呜昂汪

我爱Colin Farrell|还有Ezra Miller|微博@劲脆狗腿堡

【暗巷组及衍生】七个神经病(CP杂烩无差)

无差!!!欢脱向,重度OOC,CP大杂烩,暗巷组,箭靶组,colzra,+Jerry基本都是无差

有脑洞了就更新(暂时是把脑洞都写完了……)所以欢迎大家来和我讨论创造新脑洞wwwww

 

——————————————

   一

  工作了一天的Graves部长疲惫地打开家门,看见家里出乎意料却又意料之中的一片鸡飞狗跳。

  “靶眼!管好你的青春期叛逆少年!他刚才差点射到Ezra!”

  “和我说有什么用!你倒是自己和Kevin说啊!”

  “如果他能听的话!”

  “说得好像我的话他就听一样!”

  “Colin你在抽烟?”Ezra顺着Colin的声音追到阳台,发现他正靠着阳台把烟头摁灭。

  “哦天啊!这只是……只是一根而已……我已经几年没抽过了我发誓!”

  “你昨天前天大前天不也都是这么和我说的?”躺在沙发上啃青苹果的Jerry幽幽地插了一嘴。

  “操你的Jerry!有种和我去海滩边打一架!”

  “天黑之后?”

  “你说过今天天黑之后你归我,毕竟……”

  “毕竟什么?”靶眼立刻跳起来,从腰带扣取出一叠飞镖。 

  “别着急,靶眼,我想Kevin的意思可能是‘毕竟我是个射不死的完美的活人靶子’?虽然我确实不会因为弓箭而死,但那确实很疼,练习结束后你得给我咬一口。”

  “你敢!”飞镖直奔着Jerry去,吸血鬼敏捷地跳起来挂到水晶挂灯上,那些镖就都钉在了Graves的真皮沙发上。

  Kevin谁都没理,嫌弃地撇撇嘴。从冰箱里拿了一罐苏打汽水,有些烦躁地喊道:“谁拿了最后一罐柠檬苏打水?我明明做了记号那是我的。”

  “我猜是Colin?”

  “该死的吸血鬼!你怎么总是跟我过不去?”

  “因为你昨天给我买的晚饭的血不新鲜了,一点也不甜了,难喝的要命。”

  “嫌难喝你倒是自己出去买啊!用你当舞男的钱?”

  说话间Kevin已经把弓箭搭好对准Colin。

  Colin发出一声绝望地呜咽——谁能帮他叫一声看见吊灯上的Jerry突然灵感大发跑到钢琴边开始弹唱《Chandelier》的Ezra来劝架。

  Graves头痛欲裂,他真想给这些麻鸡们来一个统统石化,甚至直接阿瓦达索命,然而他的魔法好像对这些来自异世界的麻鸡们并不管用。他和他们的第一次不友善见面的时候他对面前的五个人用了个束缚咒语,结果只有一个人夸张地应声倒地而且装出被绑住的样子,注意,是“装出”。因为他好像是个超级迷弟之类的……Graves不懂,也懒得去了解,不过当他看到其余四个人漠然地看着他其中一个还拿起了弓箭,他就知道他的麻烦来了。

  那天Graves去上班,留下和他同居不久的Credence看家,等他给他的男孩儿订了他最喜欢的那家餐厅准备去接Credence的时候,Graves看到家里的这几位不速之客把他的本来就有心理阴影的男孩儿吓得直哭——最开始只有一个假的Graves先生,现在居然一口气出现了三个!一个光头的一个不刮胡子的还有一个穿衣服不系扣子的!

  每个人都想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谁都想说话,所以房子里吵吵嚷嚷一片混乱直到他们不知怎么的突然打起来。魔法无效的Graves明显占了下风,战斗后期那根魔杖只能发挥物理防御——打开那些满天乱飞的飞镖和箭。

  眼看着Graves就要被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吸血鬼咬住脖子,Credence急切与恐惧交加,突然化身默默然,但是在他开始大肆破坏和攻击他人之前,仅仅是他的形态,就让世界都安静了。

  最后大家在Graves背后的默默然的威慑下乖巧地排排坐在沙发上,按照顺序开始说自己想说的。

  最终讨论结果由Graves宣布:由于某种未知神秘力量大家从自己的世界被拉到了这里,现在只能暂时生活在Graves家(防止某些反社会对纽约的安全造成隐患——没错,说的就是你们,靶眼和Kevin)静静地等待那种未知力量把他们带回自己的世界。

  不愧是安全部长,在宣布了这个结果后,面对所有人威胁疑惑质疑的眼神毫不慌张,冷静地回复了一句:“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是啊,大家吃他的用他的破坏他的,他怎么能不绝望呢。

  Graves看着毁掉的沙发,半毁掉的水晶灯,留着无数箭头划痕的阳台落地窗,扔的满地的苹果核,还有满桌的酒瓶——有几瓶还是他地窖里的珍藏!这群混蛋!

  明显的,唯一能震慑住这些乱舞群魔的人现在不在家,Credence可能是去了超市——这个家里唯三的还算正常的人,Colin,Ezra,Credence轮流负责买菜。

  (Graves真是被气疯了,他居然忘记了把自己算进正常人里面。)

  好好的自家祖宅,活活成了疯人院!

  想到这里Graves气得咬牙切齿,一个不理智就冲进了混战之中。

  

  三十年后,每当Graves回想起这场恐怖的混战,还是会打一个冷战——幸亏我当时躲得快(Credence回来得早),要不早就残废(没命)了。

  

 

  那是第一次轮到Colin买菜时候的事。

  “你们今天晚上有什么想吃的吗?”

  “今天吃鱼吧,Credence喜欢吃鱼。”

  “Kevin还喜欢吃烤鸡呢,为什么不吃烤鸡?昨天已经吃过鱼了,今天该吃烤鸡了。”靶眼不喜欢吃烤鸡,他只是喜欢怼Graves。

  “Credence喜欢吃鱼。”Graves一字一句地重复了一遍。

  “但是今天要吃烤鸡。”

  “我是这房子的主人,我想吃什么就吃什么,Credence也是。”

  “那要看你今天能不能打得过我了。”靶眼指了指自己的脸,示意Graves他的脸上还留着靶眼飞镖留下的划痕。

   眼看着气氛剑拔弩张起来,Colin立刻有点紧张地说道:“没关系的,大家都可以吃自己喜欢的东西的。”说着拿出小本子记上了烤鸡和鱼。

  “真的?”Graves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Colin“你居然能一次做很多菜?”

  Colin低下头有些羞涩地笑了“我可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啊。”

  “Ezra你想吃什么?”

  “我吃什么都无所谓啦,只要饭后甜点是蓝莓奶昔就好。”

  Colin细心地记下了每个人想吃的东西,Credence忍不住感慨Colin一定是个超级棒的爸爸。

  沙发上围坐一周的人虽然没有人应声,但在心里也都或多或少地有些认同。

 

  直到Colin把加热后的微波即食烤鸡,金枪鱼罐头,微波即食玉米蘑菇浓汤等加热食品或罐头食品摆上餐桌,大家一致收回认同并开始默默地心疼起自己来。

 

  后来当第二次轮到Colin买菜的时候大家集体抗议不要罐头食物,Colin被吵得受不了,被岁月深埋于血液里的叛逆终于被激发出来:

  “都别吵了!今天我做饭所以我决定吃什么!都吃wholefoods的蔬菜做的蔬菜沙拉!有意见的连蔬菜沙拉也没有吃盘子吧!”


————————TBC————————

评论(16)

热度(68)