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Lowden Lady|微博@劲脆狗腿堡

【暗巷组/colezra拉郎】Hampton Holiday

七个神经病Marty×欲海医心Tucker拉郎
傻白甜OOC
被小土豪包养的作家【×】
————————————

(一)


“你是Marty?”那是一个阳光晴朗的日子,一辆高级跑车停在正在外面寻找灵感的编剧Marty先生身边。


跑车里的少年一把摘下墨镜“你是Marty?我超爱你的

电影的!”


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六七,穿着一件粉色衬衫,脸颊稚嫩得还带着一点婴儿肥,软软的黑发梳得整齐规矩,白皙纤细的腕子带着一块……价值不菲的手表——嗯,一个小布鲁斯韦恩。


“你想要签名吗?”


“当然。我叫Tucker。”Tucker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


“太糟糕了,我忘记带笔了。”Tucker翻找了一阵不耐烦地皱眉。


“没关系,我有笔。你知道的,作家,总要随身带着笔……”Marty把威士忌酒瓶夹在腋下,掏出铅笔在Tucker的笔记本上签名。


“我知道!有灵感总是要随时记下来,对吗?”


“是啊,”Marty干笑了两声“如果有灵感的话。”


“那是什么?酒精?”Tucker注意到那个半空的酒瓶子。


“是的,酒精。”


“你为什么不喝好一点的酒?”


哦,我天真,可爱的小少爷啊,当然是因为我穷啊。


“我家酒窖里有一些好酒,你要不要去尝尝?你可以随便喝你喜欢的。”



就这样,早上九点就拿起酒瓶去外面一边闲逛一边寻找灵感的Marty先生,偶遇了他的金主,啊不,缪斯。





(二)


Marty觉得他太依赖Tucker了。


起先只是去喝一次酒,结果又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了,现在他已经得寸进尺地带上本子和笔,偎在Tucker家的大沙发上一边喝一边写,早上九点来晚上十一点走。Tucker也愿意让他来,总是亲自开车接送他。


其实他的灵感不是很多,他想写一个落魄作家的故事,现在那个作家已经从万人追捧沦落到住起狭小脏乱的出租屋,可是Marty还没想好接下来要怎么发展。


他来这儿的大多数时间还是和Tucker聊天,Tucker靠在对面的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柠檬苏打水,漫不经心地讲着诸如自己把爸爸的新跑车撞坏,结果机智如自己又买了一辆新的到现在也没被发现。


Tucker还拉着Marty一起去海边玩遥控飞机;坐直升机去某个私人海岛参加聚会,Tucker为他请设计师专门定制了一套西装;为了去一家糖果店买糖果在公路上飙车被警察罚款……


玩遥控飞机的时候Tucker在一直不擅长这类玩具的作家面前好好地炫了一把技,得到了作家目瞪口呆的称赞;聚会的时候Tucke得意得在暗处锤了一下Marty的胸口,毕竟Marty那么有才华,还帅得让人做梦都要笑醒;而罚款那次警察走后Tucker笑个不停,他说Marty是他见过的最酷的朋友了。


Marty的日子过的潇洒闲适,他干脆把这些都写进他的新剧本——作为作家落魄前夜夜笙歌的部分。


Tucker知道Marty在写这些后甜甜地笑了,他期待地问Marty:“你会把我写进你的故事里吗?”


Marty想,可能不会,Tucker太美好了,而自己糟糕透顶的故事配不上他。


Marty偶尔也会感到,有时自己做什么事情,并不是因为自己性格使然,而是Tucker希望他这样做。


就好像他在Tucker心中是一个光辉伟大的雕塑。那是Tucker对于一切完美的臆想,可那不是他。虽然他正不自觉地试图向那个臆想无限靠近,可是他做不到,因为他本非完人。


那天Tucker又带着Marty参加一个聚会,才是中午,而Marty已经从聚会开始一杯接着一杯地喝着。那是Tucker第一次有所不满:


“你已经喝的太多了,不能再喝了。”Tucker一把抢过Marty手里的酒杯,有些忿忿地看着Marty。


“你不能每天和我在一起都是为了酗酒。”


“这些加起来也还没有一瓶。”


“昨天你喝了八瓶,而现在只是中午。”


“我不会喝空你的酒窖的。”


“我是怕你活不到酒窖被喝空的那天了……你去哪儿?”


Marty从沙发上站起来,他感觉到Tucker有些生气,可他不想惹Tucker不快,因为没有什么吵架的意义。


“我想我今天应该回家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家里写稿……”


“你是因为没有酒喝就要丢下我了吗?”Tucker焦急地说。他的声音太大引得多数人向他们看过来。


“不是的,我的少爷,绝对不是,我只是觉得……我该回家了。”


“那我怎么办?”Tucker已经有点气急败坏。


“你没有女朋友吗?”


少年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自言自语地嘟囔道;


“我连朋友都很少。”


这就说的通了,Tucker很少有朋友,所以他不清楚朋友该是什么样子,他太美化这一切了。


可是Marty不知道该说什么,他从来没有过没有朋友或女朋友的空窗期,或是他自己忍受不了这样的空窗期所以总是急急地奔向下一段恋情。


“而我……不是一个你理想中的朋友,Tucker。我很抱歉,我想你一直在追寻一段完美的,值得信赖的亲密关系,可你找错人了。”


Tucker长得好看,也不讨人厌,非常有钱,离了自己他也不会是个孤独的人。


然后Marty在众目睽睽之下丢下Tucker一个人走了。


(三)


Marty自知自己这样的食客不讨人喜欢,他又不是负担不起自己的日常开销,更何况他现在已经讨人厌了,他想他还是再也不要回来比较好。


Marty离开后自己走回家,然后他一边开了一瓶白兰地一边发了一条短信给Tucker,大致的意思就是感谢最近的招待,以后就不去打扰了。


短信发出去十多分钟还没有回复,Marty有点焦虑,因为以前Tucker总是一分钟内回他的短信,这次却这么久没有反应。


当然,也有可能是Tucker已经把他拉进黑名单了。


Marty一直盯着钟表指针,心想要是再过三分钟Tucker没有回短信就打电话过去。


三分钟后,他喝完了那瓶白兰地又开了一瓶,然后打了电话,依旧没有人接。


Marty有点慌了,他曾经听Tucker轻描淡写地提到过他的血友病,但他内心清楚那有多危险。他想,他虽然没法做Tucker梦寐以求的朋友,但他得对他的安危负责。哪怕Tucker只是个陌生人,他也不能对他的生命置之不理。


他得去找他。


Marty冲了出去,和突然跑进他花园的人撞了个满怀。



“你为什么说再也不来了!”



Marty还没来得及因为自己被撞的眼冒金星骂人,对方先尖叫起来了。


“你疯了?这是我家花……Tucker?”


“你为什么说你再也不来了?你生我的气了吗?”


“我没有,Tucker,我不会生你的气的。”


“那是我做错什么让你不高兴了吗?”


“这也没有……”


“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酗酒!我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喝死在我家!我爸的白色药片已经要把我逼疯了,我不希望你也是那样的人!你不应该是那样的人!”


“哪样的人?我没有酗酒我只是喜欢喝酒而已!”Marty讨厌别人谈论他的酗酒问题,他的脾气也上来了。这样的话他听的太多了:没有自控力、懦弱、用酒精逃避现实的胆小鬼。


“自私!你就是个自私的混蛋!你只顾着自己喝酒!我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痛苦也好压力也罢,可你最后总是把烂摊子留给别人收拾!你从来不会想这些后果会让别人多么痛苦!”


“那也不需要你收拾!”Marty大声吼回去,扭头就回房子里去。


“Marty!”Tucker跟着进了房子,Marty走到哪儿都跟着他,尽他最好的脾气,劝说Marty停止酗酒。


在Tucker跟着自己上二楼的时候Marty终于忍不住了


“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但是喝了酒以后你就暴躁易怒起来,那不应该是你,你比那更好,酒精会毁了你的一切的!而你不能这么……”


“听着小子:你不是我的任何人你不需要为我负责也不需要替我收拾烂摊子,就算我喝死在家里警察也不会找你来给我办葬礼的;


如果你担心我死在你家里给你添麻烦,我已经和你说我不会再去了你又这么穷追不舍过来干嘛?你是想感化我再给我传教吗?


我不需要你管,小少爷,我已经三十多岁了我已经这样过了二十多年,我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你就好好的,乖乖的回家去,该开聚会开聚会,该和朋友去海滩就去海滩,该泡几个妞就去泡几个妞!就他妈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这儿不需要你!”


“你……不需要我?”Tucker不知所措地站在楼梯上,看着Marty的背影,又低下头看着客厅,看见乱堆衣服的沙发,放着没洗的盘子和外卖餐盒的茶几,以及一地东倒西歪的酒瓶子。



Marty满足于现在Tucker终于安静下来,所以一身轻松地上楼,准备拿出稿纸再拿出一瓶威士忌。


楼下安静了一会儿,Marty没听见脚步声或关门的声音,他不确定那孩子走了没。这让他又没来由的烦躁,但他不想再下去看看,他怕Tucker再和他唠唠叨叨的,而且他在这里能做什么?他很快就会走的。


Marty终于听见楼下有声音了,只不过不是脚步声,而是闷闷的混乱的撞击声。


“Tucker!”Marty冲下楼,发现Tucker躺着蜷在楼梯角。


“发生什么了?”Marty想去扶他,可是Tucker缓缓地推了他一下。


“有点走神而已。”


“你从楼梯上摔下来了?”


“就是脚下滑了一下,没大事的。”Tucker一手撑着楼梯扶手有些艰难地站起来。


“我去叫医生!”


“不用了,没事的。我自己可以。”


“你当然不可以!你会死的!在沙发上坐着,我去叫医生。”


“不用,我没事。我要回家。”


“你不能回家,在医生过来说你没事前你哪都不能去,就在这儿老老实实的呆着!”


“你不能强迫我留下。”


“那你就报警吧。”



(四)


医生来后给Tucker检查了一下,Tucker这次幸运的要命,居然从楼梯上滚下来还能安然无恙。医生看了Marty家的楼梯后说:“谢天谢地你家的楼梯是钝角的。但是木地板太滑了,对血友病患者太危险。你应该在楼梯上铺上地毯。”


Marty道过谢后医生离开了。家里又只剩下两个人。


Tucker低着头,过一会儿站起来。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你要去哪儿?”


“放模型飞机。”


“我陪你去。”


“我不需要你。”


“可是我需要你。”


“你刚才说了你不需要我。”


“我刚才喝太多了,我现在清醒了。”


“可你很快还会不清醒的。那个时候你就还会像刚才那样对我大喊大叫,伤我的心。”


“……刚才的事情我很抱歉,但你真的不应该在聚会上和我说这种重要的事。”


“你他妈到底有什么毛病?别把什么过错都推给酒精!如果是酒精让你犯这么多错误那你为什么赶紧戒掉那该死的东西?”


“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你他妈为什么那么执着地要我戒酒?你就像其他所有人那样讨厌我了就直接离我远点不行吗?”


“可我不想离你远点!我今年十六岁了,可我从来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没有爱过谁,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人,我不想就这么走了,或是让你走了!”


“你说什么?”


“你以为我会在大街上随便把人带回家吗?我12岁就看过你写的电影了!你的故事那么有魅力,而你比那个男主角都有魅力!我买了你所有的剧本原稿,看了七遍还要多!我听说你搬到这附近才每天都开着车来这儿转悠。你那么才华横溢……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管你,可是……”


Tucker突然泄了气。


“算了,我要回家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


然后他绕过Marty,独自离开了。



(五)


Tucker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可是Marty还是想看Tucker玩模型飞机,和他一起参加聚会,在他飙车时阻止他,让他减速。他还想和他一起吃饭,吃冰淇淋和各种各样的小点心。


在这之前他从未觉得一直糟糕下去有什么不好。可当他想把Tucker写进自己的故事里时,他却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他只是一个配不上任何人的醉酒混蛋。



(六)


Marty让Tucker失望,所以Tucker不想再主动联系他。


过了两个多月,就在Tucker悲伤地觉得自己在Marty的生命里已经像开车路过的公路上的广告牌一样转瞬即逝时,Marty终于去主动敲了Tucker的家门。


“我……呃……嗯,好久不见,我……我戒酒了。”


“什么?”


“我已经整整两个月没喝过酒,虽然我现在闻到酒精味还是想抓狂,但如果不去闻的话,我想我还能克制住自己。”


“你……戒酒了?”Tucker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


“那天你走后,我把家里所有的酒都扔出去了。然后去超市买了一个月的微波食物储备。在家里闷了一个月,没再出门也没再喝酒。最开始我都要疯了,差点用头去撞墙,然后我昏睡了一个礼拜,紧接着又是痛苦的第二个礼拜,第三个礼拜刚开始那天,我起床时第一次感到清醒,不是醉酒间隙的那种,是真正的,清醒。我连灵魂都清醒了。然后我想了很多事,想了很久。


第二个月我可以冷静的在远离酒精的情况下写稿了。我写了一个剧本,很短,而且有点粗制滥造……我能读给你吗?”


“当然。”


“醉鬼Allen遇见了一个可爱的年轻人Victor,他们是很好的朋友,Victor想帮助一事无成沉溺酒精的Allen戒酒,可是Allen不但拒绝了他的帮助而且非常混蛋地伤了Victor的心,哪怕他知道Victor的劝告是对的。后来Allen决定痛改前非,付出了艰苦异常的努力戒了酒,并发誓再也不去碰那玩意儿。然后他来到Victor家。


Allen(充满愧疚的):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现在我已经戒酒了,希望你可以原谅我。


Victor:可是我不想原谅你,你伤透了我的心。


Allen:对不起这不是我的本意。现在我诚心,真挚的向你道歉。


Victor:我不接受。


Allen(快要哭了):求你。


Victor:我还是不愿意接受。


Allen:如果我跪在地上,抛下我的尊严,恳求你呢?”


然后Marty看着Tucker的眼睛,带着愧疚和悔意跪在地上。


“对不起,Tucker,求你原谅我。我不能没有你。”


“可你之前说不需要我。”


“那是我喝多了。可是我清醒了,明白了,我不能没有你,不然我没法生存。”


“为什么?”


“因为Allen爱Victor。”


“我不明白。”


“因为Marty爱Tucker。我爱你,请你原谅我,求你了。”

“好吧……”Tucker无奈地撇了撇嘴“既然你这么说,我想我只能选择原谅你了,毕竟我也爱你。”



(七)


Tucker坐在沙滩上放模型飞机,Marty在他的身后站了一会儿。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


“我刚看完电影回来。”


“你已经看了十一遍了”


“我包了明天的场还要看两遍。”


“你可真上瘾。”


Marty坐下来,用自己的脸蹭了一下Tucker的。


“一会儿去我家吗?我有个小惊喜给你。”


“是什么?”


“我在家里铺了地毯,不只是楼梯上,地板上也全都铺了。还在桌角柜角都贴了儿童防撞角。”


“嘿,所以以后我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去你家玩了?”


“差不多吧。”


Tucker在Marty脸上亲了一口。


“你真贴心。”


“你想吃葡萄吗?我来的路上还买了葡萄。”


“好,那我们去你家,然后吃葡萄。”


Marty看着那架小飞机在天上旋转升高,然后一个俯冲快速地坠入大海,残骸被海浪卷着冲上沙滩。


两个人一起站起来,Marty看着Tucker有些忸怩地说:“我……不知道这时候说这个合不合适,但我觉得你控制飞机俯冲的样子辣的不得了,让我想立刻亲你。”


“那你为什么还不过来呢?”Tucker张开双臂。



——————FIN——————

评论(5)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