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原创】《缪斯》(第二章)

终于产出来第二章了!这是难产惹QAQ

第一次原创果然感觉写起来还是有点生涩,但依旧希望有人能喜欢她!

——————————

《缪斯》

 

第二章

 

我第一次遇见辛西娅的时候是在花店,她正在等店员为她扎一束白玫瑰,而我想要一束满天星摆在餐桌中间。花店里只有她一个顾客,所以我不可避免地对她多留意了一些,她穿着并不随意,但她的神情却充满疲惫,看起来就像一只刚刚飞过沙漠的鸟,精疲力竭,羽毛被烈日烤焦脱落,眼神黯淡无光,挣扎着苟延残喘。

她注意到我在观察她了,所以她也转过头来看着我,我应该更小心一点的,可我当时像是被钉住了,没办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今天天气真好啊,不是吗?”她主动朝我露出一个笑容,眼里原本的阴郁一扫而空,像是阳光驱散密布的乌云,她的眼中出现细碎的光芒。

“是啊,今天天气真好。”我从未见过那样美丽的眼睛。

一个人的灵魂是通过眼睛来窥探这个世界的,就像站在窗边的人,他在看向窗外的时候,窗外的人也能看见他。我从小就比一般人更加敏锐,哪怕窗后的人遮掩躲藏,我也总能在他窥探到我的那一瞬间发现他。我想这是孤儿的本能,没有父母的庇护,孩子总得从很小就会分辨他人的好坏。

而我在她的眼中唯一能看到的只有燃烧的火光,她的眼中有一种瞬息闪现却十分剧烈的,不同于性或是其他欲望的,一种纯粹的渴望,是激情,是冲动,在她看着我的时候,在她看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瞬间吸引了我,因为那蕴藏于灵魂中强烈而深刻的爱的渴望。她正以一种极大的热忱爱着这个世界。而一个能慷慨地给予全世界爱的人,或许可以填平我如同深渊一般的渴望,没有什么会比用一种渴望填满另一种渴望更合适了。

这个认知像从缝隙穿入打碎黑暗的光芒,闪电般击中了我,我激动得几乎要颤抖,可她却没再继续话题了,而是转头拨弄起放在一边的礼品卡片,挑出了三张比较满意的,皱着眉头为难起来。

“中间那张。”我一不小心脱口而出,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

“好,那就中间这张。”她看着我笑起来,把其余两张放回小盒子里。她想现在就写卡片,可是没有带笔,我便主动把我从大学时就一直随身带着的钢笔借给她。

过了一会儿我先拿到了我的花束,所以我朝她点头致意就先离开了。走出花店后我没有走得很快,好像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事情即将发生。就在我即将转过街角的时候,我听见身后匆忙的脚步声,然后她跑到我的面前,有些气喘吁吁却带着笑意,她把手里的白玫瑰塞进我怀里,然后像个小孩子似的不等我回应就往相反的方向跑开了。

我看见白玫瑰上插着我选的那张小卡片,上面只有一句话:

“我一头栽进我的命运,就像跌进一个深渊。”

卡片背面留着一串电话号码。

 

 

在看到卡片上留言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我没法向别人诉说我的心事,没有人指点我、提醒我,我毫无阅历,毫无思想准备:我一头栽进我的命运,就像跌进一个深渊。”⑴

再也没能逃脱。

 

 

 

后来我才知道,那时辛西娅刚刚与一段过去挥手告别,并非是人们通常以为的“一段恋情”,而是一段生活:她的恋人,她的朋友,她的房子,她的工作,她常去的餐厅和咖啡店,她喜欢的公园……她就那么直接消失在所有认识她的人的生活里。

没有缘由也没有告别,她没有做错任何事,所以也不为躲避什么,她只是已经感到了厌倦。

我认为精神意义上,人是由过去构建起来的,包括过去的回忆,过去的经历,以及过去里所有的出场人员,当每一段当下变为过去,过去就会渐渐凝固成型,最终形成一个完整的人,所以直到一个人去世的时候他才真正“被完善”,因为你永远不知道当下的下一秒会对一个人做什么,没有人会永远一成不变,不管他十岁还是九十岁。

过去就像活生生的皮肤血肉,紧密地贴覆在一个人的灵魂上,让这个人拥有一个能更为直观地为人所见的形象,而非一个飘忽的,时隐时现的影子。

所以每当她逃离一段或去,这残忍得就像亲手撕去那些皮肉,双手鲜血淋漓,痛得呼吸都要停滞,只为将自己与过去剥离开来。人人都以为她离开得潇洒,可是她确实也会感到痛,不像是躺在床上睡整整三天三夜就可以缓和的疲倦或是可以忽视的擦伤痛,而是一种连灵魂都为之惨烈哭号的剧痛。

有时候我真的怀疑她是被全球通缉的恐怖分子,她不断地逃跑,不断逃离过去,以突然消失的方式背叛每一个爱她的人。每当她想到在一个地方扎下根,定居终生,都让她不停地打寒颤。

我不是很能理解这一点,我不觉得定居有什么不好,但她只是微笑,没有再说五十年如一日地睁开眼睛望着同一个天花板,身边躺着同一个人,有同样的邻居和同样的猫和狗带给她的恐惧,她的手指与我的交叉相握,最后她以一句我现在才明白过来的话作为这段对话的终止:

“我做不到。”

那时我还不知道她一定要这样做的缘由,但还是为她故作轻松地提起这些时不自觉流露出的悲伤神情感到伤感,可她只是倒进我的怀里,吻了吻我的下巴,饱含爱意地看着我说:“幸好你在这里。”

那时我完全沉浸在幸福之中,我的渴望被完全填满,我的心得到了真正的平静,我从未得到如此多的爱。她从不吝惜说爱我,不惧怕成为一段关系中用情更深的一方,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在休息日里,我们可以不起床,一直躺在床上,只是手指勾在一起就觉得心满意足;我可以安心睡下,因为我知道等我醒来她还会在那里,而且一如既往地爱我,不会有丝毫改变。我终于拥有了我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我终于能将这燃烧着的滚烫的爱永远地捧在手上,从此我不再会孤单,我的心也不会再空虚了。

我不知餍足地听着她对我说爱,我喜欢她抚摸我的脸颊,喜欢她在早餐的松饼上淋太多枫糖浆,喜欢她突发奇想地窝在我怀里帮我钉扣子,结果却弄得乱七八糟,还得我自己拆掉重新缝好。

渐渐的我连每天的工作都觉得难耐起来,如果晚上有约会我只想着可以尽快回家,去超市买她想吃的小羊排;辛西娅在珠宝店的橱窗里看到一对漂亮的耳环很喜欢,我就开始想象着她戴起来的样子,甚至还在心里默默盘算起要攒多久的钱才能够买下它们;有时我在书里看到有意思的句子也想要发给她,我和她的短信内容里全都是些无关紧要的杂事,可我就是迫不及待地想把它们都和她分享;她有时会去图书馆待一个下午,偶尔在我去整理书籍时,趁着四下无人悄悄跑过来讨一个亲吻。她会一直待到我下班,有时看书,有时带着笔记本去写点什么,我知道她在写东西,可每当我问道她写的具体内容时,她只是摇摇头:“都是些没什么意思的东西。”

当我终于按捺不住决定透支信用卡只为给她买下那副昂贵的耳环时,我才突然意识到,我的生活已经完全围绕着她转了,而我甚至连她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可能是我太心急了。

我像是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抓紧了手中的小礼袋,回家后不再急着送给她,而是把它放进了书桌的抽屉里。

后来又过了两个礼拜,一天我们吃过晚餐到我家去,辛西娅去阳台抽烟,天色晚了,她靠在阳台的栏杆上,客厅的灯光透过窗户落在她的背上,我不太喜欢烟味,但不知怎么的,我想现在就把礼物给她。

我踮着脚从背后抱住她的腰,她被吓到了,身体稍微哆嗦了一下。

“你吓到我了。”她嗔怪了一句,但还是为了顾及我把烟熄掉了。

“送你的。”我把耳环的盒子放进她手里,亲了亲她的后颈。

她转过身面对我,拆掉盒子上的丝带,惊讶地叫了一声。

“你真的买了?”

“你喜欢吗?”我蹭蹭她的鼻尖,我看得出来她喜欢得不行。

“喜欢。”她点点头,一只手揽住我的脖子亲吻我。

“这是不是太贵了?”她抵着我的额头,看起来有些不安。

“没关系的,我希望你能喜欢。”

“我真爱你。”她又在我的嘴唇上啄了几下,然后立刻把耳环戴上了。

“我也爱你。”

“怎么样?”

“好看,特别好看。”她戴着真的好看,我甚至有些后悔没有早点把耳环送给她了。

“辛西娅。”

“嗯?”

“你周末有空吗?”

“当然,那我周末过来待两天?”

我开始紧张起来,希望她不会觉得太突兀了。

“周末的时候我能去你家吗?”

她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间,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她的手在我的手臂上摩挲了几下,低着头像是深思了一会儿,我也没有想到这居然需要她下定这么大决心。

“好,你周末可以过来。周五你下班的时候我去接你,我提前准备好食材,我们就可以直接回去了。”

“如果你觉得勉强也不需要……”

“没关系,”她抚上我的脸颊,带着温柔的笑意“这不算什么。”

我终于安心下来,很久以来的担忧都在这一瞬间放下了。她将我放到了对她而言最重要的位置上,而我从来没能在任何人心中得到这个位置。我想要拥抱她,我想要亲吻她,我想要能一直这样爱她。我多希望这一切永远都能停在这一刻,又希望这份爱能持续一天又一天,直至时间尽头。

那时我竟然没有想到,我所拥有的当下也会成为她的过去,当她又一次将过去全部丢弃之时,我将会被她遗弃在她再不会重新揭开的过去里,孤独地永远留在那片空空如也的回忆里。

——————第二章完——————

⑴:出自《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斯蒂芬·茨威格著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