farrier,”Charles蹲下,把枪指在Collins头上“你最好赶紧说出那些钱让你藏哪儿了,不然你的小可爱的漂亮脑袋就要开花了。”
“你开枪吧。”Farrier淡然地说。
“什么?” Charles和Collins的声音同时响起。
“你开枪吧,我和他不熟。”
“别假装你俩不认识,我的人听见你俩在警察局里说的话了,今天下午你才带着他买了戒指,才过了半天就翻脸不认人了?”
“我跟他真不熟。”Farrier气定神闲地说“你开枪吧,杀了他我也没钱。”
“你听见他说的了,你杀了我他也不痛不痒。”Collins挣扎了两下,为自己挣得了一点存在感。
“你俩是不是觉得我真的不敢开枪才在这里演戏给我看?”Charles恼火地摁住Collins的脖子,把他压在地上,枪口抵得更紧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留给你的时间也不多了,Farrier。你最好赶快做决定!”
Collins感受到后脑抵着的压力,意识到这个走投无路的男人是真的会开枪的,他看见Farrier后就决定留下来凑个热闹,但他还没想把命也搭进去。于是他拼命抬起头,试图对上Farrier的目光,他泪汪汪地看着Farrier的时候,却看见Farrier眼中带着一种置身事外的愉悦感。
Collins做了一个“Fuck You”的口型。
“钱,在,哪?”
“快他妈的告诉他钱在哪儿!他真的会开枪的!”既然Farrier不吃他装可怜的那一套了,那他就用点更直接的方式好了。
“我真的没有钱了。”
“你有钱!你明明有钱!”
“抱歉,Collins。”
“快告诉他钱在哪,我还不想死在这儿!”
“目前看来我们俩今天都得死在这儿了。”
“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Collins挣扎的力气越来越大,有那么几下他甚至差点挣脱开钳制跳起来跑到Farrier面前唾他一口。
“我会永远记得你的。”
“Farrier!你这个混蛋!”Collins几乎挣开了,但他很快就被重新摁回地板上,脸贴着地,枪口贴着他的头。

“3,2……”
Farrier看见Collins紧闭着眼睛,因为死亡倒计时瑟瑟发抖的样子,他大概还有一点良知,只有一点点,所以他说:“等一下!”
Collins紧绷的身体放松了一些。摁着他的手也松了些力气。
“你准备说点什么了吗?”
Collins抬起眼睛,Farrier没在那里面看到他自以为应得的感激。
“Collins。”
“什么?”
“我不应该和你最好的朋友上床,我真的很抱歉,宝贝儿。”
“操你!你耍我玩儿呢!”Collins的反应甚至比Charles还要大,他猛地起身,额头上青筋暴起,好像随时都能手撕了Farrier。
“你这一点儿不像求我救你的态度,宝贝儿。”
Farrier露出一个恶毒的微笑。
Collins被第三次摁回地上,被完全激怒的Charles已经忍无可忍,Farrier很快意识到Collins的处境已经毫无扭转的可能,Collins大概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的蓝眼睛里噙满泪水,然后他用带着哭腔的哆哆嗦嗦的声音说:“告诉他我爱他。”
Farrier知道他说的是谁。
那个再也没有机会收到Collins的戒指的男人。

Farrier莫名觉得不爽。
是非,常,不,爽。
于是他在Charles的食指扣动扳机的前一刻深吸了一口气,他说:“在保险柜里。”
“什么?”
“钱在码头上一个仓库的保险柜里,一分不少。”
“哪个仓库?”
“呃……位置不太好描述,但你可以去附近问问,没人不知道Farrier的小仓库在哪。”
“密码呢?”
“是他的生日。”Farrier冲Collins扬了扬下巴。
“6月2日,0602”Collins立刻接上话茬,他对Farrier根本不知道他的生日这点毫无怀疑。
Charles大喜过望,他丢下Collins就离开房间,临走前嘱咐他的手下好好看着他们两个并锁上了门,现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外面的脚步声渐远,在它完全消失的时候,几乎是同时,Collins双手撑着地板站了起来,手铐随着他的动作掉到地上,他把手铐踢到墙角,拍了拍身上的灰。
“你……”Farrier怀疑自己酒还没醒。
“曲别针,基本操作。”
“他们是用绳子捆我的,你的曲别针怕是用不上了。”
“为什么他们不用手铐?”
“因为他们知道我会开,但是没想到你也会开。说真的,你总能给我惊喜,宝贝儿。而且这让你看起来更性感了。”
“闭嘴,并且拿出一点你求人救你的态度,不然我就把你留在这儿,自己走了。”
“我救了你的命。”
“我自己也可以救自己的命,而你,却差点害我被杀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救你自己’,反而让我们在这里陷入这么久的危险?”
“我本来就是想看热闹的,所以我也想让你出点血。”Collins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
“真是歹毒。那如果你救我出去,我就把我的肉体偿给你随意使用,怎么样?”
“听起来毫无吸引力。”
“那是你根本不懂真正的快乐是什么,我敢打赌你的那位从来没让你舒服过。”
“闭嘴变态,我要叫人了。”
“我会请你吃晚餐,可以吗?我也可以附赠你一顿早餐,如果你愿意的话,松饼,咖啡什么的。”
“你是不是对‘别人的人’有特殊兴趣?”Collins踢了一脚Farrier的椅子。
“我一向对‘别人的东西’有兴趣。”
“我可不是什么钱包或宝石项链。”
“但我只是对你有兴趣罢了。”
“你有的只是过多的又毫无意义的好胜心。”
“我是替你感到惋惜。”
“你是替你自己感到惋惜吧。但凡是别人的东西,都想要抢过来尝一口。”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放任我差点被人杀掉,直到我提到我男朋友。”
Farrier所有的辩词都被堵回喉咙里。
“你永远不可能得到我的,清醒点。”
Collins拍拍Farrier的脸,Farrier被这个轻蔑的动作完全激怒了,所以他说:“我会赢的,我从来没有输过。”
“我不这么认为。”
“我会赢的。”Farrier执着地重复了一遍。
“那你大可以试试——”Collins绕到Farrier身后,去研究捆着他双手的绳结。“感受一下失败的感觉。”
死扣。
这得有多大仇。Collins腹诽。
“那你今天晚上和我一起吃晚餐?”
“可以。”Collins撩起裤管拆下固定在脚腕上方的折叠刀,划断了绳子。

——————TBC——————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