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柴犬糕

Lowden Lady|dkk杂食丨微博@九十个狗腿堡

【空军组】《Precious》

梗来自《战争与和平》里尼古拉的一段情节
过分溺爱保护的Farrier/尼古拉馅小哭包Collins
法哥单箭头柯宝,柯宝虚线箭头法哥(就是喜欢但是自己不知道)
都是我的瞎编,OOC都是我的错

以及标题precious除了“宝贵的”以外的一个意思:

used to speak to someone you love, especially a baby or small child spoken 宝贝〔对所爱之人,尤指对婴儿或小孩的称呼〕 【口】

(这也是我刚才的意外发现,突然感觉很甜很宠了)

——————

Farrier脚步急切地往寝室赶,憋了一肚子火,谁要是现在撞到他那就是找死,但所幸大家都非常识相地离他远远的,绕路走都不愿意冒这样的生命危险。
Farrier刚进宿舍楼就听见先于他跑回来的Collins把门重重摔上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知道Collins是在给自己甩脸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Farrier一步跨几级台阶往楼上迈,到了宿舍门口没好气地敲了几下门,虽然Collins十有八九不会来开门,但要是他开了,一会儿Farrier就会给他个台阶下,要是不开,一会儿Farrier就揍他。
虽然Collins不来开门是意料之中的事,但Farrier找钥匙的时候还是控制不住地更气急败坏起来:他之前怎么也没想到第一个给他惹事的,还是惹到中队长办公室的家伙会是一直令他满意甚至有一丝得意的Collins。
Farrier开门进屋后把门摔上,Collins趴在自己的床上把脸埋进枕头里头都没抬一下。
“起来!”Farrier吼了他一句。
Collins置若罔闻。
“赶紧给我起来!”
见Collins还是没有理他的意思,Farrier走上前,扯着Collins的肩膀把他拖起来。Collins坐起来,低着头不看Farrier,这样抗拒的态度让Farrier上去一把揪住他的领子,握紧拳头刚要打在他脸上,Collins就缓缓抬起头,通红的眼眶里溢满泪水,微张的嘴唇哆嗦着,像是全力压抑自己不要哭出来。
Farrier没想到Collins会是这副神情,一时不知道怎么办好。最后他慢慢放下拳头,攥着Collins领口的手也松开了。

一个小时前Farrier刚吃完晚饭就被一个新编入队里的小军官叫住,说中队长让他去办公室领人。起初他看着那个幸灾乐祸嬉皮笑脸的小子还以为是什么无聊的整蛊游戏,直到他半信半疑地往中队长办公室走去,还没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传来大声争吵的声音,他就知道麻烦大了。

Collins吸了吸鼻子,又低头用衣袖抹了抹脸,半天才带着哭腔说:
“你刚才怎么不帮我作证?”
“作什么证?”
“我没有说谎。你知道,我不会说谎的!”
Farrier没回答,只是注视着他,仿佛在用沉默回答他:你明知道没什么用的。
Collins又别过头去,仿佛在整个事件中最让他恼火的是Farrier。
可Farrier直到现在都还并不清楚事情的前因,他赶到办公室的时候,Collins正和队长对峙着,Collins气得发抖,而队长看了看进来的Farrier,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
“把你带的这个不懂事的小崽子领回去。”
Collins看起来更生气了,他看着Farrier,迫切地希望Farrier能相信他然后替他撑腰。
Farrier看了看站在队长身边的一位别的中队的长官,明白了队长叫他来的意义——赶紧把一直赖在这儿不走的Collins拖走。
“发生什么事了,长官?”
队长盯着Farrier的眼睛,像是在向他传达些什么,然后他开口道:“这位先生污蔑我们中队里的另一位先生偷窃。”
Farrier在军队里待得久了,立刻明白了队长的意思:盗窃或许确有此事,但在这里它必须是假的。
“我没有污蔑他!我抓了他个现行,然后他亲手把我的钱包还回来的!”
“或许那位先生只是偶然捡到了一个钱包并不知道失主是谁。”
“可事实是他也承认他偷了我的钱包!我现在要求他得到应有的处分!”
“我绝不相信我的中队里会有一个小偷,你一定是弄错了。我要说的此前已经和你都说完了,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Farrier上尉,请把你的属下带回去吧。”
Collins立刻转向Farrier,把最后的希望全寄托在Farrier身上,Farrier看见他眼里的愤怒和求助,但他还是移开目光,对队长说:
“是的,长官。”
Collins睁大了眼睛,那一瞬间仿佛震惊得大脑空白,他不敢相信,虽然Farrier是他的室友,他也没指望Farrier完全偏袒他,可是在情况这样明了的情形下,在自己故意被人污蔑的时候,一句话都不说,连一句为他辩护的话都没有,就这样默认了别人对自己的污蔑,Collins接受不了。
那一瞬间所有的愤怒都像被一盆冷水劈头盖脸地浇灭,变成涌上心头的无限委屈。Collins觉得自己再多说一句话都要掉出眼泪来,可是他不想这样丢了气势,没有敬礼扭头就走了,走时还“啪”地把门甩上。
Farrier看着队长脸色不好急忙解释到:“长官您知道的,他之前是大学生,他从来没有……”
“我明白。我见过太多他这样的年轻人……太年轻了……又倔得像头牛……”
“我替他为他的无礼向您道歉。”
“他们都是这样,太年轻,太年轻,但不久之后他们都要上战场了……那些鲜活的生命根本不知道自己面临的是什么,还有他们还能再这样有活力多久……”
他像是没听见Farrier的话,自顾自的说着话,过了一会儿才对Farrier说:
“你回去好好告诉他,他不能在哪儿都以为和大学里那一套是一样的……”
“我明白,长官。我会告诉他的。”

Farrier离开办公室的时候一直在后怕,幸好队长对Collins的无礼虽有不满但其实不甚在意,否则Collins未来的升迁甚至最基本的军队生活都会受到影响,想到这里Farrier就对Collins生气——这蠢小子到底在想什么?为了撒一口气连自己的前程都不要了?
Farrier走出去没多远就发现了在树下蹲着的Collins,他走过去,压低声音说道:“你刚才对长官是什么态度?你以为你现在是在大学吗?还是以为你是在家里,还是个可以随意冲所有人发脾气的小少爷?”
Collins猛地抬起头,眼睛里一半气愤一半不可置信,然后他一句话没回答,扔下Farrier就往寝室跑了。

“所以,到底怎么一回事?”
“Mark偷了我的钱包,在剑桥那边的酒馆付账的时候被我抓了现行。他也承认了。”
“你为什么确定他是偷的?”
Collins受到质疑立刻激动得脸都红起来,他连音调都拔高了:“昨天他来找你的时候正好看见我把钱包放进枕头下面,然后我出去了,等我回来的时候你也出去了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他走了以后钱包就不见了!”
“你确定?”Farrier有些迟疑地问,那个小伙子平时表现还不错,自己以前还挺看好他的。
“当然!而且他被我抓了现行后也承认了。”
Farrier点了点头,表示他知道了。
“证据确凿,而且他也承认了!我不明白长官为什么不愿意相信我!虽然他在军官学校的训练成绩很好但我的比他更好!长官没有理由这样偏袒他!”
听听,
听听他的话。
他还当自己是个学生,
他还当自己依旧活在象牙塔里。
好成绩带来的优越感,黑白分明的思维方式,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真头脑。
他今年也才20岁,还没开始读大三就因为战争休学参军,家里有些社会地位的大学生大都会被分到空军这种注重技术的军种。
他这么年轻,这么莽撞,这么骄傲,这么倔强,还这么不谙世事。
他还是个在象牙塔里生活惯了的孩子,没意识到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要残忍,也更加是非模糊。
“Farrier,连你也不相信我吗?”Collins的声音沙哑,听着让人心疼。
“我相信你,可是没有意义。”虽然只是Collins一家之词,但Farrier还是选择相信,Collins是个正直的好小伙,不管出发点如何,污蔑这种下三滥的他还不至于去做。但Mark那边,Farrier得承认他确实失望了。
Collins听见一直对他冷言冷语没有一句安慰的Farrier说相信他,觉得鼻子一酸,嘴一瘪就扑进Farrier怀里大哭出来。
“你相信我,你相信我!这就足够了。所有人都不相信我,没有人相信我。他们都觉得我是个骗子。可我没有说谎啊,我没有说谎,我没诬陷过别人,我只是想要一个公道。为什么他们反倒过来诬陷我。”
Collins哭得上气不接下气,Farrier没想过Collins会突然来抱他,只能举起双手不知所措,但Collins哭到呛咳的时候他还是拍了拍他的背,然后把这个天真倔强又单纯可爱的小宝贝儿搂进怀里,抚着他的背给他顺顺气。

“外面的世界就是这样的。”Farrier看Collins哭得差不多了,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说点什么。
“人们袒护坏人吗?”
“不,你不只是你自己。你不只是Collins,你还是英国皇家空军不是吗?你不只代表你自己,Mark也是,他也代表皇家空军。我们都在一个中队里,队长不一定是不相信你,他只是不希望事情闹大,将来别人再讲起我们中队,会说这个队里有贼。那对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好处,包括你。”
“所以我们受到损害,还得一声不吭默默忍受吗?”
“不是的,Collins。”
“那‘外面的世界’的公平在哪里?”
“并非一直都这样……但你有时总得做出牺牲……”
“我讨厌外面的世界。”
“但你总有一天要出去面对它。”
Collins又往Farrier怀里蹭了蹭,他们之间的安抚和撒娇看起来熟练得像曾经有过太多次经验,但其实这是他们第一次把距离拉得如此之近。
“以后别再冲动,拿出你小少爷的礼貌和修养来……也别再把自己的前程看得一文不值,以及……你不只代表你自己,Collins。你已经被编入中队,也是Fortis小队的正式队员了。”
Collins依旧把头埋在Farrier怀里,闷闷地“嗯”了一声。
“明天我会再去找队长,让他给Mark一个小处分,我相信如果不是今天办公室还有另一个其他中队的长官队长也会这么做的。但是别再把事情闹大,他得到他的惩罚,这件事也到此为止,好吗?一件小事闹得太久对你的风评也不好。”
“嗯。”
看见怀里毛茸茸的脑袋抖了抖,Farrier用手安慰地揉了几下。
“我知道,我太倔了……总是想把是非分个清楚。我知道这是不好的,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不,这不是倔强,是正直和对道德的坚守。这是很可爱,也很非常非常宝贵的品格。”
“因为这样的人太少了吗?”
“因为我们最终都要失去它。”
Collins没回应,Farrier知道他得消化一下。

“你说……中队长会不会因为这件事……在将来对我……报复?”Collins的声音小得像蚊子,他也后悔起来了。
“现在想起来担心将来了?”
“我当时都要气疯了……”
“没关系,队长没有在意。以后的事不用担心……但是不可以再有下次了。”
“可是他万一故意刁难我……”Collins的声音越来越小,后半句Farrier甚至都没听见,但Farrier还是拍了拍他的背:

“别担心,有我呢。”

“不管谁想刁难你,欺负你,我都会盯上他的。”



“晚上出去喝酒吗?我请你。”
“还是我请你。”
“好。”
“条件是你只能喝三杯。我不想再把一摊烂泥拖回来了,而且明天早上还有训练。”
Collins嘴上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几个小时后还是Farrier得把他扛上肩膀才能带他回寝室的。
Farrier有点后悔了,自己又一次惯着Collins来了,受不住Collins的撒娇让他多喝了几杯的是自己,去参与一件本可以置身事外的事情只为给Collins一个公道的也是自己,在军官学校和Collins只有几个月的师生交情就开始担心Collins不适应军队生活背着所有人特意申请让Collins调到Fortis小队的也是自己,怕Collins因为长得太漂亮被别人欺负求了好几个同僚才让两个人同寝住的也是自己。
他一直都在暗地里护着Collins,想保护他的善良天真,如果他没有一次次心软,Collins大概早就摔得遍体鳞伤,不再有不计后果的莽撞,不再有一颗年轻狂放的心,但那样他大概也会真正的长大,真正的成熟,就像这世界对所有人做的那样:那些伤疤会让他稳重起来,那些遭受的不公平会让他世故起来并习以为常。
Farrier见过太多这样的人,包括他自己,他知道一腔热血被磨得连个棱角都不剩有多痛苦,但这让他成长了,不见得是坏事,成长总是痛苦的。
可唯独Collins,只有Collins,他希望他永远都是没受到过一点儿伤害的,没长大的,无忧无虑的小王子。哪怕他任性娇蛮,哪怕他永远小孩子心性,也总好过拥有本不属于他的成熟。
Collins从象牙塔里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被生活虐得体无完肤,Farrier就未经允许在他身边建了一座透明的堡垒,哪怕这世界的不幸就在他眼前张牙舞爪,它也永远都没法闯进来伤害Collins。
Farrier不知道自己凭什么能坚信自己可以这样护着Collins一辈子,或许有一天自己会离开,留还那样稚嫩的Collins一个人在原地手足无措。
但至少自己不用眼睁睁地看着Collins摔倒爬起来,再摔倒,直到他失去他少年的奕奕神采——他美好纯真的心的写照——那是所有承受苦难而带来的美好品格都比不上的,世间最为珍贵的天赐的宝物。

他希望Collins永远不会失去它。

————————FIN————————








但Farrier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最先伤害到Collins并让他痛得几乎失去呼吸力量的会是这座原本用来保护他的堡垒的残砖碎瓦。
【溜了溜了。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